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富滇风云第11集分集剧情介绍

  杨映真与天泽在个旧简单地结了婚 皇天不负有心人天泽练精锡终成功

  杨映真看到邓天泽病倒了,很是心疼,她打算留在个旧照顾天泽,天泽不想委屈她,可是杨映真已经打定主意留下来,她还想和天泽结婚,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地照顾他了,天泽既感动又心疼。杨云鹤也理解天泽,所以答应了让他们在个旧结婚,老太太感慨不已。

  锡矿里的工人们给天泽和映真准备了一个特别的婚礼,虽然简陋,但是他们却是开心的,在工友们的见证下,他们成为了一对夫妻。新婚第二天,亚迪克兴奋拿着数据来告诉天泽,在他们不懈的努力下,这次的试验纯度终于达到了,还高出了两个点,天泽高兴地说这是亚迪克送给他们最好的新婚礼物。

  邱之理得知纯度达到了,十分心烦,他又得知当初李小典居然贷了三万款给天泽,更是气得直说李小典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但小典却觉得这个贷款银行是稳赚不赔的。小典带着云儿去水婉晴之前介绍的西餐厅吃饭,云儿吃不惯这里的东西,于是正准备离开,两人看见了水婉晴,经小典介绍,水婉晴才知道原来他是有未婚妻的。她回去问了邱之理,邱之理也没有否认。

  黄德馨绝不允许天泽把精锡练出来,所以左求邱之理,右求梁卜为,两人没有办法,反倒是被闹得心烦不已。黄德馨让陈子方去搞破坏,结果陈子方被抓住,天泽宅心仁厚没把他送去警察局,只是让他收拾东西滚蛋而已,而黄德馨得知他没做好这件事,立刻像赶走瘟神一样丢了点钱给陈子方让他走人了。

  杨映真特地和一位大姐给整日工作的天泽,以及一些技术人员,熬制了补身子的药,众人都夸她能干。从英国买来的新设备准备到个旧了,跑运输的正是马帮的云儿。在映真的请求下,云儿留在个旧陪她几天。两人在街上,碰见了陈子方因为借钱不还,债主硬抢孩子的场景。映真看到孩子这么可怜,便出面替他解围。

  云儿和映真回来哀求天泽,天泽答应只要陈子方不再搞破坏,他会让他回来工作的。彭钊兴匆匆地跑进来告诉他们,这次试炼的精锡纯度达到了99.9%,众人皆是兴奋不已。远在昆明的主席和省务委员们看到了送来的精锡,这意味着他们的锡可以直接在国际市场上销售,大家都认可了天泽的努力和实力,这是一件云南幸事,也是一件中国幸事。

  精锡练成后,黄德馨的香港锡矿分号倒闭关门。贝斯纳小瞧了天泽,于是跟着梁卜为又想出别的坏主意。邱之理离间李小典和天泽的关系,说天泽把挣来的外汇存入了香港,根本没有像他当初所说的存到沪滇银行,小典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里总还是还有芥蒂。小典回到邓家,看到父亲李福在为邓家忙活,更加激发了他想超过天泽的心。他又去找云儿,想要赶紧结婚要一个孩子,他再也不想被天泽压着了。

  云儿跟映真逛街的时候,就提起了这件事,映真相信天泽这么做应该是有理由的,她跟云儿说之后会去找天泽说,让他找小典说清楚。梁卜为一直在用法币高价换滇币,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当小典和云儿在沪滇银行外说话的时候,梁卜为开着车带着许多的滇币,他跟李小典提出用滇币换白银,李小典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答应了帮他换。

富滇风云第12集分集剧情介绍

  法国人刷手段致使沪滇银行损失惨重 天泽对进出口货物征收关税狠狠回击

  映真给天泽说了小典的事,天泽说自己会找小典说清楚。梁卜为给报社的王主编打电话,让他将他放出的消息放在头版头条。第二天,许多的报纸上头版头条便是沪滇银行白银储备不足的新闻,这让百姓们很是慌张,纷纷拿着滇币过来换白银。而沪滇银行里的大部分白银被梁卜为给换走了,剩下的库存并不多,无奈之下,小典只能放出每天限量兑换白银的牌子。这还没达到梁卜为的目的,他吩咐人之后几天继续拿滇币去换白银。

  天泽打电话给小典解释,得知法国人已经向他们发难,他正想帮助他,但是小典却把这事怪罪在他的身上。小典晚上下班后,梁卜为说只要他们答应让嘉里银行在昆明开设总部,那么他们就会就此收手。杨云鹤听说之后,赶紧去跟省委主席汇报。

  谁知第二天梁卜为又来找小典,他这次换了一种方法,只要小典答应以十倍的滇币兑换白银,他们就立马把所有白银换回来给沪滇银行。小典刚答应下来,就接到了杨云鹤的电话,省委主席同意了梁卜为的要求,但前提是嘉里银行需要把白银再兑回来,然后在沪滇银行开放白银市场,让所有的人都能拿滇币兑换到白银。

  这一次,贝斯纳和梁卜为的阴谋得逞了,1932年,法国嘉里银行在云南全境正式设立挂牌营业点。精锡的生产到销售已经步上了正轨,省主席紧急召天泽回去解决沪滇银行的这事,他走之前叮嘱彭钊和陈子方把锡矿照顾好,陈子方这次再被重用,他铁了心竭尽全力帮助天泽。

  天泽告诉省委主席,对付嘉里银行并不是没有办法,他们可以将精锡和滇币挂钩,滇币若是贬值,精锡的出口量就减少,这样会直接影响到那些需要精锡的国家的利益,但只是一个长久之计,解决现在的燃眉之急还需要另想法子。晚上天泽一直在想着工作的事,他从映真的话里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在第二天的省委委员会会议上,邓天泽就给大家仔细地讲了进口货特捐局的提请,凡事进口云南的进口货物,都要征收高额的关税。然而很多委员却害怕洋人的报复而畏畏缩缩,邱之理也出来给他泼凉水,但天泽把他的五点问题回答得滴水不漏。最后,委员们都同意了邓天泽的提请,天泽也大声表示,假若洋人出来闹事,他一定会出面阻拦。

  关税收得如此之高,梁卜为坐不住了,来找邓天泽,可是天泽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关税。法国人仗着有贝斯纳撑腰,公然抗税闯关,士兵们不敢惹怒他们,竟然任由他们过关,天泽得知后立刻下令凡是抗税闯关者一律开枪。卢旅长亲自去到关边检查,来了一招杀鸡儆猴,法国商人不得不乖乖地交税。可是这税交得不情不愿,法国商人只好给梁卜为施压,梁卜为又来找邓天泽,然而邓天泽这次非得要让法国人自食恶果。

  法国商人们妥协了,只能按照规定交税。梁卜为回来后,毫不顾忌地跟贝斯纳说出了嘉里银行如今的困境,他显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认为邓天泽弄的特捐局反倒给他了赚钱的机会,贝斯纳一听他说了之后才明白,原来他说的是走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