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我不是特工电视剧

我不是特工第1集剧情介绍

  薛云烬刺杀山田遇到段思绮 段思绮不愿嫁给杜子岗

  1921年,爱国商人徐光远,携巨资赶赴广州支持孙中山,途中遭遇袭击,四大护卫的保护下中,马惠龙与薛飞神秘失踪,徐光远临死前将巨资托付给了段平山与杜宇时,不久后,随着时局变化,孙中山被迫离开了广州,段杜二人无奈之下,决定潜伏在武城,寻找机会,将这笔宝藏用于救国救民的大业中。

  十年后,武城圣若瑟教堂,山田来到教堂传递情报,山田是棉花同业会副会长,也是日本特工,武城市政厅的秘书薛云烬,奉命来刺杀山田,他的真实身份是国民党的特工。薛云烬在教堂对面的楼上,做好了狙击准备。此时,段平山的女儿段思绮,正在教堂祈祷,她和薛云烬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十年前二人意外失散,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哨子,那个小哨子就是薛云烬送给她的,薛云烬曾对她说,只要她吹响那个小哨子,他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可十年过去了,他却依然不知所踪,思绮正想着云烬出神,手中的哨子不小心掉在地上,正在传递情报的山田,听到哨子落地的声音,心里就是一惊,但他随即就恢复冷静,将哨子捡起来还给她,从教堂里走出来时,山田的手下发现了刺客,薛云烬开枪射击,山田挟持思绮想挡子弹,但依然没有逃脱厄运,被云烬当场击毙,思绮趁乱逃走,云烬被山田的手下追赶,无意中与思绮相遇,但二人已互不认识,武城警察局的总探长萧逸尘,带领警察,替他们挡住了追兵,萧逸尘的真实身份也是国民党特工,他很霸道的向天上开了一枪,命令日本人将枪放下,日本人见警察人多势众,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云烬和思绮逃走。

  云烬在刺杀山田时,共产党武城小分队队长蔡明志也出现在现场,云烬刚埋伏好,就被他发现了,最近国民党军事密查组在武城设立了分站,他怀疑那个人就是密查组的高级特工,于是他就打算浑水摸鱼,云烬开枪的时候,他趁乱取走了山田身上的情报,回来以后,他把情报打开,看到情报里写着藏金,他让一名叫赵鹏的地下党,帮他去查一查,他需要段家和杜家的全部资料。

  山田被刺杀,日本外交部向国民政府提出了抗议,国民政府却拿出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山田是日本的特工,让日本人吃了哑巴亏,日本特工、黑帮小金堂二当家杨二,告诉他的手下李沧海,为了不破坏五个月以后,帝国的大规模行动,他们现在必须隐忍,李沧海也是国民党特工,杨二拿出云烬和思绮的画像,命他彻查这对男女的关系,他们截了日本人的情报,还杀了那么多日本人,所以必须让他们死,说到死的时候,杨二已是咬牙切齿了。

  云烬问萧逸尘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萧逸尘说比他早半个月,萧逸尘问他怎么会和一个女孩在一起,说起那个女孩,云烬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时他又想到了思绮,让萧逸尘帮他查一查,思绮在不在武城。云烬告诉萧逸尘,他们的师傅三个小时后就到,让他多带些人去火车站迎接。他们的师傅就是国民党军事密查组、武城站科长马惠龙。思绮回到段府,段平山猜测,追杀她的人肯定是马惠龙,杜雨时说,徐先生牺牲前,把藏金的秘密分成了三份,虽然他们俩各自保留一份,可是……,说到这,他突然发现门口有人偷听,开门一看,原来是他的三姨太,为了减少后顾之忧,他们俩决定让思绮和杜子岗结婚,子岗是杜雨时的独生子,成婚以后,就把他们送到国外。思绮听到消息,到段平山面前大吵大闹,坚决不嫁给子岗,见她爹不同意,于是就做通她工作,要逃婚去上海,却在火车上遭到了日本人的追杀,多亏刚下火车的马惠龙和他的徒弟把他们救了。

  马惠龙告诉云烬,他的那篇关于德国女子特训营的报告,总部非常欣赏,所以想让他牵头成立中国的第一支女子特训营,派他来刺杀山田,就是对他的考验,马惠龙见云烬盯着他的断指,就解释说,当年他老婆突然发病,他带着老婆离开,粤军洽好发动袭击,结果他被误会出卖徐先生,造成兄弟反目,他的那个手指就是被他大哥段平山给废掉。他告诉云烬,今天在火车站遇到的就是段平山的女儿段思绮。

