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夏至未至电视剧

夏至未至第46集剧情介绍

  傅小司故地重游触发灵感 陆之昂主动自首再见颜末

  傅小司在浅川一中的校园里逡巡良久,在自己曾经的教室里坐了一会儿,找到了那个当年被陆之昂画上猪头的课桌,在抚摸自己写上去的字时,傅小司无意间从课桌的夹缝里发现了一张立夏在毕业时写给自己的信。虽然时隔数年,信纸已经被洇了,但上面的字迹还可以勉强辨认。傅小司看过之后,心中感慨万千,似乎有些东西在心头不停地震颤,迫不及待地想要喷涌而出。这一刻,他忽然有了灵感,知道自己接下来要画些什么了。

  之后,傅小司又来到了陆之昂的家里探望陆爸爸,陆爸爸称自己已经知道陆之昂的事了,而且自己知道他去看过他的妈妈,傅小司闻言高兴之余更加难过,可他还是强打精神安慰了陆爸爸一番。

  从陆家出来,傅小司回到了自己的家,傅爸爸在门口看到他兴奋地赶紧跑回去向傅妈妈报告,傅妈妈闻言高兴地忙忙乎乎准备了一桌子的菜,边吃便和傅小司拉家常。傅爸爸劝儿子早点向立夏求婚,傅小司有苦难言,又不想父母跟着担心,只好三言两语敷衍了过去。

  回到上海后,在颜末的帮助下,傅小司又将屿工作室的牌子挂了起来,可他却没有一点兴奋之情,有的只是对陆之昂和立夏更加深入骨髓的思念。此后,傅小司便投入了自己的下一部新画集《天使》的创作。

  卡萝离开立通后,心中恨意难宣,为了打击立通报复程七七,她在媒体上爆出了包括怀孕在内的很多关于程七七的黑料,为了减少负面影响,立通公司暂停了程七七的一切公共活动,程七七没办法,只得冒充自己的闺蜜向一家影响力极大的娱乐媒体打电话,澄清自己没有怀孕的事实,可对方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他们是娱乐记者,所关心的不是事件真相,而是能吸引公众眼球的噱头。程七七彻底绝望了,这时,傅小司打来电话,程七七便约他在自己所在的地方见面。

  见到傅小司后,程七七想要拥抱他,却被傅小司推开了,程七七知道自己连他也要失去了。她想不到自己爱了傅小司七年,付出了全部的青春和感情,不惜成为母亲那样的第三者,最终换来的却是傅小司的不屑一顾。程七七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对傅小司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打掉了,他不必要负什么责任了,傅小司闻言大惊。程七七称这么做就是为了能让他内疚一辈子,这样他就能永远记住自己,傅小司闻言无语,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没有认识在真正的程七七。

  几个月后,一直流浪在外蓬头垢面的陆之昂在街头听说傅小司又出了新书,他进了书店留下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一块手表,抱起一本画册就跑,一直跑到没人的地方,他才坐下来打开了画册。

  这本画册被取名《天使》,傅小司在前言里写了一段话:那个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个女孩,教会我爱,他们是世间最普通的男海女孩,我会一直在香樟树下等待,因为我相信,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教会我更多的事......陆之昂看着这一段文字,不由得泪如泉涌,痛哭失声。良久之后,陆之昂止住哭声,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决心结束这种胆战心惊的流亡生活。于是,陆之昂到医院看过丁易阳后,便给颜末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去自首了,约她十点钟在警察局门口见面。

  颜末接到陆之昂的电话后激动不已,当即便打车赶去了警察局,可由于路上堵车,等她赶到的时候,陆之昂已经跟着警察向里面走了,颜末大叫了一声,陆之昂回过头来和她凝视了几秒钟,便头也不回地向警局里面走去了,颜末哭着喊了一声:我会等你的!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从里面走出来,将一条钻石项链交在了颜末手里,颜末抚摸着这条项链,知道这就是自己那天在机场没有勇气接收的那件礼物,不禁更加难过,暗暗发誓,不管等多久,自己一定要等着他归来......

夏至未至第47集剧情介绍

  立夏再交男友难忘小司 之昂刑满出狱心情低落

  不久之后,一直处于昏迷中的丁易阳醒了过来,陆之昂伤人案也尘埃落定了,他被判了三年徒刑。遇见将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立夏,并对她说,傅小司一直在找她,立夏闻言沉默了。遇见不知道,此时的立夏和妈妈正在搬家,两人收拾了东西离开了住了几十年的家,这是立夏的意思,她想要和过去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不想让傅小司找到自己,所以才执意要离开。

  这之后,遇见也将段桥装修的厂房以低廉的价格租给了一对刚刚到上海打拼的小情侣,自己也收拾了行李回了浅川。段桥在遇见心中烙下的伤痕实在太深了,她一直都走不出这段感情的阴影,即使青田再次来到她的生命中,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呵护,也无法再走进她的心里。后来,遇见信仰了基督,在圣经润物无声的净化下,她终于慢慢走出了伤痛。

  转眼三年过去了,立夏已经有了新的男友,那个男孩很爱她。一天,两人正在街头散步,立夏无意间看到了傅小司的画展广告牌,沉寂的心弦一下子被拨动了,她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展览馆,当目光被墙上的那副名叫《天使》的画吸引住的时候,泪,再也不受控制地潸然而下。立夏的男友不知她心中的情伤,以为她只是单纯地喜欢那些画,一直在一旁兴奋地说着替她买下那些画挂在家里等等,可他的话似乎没有进入立夏的心里,直接从耳边飞走了......

  这期间,傅小司为了寻找立夏也回过浅川,他在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见到了立夏的背影,可是结果却因为扶起一位跌倒的小女孩,而错失了追上她的良机,从此与立夏一别数年。

  傅小司的工作室越做越大,他自己也常常为一些爱好绘画的年轻人举办一些绘画培训班,许多学员和同事都对他抱着旖旎的心思,可他就像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从来都不曾给过任何人哪怕一丁点的机会,搞得不了解内情的人甚至以为他是个同性恋。而一直深深恋着傅小司的程七七,则心情黯然地远走他国去了......

  三年的监狱生活让陆之昂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三年里,他从来不肯接受大家的探望,颜末为此对他多有怨言,也因此更加思念成痴,但她从来都不以自己的男友在坐监为耻,反而大大方方地告诉大家,不明真相的人还以她在开玩笑。

  到了陆之昂出狱这天,傅小司和颜末早早就来到了看守所门口等着,颜末紧张地手足难安,傅小司再三劝慰也无济于事,搞得他也开始紧张起来。等了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陆之昂终于走了出来,颜末哭着扑上去投入了他的怀抱。良久之后,颜末才放开陆之昂,听着他和傅小司有些别扭的对话,立夏知道两人其实有好多话要说,鉴于自己以后跟陆之昂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所以大度地给了两人一天的时间,让他们互诉心曲,傅小司笑着向她道了谢。

  在上海街头那个如同浅川一中里的香樟树林荫路上,傅小司骑着单车带着陆之昂,慢慢地走着,陆之昂有些自卑,想起十年前和傅小司的一幕幕对话,他更加地消沉,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傅小司却像当年他安慰自己一样对他说:你还有我,从今后,我就是你的护法!一句话,令陆之昂差点没控制住眼泪,心中感慨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