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热血同行电视剧

热血同行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崇利明初遇阿易赞赏有加 崇利明支持舒尔泰变法维新

  据说在清兵入关之初,世祖皇上身边出现了一支神秘的近卫,护卫天子,功勋赫赫,这支近卫部队被命名为“艳势番”,历经百年之后,帝位更替,艳势番始终存在,入番者皆为八旗名门子弟,表面各有显赫身份,暗中直接效命于天子,成为了皇权最神秘的护卫者。

  阿易(易烊千玺饰)在很小的时候遭遇变故,他所在的村子被屠,他的家也被烧成灰烬,母亲不知去向,于是阿易成了孤儿,一转眼十三年过去了,阿易和大傻辗转从关外流亡来到京城,他想要找到失散多年的母亲和当初屠村的凶手。

  1908年,正是新旧文化交迭之际,留洋风潮方兴未艾,额尔吉·崇利明(黄子韬饰)是满洲正白旗的贵族,是一位世袭的贝勒爷,他在少年时期留学欧洲,后来到日本进修军校,如今学成回国,意气风发,开洋车、穿洋装、留洋发,是皇城根下有名的新潮人物,青楼花魁芳儿对崇利明情有独钟,特意托人从南方带回来龙凤喜饼送给他,崇利明将她调侃一番并把随身的玉坠送给了她。

  贾长安是京城的纨绔子弟,仗着舅舅是步军统领衙门统领芮臻,便开始飞扬跋扈,这天他调戏马记羊汤馆的晴儿,刚好被阿易撞见,就把贾长安痛打一顿并扔了出去,崇利明正好路过,他对敢打贾长安的人很是好奇,于是走进羊汤馆想看看到底是谁。一进门,就看到阿易狼吞虎咽地喝着羊汤,晴儿则走出来向崇利明讲述了贾长安调戏她的事。这时,步军统领衙门的官兵气势汹汹来抓阿易,崇利明厉声喝止,可他们根本不听,依旧冲上去抓阿易,却被阿易三拳两脚打翻在地,为首的官兵拔枪对准阿易,张口诬陷他是乱党,崇利明抢过手枪,亮出了自己身份,那些人急忙跪地求饶,被崇利明赶了出去。

  崇利明欣赏阿易的功夫和正直的为人,他想要把阿易收入麾下,但阿易却不领情,对晴儿表示要把吃剩下的羊肉带走,晴儿免费送给他二斤羊肉和十个烧饼来表示感谢,崇利明则把自己的名帖送给了阿易。大傻以为阿易走丢了,正在家里痛哭,见到阿易回来后非常高兴,他一口气吃光了阿易带回来的牛肉和烧饼,他想继续陪着阿易找母亲,可阿易手里只有一个母亲的信物胭脂盒,想要从偌大的京城找到母亲,无异于大海捞针。

  太后老佛爷抱病在床久治不愈,太监董连海在一旁小心伺候着,太后忌惮当今皇上翅膀硬了,总想着革新变法,让董连海派人悄悄去查帝党名单。崇利明教父亲下国际象棋,父亲则提醒他不要总去找参与救皇上被革职的舒尔泰,崇利明却觉得只有皇上才能挽救腐败没落的清王朝。次日一早,崇利明就来听雨轩找舒尔泰,却被一个不知趣的太监阻拦,崇利明狠狠地打了他一记耳光,董连海急忙任由崇利明出入。崇利明把皇上和太后的脉案交给了舒尔泰,舒尔泰看到了希望,他觉得太后的身体撑不了太久,到时候皇上从赢台出来,他们还可以一起立宪变法。

  贾长安一直偷偷跟踪着大傻和阿易,二人来到古玩店打听线索,老板一眼认出那个胭脂盒是皇宫里的贡品,这时贾长安带步军统领衙门的人突然闯了进来,诬陷阿易和大傻窃取贡品,把他们抓了回去。崇利明参加步军统领衙门的聚会,太后赏赐了他们一万两银子,统领芮臻趁机规劝崇利明和舒尔泰保持距离,以免被牵连。王公瘟狗偷偷向洋人买军火,却遇到了洋人黑吃黑,幸亏他提前进行了准备,带着司三和瓦格纳里应外合把洋人全部打死,将军火全部据为己有。

