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等到烟暖雨收电视剧

等到烟暖雨收第二季第1集剧情介绍

  妖狼现身 易落险丧命

  中原国内,中原国皇帝启彦为了不费一兵一卒解决边疆战事,而答应将自己大舅哥初澈的徒弟兼爱人易落,册封为郡主,前往锡戎,与大皇子洛鸿影合婚。本就一心倾慕于易落的洛鸿影听后当然是求之不得,但还是希望启彦能够让易落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并让启彦保证此事必须天衣无缝,毕竟他可不想因为此事而得罪初测。得到启彦的承诺之后,洛鸿影答应三日之后撤兵。

  烟暖雨收阁内,初澈因接到密信,而得知,果真如自己所料,自己的大哥就是传说中的妖狼。回忆起之前的种种,初澈更是确信无疑,想到妖狼灭了季府满门,初澈正为难自己今后该如何面对易落之时,易落推门而入。当易落得知初澈不愿帮自己报仇后,不禁对其彻底失望。虽然初澈再三解释二人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但是正在气头上的易落又怎能听得进去。无法报仇的易落简直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而欲一死了之,却被初澈所拦。

  见初澈不愿帮助自己,走投无路的易落只好去京鼎府衙去找初清帮忙。待易落将自己的身世向初清娓娓道来后,初清才得知,原来自己一直苦苦寻找的季府后人,竟然就生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另一边,若茜将在初清院子中发现的易落装有火殃勒拿给初澈后,初澈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而迅速跑到易落的房间,果不其然,此时易落当真不在房内。

  锡戎国内,二皇子洛寒桐因大哥洛鸿影前去合婚,而被锡戎国皇帝急召回京后,内心充满忿忿不平。而当着父皇的面,就与兄长洛鸿影起了争执,幸好锡戎国皇帝及时出言制止。

  待易落醒来,却发现自己被初清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茅屋内。见易落醒来,初清为其讲述了一个小男孩是如何变成妖狼,并利用妖狼之毒杀死所有阻挡他进步的人,当然这也包括季府全门。本就一直怀疑初澈身份的易落,顺理成章的认为初澈就是初清故事中的小男孩,却不料初清才是那只藏的最深的妖狼。看到易落怀疑初澈后,初清不禁为初澈感到不值,并揭开了所有的谜团。杀父仇人就在眼见,易落不禁质问其为何要杀死如此善良的父亲。原来是季行辕当年发现了初清在科举考试中,暗自培养自己的势力,并不顾初清的警告,欲揭破此案才招来了杀身之祸。提起易落以死相逼,才迫使初澈出山,不但扶持了六皇子,还将初清培养的新人,都扶上了重要位置。易落才明白为何初澈称是自己将他推入了火坑,而深感自责。初清见易落已经中了自己的毒,而不久于世后,正准备杀了她。幸好初澈和若茜及时赶到,不但将易落救下,还利用火殃勒手刃了初清。

  易落再次醒来,本以为师父与自己一样已经死去,而痛哭流涕。待反应过来,原来自己还活着后,并得知初澈为了找到自己,将初清所有的朋友和京鼎府衙所有的衙役都严刑逼供后,更是感动不已。若茜将初清的死讯告诉易落后,就被安子亦拽了出去。其实初澈早就怀疑初清就是妖狼,只是苦于拿不到证据,才迟迟没有动手。听到初澈为此向自己道歉,易落不禁更加自责。

  大仇已报,易落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祭拜自己的父母,不但为他们亲手书写了牌位,还将之前亏欠的纸钱,一次补齐。

  烟暖雨收阁,启彦听说初清就是妖狼后,不禁表现出十分惊讶,并表示自己事先绝不知道此事,完全撇清了与此事的关系。听说启彦正在重立京鼎官一职,初澈不禁毛遂自荐恳请出任。听到初澈决定辅佐自己,启彦甚是欣慰,随即恩准了初澈的请求。启彦离开后,易落见初澈因受自己所累,不得不辅佐启彦后,不禁十分自责,并表示愿意陪伴初澈一生一世不分离。见此,初澈正式向易落提亲,为了不委屈到易落,初澈答应让易落从初浅处出嫁。

等到烟暖雨收第二季第2集剧情介绍

  易落被算计远嫁和亲

  安子亦告诉若茜,皇上不但要封其为皇后娘的义妹,还赐名初若后,不禁打趣道如今若茜早已是皇亲国戚了,自己这个平头百姓又怎能配的上。不料一旁的若茜却当了真,见此安子亦只好马上进行安抚。得知安父也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后,若茜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就在此时,一队人马鹏腾而过,打听后,二人才知这些都是锡戎国的护卫队,随锡戎国大皇子三日前前来和亲。想到现在的皇帝还那么年轻,中原国又哪会有小公主与洛鸿影成亲后,安子亦不免觉得事有蹊跷。

