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谍战深海之惊蛰电视剧

谍战深海之惊蛰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军统特工肖正国执行任务被杀 陈山被荒木惟选中执行新计划

  1941年冬,上海。军统的肖正国(张若昀饰)和周海潮、江元宝三人到上海执行秘密任务,一是要刺杀一位日本高官,二是与代号“雄狮”的特工接头,来执行一项绝密计划。为了不暴露行踪,他们甚至连旅馆都没有去,而是选择一家电影看通宵电影。

  在去接头的路上,肖正国一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为了谨慎起见,他和周海潮兵分两路行动,肖正国和江元宝还没到接头点就被日军包围了,逃跑中肖正国中了一枪后逃回了电影院,江元宝刚出门口就被团团包围。周海潮比较幸运,他兜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影院,在这里,他看到肖正国腿部中弹伤得不轻。周海潮趁着肖正国没有发现自己,从背后给了肖正国一枪,将肖正国击倒在地,他在匆忙离开的时候怀表落在了现场。周海潮逃走之后日军赶到了电影院,把还有呼吸的肖正国送往医院抢救。

  日本尚公馆特务课长荒木惟,对抓来的江元宝严刑逼供,江元宝根本扛不住,坚持了一分零七秒就认怂了,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荒木惟带着手下千田英子去参加宴会,今晚有不少日本军政界的高官,其中就有麻田将军,他和舞厅的老板唐曼晴交好。陈山是上海街头小混混,平时和两个弟兄靠偷摸发点小财过日子,今天他是想替别人来捉奸的,找到舞女偷拿的十八根金条,他从中可以赚取两根金条。他混进了舞会现场,正巧被荒木惟看见,他震惊此人竟然和前不久抓到的肖正国非常相似。

  陈山溜进房间等待着,正巧碰到一个叫横山的日本人想要非礼舞厅的黄莺小姐。陈山虽然是地痞混混,但嫉恶如仇还有中国人的血性,忍无可忍之下冲上去救了黄莺和横山打了起来,惊动了荒木惟等人。荒木惟带着手下抓了陈山,本来麻田将军不打算放过陈山的,荒木惟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有意想要留他一条命。

  荒木惟让陈山讲述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会可以考虑是否可以放过他。陈山把发生的事儿都说了,还分析了黄莺这个舞女不对劲,种种迹象都表明她今晚要跟其它男人私奔,回房间是为了带着金条离开。一开始荒木惟等人并不相信陈山的措辞,但陈山找到了藏在房间鱼缸里的金条,荒木惟趁机向麻田将军表示陈山涉及到前几天的一个抓捕行动,把陈山带走了。

  荒木惟让手下千田英子仔细的查了陈山的资料,跟肖正国完全没有关系,他就是上海本地一个小混混,哥哥陈河在清华大学念书,还有一个眼睛失明的妹妹陈夏。荒木惟想到了一个计划,让千田英子找到了陈夏,把她骗到了尚公馆。陈山被荒木惟安排人看管了起来,苏醒的陈山费了半天功夫才逃了出去,随后,他又被关进了一所被封闭的房子,陈山依旧靠着聪明引燃火灾后逃了出去,他刚松了一口气,在逃到一处电话亭时,里面的电话响了不停。陈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结果电话竟然是荒木惟打来的,原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荒木惟精心安排的,他的目的就是要考验陈山是否具备特工的潜质。

谍战深海之惊蛰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陈山被荒木惟特训变身肖正国 陈山为救妹妹只能听从安排

  陈山对于荒木惟安排的这一切很是反感,质问他究竟要做什么,荒木惟告诉陈山,如果他还想见到陈夏,就赶紧到尚公馆来,他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陈山得知陈夏被荒木惟的手下带走后,心急如焚,一路狂奔赶去尚公馆,半路上差点被车撞到。陈山到了尚公馆后,一进门就看见荒木惟拿枪指着陈夏,随后荒木惟支走了陈夏,用枪指着陈山,向他发问,刚才路上那辆差点撞到他的车,车牌号是多少,路上的杂货铺叫什么名字,陈山努力想起后都一一答对了,可问他跨过了多少台阶让陈山实在无法回答。

