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35集剧情介绍

  元溟鸾飞双殒命太子变庶民 元湛巧舌如簧行缓兵之计

  太子从昏睡中苏醒过来,他惊讶于自己竟然还活着,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找那鸾飞。元灏询问十一弟究竟发生了什么,元澈拉着他便跑了出去,到时候一切自然明白。

  元溟在鸾飞的保护下飞奔离开,他质问鸾飞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今天的一切。鸾飞问元溟,如果自己死了是否能在他心中留下一个小小的位置,就像姐姐纤舞那般离去。元溟拉住纤舞的手,他认为不需要纤舞牺牲自己一样能打败那些人,二人向树林外逃窜,却没想到正好与太子相遇。

  元灏心系鸾飞,一心只想让她回答自己身边。可鸾飞却执迷不悟,竟提出要用自己的命换元溟平安。她一步步逼近太子,二人拥抱在一起,可鸾飞却越来越虚弱,这时太子才发现她竟然将匕首刺进了胸膛。如今唯有一死她才能解脱,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元灏,鸾飞想以自己的死唤醒元溟。

  元灏抱着鸾飞的尸首嚎啕大哭,他早就知道鸾飞和元溟的事,他本以为放弃太子之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岂料还是走到了今天。元溟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一生算计满盘皆输,他忽然拿出毒药一饮而尽,元溟大笑称只有自己死了才能藏住当年的秘密,这样皇室之争就永不停歇。此时武聘婷现身将溟王带走。

  元湛以大魏使臣的身份来与萧续会面,萧续直言只要联姻成功他就发动战争攻城。湛王表示如今的局面,大魏和阿柴族并无定论,大魏不排斥和大梁结盟,一切都看萧王爷的选择。如今襄城驻军八万,梁军只有五万,真开起站来后果难料,这样下去只会逼迫魏国和阿柴族加速结盟。

  不出三日,萧续便主动来到大魏军营与湛王会面,他告诉元湛大梁之所出兵就是因为阿柴族有人将联姻的细节告诉了他们,这么看来阿柴族和大魏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牢靠。虽然这话真假难辨,但湛王已然记在了心上。

  众人回宫后向皇上汇报了事情的经过,但对于元溟被救走一事并未如实禀报,只说他坠崖了,即便如此元安也深受打击,失而复得元灏,却又丢了老七。元安痛斥众人办事不利,太子内心有愧也厌倦了皇室纷争,主动取下太子冠后,元安将其贬为庶人。元灏领旨谢恩,从此在东宫面壁思过。

  元湛回到天都后先来到了驿站与朵霞相见,他把萧续的原话讲给了公主并提醒她多加提防。

  元湛随后返回宫中将事情禀报父皇,他分析局势认为梁国狡诈,唯有和阿柴族结盟才对大魏有利。元湛决定邀请萧续来天都商谈,以此拖住梁国进攻,皇上对这个计策很是满意,他要求元湛尽快促成结盟事宜。

  凤卿尘入夜和凌王谈话时忽然感到身体不适,手臂甚至出现了透明,她急忙找了借口离开后躲藏到了后院洞中。卿尘看到了生命之花再次凋落了一片叶子,她推断溟王并未死亡,此时凌王忽然追了过来,幸好元漓将卿尘带走,否则她的秘密就藏不住了。元漓为卿尘疗伤后警告卿尘,再这样下去她将坠入虚妄空间,被世人遗忘。

醉玲珑第36集剧情介绍

  识真心元澈采倩有情人终成眷属 闯法阵平安归来再陷两难境地

  元澈拦下元凌,上千便问起元凌对凌王妃甄选一事到底怎么想。元凌对此并没什么兴趣,他只想让元澈明白怎样都不会选择采倩。元澈听罢悬着的心总算掉了下来,只要她守护好采倩就肯定会有机会。眼下凌王怀疑凤相要有所动作,他让元澈暗中保护卿尘。

  朵霞逼问木颏沙到底是谁把阿柴族与魏国联姻的事透露了出去,木颏沙狡辩道凌王选妃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梁国奸细想要得到情报并不是难事。朵霞认真的看着木颏沙告诉他,奸细就出在阿柴族内部,木颏沙却不以为然,反而说也许奸细就在大梁皇室之中。

  喧嚣的集市上,元撤与采倩撞了个满怀,采倩本以为元澈会像从前那样对她好,但元澈却忽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对她十分冷淡。元撤向海边走去,采倩每多久便跟了上来,她气呼呼的质问元澈是不是心中有了别人?如果是这样,为何当初对她那么好,如今又不理不睬?事已至此,元澈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将采倩抱在怀里并坦白了一切,任凭采倩怎么嗔怪他,元澈这一次再也不会放手,二人相拥而笑。

  凤相与莲妃会面后决定加快制裁卿尘的行动,他还暗中派人调查当初凌王在边疆解决巫族之事。军中守卫及时将此时报给了凌王,但并未察觉到是凤相在作祟。

  凤相收集到想要的证据后便向皇上坦白了卿尘巫女的身份,此话一出引起了皇上的高度重视,一旦确认那边是欺君之罪,整个巫族都逃脱不了干系。

  卿尘刚回凤府就被孙公公带入宫中对质,凤相当即表示卿尘并非自己的女儿,还拿出了刺青一事当作证据,凤相指出卿尘的刺青和鸾飞一模一样便是刻意的模仿,凤家每个女儿的刺青在细节上都不相同。凤相指出卿尘潜入凤府的目的就是为了谋害太子和小女鸾飞。卿尘自然是不会认下这荒唐的罪名。

  元凌和元湛得知孙公公将卿尘带入皇宫后很是不解,此事必有蹊跷。凤相又拿出了卿尘与太子的书信,他说太子和鸾飞私奔一事也是卿尘一手策划的。元凌进宫后皇上便质问他是否早就知道卿尘的身份,元凌和元湛都表示愿意相信卿尘,尔后太子前来说的证词也为卿尘解了围,凤相最终放出了大招,他要卿尘去闯那日晷之阵来验明身份。

  日晷之阵法刚烈异常,若是寻常人走入可毫发无损,可修习过巫术的人在其中便会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皇上听罢当即命令莫大人布阵。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凌王挺身而出表示要选卿尘为凌王妃,想以此救下她,可皇上态度十分坚决。凌王决定于卿尘一同入阵。入阵之后按照莫先生的计算,过了午时威力便可减弱,初期卿尘则以玲珑石相抵抗,凌王本是有一半巫族血脉,如今进入这阵中久了竟然也开始晕头转向起来。远处观望的莲妃为救自己的孩子也开始用玲珑石施法帮助他们,如此作用下凌王竟然回想起了前世所有的一切,苏醒后的凌王直接朝卿尘的红唇吻了下去。

  眼看阵法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消息,且这阵法变化莫测恐怕会伤及凌王。众人提出终止阵法,莫长老也觉得时间已经足够证明一切。当阵法结束时,凤卿尘和凌王竟然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这倒是超出了元安和凤相的预料,最终凤相被罚一年俸禄,皇上则提出册封卿尘为女官,如此便断了她成凌王妃的念想,御林军则转交给凌王统帅。

  湛王告诉凌王,刚才的情形十分危急,有那么一瞬间父皇甚至想杀了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