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打土匪电视剧

打土匪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1949年,桂北大茶山麓,欧家塘村民阿仁正在山上狩猎,他的目标是一只野兔。然而,此刻,银殿山土匪陈癜子正带着他手下的土匪也在准备狩猎,他们的目标却是欧家塘的乡亲们。他们见人就杀,见女人就抢,陈癜子得意地欣赏着土匪们烧杀抢掠,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的人正是神枪手陈十九。当阿仁意识到枪声来自欧家塘方向时,心知不妙,连忙一路飞奔下山。当他赶到时,陈癜子正在折磨他的阿爸。他心疼不已,开枪想救父亲。不料,陈十九的枪却比他还快,他中枪了,一个踉跄栽倒在地。阿仁的父亲不堪被陈癜子折磨,请求阿仁开枪打死自己。阿仁含着眼泪顺从了父亲的指令,同时自己也被陈十九射中。父子二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土匪找到了村民们藏起的粮食,又听说盘桂英带人下了山,狡猾的陈癜子派一部分土匪挟持着女人和部分粮食走磨盘岭,自己和莫三带上剩余的粮食走大路。茶城县副县长甘士坚和四野某部九连一排排长陶大雷得到茶城开明士绅周培龙的情报,有二三十名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想要投降,他俩和茶城县政府粮食科科长王妹妹,专门在河边熬了小米粥,准备招待投降的国军。然而河对岸的国军却迟迟没有出现。正在这时,护士黄韵寒发现对面河岸上出现了一批国民党兵,国民党参谋长陈斯民终于出现了,可是他的手下却比情报中的数字多了许多。为了以防万一,甘士坚命令部队保持戒备,在原有队形的基础上准备战斗。果然,陈斯民心怀鬼胎。看到数倍于自己队伍人数的陈斯民涉水而来,甘士坚铿锵有力、有礼有节地表达了对他们投诚的欢迎,并将指挥权交给了陶大雷。陶大雷命令他们排成一字纵队交枪,并填饱肚子。陈斯民带头交了枪,王妹妹喜笑颜开,热情邀请他们吃顿饱饭,黄韵寒也主动邀请受伤的国军到她这里处理伤口。1949年,桂北大茶山麓,欧家塘村民阿仁正在山上狩猎,他的目标是一只野兔。然而,此刻,银殿山土匪陈癜子正带着他手下的土匪也在准备狩猎,他们的目标却是欧家塘的乡亲们。他们见人就杀,见女人就抢,陈癜子得意地欣赏着土匪们烧杀抢掠,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的人正是神枪手陈十九。当阿仁意识到枪声来自欧家塘方向时,心知不妙,连忙一路飞奔下山。当他赶到时,陈癜子正在折磨他的阿爸。他心疼不已,开枪想救父亲。不料,陈十九的枪却比他还快,他中枪了,一个踉跄栽倒在地。阿仁的父亲不堪被陈癜子折磨,请求阿仁开枪打死自己。阿仁含着眼泪顺从了父亲的指令,同时自己也被陈十九射中。父子二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土匪找到了村民们藏起的粮食,又听说盘桂英带人下了山,狡猾的陈癜子派一部分土匪挟持着女人和部分粮食走磨盘岭,自己和莫三带上剩余的粮食走大路。茶城县副县长甘士坚和四野某部九连一排排长陶大雷得到茶城开明士绅周培龙的情报,有二三十名国民党的残兵败将想要投降,他俩和茶城县政府粮食科科长王妹妹,专门在河边熬了小米粥,准备招待投降的国军。然而河对岸的国军却迟迟没有出现。正在这时,护士黄韵寒发现对面河岸上出现了一批国民党兵,国民党参谋长陈斯民终于出现了,可是他的手下却比情报中的数字多了许多。为了以防万一,甘士坚命令部队保持戒备,在原有队形的基础上准备战斗。果然,陈斯民心怀鬼胎。看到数倍于自己队伍人数的陈斯民涉水而来,甘士坚铿锵有力、有礼有节地表达了对他们投诚的欢迎,并将指挥权交给了陶大雷。陶大雷命令他们排成一字纵队交枪,并填饱肚子。陈斯民带头交了枪,王妹妹喜笑颜开,热情邀请他们吃顿饱饭,黄韵寒也主动邀请受伤的国军到她这里处理伤口。