  另一边,初澈进宫面见帝后,发现初浅面色不佳后,不禁出口询问。初浅刚刚提起自己刚刚见过锡戎国大皇子洛鸿影,就被启彦打断了话语。见启彦如此反常,初澈不免继续询问,但无奈启彦执意岔开话题。提起自己和易落的婚事,初澈请求大婚当天,易落能够从初浅处出嫁,却见初浅欲言又止的样子。见此,初澈刚想改变主意,却意外的得到了启彦的恩准。

  回到烟暖雨收阁,想到明日易落就要进宫待嫁,初澈不禁感到十分不舍。二人相依而坐,不知不觉间便情不自禁的圆了房。

  大婚当日,烟暖雨收阁内到处张灯结彩,一切收拾妥当的初澈只等易落的嫁入。而此时的皇宫内,一身喜服的易落,却怎么也不见初浅的出现,内心忐忑不安,不停的向身边的侍女紫淑询问。见紫淑也不知情后,只好来到马车之上继续等候。眼见吉时将到,却仍不见初浅到来,易落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却再次被紫淑搪塞过去,一心相信初浅是在初府等候自己。

  初澈千等万等,没有等来自己的新娘,却等来了妹妹带来的,命易落前去和亲的圣旨。原来,事先启彦就将派易落和亲一事告知初浅,并命其亲自将易落送往前去锡戎和亲的马车。虽然初澈早就得知启彦性情凉薄,但怎么也没料到他会为了江山,而不顾昔日的情分,竟将自己的爱人送去和亲。听到如此噩耗,初澈再也不能忍受,不管不顾的赶到皇宫,却见易落的马车早已离去。初澈本想去追,却不料中了启彦手下的冷箭,而晕倒在甬道之上。

  此时,马车之上的易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借由宫中出嫁,初浅却为自己准备了如此阵仗。一旁的紫淑见易落向外观望,深怕漏出马脚,而让其将盖头盖上,并谎称新娘子如若被看到脸乃是大忌,被并不了解婚礼禁忌的易落信以为真,乖乖的放下了盖头。

  待易落从睡梦中被马车晃醒,才发现自己早已出了城。听到紫淑说自己早已被封为宁乐郡主,并要远嫁锡戎国和亲后,易落还天真的认为是众人将自己和宁乐郡主搞错了,而嚷着要回去与初澈成亲。就在此时,洛寒桐因好奇自己错过的王子妃到底长相如何,而拦住了和亲队伍。听到有人想要见自己,易落冲下马车,本想借机向大家解释清楚一切,却不料紫淑拿出了自己被册封郡主的圣旨。见此,易落仍不死心,她怎么也不肯相信,被自己一直视为亲姐的初浅会出卖自己。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宁乐郡主,易落请求周围的官兵替自己证明,却不料大家一致确认她就是宁乐郡主。听到洛寒桐口中的大哥,直觉告诉易落,此人就是洛鸿影,并得到了洛寒桐的证实。见众人都不相信自己,易落也不想再与其纠缠,只想就此离去,却无奈寡不敌众,而被迫再次回到马车之上。

  回到马车之上,易落本想劝说紫淑助自己逃跑,却不料遭到了拒绝。仍不死心的易落再次向紫淑确认初浅是否得知此事,却意外得知就连初澈也事先得知此事,只有自己一人被蒙在鼓里。易落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紫淑的话,而嚷着要回去当面问清楚,却无奈无论自己怎么劝说,紫淑都油盐不进。

  是夜,和亲队伍在野外扎营。易落趁紫淑不备将其击晕,换上了紫淑的衣服后,趁机逃跑。却不料,一直尾随在队伍后面的洛寒桐早已预料到易落想逃,而在不远处等候。见易落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回去问清楚事情的实情,洛寒桐竟答应带易落回去弄清此事。并要求如若初澈当真得知此事,易落便要乖乖的跟自己回来。毕竟郡主逃婚是有辱中原和锡戎皇家颜面的事。

  此时,中原国天牢内,安子亦见深受重伤的初澈和若茜都落入启彦之手,而不得不在易落的幸福和若茜的性命中做出抉择。

  经过连夜赶路,易落终于回答烟暖雨收阁,却在桌上发现了初澈留给自己的诀别信。信中,初澈不但劝易落为了中原的安定,而前去和亲,还声称自己与易落尘缘已尽,希望其放下之前的种种。就算到了此时,易落仍不相信初澈会为了江山社稷而牺牲自己,而坚持要去找初澈。随即便遇到了刚刚回来的安子亦,因顾及若茜和初澈的性命,安子亦不得不违心承认此信就为初澈亲笔。

等到烟暖雨收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