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周末父母电视剧

周末父母第4集剧情介绍

  赵国红搅黄女婿巨额生意 于致远揽到大笔广告赞助

  邵杰的助理凯文将葛明的秘书洪小米小姐几次三番求见的事告诉了他,邵杰本不想见,后来听说是于致远的朋友,便答应了。洪小米本来要休息了,接到凯文的电话匆忙赶到了邵杰指定的地点,结果还没说三句话,就被邵杰将投资给否决了,还把她无意间的一个踉跄说成是不怀好意的假摔,冷嘲热讽了一番。洪小米也来了气,痛痛快快地顶撞指责了他一番,起身离开了,她的真性情给邵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公司,邵杰让助理在门口守着,自己则在电脑上开始了一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

  于致远和佳妮来向赵家父母报告升任主编的好消息,恰巧姑妈赵国红带着多多也在,众人听了这个消息都十分高兴。赵佳妮给轩轩和多多讲了好多故事,才把两个孩子哄睡了,赵国红小心翼翼地将多多抱回房间,谁知刚放在床上她就醒了,闹着要爸爸妈妈给自己讲故事,赵国红告诉她妈妈出差了,她便哭着要找爸爸,没办法,赵国红只得将多多带到了邵杰的公司。正好在门口守着的凯文睡着了,这祖孙俩就直接闯进了邵杰的办公室,多多一个劲往邵杰身边凑,嚷着要他陪自己玩儿,结果导致邵杰不得不取消了这次会议。想着这单八千多万的生意就这么生生给搅黄了,邵杰实在忍不住,怒气冲冲地出门对凯文大发了一顿脾气,扬言要将他解雇,赵国红还拎不清地在一旁火上浇油刺激邵杰,邵杰最后忍无可忍,命保安将她赶了出去。

  茱迪出差回来后得知此事很是无奈,安慰了老公以后又带着他来到了母亲家里。赵国红又向她大倒了一番苦水,茱迪请她也谅解一下邵杰,结果触到了她的痛处,她更加不依不饶地数落了两人一番,茱迪便把自己和邵杰所承受的身心压力一一道了出来,赵国红从来不知道身为精英的他们竟也这么难,顿时便心软了。最后,茱迪承诺以后每个周末都回来看她们,赵国红这才消了气。

  母女两个在客厅里说知心话,邵杰陪着多多在卧室里玩。多多缠着爸爸给她讲故事,并搬出姥姥平常给她讲的那些成年杂志,让邵杰给自己讲那上面的故事。邵杰一看那些封面和标题差点跳起来,惊诧于岳母竟然这么教育孩子,他立刻就给凯文打电话,让他帮自己联系了一所条件极好的寄宿制幼儿园。安排好了这一切,邵杰来到客厅把这件事告诉了茱迪母女,赵国红一听就急了,茱迪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她,跑出去和邵杰交流这件事。邵杰十分坚决地说,再让她外婆带下去,多多就毁了,茱迪也知道母亲太过娇宠女儿,这样对女儿的成长不利,最后也便答应了让多多去上寄宿幼儿园,并想方设法说服了母亲。

  幼儿园联系好了以后,邵杰夫妻便和赵国红将多多送到了过去,夫妻俩将多多交给老师以后嘱咐了她几句就准备回家,出了门竟见赵国红拉着老师非要塞给她两张超市的购物卡,拜托她夜里多关照多多。那位老师再三解释,幼儿园有规定,不许收家长的礼物,赵国红还是执意要给,那位老师好不容易才拒绝了赵国红,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茱迪为母亲的荒唐行为感到尴尬不已。

  同一天,于致远和赵佳妮也把轩轩送进了幼儿园,只是他们选的幼儿园环境差了很多。看到茱迪发在朋友圈里多多幼儿园的照片,佳妮不禁感慨万千,对于自己不能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和教育而烦恼不已。于致远安慰佳妮说,自己当上主编以后,虽然工资没涨多少,但是广告方面会有很大一笔收入,一年下来怎么也有好几十万,佳妮闻言欣喜万分。