我不是特工第2集剧情介绍

  思绮被迫答应嫁给子岗 成婚当日段府被夷为平地

  马惠龙写了一封信,和云烬一起来到段府门前,想向段平山解释当年的事,云烬把信递给段平山,段平山看都没看,直接将信撕碎了,他认定当年出卖徐先生的就是马惠龙,马惠龙跪到他的面前,请求他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杜雨时见马惠龙这么心诚,问段平山他们是不是怀疑错了,段平山说不可能,当年他就该要了马惠龙的命。马惠龙在段府外面跪了许久,见段平山不肯见他,只好悻悻地离开。

  段平山和杜雨时商量儿女的婚事,思绮想越墙逃走,被母亲发现,她骑在墙上,让母亲不要过来,否则她就滚下去摔残自己,段平山和杜雨时赶来劝说,见杜雨时突然发病晕倒,她这才从墙上下来,杜雨时被扶进屋里,说自己得了绝症,将不久于人世,求思绮能完成他最后的心愿,说着竟然给思绮跪下了,段平山也跪下来求女儿,思绮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思绮心情烦闷,来到教堂祷告,让神父帮她拿个主意,薛云烬扮作神父给她指点迷津,一激动不小心穿帮,他向思绮表明了身份,他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云哥,思绮被他偷听了心思,心中有些恼火,以为他在捉弄自己,所以就没有相信。思绮回到家中,心中想着云哥吹响了小哨,然后打开窗户,希望云哥能够出现,但伫立了很久,窗外依然空荡荡的,她把哨子摔到了地上,责怪云烬言而无信。云烬偷偷地来看思绮,再次听到她的心声,正欲进去一诉衷肠,却见段平山来到了思绮房间,他只好躲在窗下等候。段平山告诉女儿,她徐伯伯一生壮志未酬,或许只有读过离骚的人才能理解,接着还考起了她离骚的内容,让她记住以后要多读史书,多想想离骚的内涵,他知道她过目不忘,叮嘱她千万不要向和任何人说,正说着,他突然感到窗外有异动,赶忙跑到窗前,却发现窗外空无一人。

  杜子刚和曾家的大小姐曾玖雅已有婚约,曾玖雅凶蛮霸道,她正在鞭打仆人时,听到杜家来退婚的消息,她拿着皮鞭大闹了客厅,杜雨时的老婆和三姨太,气得骂她不男不女,竟然让别人叫她九爷,难怪她家断子绝孙,曾玖雅气得要拿鞭子抽她们,曾老爷则被当场气死。杜子岗和思绮成婚当日,曾玖雅带人,抬着她爹棺材,前来闹事,思绮巴不得不嫁,主动着摔起东西,曾玖雅依然不想罢休,突然掐住她的脖子,云烬赶过来救了她,并将曾玖雅推倒,曾玖雅摔倒后,撞到了曾老爷的棺材上,晕了过去。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段家传来了噩耗,段家被炸为平地,段平山也尸骨无存。

  薛云烬匆匆地回去,他先摸了摸汽车的机箱盖,然后跑到楼上,见他师傅睡着了,于是就问密查组的邝放在哪,有人告诉他,马惠龙的头痛病犯了,邝队长给马惠龙拿药去,邝放随后出现,云烬一下就发现了他袖口上的血迹,于是抓住他的手,问这是什么么,邝放以为云烬问的是他手上拿的鸦片,赶忙解释,马惠龙因为头部曾受枪伤,上面特批他可以抽鸦片止痛,马惠龙慢慢睁开眼睛,得知段平山死了,他露出震惊而愤怒的神情,让薛云烬负责彻查此事,并授予他,可以调动密查处所有的资源的权利。

  薛云烬走后,他使劲打了邝放一个嘴巴,斥责他是怎么做事的,邝放赶忙解释,他也不知道段平山那么厉害,竟然事先在地窖里装满了炸药,马惠龙气愤地说,他说的不是这件事,如果不是他发现薛云烬在检查车辆,恐怕邝放早就暴露了,并说薛云烬非常善于在细节上找到情报,让邝放以后务必注意,邝放不理解马惠龙为什么将薛云烬招回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马惠龙阴沉着脸说,作为一个特工,要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马惠龙还让邝放去四处放风,说在段府废墟上找到了藏金,不管是小金堂还是共产党,只要他们沾上就让他们背黑锅,只有把水搅浑了,才能让薛云烬转移视线。

我不是特工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