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那片星空那片海电视剧

那片星空那片海第10集剧情介绍

  周不闻表白遭拒绝 沈螺被绑险出意外

  沈螺在洗手间里想起当年周不闻离开海岛时的情形,那时候自己就对他没有感情,并且让江易盛帮助自己告诉周不闻做永远的好朋友,她没想到周不闻还记得当年和自己说的话,心想要怎么拒绝他。另一边周不言找到哥哥,直接坐在了沈螺的位置上,周不闻见她出现,非常惊讶,周不言却还认为哥哥在装作这一切不是为了她准备的,这时候周不闻要送给沈螺的鲜花到了,周不言还自作多情地捧起花,十分感动,这时候沈螺过来,周不闻告诉妹妹自己准备的这些都是给沈螺的,周不言顿时把矛头对准了沈螺,骂她土里土气还和自己抢周不闻,沈螺借机说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然后便要离开。

  周不闻甩开自己的妹妹,追着沈螺告诉她自己的心意,并告诉沈螺自己一定可以给她富足的生活可沈螺告诉他自己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周不闻问她是不是被吴居蓝蛊惑,拽着沈螺不放,此时吴居蓝过来,告诉周不闻自己喜欢沈螺,并且沈螺是个嘴上爱财但实际上重情重义的人,周不闻连沈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不配喜欢沈螺,便带着沈螺离开,但是到了海边沈螺告诉吴居蓝自己也不可能接受他,因为自己不相信爱情,吴居蓝又问她为什么不相信,沈螺把自己小时候爸妈天天吵架并且最终离婚的事情说了出来,说什么情啊爱啊最后都会支离破碎。吴居蓝告诉沈螺她是个胆小鬼,担心自己受伤害所以什么新鲜的东西都不敢尝试,沈螺没有上当,还是告诉他自己不会相信爱情。

  晚上心情抑郁的周不言一个人坐在酒吧里喝酒,这时候朱一漾找来,帮她把所有的酒都喝掉,劝说她不要再不开心,周不言问他自己和沈螺谁好看,暗恋她的朱一漾说她最好看,周不言被他逗得非常开心。另一边的周不闻被安佐叫到他的住处,安佐让他去医院调查一下30年内的死亡记录,周不闻自作聪明,想让安佐说的具体一些,比如说性别,安佐看出他的心思,让他别太好奇,否则会死的很快,周不闻只得接受任务去调查。

  第二天沈螺去买菜,回来的路上看到拿着地图左顾右盼安佐,她以为安佐是来岛上观光迷路的游客,所以想帮助他,安佐告诉她自己是刚到岛上定居,出来不小心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沈螺跟耐心地送他回去。但是沈螺却一直没有回家,十分担心的吴居蓝叫着江易盛一起出来找她,在路边看到了沈螺的菜篮,巫靓靓这时候也过来,得知了沈螺失踪的消息,她想到有可能是安佐干的,于是她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想着安佐之前为了得到灵珠加入黑巫师,自己和他断绝关系的事情,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出了自己和安佐可以懂的信号,安佐来找她,两人打斗一番,巫靓靓被安佐制住,她问安佐沈螺的下落,安佐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抓沈螺。

  这时候晕过去的沈螺被朱一漾和周不言绑在了海边的一个小房子里,这个小房子一到海水涨潮的时候就会被海水淹没。沈螺醒来之后,看到两个蒙面的人,一眼就认出是周不言和朱一漾,两人只好摘下头巾,逼问沈螺是不是想要勾引周不闻,她不承认就一直用羽毛挠她脚心,沈螺拼命否认,但是周不言并不肯相信。过了很久,周不言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沈螺本想趁机让两人放开自己一起去吃饭,可是周不言并不肯放开她,和朱一漾离开去吃东西,沈螺便被孤零零地留在了小屋子里。

  周不闻在路上遇到江易盛,江易盛告诉他沈螺不见了,问他沈螺是否得罪过什么人,周不闻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见他如此认真,便想起自己妹妹和沈螺之间的冲突,猜测是她对沈螺做了什么。周不闻找借口离开,去找自己的妹妹,好不容易才在一处找到了喝的大醉的朱一漾和周不言,他拍醒朱一漾,问她沈螺是不是被两人绑走的,朱一漾醉醺醺地承认便又睡了过去,着急的周不闻用脚踩朱一漾的大腿把他弄醒,问他们把沈螺关到了哪里,稍微清醒了一些的朱一漾突然想起沈螺待的地方,认为自己和周不言可能闹出了人命,赶紧告诉了周不闻。

  正当周不闻寻找沈螺的同时,吴居蓝也在焦急地寻找,他终于找到了海边,此时沈螺待的小房子已经被海水彻底淹没,沈螺在仅存的一丝没有被淹到的空间里露着头呼救,听觉灵敏的吴居蓝听到她微弱的呼救声,一头扎进海里,打破房门欲将沈螺救出,沈螺感觉自己逃不出去,于是让吴居蓝自己离开,否则就会白白丢掉两条命,吴居蓝让她别再紧张,听自己的指挥,最终救出了沈螺。吴居蓝抱着沈螺上岸时,周不闻也找到了这里,他看到吴居蓝将沈螺救出,自知又晚了一步,只好默默离开。