  杂志社的记者大乐因为嫌社里给的车马费少,不肯去采访昆剧院的发布会,就把这个项目丢给了张伟,张伟因为事多给忘记了,于致远在接到了昆剧院的院长电话以后才知道了这件事。他找到下面的办公室,教训了那些整天提不起精神的记者们一番,并罚了张伟一个月奖金,同时罚了负主要责任的大乐三个月奖金。张伟没想到于致远抓到了自己的小辫子竟然没有落井下石整治自己,十分感激,对自己过去打于致远小报告的事也是后悔不已。

  于致远将自己罚大乐三个月奖金的事告诉了周总编,问他自己这么做是不是下手太狠了,周总告诉他虽然罚的有些重,但他做得对,这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还是要烧的,同时提醒他,这火还有三不烧:女同志不烧,老同志不烧,过去的竞争对手不烧,并且教他打一巴掌还要立马再给个甜枣,这才是领导艺术,于致远听了十分受教。

  周总为了帮于致远给员工多拉客户多创造收益,就带他和张伟去请一位江浙商会的会长郭永贵吃饭。这位郭会长出身农民,是个大老粗,并且“酒精”考验,刚开席没一会,就把于致远给喝晕了,他的美女助理拿出了郭永贵自己出版的摄影集给于致远看,于致远晕头涨脑地吹捧了一番,郭永贵大喜,和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地又喝了个昏天黑地。最后于致远喝得都快不省人事了,被张伟架着回到了家,吐了一床。等他醒来后告诉佳妮,自己因着这一顿酒,将可以拿到二十万的提成,佳妮一听大喜过望。

  第二天,张伟找到于致远,跟他商量为那位郭会长做人物报道的事,于致远不明所以,张伟开导他说,人家投了那么多钱,助理又专门拿出摄影集给他看,为的就是在杂志上露露脸,于致远觉得张伟想多了,并说以郭永贵的水平,根本没有资格为他写专访,张伟说他昨天还一直夸人家来着,于致远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周末父母第5集剧情介绍

  于致远不肯低头被断炊 赵佳妮跳槽被告惹风波

  张伟再三劝于致远刊登郭永贵的摄影集,以防他不满之下撤资,于致远却怎么都不相信郭永贵作为一个商会会长会这么小肚鸡肠,还教导张伟,别人拿钱来做广告,本来对双方来说是互利的事,不用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太低。张伟见说服不了他,也只得听命了。

  高总得知了这件事,就将于致远约到了健身房做瑜伽,并“顺便”向他说起郭永贵的事,让他写篇文章吹捧一下郭,再发几张他拍的照片,好笼住他投的两百万广告费,给社里的员工谋点福利,并说以后上缴集团的利润和员工福利包括他自己的提成都要由他自己负责了。于致远一听便头大了,他原以为主编只要为内容负责就好了,想不到还要负责创收盈利的事。高总再三劝导,于致远就是一根筋地不肯听,让他这个老上级也干着急没办法。

  赵佳妮在和丁总商量帕拉的幻灯片演示稿时,搞清洁的孙阿姨觉得她用的颜色不好看,建议用红色,丁总让她听从孙阿姨的建议,佳妮坚称自己做的东西是经过同事们都认可的,不能为了一个外行人而改变,丁莎莉便不再说什么。下班时,一个要好的同事跑来对佳妮说,丁莎莉把她的做的演示稿发给琳琳修改,结果却错发给了自己,佳妮一听就火了,立刻找到丁总的办公室,向她提出抗议,丁莎莉开始还不想承认,后来又说是想让琳琳学习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错别字什么的,她三言两语轻轻松松地就打发了佳妮。

  白洁打电话约了佳妮见面,赞赏了她的能力,告诉她说帕拉公司要推出市场部,建议她跳槽到帕拉来做自己的助理,赵佳妮以丁莎莉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为由拒绝了白洁。白洁再三以帕拉的高薪来极力诱惑她,佳妮也有些动摇了,但想起自己上次和丁莎莉闹不愉快,同事们以集体辞职来力挺自己的事,还是觉得现在的公司有人情味,不舍得离开。白洁不死心,临走时还是坚持要把招聘邮件发到佳妮的邮箱,并给她三天时间让她再好好考虑。

