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夏至未至电视剧

夏至未至第42集剧情介绍

  傅小司新书签售会惊现意外 陆之昂为保护朋友失手伤人

  傅小司回到家后,见立夏正在为自己准备着晚餐,他动情地从背后抱住她,拿出戒指向她求婚,立夏害羞地沉吟了一下答应了。傅小司将戒指戴在了立夏手上,对她说,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两人就回浅川结婚,立夏在他的讲述中仿佛也陷入了向往之中。

  当晚,陆之昂来访,想要请傅小司喝酒,傅小司却执起立夏的手,开玩笑地说,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不跟单身狗喝酒。这时,电话铃响起,立夏接起之后听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傅小司的官司打输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惊呆了,傅小司更加消沉,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言不发地拆看粉丝的来信,内心痛苦而彷徨。可是没有人知道,这场官司之所以打输,是因为立通公司的法务接受了卡萝的贿赂,故意提前向丁易阳请求了庭外和解,并赔偿了双倍损失,等于是直接承认了傅小司的画是赝品。

  第二天是傅小司的新画集《冬至》发布会的时间,大家都在紧张地准备着,立夏却接到了程七七的电话,约她出来谈谈,称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她说,立夏只得答应。

  遇见和颜末早早就到了发布会现场,可是却发现在傅小司的展台旁边竟然又搭起了另一块展台。当发布会就要开始时,傅小司在陆之昂的陪同下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缓缓步入发布会现场。这时,旁边的展台也拉开了帷幕,原来是丁易阳也在为他的新画集搞宣传。

  傅小司知道今天的事无法善了,便直接站在话筒前面请大家提问,有记者上来便提了一个犀利的问题,问他眼睛看不到颜色怎么作画,傅小司一时语塞,陆之昂站出来机智巧妙地替他解了围。这时,丁易阳迫不及待地拿出一副和傅小司在拍卖会上的画作一模一样的画,指着一块区域问他是什么颜色,傅小司根据记忆沉声回答是红色,可他不知道,这幅画已经被丁易阳改了颜色,那块区域已经被他改成了蓝色。

  傅小司的回答在现场引起了轩然大波,丁易阳得意地加紧逼问,傅小司只好说出了自己眼疾的真实情况,并告诉大家说,那副画虽然是在立夏的帮助下辨别的颜色,但每一笔都是自己亲手画上去的,不存在造假一说,当在场的粉丝听说实情后,纷纷以热烈的掌声表示了对傅小司的支持。

  丁易阳见状,阴险地一笑,不慌不忙地拿出法院的判决书,一字一句地当众念了出来,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傅小司再也没有力量支撑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解释,只好默默地低下了头。

  陆之昂见状连忙宣布发布会结束。这时,一个人在丁易阳的授意下,端了一盆颜料突然冲上展台泼了傅小司一身,遇见大叫一声冲上去打了那人一耳光,下面的人也乱作一团,分成两派群殴了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丁易阳得意万分,他趁人不注意悄悄走上展台,狠狠甩了傅小司一耳光,将他打倒在地,并踩住他的手指狠狠地碾着,嘴里还说着狠话。同样被打倒在地的陆之昂见状跳起来抄起旁边桌上的一个酒瓶狠狠砸在了丁易阳头上。丁易阳受痛回身,跌跌撞撞地扑在了陆之昂手中被打烂的酒瓶上,玻璃狠狠插入他的脏腑,丁易阳像头死猪一样倒在了地上。

  这时,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得到消息赶来,被这一变故惊呆了的陆之昂在傅小司和颜末等人的提醒下仓惶地夺路而逃,现场的人见状也一哄而散,瞬间逃了个无影无踪。

  陆之昂还是被抓了,颜末在段桥的陪同下到看守所来看望他,却没有见到人,只听说那个丁易阳被抢救过来了,如此,陆之昂所面临的惩罚也许还不会太严重。

  这时,傅小司接到了立夏的电话,他匆忙前去赴约,见到立夏后,他紧紧地拥住了她,立夏却轻轻将他推开了。傅小司不解地看着她,立夏抬眼望着他,轻声说,程七七怀孕了,孩子是他的,傅小司顿时瞪大了眼睛。

  原来,程七七打电话约立夏见面,就是告诉她在遇见比赛失利的那晚,她和傅小司一起喝酒,结果喝得酩酊大醉,两人酒后乱性有了肌肤之亲,程七七还告诉她说,其实自己已经暗恋了傅小司整整七年,立夏没有听完便起身离开了,临走前,她对程七七说,从今后两人不再是朋友。

夏至未至第43集剧情介绍

  立夏狠心分手不告而别 颜末牵挂之昂万分担忧

  立夏虽然也很不舍,但是程七七再三请求她将傅小司让给自己,并说假如傅小司的眼睛好不了,只有自己才能够给他一个有希望的明天,立夏想来想去,都觉得程七七说得有道理,她冷静下来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放弃傅小司。

  傅小司听了立夏所说的话,有些不敢置信,他实在想不起来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立夏走后,他打电话约了程七七见面,当面询问她这件事是不是真的,程七七兴奋地给了他肯定的回答。傅小司闻言拉开程七七紧紧攥着自己的手,冷静地说,孩子自己会负责,但是她要的感情,自己真的给不了,说完便决绝地转身离开了,程七七知道自己彻底地输了,不禁痛苦万分。

  段桥得到了赴剑桥大学的深造机会,他的导师劝他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段桥接受了导师的建议,决定尽早办理手续,遇见无意中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的入学申请表时,心中烦躁万分,担心自己就此失去了这个深爱的男人。

  立夏回到和傅小司那个共同的小窝里,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全都收拾了一下带走了。她刚走,后脚回家的傅小司看到了屋里空荡荡的,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追了出去。可最终还是和她擦身而过了。立夏坐在出租车上,给程七七发了一条绝交信息后,将电话卡拔出来含泪扔掉了,她决心和过去彻底地断绝所有的联系,再不要跟任何人再有任何纠葛。

  颜末辗转打听到了丁易阳住在同济医院,便打电话给遇见,请她和自己一起去替陆之昂求情,遇见爽快地答应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卡萝却在背后暗暗鼓动丁易阳的妻子一定要咬牙坚持立场,并承诺曾经许诺的好处一定会给他们。于是,当颜末傅小司他们到医院看望丁易阳,替陆之昂求情的时候,丁妻不仅不接受傅小司的道歉,并且还声称要追究到底,颜末激动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丁妻依然一口咬定不会原谅他们,她推开颜末,转身离开了,颜末绝望地哭倒在了地上。

  颜末一心牵挂陆之昂的安危,可她却始终联系不上他,不禁更加忧心。傅小司也有些后悔当初让陆之昂逃走了,如果他当时没有跑,事情也就不至于这么棘手,可是如今再后悔也都是枉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