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富滇风云第15集分集剧情介绍

  沪滇银行面临倒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邓天泽与主席约法四章兼任银行行长

  水婉晴好心去看小典,但被拒之门外了。省委主席回到云南后,得知了这件事立即召开省务会议,天泽和卢旅长都为小典求情,最后省委主席下令,李小典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而邱之理监察不力,降为副职,沪滇银行从即刻开始停业整顿。沪滇银行这次被搞垮了,门前一片凄凉。

  云儿看到颓废不已的小典也别无他法,水婉晴跑进来说明天会有人来抓小典,她拿出了特地准备的去越南的火车票给小典,云儿这次和水婉晴站在统一战线上,纷纷劝小典先出去避避风头。小典被说动了,第二天水婉晴就把他送上了去越南的火车。省委主席知道李小典逃走的消息,并未盛怒,他下定决心不再追究,邱之理看起来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水婉晴打算离开昆明,她已经看透了自己的表哥究竟是怎样的人,再者,她之前稀里糊涂地帮邱之理和梁卜为,她对小典心里有愧。委员会再次召开会议解决沪滇银行的问题,卢师长建议把特货捐的钱拿出来还给储户,可是邱之理提出了反对,他建议把沪滇银行彻底关掉。天泽认为不妥,沪滇银行是云南实业的主体,绝对不能关闭,他还提出实业券的解决方法,对实业家们发行实业券,两年之后再用钱把实业家手中的券换回来。省委主席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便让天泽放手去做了。

  杨云鹤很欣赏天泽的实业救国办法,虽然看起来不太可能,但如果一旦实施成功,将会解救沪滇银行于危难之中。而他一想到近几年沪滇银行的发展,不免唉声叹气,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没能把沪滇壮大起来,反而让它饱经磨难,他实在有愧于当年蔡将军的重托。天泽和杨云鹤想出了三个原则,给银行立规矩,一是严禁银行管理者参与任何的投资活动,二是不能将沪滇银行和军饷挂钩,三是隔绝沪滇和财政厅的联系,只要能做好这三个原则,沪滇中兴有望。

  沪滇银行再度重振旗鼓,贝斯纳又想出了坏点子。省委主席接到南京的电函,中央要在十五天之后前来检查沪滇银行的储备金,他立即召集众人开会,想任命天泽为沪滇银行的行长以应付这次的检查,可是天泽拒绝当这个行长。杨云鹤和省委主席都不知道天泽是怎么想的,他让杨云鹤去说服天泽。另外,杨老还告诉主席,那笔储备金现在存在蒙自,让军队运输回来动静太大。杨云鹤跟省委主席打报告后,便找到了云儿负责这次的押运,并叮嘱她一定要严守秘密。

  邱之理也想当这个银行行长,梁卜为于是让他去找省委主席说说。天泽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原来他认为现在银行完全是军队的钱袋子,银行根本搞不好,杨云鹤再怎么劝他都没答应。省委主席得知这个原因后,还是坚定让天泽来当沪滇银行的行长,为此,他不惜亲自去劝说天泽。

  天泽说自己可以当银行行长,但需要和省委主席约法四章,主席同意是同意了,但他要天泽想想以后军方以后的军饷该怎么办,天泽于是顺理成章地提出烟草的买卖贸易交由军政部门管理,这样银行就和军费撇开了,省委主席夸赞他现在考虑事情越来越周全了。天泽回来告诉鹤翁自己已经答应了当银行行长,而主席也都答应了他的要求,鹤翁很是高兴。天泽走后,主席告诉卢师长让邱之理来监管银行,卢师长顿时明白了主席的用意,他想要利用邱邓两家之间的矛盾来制衡天泽。

富滇风云第16集分集剧情介绍

  黄金被抢云儿被薛五困在土匪窝 天泽和映真制造假黄金瞒天过海

  在梁卜为的提醒下,邱之理给华又新打了电话,编了个谎言让他们赶紧提前到云南。云儿负责运送这批黄金,即使很是谨慎,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出发没多久就被土匪盯上了,看来这趟运输危险重重,不过土匪跟护商队有约定,不能在他们护送的路上动手,所以他们一直盯着马帮何时跟护商队分开。

  结果,因为马帮和护商队不合,他们提前和护商队分开,走了没多久就遭到了土匪的袭击,最后货物被薛五的土匪抢走。段云儿得知是薛五抢的钱,赶紧让镖叔等人回去报告,她只身一人找上了薛五,但薛五是个贼心胆大的主儿,他可不管这是不是官府的货,趁着云儿不注意打晕她关了起来。

  段大锅头只好将此事报告给杨云鹤,天泽这才明白原来钱不在昆明,而且这趟镖让土匪给抢了。主席那儿也没能瞒住多久,他赶紧下令让卢师长先把马帮那几个抓起来。邱之理又把这件事透露给那边的华又新,他当即决定明天尽快到昆明检查沪滇银行的储备金。

  天泽为这事寝食难安,他大概知道这件事是邱之理透露给华又新的,但却毫无办法。映真听说后,让天泽拖住华又新一天,剩下的她来想办法。而她所说的办法,就是拿着土地房产所有证去当金条,然后拿着这些金条去给彭钊,让他用黄金覆盖在外面,里面用精锡制作如法炮制出神似金条的假金条。华又新抵达昆明时,邱之理屁颠地接他,提出自己想当分行行长的想法,华又新知道邱之理这人贪钱,所以并未即刻答应。

  云儿和薛五交涉,但他怎么也不肯吐出抢走的黄金,不过看到薛五有想要她当压寨夫人的想法,她将计就计答应,但要求是回去跟万老爷子说一声,可薛五到底还是警惕,没立即答应。云儿不能坐以待毙,在人送饭来的时候逃出了土匪窝。与此同时,天泽也在跟华又新周旋,他退而求其次假意表示自己想当中央银行在云南分行的行长,降低华又新的警惕,还透露卢师长正在剿匪。果不其然,第二天,邱之理一点钟催华又新去验黄金,但华又新以为剿匪的卢师长还没回来,黄金就还没有着落,所以理所应当地把验黄金的时间延迟到第二天。

  映真从个旧奔波回来,把假黄金交给天泽后便回家了。天泽和彭钊把黄金放进库里后,他叮嘱卢师长明天说好该说的话,剩下的由他来解决。之后,天泽打断了华又新开设分行的长篇大论,带着他和邱之理去库里检验黄金,华又新和邱之理彻底无话可说。省主席知道检验通过后十分高兴,打算晚上设宴。映真也接到了电话,得知检验通过后她松了一口气。

  天泽终于为沪滇银行争取了时间,他让岳父赶紧吩咐卢师长带人去把黄金抢回来,杨云鹤也正想问他那些黄金从哪儿来,邱之理正好要进来,好在没让他听见。宴会结束后,邱之理想约卢师长去玩顺便探探口风,卢师长一口回绝。华又新看到设立分行的愿望破灭,也就打消掉了在云南设立分行的念头。

  华又新表面上虽然和气得很,但宴会结束后他立刻去找邱之理算账,邱之理也不知道那些黄金是假的,他以为这些黄金是邓家到处借来的,于是他提议让华又新放出他要回南京的假消息,在天泽放松警惕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再去检查金库,那时候他们一定把借来的黄金都还了回去,库里肯定空空如也,华又新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天泽看到自己派去带华又新逛昆明的人回来了,于是知道华又新半路去找了邱之理,他察觉到两人可能会搞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