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第25集

  小典和云儿从延安考察回来,他发现云儿似乎很红军的首长很熟,他问起云儿这事,云儿便把上次给红军首长送医疗物资的事如实跟他说了。小典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老婆是共产党,真是了不起,他也萌生出参加共产党的想法,云儿说这要看他的表现。小典认为共产党是真心实意为人民做事的,可是天泽却并没有半分想掺和到政治中的想法。华又新上街却发现老百姓们根本不收法币,为了弄清楚怎么回事,他以给邱之理在重庆谋一份差事为诱饵,向邱之理问出了原因。得知邓天泽那么做的用意之后,华又新怒气冲冲去天泽,勒令他立刻将滇币收回并增发法币,不然别怪他到时候带人来查封沪滇银行。省委主席知道小典去过重庆考察,便请他来讲讲这次重庆之行,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很多民主党派,他们对于小典描述的红军很是向往。天泽从映真的话中得到了启发,于是让彭钊收缴滇币,但仅限于一元五元之类的小面额,这样既可以不得罪华又新,又可以不让云南的经济陷入瘫痪。吩咐完彭钊后,他又致电主席,建议主席尽快把白银和黄金储备存入云南的金库,不然谁都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主席同意了。天泽和杨云鹤谈事情之时,映真把报纸拿了进来,原来杨云鹤挺身而出在报纸上抨击国民政府,天泽有点为岳父担心,但杨云鹤明白,总要有人出头的,他这么做就是为了人民着想。邱之理看到报纸上的文章,立刻给华又新打报告,华又新答应让他做厅长,但前提是他要把杨云鹤的这件事摆平。邱之理将此事上报了国名党,委员长竟然派人暗杀杨云鹤,当时杨云鹤中枪就倒在邓家大门前,跟当年邓天润的死如出一辙,杨映真和天泽看着杨云鹤在他们面前渐渐失去生气,心中悲痛万分。这件事发生后,华又新忍不住骂邱之理愚蠢至极,现在倒好,他替国民党背负了这个杀人的骂名。主席暴跳如雷地给警察署打电话,命令他们尽快侦破此案抓住凶手。也因为岳父的死,天泽下定决心加入政治党派。彭钊有事去找邱之理,却无意中听到他打电话跟人说邓天泽只收缴小面额的滇币,这让他感到不安,于是把这事告诉了天泽,天泽让他先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报纸上报道了滇西失守的新闻,天泽感到大事不妙。映真接到上级的命令后,就给云儿分配了任务,云儿给小典留了一封信后离开,她要赶赴滇西接收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由她来指挥开赴滇西战场。华又新让天泽去给他解释收缴新滇币的事,天泽知道这一趟无非就两个结果,所以提前给彭钊布置了任务。云儿带领那支队伍去夺取阵地,镖叔在这场战争中身亡,段云儿也因脑部中弹昏迷,带去医院抢救后,弹片倒是取出来了,但人还是昏迷不醒。日本人对华挑起的战争,持续了八年时间,在中国人民坚韧不屈的抵抗下,日本终于在1945年宣布无条件投降,二十万滇军赶赴越南受降,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第一次作为战胜者在国境外接受战败国的无条件投降。可是省委主席并没有等到卢军长带着二十万滇军回到云南,这时,映真作为中共代表过来告诉他,蒋介石那边已经决定要罢免他的职位,如果他反对,蒋介石会派军轰炸五军政府,省委主席需要在三天之内做出决定。

第26集

  云儿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小典为此茶不思饭不想,天泽也只能安慰他。很快,蒋介石就开始发动兵变,第一个开刀的人就是云南省委主席,主席念及发动战火会伤及无辜的百姓,最终决定让警卫团停止反抗,他答应蒋介石卸任前去重庆,就这样,省委主席结束了对云南长达十八年的统治。邓天泽可谓是气血攻心,堂堂一个执政党竟然如此卑鄙,他真是没料到。而且那些军政要员一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到银行找他想要接管沪滇银行的金库,这简直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杨映真心知这样下去,云南前途未卜,所以给潘淑雅发去了电报。小典为云儿四处求医问药,可是这些西药都被人垄断了,小典只能去找邱之理帮忙,可是这邱之理死活不承认他手里有路子,小典离开后气愤地到天泽那儿扬言要给邱之理一个教训,天泽正好要去重庆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所以打算帮他在重庆找找有没有这种西药。天泽并不知道这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蒋介石那边计划着让天泽离开云南,然后让华又新去昆明,把天泽藏起来的金库找出来,表面上华又新对邓天泽嘘寒问暖,可私底下华又新还是为国民党卖命的。就在天泽到重庆那天,华又新立即去了昆明,带着一批中央军去给暂时负责银行一切事务的彭钊施加压力,彭钊只能带他去了金库,还好天泽知道他们会突袭金库,老早就把金库转移了地方,让华又新扑了一场空。梁卜为居然又回来了,邱让之理更没想到他成为了军统的大特务,这还真是小人祸害遗千年,邱之理知道他现在是保密局的人,立刻见风使舵改变了最初的态度。他让梁卜为帮忙解决金库的事,而梁卜为这人的做法十分极端,他抓来彭钊严刑逼供,彭钊不得已只能将黄金储备的地点说出来。华又新对邱之理这次的帮忙很高兴,他又说打算向上级举荐他当财政厅厅长。邱之理把一笔钱给了梁卜为,并且知道原来杨云鹤被人枪杀那件事是他干的,毕竟是一条人命,邱之理不像梁卜为那样视人命如同草芥,不禁感到有点后怕。弄到钱后,华又新就准备回重庆,他临走前吩咐邱之理一定要把收缴滇币的事落实。如今是卢军长掌管云南,没有人再可以帮天泽,正好邱之理可以和他一争个高下。在天泽回来之前,邱之理就把沪滇银行搞得乌烟瘴气,可是天泽一下火车就跟映真回了家,对此事并不知情。他把在重庆的事简略地跟映真说了说,然后提到省委主席似乎在谋划什么事,但由于被软禁,所以他并未能跟天泽透露些什么。不过省委主席表示,杨云鹤之死很有可能跟重庆那边有关,其实映真心里也明白国民党的这种卑劣的手段。第二天天泽去上班,才知道邱之理帮着华又新施行收缴新滇币的事,但是老主席不在,他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得知彭钊生病了,天泽特地去看他,便知道梁卜为不仅回来了,还成为了国民党的特务,对彭钊用刑逼他说出了金库的地点,天泽知道他也没有办法,所以并未怪罪他。就这样,天泽辛辛苦苦建立的新沪滇银行被国民党改了道,他很绝望。没想到,华又新居然给他送了块牌匾,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可想而知当时天泽的心里有多么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