  吴居蓝带着沈螺回去,两人都所幸没有大碍,但江易盛为了让沈螺接受吴居蓝,示意吴居蓝假装受伤,吴居蓝却不肯配合他。沈螺想起自己在海里摸到吴居蓝的背部又硬又凉,以为吴居蓝真的受伤,便着急查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江易盛调侃她随便脱吴居蓝的衣服。

  周不闻来找沈螺,替不懂事的妹妹道歉,沈螺原谅了周不言,并且告诉周不闻对妹妹不仅要管教,而且要知道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周不言真的很在乎他。周不闻道歉之后到酒吧找到和朱一漾在一起的妹妹,他本想狠狠教训妹妹,但朱一漾却拼命保护周不言,最后朱一漾挨了一顿打,周不言留下给他疗伤。

那片星空那片海第11集剧情介绍

  沈螺醉酒耍流氓 吴居蓝再次和安佐交手

  为朱一漾治完伤,周不言找到哥哥认错,周不闻看她这样,告诉她这件事过去了,以后别再做这么离谱的事情了。

  晚上沈螺盯着认真干活的吴居蓝看个不停,吴居蓝问他好看吗,沈螺不自觉说出还可以。吴居蓝趁机听从江易盛的建议,约沈螺第二天出去约会,沈螺问他做什么,吴居蓝告诉她暂时保密。睡觉前沈螺一直猜想吴居蓝到底找自己要干什么,胡思乱想了很久都没有睡着,旁边房间的吴居蓝听着她的自言自语不由得笑了起来。

  第二天,江易盛在医院里看到安佐跟着巫靓靓,他以为这是靓靓的爱慕者,于是出手阻拦安佐,反被安佐制服,他仔细看安佐,认出来他就是巫靓靓的前男友,于是他约安佐出去,要和他谈谈。江易盛劝说安佐再也不要缠着巫靓靓,并且假装自己是巫靓靓现在的男朋友,安佐却不肯答应,江易盛问他怎么样才肯退出,安佐和他便拼起酒来,结果最终江易盛喝的烂醉,被巫靓靓扛着离开。安佐嘲讽巫靓靓找了个废物男朋友,巫靓靓说他连废物都不如,带着江易盛回到家里,听着江易盛不断说着要保护自己,巫靓靓不禁有些动容。趁着巫靓靓和江易盛都不在医院,周不闻偷偷潜入医院办公室,偷偷偷来了安佐要自己弄的病人资料,并交给了安佐,由于他这次任务完成很好,安佐告诉他继续表现这么好的话,就会满足他的好奇心。

  沈螺早晨起来试了很多件衣服,穿着长裙子打扮地美美的才出房间,吴居蓝问她确定要穿成这样,沈螺说这是给他面子,吴居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两人走到一家客栈门口,沈螺以为吴居蓝第一次约会就要和自己做那种事,非常害怕,可吴居蓝并不放她离开,拉着她走进客栈,让她把衣服脱了,正当沈螺不停骂着吴居蓝衣冠禽兽的时候,吴居蓝拿出一身泳衣,沈螺才知道吴居蓝要教自己游泳。可沈螺换好衣服,一直不肯下水,她觉得自己不可能溺水,而且就算溺水了也有吴居蓝救自己,吴居蓝看没办法,要逼她下水,沈螺说出自己有童年阴影的经历,吴居蓝这才知道沈螺小时候溺水,被医生宣布没救了,可是最后神奇复生的事情,他立刻联想到沈螺是靠着灵珠续命,他不再逼迫沈螺,离开了客栈。之后吴居蓝找到了巫靓靓,告诉她自己不再要找回灵珠,巫靓靓问他为何,他告诉巫靓靓沈螺靠灵珠续命,自己如果拿回灵珠,沈螺就会没命,巫靓靓情急之下说出沈螺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吴居蓝这才知道巫靓靓早已知道实情,非常生气,巫靓靓吓得跪在他面前,告诉他自己都是为了守护他才这样瞒着他,而吴居蓝说自己愿意把命给沈螺。

  沈螺和吴居蓝吃饭的时候,吴居蓝对她爱答不理,她找到江易盛问他为什么有的人前一秒对你热情似火,后一秒就对你冷若冰霜,江易盛一听就知道沈螺在说吴居蓝,他气沈螺对人家的真心总泼冷水,吴居蓝肯定已经心凉了。看着沈螺真心求教,江易盛决定教教她,可是沈螺似乎听不太懂。之后沈螺为了和吴居蓝完美邂逅,回到客栈游泳,并且装作溺水,给吴居蓝打电话,让他来救自己,虽然吴居蓝知道她在开玩笑,但还是来到了客栈附近,沈螺在水里拿着游泳圈玩着玩着就真的溺水,吴居蓝听到他的求救,冲进来把她救了出来,沈螺趁着气氛恰好,准备亲上吴居蓝,可吴居蓝想起真爱之吻会让灵珠回到自己体内,便不自然地避开了。

