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孤芳不自赏电视剧

孤芳不自赏第18集剧情介绍

  娉婷苏醒北捷拒见 耀天何侠举行大婚

  近日来,晋王一直贪图享乐,沉迷在温柔乡里,无心朝政。张尚书的计划正在顺利地进行着,他收买了宫中一位太医,找来六位初孕的姑,打算等她们其中一个人生下男婴后,就奉之为张贵妃诞下的皇子。晋王身体早已大不如前,只要他一驾崩,就是皇子登基之日。

  为了计划能够不被破坏,张尚书决定除掉楚北捷这颗挡路石。他暗中派人去楚北捷所在的东山别院刺杀他,楚北捷吩咐醉菊看好西厢的白娉婷,他和楚漠然则与刺客展开打斗。刺客不敌,多数被他们当场斩杀,但还是有一条漏网之鱼。那名刺客回去向张尚书复命,张尚书斥其无用,张贵妃则怪父亲打草惊蛇。刺客为了留住自己的命,赶紧说出楚北捷在打斗中一直让人护着西厢房,张贵妃命其查清楚来将功赎罪。

  楚北捷认为刺客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也觉得别院已经暴露,娉婷不再适合留在这里。这时,房内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原来是娉婷清醒过来以后摔倒在地,她一直在吐血,很快又陷入了昏迷。醉菊手忙脚乱地替她施针,一时紧张,一开始还忘了如何下手。

  药浴逼出了淤积在娉婷体内的淤血,她这次吐血,将淤血吐得很干净。北捷等人守了她一夜,她终于辗转醒来,但是,北捷却在她完全清醒之前转身离开,并嘱咐醉菊,如果娉婷问起,就说是则尹和漠然救了她。娉婷何等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出是北捷救了自己。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北捷的去处,不会撒谎的漠然赶紧找理由躲开,一向聪明伶俐的醉菊在心思聪慧的娉婷面前也不知道如何蒙混过关,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娉婷也不逼问她,只是让她转告北捷,他不来,自己就不会进食。

  另一边,白兰的何侠得到张贵妃的飞鸽传书,得知娉婷已在大晋皇宫里死于北捷之手,他不知该是喜还是悲。而一向把娉婷当作姐姐的冬灼,一下子就急哭了,他想去大晋带回孤苦伶仃的娉婷,但被何侠拦了下来。第二日,何侠和耀天的盛大婚礼如约举行,白兰上下没有人不羡慕何侠,他得到了绝色佳人,还间接得到了白兰皇室。

  洞房夜,耀天脸上尽是初为人妻的娇羞,她本想亲自为何侠更衣,但婢女们纷纷阻止身份尊贵的她做出此等举动。无奈之下,她只好让婢女为自己和何侠更衣,这才让她们安心退下。何侠承诺会一直守在耀天身边,看着她登上皇位,耀天主动吻住了他,满床尽是旖旎之色。

  可是,半夜时分,假借身体不适没有出席婚礼的贵常青突然带着一帮人来到驸马府,在耀天和何侠的房门外高声恭迎耀天回宫。根据白兰祖训,执政继承人是不能整夜离开皇宫的。耀天羽翼未丰,无法明着反对贵常青,只好随着他们离开。何侠也并未表示不满,反而宽慰了耀天一番。

  距离娉婷醒来已有两天,她始终滴水未进,只等着北捷来。这可苦了醉菊和漠然,他们劝北捷见娉婷,北捷也无动于衷,劝娉婷进食,娉婷却比北捷还执拗。直到第三天,娉婷再次拒绝了醉菊端去的粥,北捷只好又盛了一碗粥去房里看娉婷。娉婷不在房内,墙上挂着北捷为娉婷画的弹琴像,本来旁边是北捷题的苏武的《留别妻》,现在多了一句娉婷留下的诗,意思是希望她和北捷能像星月一样相依相伴。

孤芳不自赏第19集剧情介绍

  耀天何侠举步维艰 娉婷不惜自毁容貌

  天空飘起了细雪,楚北捷在窗外找到了独自撑伞的白娉婷,他并未靠近,只是远远地和她对话。娉婷知道,楚北捷作为堂堂一代战神,用尽全力刺出一剑,怎么可能杀不死自己一个庸常女子。所以她非常清楚,一定是北捷救了自己。北捷并不否认,他希望娉婷能够好好地照顾自己,不要辜负自己和其他人付出的努力。娉婷表示不管北捷是否相信自己的清白,自己都会守在他的身边,

  北捷欣慰于娉婷不再一心求死,他表示会安排人送娉婷离开大晋,于后日出发。而后他转身离开,娉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没有出声挽留。就如同何侠当日说的,两位小皇子生生地横在她和北捷之间,让他们只能遥遥相望。

  娉婷身体仍很虚弱,需要沿途用药,北捷打算安排商队以运送药材为名,走陆路一路向西,经过白兰进入嘉峪关,并安排了先行护卫队负责排查打点,除了醉菊和漠然要一直随行护送,其他护卫都隔两站就换一批,避免暴露行踪。楚漠然提醒他,娉婷这一走,他们再难相见。北捷也十分清楚这一点,但为了娉婷的安危,他必须送她离开。

  另一边,何侠作为驸马爷上朝的第一天,就提出扩充兵力,提高赋税。耀天还没有反应,贵常青就率先提出反对,认为这样会让白兰的百姓不安定,也会引来邻国的猜忌,更有可能即刻引来大兵压境。其他大臣也纷纷附议贵常青,他们只当耀天是个不知进退的小毛孩,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耀天并没有当场反对贵常青,也没有明着支持何侠,而是表示可以先成立征兵司,在小范围内试着扩充兵力。但是,贵常青自恃是两朝元老,直接打断了耀天,征兵一事被压了下来。

  事后,耀天宴请群臣,宴席上,她亲封贵炎为征镇将军,刺史陈傅和御史中丞陆荣泽相继跳出来提出反对,认为贵炎并没有军功在身,不够格当征镇将军。耀天随即将他们二人分别封为中书令和左民尚书,堵住了他们的嘴。当夜,耀天醉得摇摇晃晃,一直在跟何侠撒娇。何侠细心照顾她,表现出了十分的宠溺。也许,他娶耀天,也还是有几分真心在的。

  很快,第二日就是北捷要送娉婷离开的日子了。前一夜,娉婷开始梳妆打扮,她认真地告诉醉菊,她要留在北捷的身边,她不想离开。原本就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的醉菊非常支持她的决定,还帮着她一起打扮。深夜时分,娉婷在院子里的凉亭中弹琴,节奏时急时缓,声声拨动着北捷的心弦。他只能不断地饮酒,阻止自己冲出去抱住娉婷。

  直到娉婷的手指弹出了血,北捷终于忍不住飞身来到娉婷面前,将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斥责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并要问罪漠然。和醉菊躲在暗处的漠然吓得赶紧要现身,醉菊赶紧拦住老实巴交的他,让他静观其变。北捷确实只是吓吓漠然,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固执的娉婷。

  娉婷坦言想留在北捷的身边,她知道自己一直是北捷的累赘,不管是生是死,都让北捷难做。但她唯一的指望就是见到北捷,如果此生再也见不到他,她就无异于行尸走肉。思前想后,娉婷决心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她抽出匕首划破自己的脸蛋,北捷及时阻止,但还是慢了一步,匕首已在她娇嫩的脸上留下了一条血痕。抚上那个伤口,北捷一时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