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小妮扛枪电视剧

小妮扛枪第1集剧情介绍

  小米误杀日本士兵惹祸端 日军莫家村杀人找凶手

  1941年鲁中,抗日战争时期,莫家村,钱村长一路小跑忙不迭的给日本长官水边稻一送来了新征收的修路壮劳力名单,一共约七十人左右。唯独缺少了莫老爷家的人和茶沫等人都没有列入册子里,水边稻一觉得很奇怪,莫老爷的大儿子莫闻道是汪精卫身边的红人,因此水边稻一认为他们家的人自然不能动,可是茶沫那些人却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翻译官钱豆(郭金杰饰演)队长刚要解释就听闻日军来报,一个日本兵消失不见了,水边稻一忙命人去寻找。

  此时,一个日本名一直追着莫家村的小姑小米(李倩饰演)跑向池塘边,小米边跑变向池塘边干活的二猛子求救,二猛子一看是一个日本人吓得腿都软了,假装转身看不见。眼见日本人就要侵犯小米了,小米情急之下踹了日本人,结果把日本人给踹下了池塘里。二猛子看到日本人在水中挣扎也不敢下去救人,眼睁睁就看着日本人沉入了水底。

  小米和二猛子担心尸体时间长了浮上来被日军发现,二人商议将日本人捞出来埋在池塘边二猛子家的地里,并且在上面修建了垄沟借以掩盖尸体。两人的这番行为都被赶来跟小米相亲的高正月(叶静饰演)看到。

  二猛子要求两人都发誓如果泄露这件事就全家不得好死,小米让二猛子先发誓,当二猛子发完誓之后小米掉头就走,并且声称一人做事一人当,她绝对不拿父母发誓。气的二猛子咬牙切齿,但是对小米也无计可施。

  小米行至半路忽然想到了日本兵的枪支,又掉头回去埋在地下、此时日本人已经搜查了莫家村,听闻有一个日本人追着花姑娘来到池塘边,日本人也随后在钱豆的带领下直奔池塘而来。途中。日本人见到了回去的二猛子,看着他神色慌张的样子引起了日本人的怀疑,幸亏钱豆帮忙解围才让二猛子顺利回村。小米看到这一幕悄悄从一边溜走,并且追上了二猛子,担心那支枪被日本人发现。二猛子生气责怪小米牙根不该外出,如果不外出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小米之所以外出完全是因为要躲避相亲对象高正月,她一点也不愿意相亲。家里的父母正在为小米着急的时候,小米忽然回来了,二话不说进房间里就哭。父母心疼上前追问,小米只好把误杀日本人的 事情告诉了父母。正在此时,忽听外面敲门声,米父慌忙去开门,居然是七婶带着高正月来相亲,小米死活都不去见高正月,高正月只好悻悻离开。

  水边稻一命人召集所有莫家村的人到村头河滩集合,钱村长提出要跟莫老爷知会一声,水边稻一却言他不惊动莫家的人也是对莫府的尊重,但并不意味着是怕了莫府的人,莫家的人可以不必出来集合,但是这件事也不需要告诉莫老爷。钱村长也不敢多说。

  高正月离开的时候恰好碰到了茶沫一伙人,茶沫听说高正月去跟小米相亲,气的叫自己一帮小兄弟去揍高正月。此时,钱豆带人赶到开枪阻止了打斗,高正月夺路而逃。钱豆通知茶沫必须带着人去开会,茶沫气的大骂钱豆是狗汉奸,并表示坚决不去开日本人的会。可茶沫的弟兄们却提议应该去开会,否则就得立刻投靠国军,要不然日本兵丢失的事情一定会把责任扣在他们身上,茶沫觉得说的有道理带领弟兄们都去河滩集合。

