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 > 爱人同志电视剧

爱人同志第1集剧情介绍

  大革命前夕,南方岭南惠平小镇。镇上殷实的沈家喜气洋洋,因为他家的新姑爷麦耀棠骑着高头大马前来下聘。麦耀棠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而且刚从法兰西留学回来,这让沈家二老感到脸上十分有光。

  麦耀棠在前厅坐下和沈家二老说话时,沈家女儿沈碧青已经得到信,她飞快地跑到前厅躲在屏风后偷偷窥视新夫婿。虽然只看到背影听到声音,沈碧青心中还是小鹿乱撞羞红了脸。

  沈碧青身旁陪着她的是和她年纪相仿的表姐陈桂,陈桂父母早亡寄居在舅父沈老爷家里,她被选做自梳女一辈子不能嫁人。看到表妹沈碧青小女儿的幸福表情,她心中又是羡慕又是悲凉。

  沈碧青回到闺房仍然兴奋激动,陈桂幽怨难舍地向她诉苦,称她如果外嫁自己就再无朋友姐妹。沈碧青十分同情她,她想让陈桂陪嫁过去。沈母这时走过来听到她们的谈话厉声呵斥,她说陈桂是命水不好的自梳女,是不祥之人,不可能让她陪嫁。

  麦耀棠还有一个身份是共产党广州分部负责人,离开沈家后他去了秘密据点见到两名同志区达铭和古大章。在同志们中他的名字叫做麦秋实。他这次来就是通知他们婚礼订在初六,到时候他会邀请督军林粤昌做证婚人,他们可以在林粤昌去参加婚礼的路上实施暗杀行动。

  沈碧青拉着陈桂逛集市,这时迎面走来一支游行女学生队伍。领头的女学生叫欧阳春晓,她拿着喇叭高喊口号激愤演讲,呼吁大家废弃封建思想,提倡婚姻自由和男女平等。沈碧青听得热血沸腾,对大方多才漂亮的欧阳春晓又是敬慕又是欣赏。沈母却挤过人群拉着沈碧青离开,她觉得欧阳春晓的演讲根本就是违背礼法的煽动言论。

  初六那天转眼就到了,区达铭和古大章等人埋伏在林粤昌必经之路,他们荷枪实弹只等他经过实施暗杀。谁知久等却不见林粤昌,正当他们心急如焚时,线报来报因为道路塌方林粤昌已经改道去了麦府。区达铭大惊,他通知大家赶去麦府。

  古大章劝区达铭不要冲动,让他再找良机行刺,因为在婚礼暗杀林粤昌,麦家一家人脱不了干系。区达铭却报仇心切,他坚持必须今天实施。他说麦秋实举行婚礼就是为了刺杀林粤昌,错过这一次恐怕再难找好机会。

  麦府里林粤昌和麦老爷高高在座,麦耀棠和沈碧青拜了天地,沈碧青被送到洞房。沈碧青顶着红盖头坐在婚床上,这时门开了陈桂走进来,沈碧青见她跟过来友善地拉住她的手。这时她发现桌子上有一个打开的折扇,上面写满密密麻麻的字。沈碧青拿起扇子细读顿时如遭雷击。

  原来扇面上是麦耀棠留言,他说自己和沈碧青只是小时候见过,此后没有交集,谈不上相识相恋。他要反对这种包办婚姻,勇敢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和幸福。沈碧青在呆愣片刻后气冲冲地要去找麦耀棠理论,既然反对包办婚姻为什么还要迎娶自己拜天地。陈桂担心地紧跟着她。

  此时在婚宴上,麦耀棠发现了区达铭和古大章,他发现区达铭以敬酒为名慢慢接近林粤昌。就在他准备掏枪时,林粤昌的副官突然拉住他喝酒,区达铭只好陪着笑应付。麦耀棠悄然走到他身边暗示他,以后有的是机会暗杀不急于一时。麦耀棠离开后,林粤昌副官突然发现区达铭别在腰间露出枪头的手枪。

  副官警觉起来,区达铭见情况暴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拔枪射死副官和林粤昌的随从,顿时其他混入婚宴的同志都行动起来。一时间枪声大作,众宾客逃之夭夭乱成一团。事已至此麦耀棠只好迅速加入战斗。

  麦耀棠的父亲没想到儿子和区达铭这些人有关联,他难以置信老泪纵横。林粤昌突然一把抓过麦老爷胁迫麦耀棠投降,麦耀棠投鼠忌器只好缴械。区达铭乘乱朝林粤昌开枪,林粤昌打死麦老爷后迅速反击。麦耀棠没了牵制迅速开枪反击,最后终于打死林粤昌。

