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浴血十四年电视剧

浴血十四年第1集剧情介绍

  项彬礼和项青松去东北进货被土匪抓住

  1931年的一天,上海仁义大药房少东家项彬礼和父亲项青松分头进货到悦来车马店集合。项彬礼穿着锃亮的皮鞋带着仆人金荣走进赌坊,不料在赌坊将钱输得干净,在想要离开赌坊的时候,因为欠钱被赌坊的掌柜带人拦住不让走,项彬礼凭借自己的小聪明脱离了赌坊,却没想到被土匪刘得才、黑老六盯上了,黑老六因为抢劫了关东军的粮食补给被抓,正要被枪毙时日本军官小野救了他,黑老六答应了小野提出的杀上海仁义大药房的掌柜的条件。

  仁义大药房掌柜项青松带领着商队朝着悦来车马店走,在路上发现了几个人在前方指指画画,项青松带着两个随从上前去询问,交谈一番发现那几个人是日本人,双方交火后那几个人人逃走,其中有两个日本人被打伤。

  项彬礼提前到了悦来车马店,金荣一直提醒他要低调,但是项彬礼并不在意,依然高调的很,他们在店里点餐时,店小二说一个姑是无赖,那个姑娘在他们店里已经白吃白喝三天了,那个姑娘可怜兮自兮的说自己没想耍赖,是因为自己钱被偷了,她拿出一只手镯,说这手镯是自己的家传宝物,想要卖掉还账,项彬礼前去凑热闹,他拿手镯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把镯子掉到地上摔碎了,只好出高价买下了碎手镯赔偿。

  吃过饭之后,项彬礼和金荣回到客房,黑老六的人来了,他们正要动手杀项彬礼时,项青松的车马队正好来到了悦来车马店,乔老板和项青松寒暄了一阵,门外响起了官兵的敲门声,项青松让项彬礼回屋子里,他招呼随从做好准备,一会看他的眼神行事,乔老板开门之后,王排长带着人恶语审问项青松,双方眼看就要打起来时,东北军周旅长的部下三宝带着人赶来化解了危机。

 

  青松和三宝在交谈时坦言是他带人打伤了日本商人,但事出有因,说着他拿出一张纸递给三宝看,纸上是开元城外元宝山测绘图,此图正是他们打跑的那几个日本人所画,而且画的非常专业,他建议三宝去开元城外日本侨区搜查,三宝带人搜查日本特务的时,周旅长的女儿周凌宵带着仆人加入到抓日本间谍的行列,他们率先发现了日本间谍,但她连枪都不怎么会用,胡乱和日本间谍对射着,多亏三宝及时赶到,三宝带人抓住了一名间谍,带到周府进行审问,但是没有审问出什么结果。

  项青松和项彬礼带着商队回上海的路上,项彬礼发觉有人跟着他们的商队,原来是昨天卖手镯的姑娘,交谈一番后得知名该女名叫张福楼,张福楼要跟着商队一起走,金荣不同意,因为她之前讹了项彬礼50块大洋,但项彬礼同意了,途经一个岔路口时,项青松担心大路上有土匪决定走小路,金荣监视着张福楼怕她使坏,张福楼见项青松的商队走了小路,假装要去方便趁机用树枝为跟踪的土匪做了路标。

  项青松和项彬停下来休息时,黑老六带着大队土匪,顺着张福楼留的标记指引追了上来,当土匪的枪声响起时,项青松命令随从保护项彬礼,自己带人和土匪打了起来,在战斗的过程中,项彬礼发现他们被土匪包围了,就劝说父亲弃货突围,项青松和儿子分为两组突围,让金荣去开元城外找周旅长求救,项彬礼一边突围,一边带着张福楼逃跑,金荣骑着马去求救时被土匪抓住了,土匪以金荣为人质和要挟项彬礼,项彬礼正在为难时,他身边的张福楼突然用枪顶住了他的脑袋,这时项彬礼才知道张福楼是白山岭土匪的三当家的,并且已经在悦来车马店等了他们好几天了,张福楼押着项彬礼找到黑老六,和正在带人突围的项青松谈判,为了逼项青松就范张福楼对着项彬礼的胳膊开了枪,项青松为了儿子决定什么也不要,求黑老六放他们一条生路,黑老六嘴上说同意,但是开枪打死了他的随从,并对项青松说是有人要他们的命。

