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电视剧

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许愿协助老方抓捕盗墓贼 许愿决心追查老朝奉线索

  漆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一群形迹可疑的人在树林中穿行,原来他们事先与盗墓人联络好了,这一次就是来吃现席的,直接从盗墓坑中拿现货来进行买卖,其中有一个叫孙老板的人来者不善,盗墓人拿出了刚倒出来的现货后,他就起了贪婪之心,想要将这些宝贝据为己有,其他的人敢怒不敢言,这时,有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上前想要与张老板理论,张老板恶狠狠地警告他,如果他再这样不识好歹,自己不介意把他扔进盗墓坑里。这时,周围亮起了高强手电光,武警战士从天而降,把这些人全部绳之以法。

  原来,那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叫许愿(夏雨饰),他受老方之托,参加了一场围捕盗墓贼的行动,起初他不愿意加入这个行动,怕传出去影响了自己在业内的名声,但听老方说有可能与老朝奉有关,他便马上同意参加行动,但前提是审讯过程中关于老朝奉的信息,他必须要全部知晓。

  许愿是五脉中白字门的后人,他在潘家园开了一个小店,倒腾一些金石玉器,取名为四悔斋。许家的祖上是明眼梅花的一枝,明眼梅花指的是古董行当中五个古老的家族,这五个家族就被称之为五脉,各自擅长一个古董鉴定,其中,红门主书画,青门主木器,黄门主青铜明器,玄门主瓷器,白门主金石玉器。建国以后,五脉改组成为中华鉴宝研究学会,影响力很大,许愿的爷爷许一城曾是民国时期五脉的族长,后来因被冤枉倒卖玉佛头给日本人而被枪毙,许愿一路追查历尽艰辛,终于将一段历史大白于天下,为爷爷洗清冤屈,也将玉佛头国宝完璧归赵。后来,许愿知道爷爷是被一个叫老朝奉的人所陷害,但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以做赝品为生,许愿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亲手把老朝奉绳之以法。

  大眼贼老奸巨滑,审讯时避重就轻,不肯透露实情,许愿让老方把他放进号子里,与大眼贼关到一起,透出了重要信息,大眼贼利用赝品来进行诈骗活动,而制造赝品的就是老朝奉,大眼贼说出了一个联系地址,郑州书院三十三号,老方称眼下不能出面进行调查,也阻止许愿孤身前往,但许愿心意已绝,即使前路再危险,他也要将老朝奉揪出来。

  许愿在许家陵墓前许愿,一定会亲手抓到老朝奉,为父亲和爷爷洗清冤屈,这时,五脉会长刘一鸣到来,他是听说许愿将爷爷和父亲的幕迁了过来而特意前来拜祭的,而更主要的是给许愿带来了一个请柬,称许家白字门是五脉不可或缺的一门,他正式邀请许愿代表白字门参加明天举行的五脉大会,许愿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他前去,但表示自己只是去看个热闹而已。

  许愿回到了四悔斋,赶紧处理了这几天没在时积攒的事务,黄烟烟跑来见他,听说他去吃现席,张嘴把他损了一顿,讽刺他是为了吃大肥户,许愿顺杆往上爬,称自己有了买卖,第一个就请她吃大餐。果然,不久后有一个叫孙老板的请许愿鉴宝,但是他连什么是气泡都不知道,却以为自己得到了价值连城的宝贝。

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许愿亲眼目睹孙老板自杀惨状 五脉大会许愿搅局誓查老朝奉

  孙老板特意邀请许愿鉴宝,他说自己为了这个古董青花瓷瓶,把厂子都抵押了出去,而且有五脉鉴定的证书,是玄字门药家药不然给的,但许愿却发现这个古董是个赝品,并把其中的道理讲给他听。孙老板听后立马就急了,马上打电话要跟药不然联系。而此时的药不然正给沈老板鉴定郑板桥的古董画,他两面吃回扣,只是鉴定这一次,他就是六万元进帐。

  药不然告诉沈老板,这张画说真亦真,说假是假,因为它是揭二层画,就是将古画蒸透,用极细的竹丝,像揭邮票一样,一张一张把古画揭开,顶尖的高手一张画能揭出十几张,鉴定出来张张都是真迹,可价格就不会很高。他有一个方法能让价格翻倍,沈老板拿钱求解,药不然建议他把市面上所有的墨竹图全都收了,认假之后,他手里这一张便会是唯一一张真迹,这样价格肯定一飞冲天。话音未落,陈老板推门而入,他称药不然很不地道,一直拖延使他未能见到老朝奉的面,这时,孙老板也给药不然打来电话,药不然借机出了门。

  许愿接过孙老板的电话,指责药不然顶着五脉的头衔到处诈骗,要他立刻出来见面,药不然约他在一家小茶馆见面,许愿急忙跑出去打算找药不然问个清楚,没想到刚出宾馆大门,就看到跳楼落在了一部车上,他发现竟然是孙老板,由于牵扯命案,许愿接受了警察的盘问,他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警察。老方告诉许愿,最近发生了多起自杀恶性事件,全和古董古玩有关,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警方十分重视,派他来负责专案调查,而他经过调查,药不然根本没去那个小茶馆。许愿和黄烟烟回到四悔斋,他觉得药不然真的是没救了,黄烟烟安慰他说老朝奉那帮人为了利益,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药不然给揪出来,这样才能避免死更多的人,烟烟问许愿是否参加五脉大会,许愿若有所思。

  五脉大会如期举行,许愿姗姗来迟,药不然的二伯代表玄门参加,他对许愿冷嘲热讽,但许愿却并未在意。刘会长主持会议,他说五脉传承了几百年,去伪存真是唯一的信条,眼下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应该顺应潮流进行转型,他打算转型做拍卖行,此次会议就是要选出五脉转型之后的管理者,按照老规矩投香问炉,大家轮流投票选举。轮到许愿时,他拿出了很多代表五脉的物件,想让几位长辈们帮忙掌掌眼,因为这些物件均为赝品,却都有五脉鉴定过的证书,而这些赝品都是老朝奉所为,在五脉中居然还会有人会给赝品出鉴定,也导致很多人自杀身亡,对不起高挂的去伪存真的牌匾。许愿告诉大家,老朝奉制作了这么多的赝品流入市场坑人害人,于公于私都不应该轻易放过他,许愿承诺一定会将此事管到底,说罢他拿出锤子,当众将几件赝品敲了粉碎。

  刘会长找到许愿与他攀谈,如今五脉要转型,一定会触碰到一些人的利益,搞不好古董界也会有一次大的洗牌,很多人都盯着五脉的一举一动,不应该轻举妄动,以免节外生枝。许愿保证不管是打假还是揪出老朝奉,他都会以个人名义,绝对不会给五脉添麻烦,刘会长让他帮忙鉴定一方砚台,许愿以人鉴物落了下乘,刘会长点醒他切忌心烦气躁,一时的不谨慎就会吃大亏,人能鉴古,古物也能鉴人。

  许愿回到家收拾行李准备去河南查找线索,而药不然则与陈老板一起吃饭,陈老板希望药不然帮忙尽快与老朝奉见面,药不然称老朝奉最近不在北京,恐怕一段时间很难见面。药不然接起电话出了宾馆,出门却遇到一群跟踪他的人,在一个胡同的拐角,这群人拦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