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林海雪原电视剧

《林海雪原2017版》第61集剧情介绍

  杨子荣炸毁掉敌炮阵 小白鸽拉醉花坠悬崖

  蝴蝶迷突然到侯殿坤办公室,她妖艳妩媚地色诱侯殿坤。侯殿坤不知她的用意,蝴蝶迷提出让他给自己下个委任状,委任她为旅长,然后把即将空投的物资分一些给自己,她做梦都想另起山头。侯殿坤无情地拒绝了她的色诱,并警告她白茹是自己手里的王牌,她不得动白茹。蝴蝶迷灰溜溜地离开。

  杨子荣带着坦克等人潜伏到大锅盔炮阵附近,经过观察他们发现炮阵有大大小小的炮严阵以待。为了摧毁炮阵,杨子荣机智地用雪橇、炸药还有自做的土炮炸毁了炮阵,毁坏了大炮小炮,大锅盔这里坚不了摧的屏障被彻底打破。

  姜青山到狱中兴奋地告诉白茹,小分队炸了大锅盔的炮阵,马希山和关毅忠灰溜溜地从王茂屯回来。白茹欣喜地笑了。姜青山却又担忧地告诉她,如此一来大锅盔可能越发要加强警戒,小分队再进攻可就难了,除非从隐秘的泄水沟进来,只是泄水沟荒芜出口被掩埋,小分队根本找不到这里。

  白茹眼里刚刚亮起的光又暗淡下去。姜青山告诉她自己再也呆不住了想回夹皮沟去,只是实在不放心她。白茹劝他能离开就离开,如果有可能就找到少剑波告诉她自己情况,提醒他山里还有毒气弹。姜青山依依不舍地离开。

  蝴蝶迷从侯殿坤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离开,她愤愤不平,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既然侯殿坤那么紧张白茹,她偏偏就要杀了白茹看他怎么办。郑三炮有些担心,蝴蝶迷称自己会利用醉花借刀杀人。

  醉花屡屡受挫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他疯疯癫癫。蝴蝶迷找到他在他面前煽风点火,诱导他去杀了白茹。神智迷糊的醉花接过蝴蝶迷递过来的匕首。

  关毅忠发现关押白茹的牢房门大开,两名警卫死在地上,白茹不知所踪。此时白茹被醉花一路追赶到后山坡悬崖边,醉花看她无路可逃得意地大笑。白茹见醉花拿刀扑过来她一把抓住他的衣服两人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关毅忠借助狼狗终于找到悬崖下的醉花和白茹,醉花已经摔死,白茹一息尚存,关毅忠急忙把白茹带回去救治。在军医的救治下白茹再次醒了过来。

  姜青山一身老百姓装扮往夹皮沟赶,路上他遇到李勇奇。李勇奇艰难地认出他惊喜万分。

《林海雪原2017版》第62集剧情介绍

  马希山带兵逃走 关毅忠反细菌战

  蝴蝶迷和郑三炮商量,如今他们一无所有,她想用身子色诱马希山,让他答应分兵力和物资给自己。到时候他们重立山头,郑三炮做大当家,自己做压寨夫人。郑三炮知道她心意已决只好答应了。

  此时侯殿坤正在开会,他还想花言巧语稳定军心。马希山却直言不讳地称,自己手里还有兵力,还可以退回吉林老家,不像谢文东完全是光杆司令。他坚持要撤离不愿在这里被动挨打。侯殿坤好说歹说劝他们再坚持,空投物资一到一切都解决了。会后,侯殿坤悄悄安排人将李德林和谢文东的家眷和财产悄悄转移过来。

  马希山接到蝴蝶迷邀请欣然赴约。郑三炮心如刀割守在蝴蝶迷房间门口为他们看门,李德林对郑三炮十分鄙夷和嘲讽。此时马希山色眯眯地搂住蝴蝶迷,蝴蝶迷却推开他要他答应自己的条件,她要马希山救出许大马棒,并分兵力和物资给自己,同时帮自己杀了白茹。马希山通通都答应了。

  田副司令收到少剑波捷报,少剑波同时建议军分区马上派骑兵拦截大锅盔的逃兵,他分析他们极有可能逃回吉林。汪团长带兵守在路口果然遇到马希山带兵逃跑,汪团长枪声刚打响,马希山就举手投降了。

  侯殿坤尚且不知马希山逃跑,他再次开会时李德林和谢文东越发急躁。侯殿坤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把他们的家眷和财务转移到安全地方藏了起来,李德林和谢文东破口大骂侯殿坤阴险。侯殿坤不急不恼,他说自己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就是日本人留下的细菌弹。

  关毅忠义正辞严地表示反对,他说细菌弹这种祸国殃民的做法会遗臭万年,自己坚决反对,他更愿意决战沙场和大锅盔共存亡。说完他恼怒地摔门而出。

  李勇奇把姜青山带到少剑波面前,姜青山把大锅盔的情况和白茹的情况告诉少剑波。小分队得知白茹确实还活着不由悲喜交加。姜青山担忧地称,希望他们尽快打下大锅盔,因为蝴蝶迷和郑三炮一心想害死白茹。

  关毅忠突然冲进侯殿坤会议室,他愤怒地摔了茶杯告诉侯殿坤,马希山把大锅盔所有兵力带走逃跑,现在的大锅盔成了只剩下老弱残兵的空壳。蝴蝶迷和郑三炮推门进来,惊闻马希山逃走蝴蝶迷陷入绝望。这时侯殿坤问她有没有看到报纸,报纸上新闻报道许大马棒已经被正法。蝴蝶迷顿时像丢了魂一般。

  田副司令和汪团长亲自下到小分队,田副司令告诉少剑波自己要亲自指挥作战拿下大锅盔。因为有消息沈阳空投物资的飞机今晚就会出发,所以他们必须在今晚之前拿下大锅盔。

  这时有警卫报告,关毅忠拿着一封函件要求见少剑波。原来老奸巨猾的侯殿坤为了拖延时间等空投物资,他把掌握毒气弹的事作为条件要和少剑波谈判。关毅忠很不齿这种行径,但还是前来送信。

  关毅忠和少剑波这对战场上的对手终于见面。关毅忠递上信再三强调这不是他个人的意见而且他坚决反对,他希望能和少剑波在战场上决一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