浴血十四年第2集剧情介绍

  项彬礼出去搬救兵 上海项家大药房生产的新药有问题

  项青松为了保住儿子和自己商队人的性命,愿意出20万给土匪,黑老六被20万大洋打动,命人将他们押回绺子(土匪窝)去。在绺子里,项青松查看了项彬礼的胳膊,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他们明明是按照乔老板给的提示走的,为什么还会被胡子盯上,项彬礼听了之后承认是他着了土匪的道,把张福楼当成了好人,项青松听了之后非常生气,一边埋怨项彬礼一边想着逃生的办法,黑老六已盘算好等拿到20万大洋就把他们杀了,项青松和黑老六交涉让他们放项彬礼回去拿钱,黑老六答应了,他给项彬礼半个月的时间,如果到时不回来就把项青松和剩下的人全杀了,并派黑老七跟着项彬礼一起去。

  上海方家的方静文去上海汉森医院面试,因为方静文是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学历有些低,因此医院没有录取她,院长疑惑地问她为什么不借助她父亲实力去找一份好的工作,方静文坦言,她想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被贴上方家大小姐的标签,她正要离开汉森医院时候,遇到一个摔伤的病人病情恶化,原因是吃了项家新出厂的药,项家新生产的药她家也有参股,她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她急勿勿地赶到项家,给东北军运送的药材正要出发,她把自己在汉森医院碰到的事告诉了项青松的太太,要求停止运送货物并且卸下来检查药品的质量问题,项太太决定将药品卸下来查验且差人与东北军协商晚些交货。

  项青松写了一封信连同自己的私章交给了项彬礼,嘱咐他将信和章亲手交给周掌柜,项彬礼和土匪黑老七进了项家的药铺,将信交给了王掌柜,王掌柜心生的疑惑,为什么少爷和老爷一起走了,回来的只有少爷,他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于是搪塞说短时间筹集不出来20万块大洋,项彬礼假装生气,要求王掌柜十天必须筹集出20万大洋,并拿出项青松的私章和王掌柜约定十天后来拿钱,然后离开了药房,黑老七在他身边一直盯着他。

  项青松在牢房里关着,他对金荣说自己故意将王掌柜写成了周掌柜,王掌柜非常精明一定能看出来,而且那枚私章是周旅长多年前送给项青松的,项青松相信王掌柜一定能明白自己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不出他所料,王掌柜弄明白了项青松的意思,并派人拿着他的私章去周旅长处求救,周旅长接到了求救信号,命令三宝带人封城搜查,项彬礼在黑老七的监视之下正想办法脱身,一伙东北军搜查过来,黑老七以项彬礼做人质想要逃出去,项彬礼突然踩了黑老七一脚,三宝趁机打了黑老七一枪,把黑老七抓住了。

  周旅长和项彬礼从黑老七嘴里问出了去白山岭的路,周旅长命令三宝带人伪装成黑老七的部下去接近黑老六的老巢,自己带着大部队尾随其后,项彬礼不顾自己的伤,要求跟着部队去救项青松,张福楼对黑老六说自己眼皮老是在跳,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黑老六让她不要担心,他信任黑老七能把事情办好,让她等着数钱就好。

  黑老七带着三宝和项彬礼上山,项彬礼觉察黑老七在耍滑头,带他们走到路好象不对,黑老七解释说走的是近道,还要求解开捆绑自己的绳子,好和他山上的弟兄对暗号,暗号对上后出来接应发现了三宝他们,双方打了起来,黑老七趁乱要逃跑,项彬礼紧紧追赶黑老七,正追着黑老七忽然停下来了,项彬礼这才发现三宝他们没跟上来。

  上海项家新药的事情都是方静文的父亲方士元和日本人搞得鬼,方士元和日本人串通一气,为了切断项家和东北军的合作,垄断在东北的药材生意。

浴血十四年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