  佳妮回到家把这件事告诉了于致远,于致远闻听高兴地恭喜她终于可以离开丁莎莉了,佳妮却说像帕拉这种外企人际关系太复杂,自己担心应付不来。于致远一语揭穿了佳妮心思,说其实她就是害怕未知,没有改变的勇气。佳妮被他戳中了软肋,一时也没了话说。于致远再三劝她,并拉她看她自己写的三年买房目标,佳妮还是下定不了跳槽的决心。

  第二天,佳妮带着轩轩到了多多的幼儿园,见多多在外教的教育下,英语说得贼溜,还没有一点本地口音,十分羡慕,但听老师说少儿英语兴趣班一年要两万块的学费,便又犹豫了。她将轩轩交给了外教,便和茱迪出去吃饭,并向她说起帕拉想挖自己墙角的事,茱迪一听也是力劝她跳槽,赵佳妮终于下定了决心。

  回到家里,佳妮跟于致远说起儿子报英语班的事,于致远十分支持,佳妮说学费需要先到母亲那里去借,并且要等他的广告提成来还债。于致远闻言不禁苦笑,佳妮还不知道,因为于致远不肯发文吹捧郭永贵,那家伙不但自己撤回了两百万的广告投资,还给很多企业都打了招呼,阻止他们投资杂志社的广告。于致远再三思量,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张伟和高总的意见。他在饭后拿着郭永贵的影集再三掂量,佳妮看到后不明情况地随口批评了几句,见佳妮也不看好那些摄影作品,于致远便无言地放下了那些照片。

  第二天,于致远找到郭永贵,想要跟他说说照片的事,却被人家以忙为借口拒绝了。回到杂志社,管财务的蔡姐向他请示今年的年终奖怎么发放,并说账上已经没钱了,等着社里的广告费呢,于致远十分无奈。这时,外面的工作间吵闹了起来,于致远赶紧出门解劝,见是大乐为了私活而不肯干自己的本职工作,编辑小谢拦着他要稿子,于致远便劝了两句,谁知竟然引起了众怒,大家纷纷指责他不该为了过分追求完美而开罪郭永贵,导致现在大家的年终奖发不出来。于致远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张伟出面大声呵斥,劝散了众人,于致远与张伟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蔡姐见事情眼看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就打电话向高总求救,高总也没办法,就打电话约了佳妮出来,将这件事告诉了她,请她好好劝劝于致远。佳妮闻言十分感谢高总,她回到家侧面向于致远说起家里等着他的提成过年,于致远只好说了实话,说自己不想为了钱而昧着良心做对不起读者的事。佳妮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他一番,还是没有说动于致远。

  佳妮在公司和同事说起自己要跳槽的事,被琳琳在背后听到了,她为了讨好丁莎莉便将这件事密告给了她,并利用上次佳妮要辞职时送给自己的工作优盘里的邮箱密码偷看了她的邮箱,将白洁发给她的招聘邮件展示给丁莎莉看。丁莎莉为此大发雷霆,佳妮解释说是白洁主动给自己打的电话,丁莎莉当面打电话给白洁求证,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答案。

  邵杰在看艺术展时到了上次与之视频会议的孙董,试探着询问他能不能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孙董故作高深地说,给与不给机会都在那,邵杰还想再说,孙太太走过来不高兴地打断了二人,邵杰只好暂时离开。他在另一间展厅里打电话时,无意间与洪小米撞在了一起,被洪小米手中的红酒沾污了领带,他口气不善地指责洪小米借机报复,并质问她自己这副样子怎么陪客户,洪小米却毫不为意地解下自己与他领带同色系的丝巾,围在了他的颈上,同时拿走了他的爱马仕领带做抵押。

  邵杰找到孙董,再次向他道歉,并提出改日请他吃饭正式赔罪。一旁的孙太太看到他围的的丝巾,就问是不是葛明参与设计的合作款,并流露出对这款限量版丝巾极高的兴趣。邵杰见状连忙说这款丝巾是朋友送的,但自己会替她打听一下,如果还有的话想办法送她一条。孙太太一听就高兴了,连声向孙董说邵杰的好话,让孙董好好重用邵杰。回程的路上,邵杰接到凯文的电话,说是孙董打电话约他第二天见面,确认他只约了自己一个,邵杰顿时兴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