  陈山猜测出荒木惟打算轰炸重庆的时候,荒木惟突然向陈山的脖子上开了一枪,然后让医生抓紧抢救陈山。陈山醒来后,意识到自己对荒木惟有利用价值,但是不明白荒木惟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荒木惟告诉他,因为他肖正国长得很像,如果他想要陈夏平安无事,就必须变成肖正国。陈山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千田英子把肖正国的情况向陈山进行了描述,特意强调在重庆第二处,除了一个叫李伯钧的昔日战友,几乎没有人熟悉肖正国。

  荒木惟开始对陈山进行特训,让他记住关于肖正国的一切,记住认识肖正国的所有人的身份信息,因为肖正国是左撇子,他要把陈山的惯用手改为左手,除此之外,陈山还要学习摩斯电码、交谊舞等课程,荒木惟要让陈山彻底成为肖正国。在一次格斗术的测试中,陈山将五个日本士兵打倒在地,荒木惟又叫了五个人来和陈山对打,体力不支的陈山绝望地夺了一支枪后打死了一名日本兵,荒木惟不怒反喜,称赞陈山终于学会了杀人,而第一次杀人的陈山却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为了检验特训成果,荒木惟特意叫来了江元宝,江元宝见到陈山后懵了,虽然陈山的声音有些变化,但听到陈山的解释后,他对陈山没有任何怀疑。荒木惟叮嘱陈山不能大意,到了重庆后他根本没有犯错的机会,他要求陈山务必要拿到绝密的兵工厂分布图。江元宝交代的情报里提到,肖正国需要单线联系一名潜伏在特务科代号名为雄狮的卧底,而现在却没有人知道雄狮的真实身份,只有让陈山去和雄狮接头启动计划,才能让雄狮暴露身份,这次接头,对陈山的最后一次考验。

  陈山来到接头的咖啡馆里,准备和雄狮接头,荒木惟则在对面的楼上埋伏着。陈山和雄狮接头后,坐在荒木惟安装好窃听器的桌子上。出乎荒木惟意料的是,雄狮竟然和肖正国认识,在两人交谈时,千田英子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雄狮的底细。肖正国开始给雄狮布置刺杀任务,告诉雄狮明年惊蛰前楠木会来到上海,让雄狮调查楠木将军届时的出行计划和详细地址,再将情报秘密传回重庆。

  雄狮听完任务,期待着让肖正国回答上次二人分别时,雄狮向肖正国提出的问题,陈山想借口离开,雄狮却一再追问,陈山重新镇定下来后对雄狮一番劝慰,雄狮却怀疑起肖正国的身份,因为以前的肖正国绝对不会对自己这么温柔。陈山赶紧解释,雄狮没有继续质问陈山,转而说起当初肖正国给自己买过烟,并提出想让陈山再给自己买一包,荒木惟担心陈山无法过关,吩咐手下只要陈山一旦露馅,就将雄狮逮捕。没想到陈山竟然猜对了香烟的牌子,虽然陈山顺利过关,但是荒木惟却对陈山不满意。

  荒木惟安排陈山第二天就去重庆,陈山要求临走前去见一眼自己的父亲,荒木惟却表示拒绝,陈山闹起了脾气,称不让自己见父亲就不去重庆,荒木惟只好同意让他回去一趟。但是陈山只能远远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不能上前说话,在陈山和千田英子返回的路上,他被一个叫刘芬芳的人叫住,刘芬芳因为曾经买卖枪支的事与陈山进行纠缠,千田英子把刘芬芳打倒在地,并开枪吓唬他,陈山趁机让刘芬芳在明年惊蛰前替自己送一封信。

  陈山临去重庆前,荒木惟提醒陈山,他最大的敌人就是肖正国的妻子余小晚,只要陈山稍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被余小晚识破身份,让他二十四小时保持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