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第19集

  李小典安置完父亲后,马不停蹄地去马帮找云儿,两人拥抱在一起,云儿既惊讶又感动。随后,他又去找了杨云鹤,他对小典的回来同样也感到很高兴,小典对天泽早已没有了怨气,他现在只想踏踏实实地为云南做点事情。杨云鹤便说出邓天泽目前的困境,给他提建议说可以买进一笔公债,这样也是帮了天泽一大忙。他答应了下来,但他希望杨云鹤能够对此事保密。小典的这笔钱是天泽的及时雨,他正想着让彭钊把投资的人找来,李小典就不请自来了。两兄弟时隔两年再次见面,心里都很是感慨,一起出去找了地方了聊了会儿。云儿把小典送来的东西转手送给了大锅头,提起了和小典结婚的事,大锅头自然是同意的。话说小典把钱投资给沪滇银行,却半分也没有想向天泽收取利息的想法,可是天泽却不能白借他的钱,他说一定会给小典分红。云儿去找映真,把这是告诉了她,映真认为这是好事,但云儿却还没有答应小典。天泽和小典去湖边的船上躺着聊天,映真和云儿就过来了,映真把天泽带回了家,让他腾地儿给许久未见的小典和云儿。云儿和小典经过了这几年的风波和分离,对彼此的爱更加深了几分。李福准备要搬离邓家,他其实是很不舍得的,但老太太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的道理,特地把他送到了门口,看着他离去。云儿和小典的婚礼提上了日程,小典给马帮里的人准备了西服,这是一场洋派的西式婚礼,马帮的人穿不惯这些西服,但为了段锅头,他们还是穿了。婚礼上,云儿和小典得到了众人的祝福。贝斯纳和越南总督同流合污,下令拒载云南的货物,很多锡商纷纷给主席打电话,主席便叫杨云鹤、邓天泽等人过来议事。天泽建议对法国予以反击,让他们知难而退,卢师长和杨云鹤都同意天泽的建议,主席也同意了。潘淑雅约了映真在茶馆见面,她这次打算在云南发展一批新的党员,映真看到了共产党是真心实意为人民谋事,也有加入共产党的想法。沪滇银行联合省政府以及财政厅,下令驱逐越币,禁止越币以及其他的国的钱在云南流通。老百姓便到嘉里银行去喊着要换钱,梁卜为毫无办法。彭钊特地到市场上查看一番,他回来告诉天泽,老百姓对于驱逐越币的政策很不满,现在市场上很乱,天泽为了减小百姓们的损失,便让彭钊去把市场上的越币换回来,能还多少是多少。随后,天泽带着很多越币去找梁卜为换钱,梁卜为生怕嘉里兑换不出来钱,百姓会把嘉里给砸了,所以只能答应。梁卜为后面又让贝斯纳去找越南总督,继续加大力度停运云南的货物,同时要去找法国驻滇的康丁帮忙,而康丁到底还是答应了贝斯纳。滇越铁路是云南的命脉,法国人这一举措是两败俱伤,伦敦交易所那边也来电话催,陈子方只能把这个事如实报告给天泽。卢师长的一批军火也被禁运了,他火急火燎地来找天泽,天泽忙得是头晕脑转,四面八方都在给他施加压力。老太太和映真都知道了天泽的困境,纷纷为他担心。在第二日的商讨会上,天泽明确表示法国用滇越铁路要挟他们,无非就是想让他们退回原来穷苦的日子,而他们绝对不能让法国人牵着云南的鼻子走,锡商们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便不再抗议,唯独邱之理提出了反对。

第20集

  邓天泽说即使是用人力马力拉货,也绝不会向法国人低头,而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修属于云南自己的铁路和公路。而邱之理提出马帮在哪儿以及什么时候开始工作都还不知晓,要么马帮现在就开始运输,要么邓天泽就引咎辞职,由他们去跟法国人谈判。省委主席并未做决定,他让众人离去后,叮嘱天泽尽快把马帮的事落实。小典和云儿从报上看到了新闻,他们都为天泽担心。天泽因为工作茶不思饭不香,映真便打算跟他明天去找万老爷子。段云儿大小在马帮长大,丝毫不是杨映真那样书香门第出来的人,李福希望她成为映真那样的人,所以看到她和下人打成一片的样子,略微有些生气,云儿尽量不惹他生气,转移了话题,李福就让她回马帮看万老爷子了。天泽夫妇俩去找万老爷子,可是万老爷子一天之内也召集不了那么多马帮的兄弟,他们失望地准备离开,正巧遇上了前来看万老爷子的云儿。梁卜为去找邱之理打探消息,邱之理告诉他邓天泽估计一时召集不了那么多马帮来运货,明天他可能要引咎辞职,梁卜为得知后高兴地离去了。云儿再度帮天泽去找万老爷子,让他再想想办法。卢师长告诉省委主席,也许现在除了神仙,谁都不能解决这次的危机了。小典去找云儿,天泽告诉他云儿正在四处召集马帮的人,他还如实地说,现在看来召集马帮非常难。在之后的会议上,大家一脸愁容,省委主席正准备说只能牺牲天泽,话还没说到半,外面就传来了马叫以及人来人往的声音。省委主席代表全体云南人民感谢段云儿和马帮。梁卜为跟贝斯纳提议让法国对云南发动战争,贝斯纳何尝不想,但他知道法国总统绝不会同意,因为实施起来非常困难。此路不通,梁卜为又四处散布谣言,主席非常生气,他下令让卢师长去个旧火车站将嘉里银行运货的火车扣下,并让各个海关对嘉里银行实施刁难。这件事惊动了法国上层,他们打电话给康丁要求他妥善解决此事,康丁还知道绝无可能挑起战争,因为法国现在也自顾不暇。很快,滇越铁路就重新恢复了云南货物的运输,康丁先生也给贝斯纳打来电话,要求他尽快撤走嘉里银行在云南的分行,贝斯纳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能妥协认命。映真带着淑雅去见云儿,云儿现在成为了小典的妻子,整天无所事事,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听说了淑雅对中国工农红军的形容,她也萌生出为那些受冻挨饿的人做点什么的想法。1939年,中国工农红军突破贵阳之后,对云南造成威逼之势,主席只能让民团退回云南加强防守。映真把中央发来的电报呈给主席,并传达了中央即将派兵过来只愿的消息,主席脸色一片凝重。之后映真把这件事告诉了淑雅,淑雅说她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打听主席以及云南军队对中国工农红军的看法和态度,她看得出来,虽然主席平时对蒋介石唯命是从,但他不是不会变通。在各首脑云集的宴会上,映真听到了主席和卢师长等人说的话,得知卢师长和主席都不愿意为了蒋介石而和红军拼个你死活我后,她很快又把这个消息告知给淑雅,淑雅便打算尽快找人把这个情报传到红军总部,映真把云儿推荐给她,说她可以让云儿去送情报。李福待不惯在西式楼里的生活,拿着行李没告诉小典就回了邓公馆,小典明白他喜欢呆在哪儿,所以也没去把他找回来。云儿挂念万老爷子,小典就陪着她回去看了万老爷子。映真把传递情报和护送药品的重要任务交给了云儿,云儿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回去问了镖叔,正好有一批货要送到川南,她提出自己也有一批货要运送,而且她亲自跟着马帮一起去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