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内地剧情介绍 > 皮肤之下电视剧

  网剧皮肤之下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林渊租房开业初遇秦川周清被医疗纠纷所困扰

  故事发生在2018年1月1日,孙维成的妻子张梦欣遭遇车祸,被撞成重伤,司机向交警不停地解释着,称自己是正常行驶,没想到她突然闯了出来,极力想撇开责任,气得孙维成想要打他,交警急忙拦住了他。

  在收拾妻子的随身物品时,孙维成发现了一张静谧酒店的房卡,他急于寻求真相,便来到酒店妻子住过的房间查询,看到桌子上摆放着妻子与儿子的照片,床上放着一本画册,前几页是小鸟的图画,中间一页被撕了下来,顶部有一行字,上面写着“无名之路”。随后,孙维成来到了一家名了“无名之路”的纹身店,与老板发生了冲突,指责老板诱导妻子自杀来报复自己,老板称张梦欣从这里离开时一切正常,见孙维成情绪仍然激动,便一把推开了他,让他想一想自己所做的事情,孙维成喃喃自语,直言“你会后悔的”。

  时间来到两个月前,纹身师林渊准备租房子开业,他看到旁边的消防栓有些发呆,因为他曾经是一名消防员。他需要的房子门口有一个小院落,中介带他看了很多家都很难满足他的要求,秦川的房子让他觉得很合适,只是二人一见面就发生了口角,差点错失了这个租住机会。

  秦川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去医院做心理辅导,但大家似乎都不太感兴趣,她想找一名医生配合,刚好遇到了周清,而她无意中的一句话让周清有些尴尬。周清被一件医疗纠纷闹得精神恍惚,院长带他一起配合调查,周清非常反感,但迫于无奈,只得再次重述了讲述好多遍的患者情况,当时患儿送来时高烧39度多,可以明确确诊为白血病,因为孩子太小了,连哪里不舒服都讲不清楚,直说自己翅膀疼,他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医疗措施,除了不能像亲人那样陪伴,但还是没能挽救孩子的生命。

  这个患有白血病的孩子就是孙维成与张梦欣的儿子亮亮,亮亮的离开让张梦欣难以接受,她抱着孙维成痛哭不已,随后精神陷入崩溃的边缘。为此事烦恼的还有周清,妻子见他的状态不好,带着他一起去找秦川,想让她帮助周清来排解心理压力,周清拗不过妻子,只得跟着她一起来到秦川家中。

  林渊开始布置自己的出租屋,看着以前的照片,想起了轰轰烈烈的往事,随后,他然后狠命地开始砸了起来,秦川听到动静后过来阻止他,林渊拿出了租房合同为自己辩解,这时,周清和妻子过来,秦川提醒林渊在一小时之内要保持安静,否则自己跟他没完。周清做为医生,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他表示自己只是不想让太太担心而已,让秦川什么也不用做,时间到了,他自会离开。秦川想给周清治疗,但周清并不配合,展现出了有些狂躁的一面,在周清离开后,秦川给他归档为106号,定性为产生抑郁的倾向,起因来源于半年前的一起医疗纠纷案。

  孙维成陪太太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她的身体比较弱,怀孕起来会有些困难,让她做好调养。孙维成因为生意上的事要忙,张梦欣表示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家,她边往家走,边回忆起儿子亮亮的点点滴滴,看到那家无名小路的纹身店,便走了进去。林渊起身接待她,称自己还没有完全收拾好,无意中他看到了张梦欣手上的自杀伤痕,林渊询问她是不是过敏体质,然后劝说她最好不要纹身,因为身体不容易愈合。

  张梦欣称自己只想纹一个汉字,明亮的亮,林渊以为她是因为爱情纠葛而来,得知她是因为儿子的事后,林渊劝她不要纹身,不想让她看到这个字而想起痛苦的事情。张梦欣转身离开,看着她离去时落寞的样子,林渊想起了在火场曾经见过的那个女人,他追出门去,却看到张梦欣已经坐车走远了。

  皮肤之下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林渊暗地调查张梦欣周清决定接受心理治疗

  林渊仿佛陷入了梦境之中,这个女人是不是大火中的那个女人,她来找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从香港回来的呢,他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处于梦境,还是活在现实。林渊认为自己必须把这个女人找到,因为他认出来她就是大火中那个女人,如果她不出现,自己可能会真的平静下来,开一家纹身店,先把贷款还上。往事瞬间袭上他的脑海,那次让班长出事的任务历历在目,他已经确认了里面没有人,但班长还是冲了进去,难道他听到里面还有人呼救吗,他到底要不要对这件事情负责,最终班长再也没有出来,他也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林渊一早醒来,坚持着当兵时的好习惯,做着有规律地训练,他还是被那个女人的事情所缠绕,他记得那个女人的衣服上有爱婴堡学校的标志,决定从这个入手去调查一下她的来历。林渊来到爱婴堡,以家长的身份进入参加,在教师介绍栏上,他看到了来他店里的那个女人,名叫张梦欣。

  王亚铭是秦川的老师,她过来想咨询一下对周清的治疗方案,她提出想让周清进行沙盘游戏,王亚铭觉得沙盘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秦川之前的来访者大多是孩子,他们对沙盘很感兴趣,在无意的游戏中就是暴露内心所思所想,但是对于成人来说,这种技术手段并不是很有用,因为成人会不自觉地产生对抗和隐藏。秦川又谈起困扰自己的最大问题,就是同情心,被王亚铭批评一番,称对于心理咨询从业者来说,同情心是最廉价的,她可以理解,但不能同情,不能把自己的同情心强加在别人身上,更好的做法应该是倾听,但秦川却不想只做一个倾听者。

  周清到药房来找妻子,询问她是不是把自己的药藏了起来,妻子告诉他不能再吃过量的药了,这样容易产生依赖性,建议他做针炙来治疗头痛,周清最后决定再去找秦川试一试心理疗法。

  孙维成进行着潜水训练,他特意违反操作规程来让自己憋气,想起了儿子死亡的经历,想起了妻子绝望的眼神,他觉得只有让自己更痛苦一些才能对得起死去的儿子和难过的妻子,幸亏朋友及时把他拉出了水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孙维成在笔记本上写着亲子计划几个字,然后去爱婴堡接张梦欣,询问她为什么没系自己送她的红围巾,林渊看到他们后,马上想起了火场那个女人抱着一个男人的情景,回去后他就开始调查孙维成,看看当年的事件是否与他有关。

  秦川给林渊开业送了一件礼物,二人斗了几句嘴后,有一个客人来纹身,他把自己的父亲头像纹在了自己的胳膊上,他向林渊诉说着纹身的原因,父亲为家里操劳一生,等他想出去旅游时身体又不行了,父亲过世后,他想完成父亲的遗愿与妈妈一起去内蒙。林渊很受感动,客人误以为他与秦川是小两口,此时的秦川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为了感谢秦川的陪伴,林渊特意煮了面条,二人常规操作般地拌嘴,更像是互相开着玩笑。秦川判断林渊当过兵,这让林渊再次想起了那段难忘的经历,特别是班长牺牲的那一次,他从事纹身这个职业,就是想替班长来完成他的遗愿。

  周清来到秦川家接受治疗,秦川让他随意摆弄沙盘,完全凭自己的好恶,没有主题没有要求,随心随性。周清开始操作起来,他极力想铺平沙盘,然后在上面画起了直线,最后把一个医生模样的玩偶放在了沙盘上。

皮肤之下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