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那年小米正芬芳电视剧

那年小米正芬芳第1集剧情介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豫北小城怀州。董小米、耿峰和关涛海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董小米是粮食局的工程师董大成的女儿,耿峰的爸是面粉厂的副厂长,关涛海的爸是面粉厂的仓库保管员,小米的妈妈肖爱花和耿峰的妈妈郝青都是馒头厂的职工,耿峰和关涛海对董小米都有意思,但小米的心更倾向于关涛海,与关涛海已私订终身。  豫剧团到粮食局慰问演出,小米和家人一起去看露天大戏,小米的二姐董玉娜在那里大嚼甘蔗,小米提醒她小声点,公众场合要讲文明,玉娜这向妈妈告状,说小米穿着还露肉的裙子过来看戏,妈妈瞪了小米一眼,说回去再找她算账。牛威带着几个哥们也来看戏,牛威和小米曾经同学三年,他爸牛宝成是粮食局的工会主席,他妈是百货公司的经理,牛威故意骗小米,说耿峰和关涛海让他过来叫她,去喝啤酒吃串,小米信以为真,她刚随牛威离开,耿峰和关涛海就找她来了,原来牛威是在骗她,小米随牛威等人走了一段路,感觉情况不对,就站住不走了,牛威对她说了实话,他想请她到他家去看录像,小米骂了他一骗子,转身就想回去,牛威拉住她的手,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说,怎么说他俩也同学三年,一起看个录像有什么关系,牛威的弟兄一起将小米的去路挡住,这时耿峰和关涛海追了过来,耿峰冲过去挡在小米身前,质问牛威等人想干什么,关涛海也挤了过来,牛威让他俩少管闲事,说着又上前来抓小米,关涛海将他推开,牛威一气之下就让他的弟兄群殴关涛海,为了救关涛海,耿峰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一下拍到牛威的头上,牛威受伤摔倒,耿峰和关涛海拉着小米逃走,牛威等人在他们身后追了过来。那年小米正芬芳剧照  三人逃进了面粉厂,看到了地上堆的地瓜,耿峰发现了好吃的,从堆里捡起三个地瓜,扔给关涛海一个,关涛海用手擦了擦,香喷喷的吃了起来,小米提醒耿峰,这是公家的东西,耿峰满不在乎的说,他爸是这面粉厂的副厂长,即便被抓住了也没关系,这时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和手电筒的光亮,他们赶快躲藏起来,来人发现耿峰,把他当做偷地瓜的贼抓走了。老关正在边喝酒边哼着小曲儿,他手下一个叫瘸子的人进来报告,他们抓住了一个偷粮食的贼,老关想也没想,就让他们把贼送公安局。  小米和关涛海逃了出来,小米很为耿峰担忧,怕他万一被送到派出所,会影响到他上大学,关涛海安慰她说,有耿峰他爸在,一定不会有事,小米突然想起,他们躲藏时看到的那些老鼠,小米不解小屋子里为什么养那么多老鼠,关涛海也猜不透其中原因,他爸就是管那个仓库的,但他爸不可能养耗子,他爸管的那个仓库,年年都是厂里的模范,被评为先进仓库。老关酒醒得知瘸子他们是在小屋里抓的贼,他赶忙命人将他们养的那些老鼠全部弄死,毁尸灭迹以逃脱罪责。  耿厂长得知儿子被抓,他赶忙来到派出所,通过核实,警察发现耿峰盗窃一事不成立,但依然不能让他走,因为他们已接到牛威的报案,耿峰涉嫌殴打他人。牛威伤势并无大碍,小米去求牛威放过耿峰,毕竟他们都是同学,牛威说想让他放过耿峰也不难,只要小米答应和他好就行,因为他一直很喜欢她,他给了小米一天的考虑时间,关涛海看不过去,气得又要打牛威,牛威有恃无恐地说,关涛海是班长,也是优秀班干部,如果他敢动手,就和耿峰一样去蹲大牢,就什么也不是了,大学就都不用上了,小米怕节外生枝,赶忙将关涛海拉住。  小米把看到把仓库有人养老鼠告诉了她爸,董大成得知此事和耿厂长前去查看,却发现那些老鼠踪迹全无,后来他俩偷听到瘸子等人的谈话,将那些已经掩埋的老鼠尸体挖了出来,瘸子和他的同事老孙这才招认,他们养老鼠是为了报损失、拿补贴,争先进、拿奖金,并说这一切都是老关的主意。