  麦耀棠见父亲惨死悲痛欲绝,区达铭担心援兵马上就到只好硬拉着麦耀棠仓皇逃离。一切归于平静后,躲在暗处目睹这一切的沈碧青才惊魂未定地走出来,她惊恐地看着满地尸体和乱七八糟的婚宴现场回不过神。

  陈桂这时急忙拉沈碧青离开,她担心林粤昌的兵很快就会赶到。沈碧青完全没了主意,她离开时慌忙拾起地上一支手枪。谁知她们还没跑出麦府,林粤昌的兵就赶到包围了麦府,陈桂拉着沈碧青躲进杂物房,这时负责搜查的当兵的搜到杂物房来。

爱人同志第2集剧情介绍

  沈碧青和陈桂侥幸躲过督军府官兵的追捕,她们从后门逃了出去。两人看到官兵朝惠平方向赶去,沈碧青知道他们一定去了自己家。沈碧青和陈桂赶到惠平躲在暗处,她们看到沈母被官兵押走。原来沈父在听闻麦家出事时已经收拾细软带着相好的女人逃之夭夭。沈碧青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抓,她心急如焚心如刀割,她冲动地想冲出去换回母亲,陈桂理智地拉住了她。沈碧青又急又怕她终于不堪重负地晕倒。

  麦耀棠被区达铭等人带走,因为受了枪伤和伤心过度,麦耀棠一直昏迷,区达铭到了满脚处为他取出子弹。古大章责怪区达铭这次行动太冲动,区达铭却认为杀了林粤昌替死去的同志和自己被害的弟弟报了仇付出这点代价值了。古大章愤然,他认为区达铭的想法过于自私。两人说服不了对方,争执不下。

  麦耀棠从噩梦中醒来,他愤怒地想杀了区达铭。区达铭理直气壮认为自己没有错。麦耀棠悲痛欲绝,连累老父亲送命让他自责不已。再想到沈家也会被连累,他更加地觉得自己罪不可恕。

  沈碧青高烧昏迷一天一夜后醒来,陈桂告诉她现在城里满是对麦耀堂的通缉令,麦家的叔伯也被抓入狱,督军府已经放话,想救人必须每人付二千大洋。可她没有办法筹到钱,于是她只好卑微地去沈父。

  沈父正和相好的女人躲在一处民居,女人已经怀孕,她挺着大肚子对沈碧青好一顿奚落。沈碧青为了母亲只好忍气吞声,她见沈父根本没有救人的打算便拔出枪威逼他,贪生怕死的沈父只好拿钱出来。

  沈碧青拿着钱在去督军府的路上,麦耀堂已经自行到督军府自首。沈碧青还没走到督军府就听路人议论沈母已经放回府里。沈碧青急忙回府,结果看到沈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沈母看到她怒骂麦耀堂害了女儿、埋怨陈桂灾星连累女儿,她又急又气口吐鲜血而亡。沈碧青彻底无依无靠,她埋葬了母亲然后将沈府付之一炬离开。

  督军府突然来了一个叫钱志豪的主任,罗参谋亲自接待了他。钱主任告诉他因为麦耀堂是共产党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要把麦耀堂带回去审讯。钱主任在带麦耀堂离开的路上告诉他,他的叔伯都没事了,沈母出狱那天去世。原来钱主任是共产党员,他假扮成大军阀陈炯明的机密要员救下麦耀堂。

  沈碧青和陈桂来到广州城,城里的一切让她们大开眼界,一切都让她们感到新奇。沈碧青突然看到街上师范学院的女学生们正在搞宣传,她走过去想看看欧阳春晓在不在。那里的女学生热情地接待了她,并鼓动她首先剪了头发做个新女性。陈桂还在犹豫,沈碧青毅然决然地剪了头发,她告诉学生自己名叫梦苏,大梦苏醒的意思。

  麦耀堂也来了广州,因为有伤他暂时住进医院。党组织派人来看望他,并给他安排了新的任务,让他继续回师范学校任教,带动那里的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并让他不要再用麦耀堂的名字,以后只用麦秋实这个名字。

  沈碧青和陈桂暂时住到旅馆里,隔壁一个叫梅姨的女人主动和她们搭讪,愿意帮她们介绍工作。结果次日两人去缫丝厂应聘时,有过纱厂工作经验的陈桂被选中,沈碧青没找到工作。回到旅馆,梅姨又主动提出愿意帮她介绍去一个大户人家那里做家庭教师,沈碧青大喜过望。

  梅姨拿出漂亮的衣服让沈碧青换上说带她去应聘,沈碧青跟着梅姨到了应聘点却犹豫起来。她觉得梅姨带她来的地方根本不像大户人家的样子。

爱人同志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