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富滇风云电视剧

第17集

  邓天泽正猜测邱之理会跟华又新说些什么,华又新就给他打来了电话说明天一早要回南京,这下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问起映真那些金条从哪儿来,映真便说自己瞒着父亲把房契抵押换了十根金条,天泽顿时对岳父感到愧疚不已他想着要不要把姑妈的房子卖掉换回杨云鹤的房子,杨云鹤出现了,说自己看到房契不见了的时候就知道了,但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对映真的做法表示理解。得知华又新打来电话说准备回南京,杨云鹤直觉感到不对劲,他提醒天泽注意华又新搞突然袭击,为了帮助天泽,他还拿出了财政厅的六块金条。天泽于是连夜拿着这真的六块金条放到仓库那些假金条上面。果然第二天华又新和邱之理就出其不意地来了,好在他们只检验了上面的三根金条,华又新总算彻底相信是卢师长把黄金找了回来,可邱之理怎么也不肯相信邓天泽会有这么多黄金。送走华又新后,省委主席命令卢师长在一周之内找回黄金,另外他还警告在场的人,要是让南京那边知道黄金储备有问题,他会亲自枪毙这个告密者,邱之理明白这是对他说的。云儿从土匪窝里逃出,回到马帮之时大锅头却让她出去躲着避风头,她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反倒是去投狱想救回马帮的兄弟。卢师长佩服云儿的义气,与她约定三章,她负责带着军队去找土匪窝,作为回报,他会释放那些马帮的兄弟。在云儿的带领下,军队把土匪一网打尽,拿回了所有的黄金。天泽检验后,证明这些全部都是真的黄金,省委主席很高兴,打算给南京那边请示,给卢师长官升一级,而天泽终于可以按照原计划在云南发行新滇币了。对于新滇币的发行和沪滇银行的重新开业,梁卜为和贝斯纳是头疼不已的。这边的李小典在越南活得很辛苦,但他看着云儿的相片,便一直坚持了下来。他之前来越南,却一直找不到水婉晴介绍的芒先生,送花的时候居然遇见了芒先生,芒先生得知他是水婉晴介绍来的,于是给他了一个管账的职位当。邱之理想起省委主席说要枪毙泄密者的话,心烦不已,梁卜为一知道沪滇银行并没有黄金储备,立刻去找贝斯纳商量,两人决定再度搞垮新滇币。在彭钊跟各位客户介绍新滇币的时候,贝斯纳和梁卜为给各位客户传播谣言,打击沪滇银行的金融信誉,各位客户顿时对沪滇银行产生了怀疑。邓天泽知道了非常恼怒,召集银行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宣布说要把越币赶出云南,当务之急就是要把存在嘉里银行的外汇和收入全部收回。邱之理叫回梁卜为,劝他不要再和新沪滇银行计较,梁卜为很是纳闷,邱之理只是说省主席让他和天泽搭档,他也不能把沪滇银行往死里逼。杨映真收到了潘淑雅的一封新,她约映真在茶馆见面。两人见面后,映真总算放了心,之前总是在报纸上看到追杀共产党的新闻,她都心惊肉跳。她现在虽然不太明白共产党究竟有多好,但淑雅说的很有道理,她相信淑雅。天泽跟主席提出要把海关和邮局的钱全部从嘉里银行取出来,主席同意了他的请求。可是嘉里银行突然提高了利率,邮局和海关都不愿意把自己在嘉里账户汇解,天泽又想了一个办法。李小典在越南见到了冬子,得知他们买了一块死地导致没钱回国,小典对他们有愧,所以跟芒先生借钱帮他们一把,芒先生冲着他这股义气把十三万借给了他。邱之理劝梁卜为不要再打新滇币的主意,免得到时候大家都玩完,只是不知道梁卜为有没有听进去。天泽让彭钊去打电话去约嘉里银行的人谈事情。

第18集

  云儿现在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初是冷落了小典,她跟映真说自己打算去南洋找小典。这边的冬子惊喜地告诉小典,他买的那片橡胶地活了,三人急忙奔着橡胶地而去。邓天泽拿着当初签订的原文件,去跟贝斯纳说要收回存在嘉里银行的钱,梁卜为却让他去拿总税务司的批准过来,只要有总税务司的批准,他们嘉里银行才会执行。天泽只能找华又新想办法,华又新答应帮他。那片橡胶底活了之后,李小典跟着冬子等人把橡胶地卖了二十万,但小典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他猜到橡胶会涨价。在华又新的帮助下,天泽成功地拿到了总税务司的批文,他吩咐彭钊赶紧去拟一封公函给嘉里。李小典看好了这个投资,便找到了在南洋的沪滇银行分行的钟行长,说自己想向沪滇银行贷款,投机橡胶,钟行长吓了一跳。小典的道理很充分,可是钟行长也爱莫能助,因为沪滇银行现在禁止参与投机生意,不过他介绍了一个叫约翰的美国花旗银行行长给他。贝斯纳狗急跳墙,跟中央状告了沪滇银行,杨云鹤告诉天泽,他们可以反告回去,把这些年沪滇银行的恶行全部抖出来。潘淑雅还帮映真找来了一个嘉里银行的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指证嘉里银行拖欠货款。在法庭上,映真一一宣读了诉状,梁卜为反对却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映真又让谢启达出庭作证,梁卜为彻底无话可说。约翰听说了小典的事,很快就把支票交到了他手里,小典打算橡胶升到三倍后就抛售出手。在开庭的时候,潘淑雅带着学生们到嘉里银行门前对嘉里进行施压。最后,法庭判嘉里在三日之内交出所有的汇款,并在期限内迁出云南境内,这场官司打成功了,大家都很高兴。官司输了,梁卜为可不像贝斯纳那样心烦意乱,他照样吃吃喝喝,唯独邱之理看到邓天泽现在如此春风得意,心有不甘,于是又跟梁卜为商量计策。今天不仅是打赢嘉里银行的日子,也是映真的生日,这一切天泽都记得,他精心准备了一个玉手镯给映真。天泽知道今天有学生示威游行,便问起来,映真说这是潘淑雅组织的,心细的天泽意识到潘淑雅背后一定有组织,所以提醒映真尽量和这些人少来往,但他并不知道映真已经明白淑雅是共产党。李小典的橡胶大赚了一笔,很快就把钱还给了约翰,约翰还提醒他,如果两国发生战争,希望小典能够和他们统一战线,李小典答应了,梁卜为告诉贝斯纳自己的计划后,两人去找越南的总督,三人沆瀣一气打算阻隔云南货物。过了很久之后,李小典已经在南洋站稳了脚跟,可是他依然对云南,还有云儿牵挂不已,所以他把南洋的橡胶园子交给冬子打理,回到云南后,他先让人去找一栋西式的大房子。经过了不懈的努力,云南大锡公司终于和新滇币挂钩,现在急需融资,天泽和杨云鹤商量,打算召集海外华侨进行融资。李小典一回到云南,就派人去把父亲李福接了过来,他是个孝顺的孩子,带着李福转了一圈,但李福还是觉得邓家大宅更好,他也没有搬过来住的想法,可是小典并没有给他反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