那年小米正芬芳第2集剧情介绍

  耿厂长找到老关,老关却在那装糊涂,耿厂长气得使劲把他的酒杯在桌上蹲了一下,酒从酒杯里溅了出来,老关气愤地问耿厂长是不是疯了,耿厂长明确告诉他,瘸子和老孙已经招认了,董大成的报告马上就要递到局长那里,他准将他们几个仓鼠全部开除,老关听了这才慌了手脚,赶忙向耿厂长承认错误,他之所以占他国家的便宜,都是为了孩子,涛海今年要考大学,他想给孩子凑学费,老关求耿厂长不要砸他的饭碗,耿厂长气愤地说,不是别人要砸他的饭碗,而是他要砸全厂人的饭碗,耿厂长走后,老关像霜打的茄子,叹着气抱着头瘫软在地上。  小米和关涛海从牛威那回来,事情没办成,还惹了一肚子气,小米想去耿峰家把此事解释清楚,涛海握着她的双手说,耿峰的父母一直看不上她,如果她去了,肯定不会给她好脸色,他最见不得她受委屈,哪怕一点点,都会让他心里难受,他让小米不要管了,此事由他去说,小米坚持陪他一起去。  耿厂长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牛主席在催警察尽快结案,耿厂长求警察尽量往后拖一拖,他尽快去和牛主席沟通,放下电话后,耿厂长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关涛海和小米来到耿峰家,郝青没好气地说,就知道是小米这个风铛铛惹得祸,他们家耿峰就是上辈子欠她的,这次搞不好连大学都上不了了,关涛海替小米说话,也被耿峰妈骂了几句,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他爸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涛海不满郝青连他的爸一起骂,郝青口无遮拦地说,他爸在面粉厂养耗子的事,领导都知道了,可能马上就要移交司法机关,关涛海听了大吃一惊。  关涛海回到家中,见父亲正独自喝闷酒,他劝父亲少喝两杯,老关叹了一口气说,喝完这一顿还不知道有没有下顿了,关涛海把酒瓶从父亲那抢过来,有点不解地问他,他是仓库的劳模,为什么要养老鼠,老关唉声叹气地说,前几年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他又喜欢喝两杯,为了粮库,为了职工们的福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一辈子没做过一件缺德的事,没想到……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老关说着感觉心里一阵难受,涛海把药和水拿来,让他把药吃了。  耿厂长夫妇也在唉声叹气,耿厂长有点无奈地说,他们的儿子也不知道像谁了,遇事就知道傻乎乎的往前冲,哪有人家老关的儿子聪明,耿峰妈不满地说,孩子们打群架,凭什么只抓耿峰一个人,耿厂长向她解释,派出所都说了,关键这一板砖是耿峰拍的,说完又禁不住连连叹气,郝青听了若有所思。  郝青来到老关的家门口,她迟疑了一会还是敲了一下门,关涛海听到动静跑出来让她进屋坐,郝青说就在外面说吧,郝青再次强调了老关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涛海苦着脸求她帮忙,他爸又当爹又当妈把他拉扯大不容易,他和耿峰既是同学又是好朋友,耿峰的妈吞吞吐吐地说明了来意,她希望他能到派出所自首,咬定打人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耿峰,那她就让耿峰爸把老关的事抗下来,涛海想了想应承下来。郝青刚把耿峰接回来,耿峰怕小米担心,就着急地去找她了。老关被耿厂长叫到办公室,又训斥了一顿,听说儿子进了派出所,留了案底就会影响考大学,老关一着急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也没抢救过来。  听说老关死了,郝青心里很是内疚,就把劝涛海顶罪的事说了,气得耿厂长直抱怨她太缺德,二人一起找牛主席为涛海求情,牛主席见出了人命,遂答应撤案不再追究,耿厂长把涛海从派出所接出来,在涛海的追问下,耿厂长对他说出了实情,老关听说他被关进派出所,因为紧张他,突发心肌梗塞死亡,涛海听了哭着跑向医院。

那年小米正芬芳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