  回到家里,沈螺又化身双重人格,在卧室里自我斗争到底该不该这样做,吴居蓝在院子里听的很是开心。这时候江易盛来找沈螺,吴居蓝告诉他沈螺在卧室里,江易盛上了二楼,听到沈螺在卧室里自言自语,知道她终于开窍了,他冲进小螺卧室,调侃她春心荡漾。江易盛之后见到巫靓靓,告诉她沈螺终于对吴居蓝动心,可是吴居蓝现在却有了架子,巫靓靓想向他解释,可是又没法说出来。这时候医院里的另一个医生跑来告诉两人医院病人的资料被人偷走,院长正发脾气要召开大会调查此事,叫两人回去,两人奇怪会发生这种事,便来到了会议室。

  安佐看到沈螺当年的溺水记录,知道她小时候溺水那次就已经被医生确诊抢救无效呼吸衰竭死亡了,他这才想到沈螺是靠着灵珠续命。

  沈螺在家里询问吴居蓝自己头顶的发卡哪个更好看,没想到吴居蓝冷漠地说出哪个都不好看,她气吴居蓝这么不会说话,并且约吴居蓝去跳舞,可是吴居蓝还是对她爱答不理拒绝了她,沈螺只好失望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吴居蓝虽不忍心,但还是任她误会自己。晚上沈螺叫江易盛陪自己喝酒,并向他倾诉吴居蓝对自己的冷漠,江易盛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撮合沈螺和吴居蓝,才导致现在沈螺这么痛苦。这时候周不闻正好来到酒吧,看到沈螺喝的大醉,要送他回家,沈螺却只想让吴居蓝来接自己回去,江易盛只好自己送沈螺回家,沈螺在路上不停地说着吴居蓝,而且满脑子都是吴居蓝。快到家的时候,沈螺告诉江易盛自己可以回去,于是自己摇摇晃晃回了家。

  回到家里没有见到吴居蓝,沈螺不停自言自语,后来看到吴居蓝,沈螺便扑到他怀里,不停地说着他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还想要降服吴居蓝,可是却醉倒在了吴居蓝怀里,吴居蓝将她送到卧室,沈螺突然醒过来把吴居蓝拉到床上,说着就要把吴居蓝吃干抹净,吴居蓝最终挣脱了她,趁着沈螺再次睡着,便离开了她的卧室。

  第二天沈螺醒过来,粗略想起昨晚的事情,以为吴居蓝对自己做了什么,下楼就对正在干活的吴居蓝兴师问罪,吴居蓝嫌弃她没有刷牙,沈螺不停逼问他,是不是做了衣冠禽兽的事情,吴居蓝撩开衣服露出肩膀还有胳膊上的抓伤,沈螺以为别人欺负了吴居蓝,想要帮他报仇,但是突然想起自己做完将吴居蓝压在床下的事情,知道是自己犯了错,于是借口离开。

  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周不闻却想起昨晚沈螺对自己的不屑一顾,心里十分不甘,这时候周不言却来打扰他,让他更加生气,他打算让爸爸接周不言离来岛上,周不言见他要赶自己走,非常伤心,又拉着朱一漾喝酒,朱一漾看了非常心疼,表示也很理解她的那种感觉。

  安佐在家中给自己注射了让自己变强的药剂,打算去抓沈螺。第二天沈螺拒绝了周不闻叫自己看电影的邀请,和吴居蓝去沙滩捡贝壳。两人走着走着,安佐出现弄晕了沈螺,吴居蓝见状和他打斗起来,安佐一直没法占上风,因为吴居蓝也注射了短时间内可以变强的药物,正当他制服安佐告诉他灵珠已经在自己体内,准备给安佐致命一击时,一直在旁边偷看的周不闻搞出动静,吸引了吴居蓝的注意,安佐得以安全逃走,路上安佐遇到巫靓靓,巫靓靓让他赶紧上车,将他救走治伤。安佐看巫靓靓这样对待自己,认为她心里还有自己,而巫靓靓却告诉他就算刻在心里,但也是一道丑陋的疤痕,劝安佐伤好之后就离开这里。这时候,江易盛到巫靓靓家里找她,巫靓靓担心安佐被他发现,便假意接受江易盛的好意,带着他到外面吃他带来的粤式小点心。江易盛以为巫靓靓有希望接受自己,于是向她表白,想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亲手给她幸福,可是巫靓靓什么反应都没有,江易盛以为巫靓靓默认了,要亲她,被巫靓靓扇了一巴掌。安佐在巫靓靓屋里想起刚刚和吴居蓝的打斗,以为灵珠真的回到了吴居蓝体内。

  吴居蓝这边回到了沙滩上,将昏倒的沈螺抱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