  日本人为了逼问出日本兵的下落对无辜百姓下手,引得百姓们人心惶惶,小米几次想要冲出来都被母亲死死抱住。日本人又拉出了二猛子出来,钱豆劝二猛子知道什么就赶紧说,钱豆相信不是二猛子干的,但是也相信他一定知道是谁干的。钱豆悄声逼问二猛子说出是谁,二猛子害怕犹豫不决不敢说,眼看倒计时就要结束,二猛子也将一命呜呼,小米站出来大声承认是她杀了日本人。

  水边稻一不相信一个小妮子能杀了日本人,因此追问杀害日本士兵的经过。小米吓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什么话也不敢说。此时,听到一声枪响,水边稻一命令人去池塘方向查看,在那里日本人发现了日本兵的尸体。

  小米哭哭啼啼的说出日本人追赶自己的过程,刚说到摔倒时候,莫老爷家的孙管家带着人赶到了。钱村长慌忙迎上去,孙管家也不下轿子厉声命令让钱村长钱宝亨通知水边稻一过来见他,钱宝亨不敢违抗忙去通知水边稻一。孙管家讽刺水边稻一的名字就是一个农民种地的,孙管家命令水边稻一跟着他的轿子后边去见莫老爷。气的水边稻一当场就要拔剑相向,被钱豆和钱宝亨赶紧拦住,小声劝说水边稻一这个人惹不起。

  水边稻一对孙管家极度的不喜欢,钱豆也表示自己不喜欢孙管家都二十多年了,可是却也无计可施。水边稻一百般不愿从后面跟着一起去见莫老爷。小米这边的事情也只好暂时作罢。

  莫老爷见到水边稻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责怪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杀死了莫家村的村民,让他这个族长无法向老百姓交代。

小妮扛枪第2集剧情介绍

  小米掩护高正月躲避日军 莫世语出手藏匿高正月

  水边稻一向莫老爷认错,但同时也表示士兵无故死亡他也无法向上级交代,尤其作为一个军人一定要服从命令。莫老爷厉声警告水边稻一他不管什么军队不军队,只要莫家村还有一个人受到不白之冤,他必然是不会轻易放过水边稻一,因为这里是莫家村,必须遵守莫家村的规矩。水边稻一碰了一鼻子灰刚要离开,忽然试探性的询问莫老爷六十大寿的时候莫闻道和二少爷是否会回来,莫家二少爷目前是国军抗日分子,水边稻一突然提起他意思也是看在莫闻道的面子上才会手下留情,但是若莫闻道不在意的话,他对莫家也不会在意。水边稻一离开之后,莫老爷气的摔掉了手中的核桃。

  水边稻一回去河滩追问小米是否真的杀死日军的凶手,一边有人来报声称在河边看到了日军的尸体,小米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茶沫跳出来诬陷高正月就是杀死日军的嫌疑人,水边稻一提出让 茶沫带着去追赶高正月,可以饶了茶沫不死。茶沫这才跟着一起去抓捕高正月。

  在玉米地里,日军一行人看到了高正月的身影,追问小米是否认识,小米摇头。茶沫觉得奇怪,私底下询问小米为什么假装不认识这个去她家里相亲的人?小米知道后也悄悄寻找高正月的身影,结果意外在一堆草垛里发现了高正月,并且还替高正月打掩护支走了茶沫和日军。

  水边稻一命令封锁所有路口抓捕高正月。与此同时,小米叫出了高正月,高正月告诉小米刚才的枪声是他打的,为了替小米掩饰,他故意挖出了尸体并且开枪转移日本人的视线。高正月还让小米誓死不要说出她杀日本人的事情,并且还认定了小米就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小米气愤告诉高正月她没有同意跟他在一起,高正月急的要立刻给小米扬名,让大家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此时迎面走来一对日本兵,高正月慌忙拉着小米躲进了玉米地里,直到日本人走过去,高正月才嬉皮笑脸的称赞小米的手真细,小米反口指责高正月的手真粗。

