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青岛往事电视剧

青岛往事第34集剧情介绍

  满仓在染布坊工作,小嫚儿笑嘻嘻的来给他送药,并故意说好话让他开心。满仓还是忍不住提了刚刚两人吵架的茬,小嫚儿答应以后不瞒着他跟天佑对付 德发,并说了天佑说让大嫚儿回家的事,但满仓知道天佑话中的真正含义。小嫚儿到纱厂看望大嫚儿,两人哭着抱在一起。小嫚儿告诉她,天佑原谅她了让她回家, 大嫚儿听出了天佑的意思,她拒绝了小嫚儿继续去上夜班。承志在去读书小组集合点的路上发现有人跟踪,借机甩掉了他们,相聚后发现很同学都有类似情况,承志 决定今后换集合地点。

  日本领事就共产党组织工人罢工一事向市长抗议,市长表面答应查处共党分子会严惩不贷。他命令暂停工人夜校活动,并让人找孙局长来。慧儿和大嫚儿 一起回去的路上,碰到开车前来的德发,大嫚儿径直离开,慧儿被德发拦下,慧儿答应和他去看为自己租的房子,可她实际是在为组织做打算。

  宋老板孙老板来找满仓,商量成立中国人自己交易所的事。满仓怕沈市长不同意,两位老板表示已经商量过市长,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且德英法领事 馆都会私下支持。三人都担心不能与取引所抗衡,满仓详细分析了情况三人信心大增,满仓建议一定先整理好章程,并鼓励更过的股东参加,三人就这样把事定下 来。

  慧儿找来弘志商量把德发租来的地方当做读书小组的集合点,弘志四处转悠看该地是否利于逃避,两人决定等承志来了再商量。

  满仓劝天佑加入,天佑却沉迷于与德发的仇恨拒绝,德发也拒绝了邀请但愿意在需要时提供资金援助。交易所决定成立股东大会,商量之际,宋老板找满仓到外面谈话询问承志是否是共产党,并让他提醒承志最近要注意。

  小嫚儿和仆人正忙着给承志和他媳妇收拾房间,承志说她不来了,自己也要搬出去。满仓把承志叫出来单独谈话,希望他停住,但承志毅然决然继续自己发动工人抗日活动,并向满仓诉说了自己想法。

  小嫚儿帮承志收拾好衣服,送他离开后,小嫚儿询问满仓昨晚跟他说了什么,满仓说让她祝承志平安。深夜,承志来到慧儿租房子的地方与大家开会。

  中国人自己的交易所终于正式开业了,取引所的三十几名老板也加入了,正在宋老板慷慨激昂演讲时,一帮日本人拿着棍子来打人,警察来帮忙,两帮人 打成一团。交易所的人向市长禀告却被告之要忍耐,大伙纷纷不平。满仓到天佑那里诉说,天佑依然沉浸在仇恨中不能自拔。夏德发的国货商场开张,希望为抵制日 货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伙计向德发报告储备金只有三百多万,因为交易所开业大客户都需要钱。天佑的探子也打听到东海银行的事,他拿出算盘算定德发资金绝不超 过三百万。德发心不在焉的吃着,溥绣一边说着风凉话,他生气离开。于妈说要去给慧儿收拾房间,溥绣借机打听慧儿的下落,却没得逞。于妈来到慧儿住处,慧儿 再三交代不准告诉任何人。

  天佑发动伙计拿东海票去东海银行兑换大洋,吸引周围人的注意,一群人就这样朝着东海银行出发了。

青岛往事第35集剧情介绍

  天佑组织的一群人在东海银行门口蓄意声张,德发安排把人都请进来,转身向其他银行借钱却吃了闭门羹,溥绣急匆匆的冲进来说自己要不要去找吉村帮忙,德发断然拒绝。

  满仓正在交代伙计染布坊的事,小嫚儿说德发又出事了,东海银行要垮了,满仓匆匆赶到,看到此情此景,他焦急的离开。

  德发在办公室踱来踱去,伙计汇报人越来越多了,溥绣猜出是天佑在搞鬼。

  满仓找到爹,听了老人家的话,他想出办法帮德发。他来到德佑聚看到天佑正在奖励闹事的伙计,苦口婆心的劝他,在国难正当头让他放德发一马,天佑依然固执的想着报仇。满仓说既然这样,他要去帮德发,对着的遗像鞠躬后他默默离开。

  伙计向德发汇报今天兑出去一百二十多万,德发让他回去休息,明天再想办法,满仓敲门进来,德发跟他讲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人愿意在这时帮 他,银行面临巨大危机。第二天一大早,同样的情景又在东海银行门口上演,而且愈演愈烈。大嫚儿爹远远的看后,叹气离开。伙计建议找理由关门一天,德发拒 绝,溥绣又提出找正金银行帮忙,德发再次拒绝。他从楼上远远的望见又有一拨人向银行跑来,他慌张的让伙计下去打探情况。出乎意料,这些人是来存钱的,毫无 疑问,是满仓在紧要关头出手相助。楼上的德发看着在人群中默默离开的满仓,心中充满感激。

  弘治来找姥爷,姥爷让她去纱厂把他娘接回来。

  伙计向天佑汇报了刚才的情况,这时,小嫚儿跑来道喜问东海银行是否已经倒闭。天佑匆匆跑到印染厂抓起满仓衣领告诉他要与他断绝关系。满仓希望三 个人的手抓在一起,对付吉村。天佑气愤的离去。小嫚儿狠狠地拧了满仓一把,两口子为此大吵一架。小嫚儿哭着跑到爹那里喊着要跟满仓离婚,并说明了理由。爹 悉心劝慰,帮她分析情况,小嫚儿固执的不回去,爹生气的拿起鸡毛掸子哄她离开。

  弘治找到大嫚儿告诉她,姥爷让她今晚就回家住,大嫚儿听到消息喜极而泣,跟随弘治回家。爹正在为他们包饺子,让她洗手帮忙,大嫚儿环顾四周不敢靠近,弘治拥着她走到桌子边,借口离开给他们父女俩谈心的机会。弘治听到他们的谈话,默默地留下了喜悦的泪水。

  大嫚儿跪下向爹认错,爹让她以后堂堂正正做人。弘治感谢姥爷让娘回家,姥爷让他回家跟天佑一起,他认为自己的爹已经变了,不想回去。

  小嫚儿因为德发的事跟满仓分床睡,夜晚她却难眠,开门看到熟睡的满仓,气不打一处来的狠狠地打了他几下后回屋。

  天佑对着娘的遗像诉说着最近发生的事,弘治进来,告诉了他自己把娘接到姥爷那的事,并对他的冷漠感到失望。

  小嫚儿收拾东西要离家出走,却意外发现医院开的无孕证明,她哭着走到酣睡在沙发的满仓面前,嚎啕大哭起来,并把无孕证拿给他看,满仓一心睡觉无心打理,小嫚儿拿起枕头又打起来,但这才是“打是亲骂是爱”的最好诠释。

  德发看到报纸上刊登的银行资金不足的消息,吩咐伙计去辟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