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第23集

  李福把天泽要卖老宅子的事告诉了小典,他是想等他们搬出来后让小典接他们过来,小典明白了他的意思,说自己知道了。天泽和映真找好了下家,人家已经先把钱拿了过来,老太太同意他们卖宅子,但是在搬离之前,她让天泽在大宅子里做一次大寿,把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请过来,天泽是极为不同意的,但映真很快地答应了下来。在老太太的七十岁大寿上,天泽不愿意下去,他以为老太太是想要面子,但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刻,这种铺张的做法让天泽很是看不惯,映真说这是老太太的一点心愿,他们作为晚辈应该要尽孝道,便硬拉着他下去了。结果,老太太把得来的礼金系数交给天泽,还把卖宅子得来的黄金也都捐了,让他把这些钱捐给滇缅公路,天泽诧异得说不出话来,他为有这样的姑妈而骄傲。李小典虽然在宴席上没有给礼金给老太太,过后却来找老太太,把邓家的房契还给了他们,这就意味着他们无须再搬出去住,天泽也才明白过来,原来跟他交易卖房的人是小典,包括映真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感动。在大家齐心协力下,滇缅公路终于通车,当时几乎全国的报纸都报道这件事。公路修好后,接下来的问题是运输力的问题,然而现在云南的财政已经空了,杨云鹤只能让天泽继续想办法。梁卜为想发国难财,他拉上邱之理一起,但邱之理拒绝了。天泽希望小典能帮忙挑头,带动民间资本加入,小典没有反对。属下的一个亲戚从重庆过来云南,邱之理从他口中得知,重庆那边的官员也都在大肆敛财,赚取国难钱,邱之理便下定决心也跟梁卜为做走私生意。小典跟云儿商量,把自己的产业系数卖出去,云儿很支持他。邱之理收到了梁卜为的请柬,他居然获得了委员长的嘉奖,结果邱之理过去却发现梁卜为只宴请了他。在梁卜为的游说下,邱之理终究还是拿起了那份合同看。后来有一批货没钱,梁卜为就只能去求邱之理投资,邱之理拿了他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就同意了帮他。日本人派人炸毁公路,无数的抢修队时刻候着抢修公路。后来天泽居然从被炸毁的那些军车上发现了洋酒和洋烟等非军备物资的东西,他差点气炸,有人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刻,居然有人利用公路走私运货,这叫他怎么能不气。小典提醒他这很有可能是梁卜为干的,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天泽想立即打电话举报他,小典阻止他,然后说梁卜为很有可能会找人顶嘴,到时候他也只是落个一个监管不力的罪名而已。小典和他计划,擒贼先擒王。邱之理约了李小典一起吃饭,这正中小典和天泽的下怀。吃饭的时候,邱之理提出想买他的产业,小典以产业发展不景气的理由拒绝了邱之理,而后顺理成章地对邱之理提起了走私获利的事。

第24集

  小典成功说动了邱之理去跟他的姐夫梁卜为去拿批文,天泽就跟着小典景观邱之理打算什么时候弄走私的事。但这邱之理迟迟没有动静,小典就又给他打电话,抛出了吸引人的条件,邱之理就同意了给他去找车。梁卜为把走私赚来的两根金条交给了梁卜为,邱之理此时得意忘形,他信誓旦旦地跟梁卜为说,他这次会给重庆那边提供二十辆车的货。后来小典就赶紧把这事告诉天泽,他们打算等着他们上钩,但现在还需要拿到他们手里货物的清单,小典也不知道他们具体的起运时间,因为关键时刻他被支走了。梁卜为、邱之理、李小典三人聚在一起喝酒,梁卜为非常高兴,于是多喝了几杯,邱之理离开之后,李小典支走了所有人,从喝得烂醉的梁卜为身上拿了运货清单一一记了下来。回去之后小典就把运货清单给了天泽看,很快小典也从邱之理口中得知运货车已经出发了。与此同时,天泽向主席举报有人利用运送战备物资的车非法走私,车辆明晚入境,主席立刻派人去抓,但是梁卜为到底还是逃走了。省委主席追问邱之理,到底还有谁参与了这件事,但因为是重庆那边的人,邱之理没敢说,但省委主席还是料到了此事跟重庆那边有关。邱之理还不知道是小典和天泽联手给他们设套,小典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跟邱之理吐槽梁卜为有问题。前方战事吃紧,昆明作为大后方也显得很拮据,杨云鹤和天泽看到物价疯涨,百姓们生活得并不好,他们也只能叹气。自从中央政府把云南财政厅的权利都收上去之后,云南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天泽以为中央政府收钱上去也是为了百姓,杨云鹤指出他还是太天真,杨云鹤还说他不能只有经济头脑,也需要有政治头脑,不然早晚被中央政府榨干,如果天泽不信就等着瞧吧。回到家,映真也说出了天泽不关心政治的缺点,她还给天泽说了中国工农红军的好,天泽倒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有些奇怪她为何对中国工农红军这么了解。小典从南洋出差回来,他告诉云儿自己需要到重庆考察。云儿就把这事告诉了映真,映真也知道重庆那边贪官污吏多,小典的考察很有必要,她决定和云儿跟着一起过去,云儿问起天泽会不会一起过去的时候,映真没有说话。回到家,天泽因为中央要推行法币的事而头疼,映真就让他先跟他们去一趟重庆考察。在回来之后,彭钊告诉天泽,新滇币增发得已经差不多了,他于是跟华又新提了个折中的办法,华又新很高兴,便没有勒令他立即推行法币。华又新又告诉他,蒋介石不会一直呆在重启,天泽看话说得差不多了,就跟华又新提出中央能不能不把兑换来的法币收上去,留在云南做实业投资。华又新觉得这还真是个办法,他于是说自己回去跟重庆那边商量一下。回家后映真不太明白天泽为何要用二比一的兑换比例,杨云鹤明白天泽的用意,为他竖起大拇指。天泽就跟映真解释说,老百姓会认为法币太贵而选择去银行兑换滇币,到时候法币就会留在银行被控制住,天泽再拿着法币去投资云南的实业,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