打土匪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铜锣寨所有的土匪喝酒欢庆,原来今天还是盘桂英和铜头螺结婚的纪念日。陈十九从粮袋中偷偷钻了出来,仔细查看着周围的动静。山下,陶大雷在土匪阿九的带领下,顺着陈十九留下的标记摸上了山,并顺利包围了大厅里的土匪。铜头螺见势不妙,一脚踢翻桌子,趁乱突围。陶大雷带人紧追不舍。铜头螺负隅顽抗,掩护盘桂英和两个侍女越过山涧,逃出了包围圈。银殿山聚义厅上,陈癜子带人喝酒赌博,原来阿九带解放军围剿铜锣寨正是他用的借刀杀人之计。粮食抢到了,陈癜子决定每人赏一根“仙人藤”,所谓仙人藤,据说是陈癜子用千年药方泡制的老酒,之后再浸泡老树藤缠在腰间,可以起到强身健骨、百毒不侵的效果。听说盘桂英漏了网,陈癜子有几分不开心,责怪陈十九为什么没把人带到银殿山。银殿山的规矩是谁的功劳大,谁先挑女人。一个土匪特意巴结陈十九,称为他提前挑好了一位像小玉的姑,陈十九恼恨地开枪对准了他的嘴巴,警告他不许提小玉的名字。土匪吃了哑巴亏,暗骂陈十九是个癜子。正巧被陈癜子听到,揪着他的辫子阴森森地告诉他,再让他听到的话,就点了他的天灯。谢飞召开紧急会议,布置了任务,需要为解放海南的部队筹集军粮八万担。甘士坚决定组织多支筹粮工作队坚决完成任务。铜锣寨的土匪窝被端掉了,由农会接管,土匪头子铜头螺也被活捉了。这些消息极大地振奋了民心。甘士坚有信心茶城人民的太平日子开始了,并建议将铜头螺的公审大会和征粮动员会一起开,同时在会上表彰周培龙,既杀了反动派的威风,又树立了正面典型。谢飞同意了他的意见。台北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召见国民党空降特务钟毓麟,说出了自己的忧虑,不到四十天,白崇禧就全军溃败,现在解放军下一步的计划一定是解放海南。钟毓麟认为海南有十万大军,又有琼州海峡做天险,而且,解放军现在在广西还没有站稳脚跟,兵力空虚,况且,广西山高林密,土匪横行,不必多虑。毛人凤不相信什么固若金汤,更有白崇禧等前车之鉴,他安排钟毓麟杀个回马枪,杀回到他的老家广西茶城,建立游击根据地,组织暴动。并且告诉他,自己早在茶城埋好了“钉子”。莲花乡,龙芷文带着陶大雷和一些负责征粮的同志第一个来到的地点就是周家酒坊。这里是她的父亲最喜欢的地方,她认为周家的粮食最多,所以父亲有义务第一个捐粮。王妹妹一脚踹开酒坊的大门,陶大雷连忙阻止,并提醒他注意政策,周家不是反动派,是统战对象。龙芷文却立场坚定,如果父亲不捐粮,她就带头抄家。龙芷文和周昭贵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周昭贵声称没有多余的粮食,龙芷文从口袋里翻出做米酒的上好糯米。周昭贵认为他们有权利用糯米做好酒。龙芷文认为海南岛的解放军饭都吃不饱,周府不能这样浪费。龙芷文一气之下,打翻了院里的酒坛。周昭贵鸣锣为号,村中的百姓们马上持枪冲了进来。为了自卫,陶大雷的手下也只好持枪相对。陶大雷感叹周家的武器先进,并苦口婆心地劝贫下中农不要和地主富农穿一条裤子。他冲天鸣枪示警,周昭贵却按着胸口倒下了。沐剑晨检查后,认为他是犯了心脏病。龙芷文拨开众人,一声呼哨,来了一只狗。龙芷文命令狗去舔周昭贵的头,周昭贵装不下去了。陶大雷哈哈大笑。沐剑晨也有些尴尬。随后,龙芷文做主清点了周家酒坊的粮食,命令全部拉走。周培龙的三姨太蓝美兰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因为喝不惯油茶,她将整个盆子都扔在院子里。而此时,周昭贵将蓝美兰的姘头带到了周培龙面前,周培龙三言两语便打听清楚了来龙去脉,开枪杀了他。听到枪响,蓝美兰吓得心惊胆战。周培龙若无其事地来到院子里,看都不看一眼,任由家丁们将尸体抬了出去。周昭贵决定从其它地方买酒和粮食送给山里的弟兄,并向周培龙做了汇报。如果不是龙芷文强行拉走了酒坊的粮食,他们也不至于断了炊。甘士坚和王妹妹一起来到周家大院。周培龙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听说要公审铜头螺,周培龙表示会全力支持。甘士坚为征粮工作队砸了周家酒坊的事向周培龙表示歉意。周培龙却将责任都揽到龙芷文的身上,自责教女无方,请解放军帮忙多批评教育。王妹妹也为踹门的事道了歉。其实,周培龙早就向甘士坚表示过,要捐粮一百担,只是没有告诉龙芷文。甘士坚表示会和王妹妹一起把强行搬走的糯米还回来,今后也会杜绝这种强行逼捐的行为。周培龙却一再强调自己是自愿的,只求能给龙芷文的处分轻一点。陈癜子和土匪们比赛蒙着眼睛用刀子飞快在手指间穿插。陈癜子第一个扎到了手,鲜血淋漓。但他却耍赖不掏钱,陈十九劝他他也不听。之前,盘八公答应给陈癜子二十两黄金,请他打下铜锣寨,并将自己的女儿盘桂英带回来。结果陈癜子只完成了一项任务。盘八公扣下了十两金子,希望盘王节时陈癜子能将女儿带回,因为盘王节是他的六十大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