热血同行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崇利明再次救下阿易 若婉认定阿易就是真儿

  董连海给皇上送饭,看到皇上熟睡,便从他的桌子上偷偷拿走一篇文章交给了太后,太后得知皇上正在研读孟德斯鸠,气得大发雷霆,她知道皇上还要坚持变法维新。

  被带到了衙门的阿易和大傻正被衙差们殴打,副尉杨真走过来制止了他们,杨真以为这又是贾长安公报私仇,带头的衙差称阿易他们昨日殴打官差今天又被查到了私藏贡品。杨真拿着从阿易身上搜到的崇利明名帖询问贾长安,贾长安并未慌乱,称这个有可能是阿易他们偷的。杨真说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告诉贝勒爷一声,贾长安却很轻蔑地说他还真拿自己当杨府大少爷了,贾长安走后,杨真从桌子上捡到了一个胭脂盒,正是阿易母亲的那个信物。

  杨真拿着名帖找到了崇利明,崇利明得知阿易被贾长安以乱党的名义抓了,他很是生气。阿易和大傻被绑了起来,贾长安对阿易侮辱了一番,然后准备严刑拷打,这时,崇利明和可颜辛冲进了牢房,崇利明直接上手两个巴掌打了过去,贾长安满嘴是血却只能跪地求饶。崇利明笑着对阿易说自己又救了他一命。

  崇利明带着阿易和大傻来到了杨真家,吃饭时,崇利明让杨真腰杆要硬一些,毕竟他也是神机营的人,阿易听到这话后忙问他们和神机营是什么关系,可颜辛骄傲地介绍说崇利明是神机营的副都统,这时,有人送来了步军统领衙门芮臻的信,崇利明看完后让他们先吃,自己有事需要过去处理一下。

  崇利明在上林仙馆跟芮臻会面,芮臻告诉他,五点钟同盟会的人在这里接头,崇利明突然看到了自己在日本认识的周觉走了进来,他意识到周觉应该就是来与同盟会接头的人。崇利明看到芳儿跳完舞后就上前赏了她一锭银子并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随后,芳儿把捧花扔到了周觉手中,她告诉周觉已经暴露了并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内,周觉很是焦急要去通知同僚,芳儿拦住了他,说现在如果他出去,那么他们就都得死并告诉他,是崇利明让自己救的他。

  杨真和阿易开始拼酒,可颜辛看到他们剑拔弩张的样子赶紧相劝,但是二人谁都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直接对瓶吹了一瓶洋酒。阿易喝点有点多了,他跑出去吐了起来,随后他坐在桥边想起了可颜辛说崇利明是神机营的人,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醉酒的阿易不小心误入到了一个房间,他在桌子上看到了和母亲的信物一样的胭脂盒,这时,杨真的母亲若婉走了进来,她看到阿易后,直接称呼他为真儿,阿易拿起了胭脂盒急忙离开,但是若婉冲上前抱住了他不肯松手。杨真听到了声音赶了过来,拉开若婉的手告诉她,自己才是她的儿子,但若婉却认定阿易才是她的真儿。可颜辛告诉阿易,这件事其实也不怪杨真,若婉早年间受过刺激,现在还是神志不清的状态。

  阿易并没有说什么,出了杨府后,他拿出了崇利明的名帖让可颜辛转交给崇利明,称自己以后与他再无关系。崇利明回来后得知阿易已经走了很是焦急,接着他质问杨真为什么要开枪打阿易,杨真解释说自己只是想吓唬他一下。杨真看着手里的胭脂盒不禁回想起自己幼时被领养的场景,他只是杨老爷为了让若婉开心的工具而已,此时,若婉正在为了自己的胭脂盒而发狂,杨真没有办法只好拿出了自己捡到的那个胭脂盒,若婉这才安静下来。

  芳儿告诉崇利明,周觉已经走了,他给崇利明留下了一个地址,随后,崇利明带着杨真和瘟狗来到了云彩楼找周觉,他说自己明明已经放了他一命,没想到他还往自己枪口上撞。周觉并未惊慌,只是提起了他们在日本的初次相遇,那时的周觉是革命党,而崇利明则是到日本留学的公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