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富滇风云第13集分集剧情介绍

  段云儿为缉私队带路不小心受伤 天泽当了常务委员小典愤懑不满

  经下属提醒,天泽于是猜到有人在走私货物,他找到云儿希望她能为缉私队带路去查封专门走私的马帮,结果缉私队是抓到了走私的马帮,但是云儿也因此中枪受伤。省委主席觉得天泽的这一招做得好,双管齐下,趁机灭灭洋人的锐气。之后,天泽和映真去医院看望云儿,并对她的受伤表示抱歉,李小典有些生气,又有些心疼。

  天泽又跟省委主席提出建立经济委员会,着手帮助民族工商业发展的提议,省委主席同意了他的想法,但他让天泽先去考察看有哪些值得扶持的发展有前景的民族工商业。杨云鹤去邓家吃饭的时候,李福拿出了珍藏的民族好酒肥酒,天泽最近又正好在考察,于是带着映真一起去杨林看看这畅销的李家肥酒。

  酒家老板也想把小作坊做大,但是无奈资金困难,天泽于是说他可以说服银行贷款给他,只要他有想把小作坊做强做大的想法。这边的小典再度得知天泽另建立了一个账户,把特货娟的钱都存到了他名下的账户里,他更是气愤不已。但在天泽面前,他却没有表现任何的不满。

  小典从天泽口中得知他有想成立经济委员会的想法,他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邱之理,两人想抢在天泽的前面,把这个提请以银行的名义向省委主席提出来,提请倒是他们先提,可是华又新建议省委主席把这件事交给天泽去做。水婉晴得知小典的生日就在最近,就跟他提出要在邱之理家为他举行一个西式的生日宴会,小典拗不过她,于是同意了。但他没想到,水婉晴居然以女主人的姿态去邀请云儿参加聚会,这可让云儿气得不轻,直接去质问小典。

  小典为了不让她生气,于是取消了宴会,可是水婉晴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又出现在他们面前,云儿摔筷子走人,小典之好跑过去哄她。映真问起天泽和小典最近如何,天泽实话实说,映真大概明白了小典现在是在跟他对着干,但天泽说这个经济委员会究竟是谁来主办现在还不知道。

  在第二天的会议上,李小典信心满满,他以为这次的常务委员会是自己当定了,可是当省委主席宣布天泽当这个常务委员的时候,李小典瞬间变得面如死灰。他拒绝去参加晚上的庆功会,天泽想跟他解释,但小典现在什么解释都听不进去,他对天泽的怨恨越积越深。

  小典失魂落魄地走到了马帮找云儿,她看到小典的样子,心软地让他进屋了。天泽从来没有和他那么吵过架,他提出自己想把这个位置让给小典,映真明确指出他的这个想法极其不理智。小典因为失去的常务委员会的职位而借酒消愁,他总觉得自己要当大官才能缝风光地娶云儿,纵使云儿并没有逼着他当官,他还是很执着。

  小典醉醺醺地回家,没想到云儿担心他,所以跟着一起过来,她看见了对小典嘘寒问暖的水婉晴,醋意上头后她摊开话跟小典划清了界限,表示自己配不上他。映真上街无意中发现了受伤的淑雅,她便偷偷把她带回了家,最近警察局剿共匪和赤色分子弄得动静很大,就连邓家也有警察上门,然而,天泽和老太太并不知道映真偷偷把淑雅带回了家。

  特货捐政策实施以来,嘉里银行每个月的业绩是逐渐下降,贝斯纳让梁卜为去河内找越南总督,梁卜为答应帮他,但被狠狠地讹了一笔钱。淑雅因为受伤而半夜发了高烧,映真于是叫来一个外国医生给她医治,她深知这件事再也瞒不住,所以就跟老太太说了实话,老太太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并未过问多少关于潘淑雅的事,她还告诉李福不用向警察厅登记。

富滇风云第14集分集剧情介绍

  梁卜为煽动棉纱价格疯涨后又暴跌 李小典擅自炒期货赔本后险些自杀

  天泽得知了淑雅的事,就来问映真她到底什么来历,映真相信淑雅是一个好人,所以天泽也就默认淑雅在家里留了下来。之后映真告诉天泽,云儿和小典因为邱之理的表妹水婉晴而分手了,天泽无话可说。由于批给杨林肥酒的钱,沪滇银行一直没给,天泽亲自到银行问小典,他告诉天泽现在银行没钱,等最近一笔钱到账了他再划给杨林肥酒。

  梁卜为到越南河内请求总督,让他召集法商,帮忙在棉织期货做点文章,彻底搞垮沪滇银行。后来,邱之理在梁卜为的安排下,故意在李小典面前透露出棉纱价格涨价的消息,还给他介绍了一个叫夏小明的教授,侧面地怂恿他用沪滇银行的钱买进棉纱,到时候棉纱涨价他就可以拿着这个去跟省委主席邀功。等小典走后,梁卜为从角落里出来了,他们这次想利用小典当替罪羊搞垮沪滇银行,从而断了天泽的钱袋。

  贝斯纳和梁卜为的算盘打得很好,他们这次有信心搞垮沪滇银行。这边的小典仍是有些犹豫,他让冬子乔装成商人去旁敲侧击问出嘉里银行是否还有钱,贝斯纳和梁卜为知道这是小典派来的人,两人合起伙来给冬子演了一出戏。冬子回来汇报后,小典便打定主意把银行里的全部库存资金拿出去买棉纱,他这次卯足了劲想要赚钱,在省委主席面前出风头。

  潘淑雅病愈,她谢过老太太后就准备离开,映真用父亲的车将她送出了城。在分别的一刻,淑雅坦白自己确实是共产党,后来映真看到了淑雅留下的几本书,深深感觉到了共产党的好。李小典抛出资金买棉纱后让人一直盯着棉纱的价格,当升到两千五百点之时,他惊得不知所以,他找到邱之理问有没有内幕消息,邱之理没有直接回应,反倒是劝他搏一搏。

  映真看到报纸上剿灭三个共匪的新闻后,惊吓过度,羊水破了即将要生产。省委主席也知道这次的棉纱价格暴涨一定是有人在做推手,他让天泽立即通知下去,政府机构不能参与炒作。与此同时,天泽还从云儿口中得知李小典搅入了这次的期货交易中,还把银行的钱全部投了进去。他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家里来的人又告诉他映真快要生了。梁卜为通知了邱之理赶紧把棉纱抛售,立刻暗中操作让棉纱价格暴跌,李小典知道后面如死灰。

  天泽顾不上快要生产的映真,立刻先去找小典,但在沪滇银行和期货交易市场都跟小典错过了,他便让司机去了医院。好在映真生产顺利,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天泽给他起名叫维新。这一天,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李小典擅自用银行的钱炒棉纱,导致赔光了本,他此时已经生无可恋。他去找云儿但云儿不在,小典一时想不开偷偷拿走了镖叔的枪。云儿知道了急忙来找天泽,天泽也四处找不到他人,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到沪滇银行,在小典开枪自杀之前云儿拦住了他。

  水婉晴之前听到邱之理和梁卜为在为棉纱大跌而高兴,她就觉察到不对劲,她大半夜想去看小典,但表哥却让她以后不要再去见小典了,水婉晴这才知道小典这次犯的事非常严重。邱之理不愿意帮小典,她现在才看清邱之理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