  小米想要让高正月去家里躲躲,等到日本人撤退了再离开,高正月却不愿意去担心连累了小米一家人。小米声称刚才那一枪救的不止是她家的人,救的也是全村的人。高正月憨厚表示自己没想救全村的人,只想救小米。小米认为不管高正月是否愿意救,实际就是救了全村的人,按照闻觉哥的话就该知恩图报。高正月一听闻觉哥三个字立刻警觉询问是谁,小米骄傲的告诉高正月是莫家的二少爷莫闻觉,也是莫家村最有出息最有文化的人。高正月撇嘴,声称自己才是最有出息的人,还去省城干过木匠活呢。小米不愿再啰嗦下去,带着高正月往家里走去。

  水边稻一仔细检查了伤口,也发现了弹壳发现是他们的三八式步枪。此时,小米和茶沫一行人被带来。小米看到尸体就很害怕,想起自己掩埋尸体的过程更是胆战心惊。水边稻一再次追问是否是小米杀了日本兵,茶沫替小米说话认为小米不会杀人,否则早就该逃之夭夭了。水边稻一命人进去莫家村抓捕高正月。

  茶沫不愿意跟着日本人一起去找高正月,也害怕连累了小米,在他看来小米是要 给自己当媳妇的人,绝对不能让小米出事。但是茶沫却怀疑高正月就藏在小米家里,因为高正月来到莫家村相亲,只有对小米家最熟悉。思及此,茶沫就带着人去小米家寻找高正月,高正月被发现跳窗户逃走,茶沫带人随后追赶,恰好就遇到了日军的一个小分队一起追赶高正月。

  在逃跑中,高正月胳膊中枪险些跌倒,被几个黑衣人用麻袋套上带走。茶沫和日军随后追到并未找到高正月,两拨人马分开去追赶高正月,居然来到了莫家的后院墙外,茶沫怀疑人一定是跑进去了,同时也提醒日军这是莫家的后院三思而行,日军只好带队撤离。

  日军小队长药师丸回来告诉水边稻一高正月一定是跑进了莫家,水边稻一虽然觉得为难可是依然决定要亲自去一趟,同时命令老百姓解散,但是警戒却不解除。

  小米和好友叶子以及父母回到家里,发现家里乱作一团,小米进屋一看发现窗户也破了,这才意识到坏事了,高正月一定出事了。在叶子的逼问下小米如实告诉叶子高正月的事情,两人都害怕高正月被抓之后万一招供出所有事情连累了父母,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逃跑,两人一时为难起来。

  孙管家出面告诉水边稻一,最多只能进去五个人搜索,水边稻一无奈只好按照孙管家说的做。水边稻一发现有个地窖很特别,因此提出下去看看,孙管家紧张的眼睛来回看,莫老爷却同意其下去搜查。结果一无所获,水边只好带着歉意和怀疑离开了。

  实际高正月就是被藏在了地窖里,莫老爷等日本人走了以后亲自询问他是否是八路或者国军,高正月桀骜不驯也不愿意配合莫老爷的问话,莫老爷故意吓唬要把他交给日本人。高正月这才说出自己是来提亲的,至于那个丢失的日本人高正月声称和自己没关系,莫老爷眼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叶子从钱豆这里打听到并未抓到高正月,但是日军却调来一个技术员,能从枪支上面提取到指纹,到时候就能确定是谁摸过那把枪。于是,两人慌慌张张的来找二猛子,二猛子一听这话吓得魂不附体,此时,茶沫带人过来赶走了二猛子,并且把小米单独叫到一边,坦言已经知道高正月藏在她家的事情了。茶沫坦言自己是因为喜欢小米才不供出高正月的,但是在小米没有同意跟他在一起之前他也绝对不会强迫小米的。小米坦言自己不喜欢茶沫,她喜欢当兵的,气的茶沫当场宣布就要去当兵。

  茶沫气冲冲的带队来找水边稻一,当场叫板药师丸要比试拳脚。水边稻一听钱豆说茶沫是练家子就同意了,结果茶沫把对手迅速打趴下,水边稻一从旁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