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37集剧情介绍

  元凌得知卿尘来历 卿尘入宫成女官

  元安其实早已看出卿尘是巫族中人,因为早前在阵中元凌和元湛的反应就说明了一切,可是元安还是将卿尘安排在自己身边,并且心中已经打算让元凌取朵霞为妃。

  牧原堂,莫长老施法帮卿尘疗伤,日晷阵其实伤她不清,桃殀长老也将月华石和紫魂晶送来助她康复。卿尘怀疑凤相忽然发难是暗中有人提点,莫大人也说施法布阵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暗巫的力量。元凌守在牧原堂楼下,他百思不得其解,在另一个地方怎么会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送走莫大人后,卿尘指责元凌不该为了她入阵,元凌却对她的唠叨置若罔闻,将心比心,那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能不着急。元凌又将卿尘为自己做的一切一切都一一道来,能成为凌王妃的女人,怎么会没有点翻云覆雨的能力呢。元凌知道,卿尘有不能说不愿说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从此以后,她和她珍视的事情都由他一手保护。

  另一边,元湛独自凭栏,眉目间竟是悲伤,遥遥眺望着牧原堂的方向。此时朵霞来访,朵霞安慰他此番这种局势对元湛来说并非坏事,如今元安忽然如此阻拦卿尘和元凌,莫不是有了和阿柴族联姻的想法,元湛却建议朵霞去探探口风,因为他深知父皇最忌讳被逼迫着做决定。

  密室内,昔邪长老劝告莲妃不要再修习暗巫禁术,否则极有可能遭受反噬,仇恨蒙蔽人心,只怕莲妃会因此丧命。莲妃却狂笑道,卿尘从另外一个时空而来,只为替元凌改命,那么她为何不可以?原来她也看到了上一时空里发生的所有事情,现在她要用昔邪去换取九转灵石,重塑时空救回先皇。

  离镜天内,绿树成荫,阳光散满树梢,元凌一袭玄色青衫立在木桥之上,绿叶簌簌而下落在他的肩头,不知他想的又是什么。桃殀得知元凌来此,询问他为何而来,元凌此行是想问桃殀关于自己在日晷阵中看到的记忆,桃殀得知卿尘竟然是来自另一时空,她告诉元凌九转玲珑阵的确可以颠倒乾坤,但也会堵上开阵人的生死,若不能在既定时间内让九转灵石归位,开阵人必将永堕黑暗,灰飞烟灭。

  桃殀随后将双星相生相克的事告诉了元凌,元凌终于明白,卿尘之所以推开自己就是不想再重蹈覆辙。元凌想要知道上一时空到底发生了什么才逼的卿尘来到这里,但是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卿尘带来离镜天,再借助灵石的力量才能探查上一时空的事情。

  元漓来找十一,吞吞吐吐说出自己对冥魇的感情,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侍卫,十一吃惊不已,这可是为世人所不容啊,竟然如此不如直接告诉那侍卫,看他怎么想。萧续得知魏国想要选择阿柴族联姻,决定先下手为强破坏这场联姻。

  元安叫来元湛,询问他梁州水患的赈银有多少是到了百姓手中,又有多少进了官员私囊,元湛侃侃而谈,对治理水患一事颇有心得,元安遂命他去灵州监察水患,并给了他任意罢免灵州官吏的权力,甚至答应他在事成之后可以在灵州动用殷家的人。

  元凌随后也来见元安,元安让他一同下棋,他询问元凌关于凌王妃的想法,棋起棋落之间,两人一言一语皆是推心置腹,刀光剑影,元凌看出父皇早已知晓卿尘身份,想要用卿尘逼他和阿柴族和亲。元凌走后,元安大怒,推翻了棋盘,如今元凌倒是敢在他面前摆弄起兵法来,这两个儿子,一个绵里藏针,一个刚中带柔,可他的江山,只能由他自己说了算。

  桃殀将卿尘开启九转玲珑阵来到这里一事告诉莫大人,莫大人恍然大悟难怪他此前查不到卿尘的来历,桃殀又言,如今昏君无道,流民四起,怕是到了巫族替天下百姓做抉择的时候了。

醉玲珑第38集剧情介绍

  元凌看到前世所有因果 元湛灵州治理水患

  冥魇正在沐浴,却听见元漓匆匆叫她的声音,冥魇害怕元漓知道她的身份,坚持不让他进房间,元漓却因为好奇一把推门而入,结果看见冥魇衣衫半解,香肩微露的模样,他吃惊不已冥魇竟然是女儿身,冥魇情急之下一拳打在了元漓脸上,元漓虽然被打了却乐呵呵地傻笑,因为他喜欢的人不是男子,而是个绝色的美女。

  元湛来向元凌和卿尘讨教治理水患之法,元凌和卿尘推测元安此举是想对梁国用兵,如此一来,那元凌与朵霞的婚事便不得不提。没说多久卿尘便被催着回宫,卿尘走后,元湛告诉元凌,现在卿尘的处境十分危险,和亲一事也许有商量的余地,但必须先从父皇手中护住卿尘。

  朵霞面见元安,称和亲一事若再没有答复,那么阿柴族只能选择与梁国合作,如此先受难的必是魏国,刚送走朵霞,元安又收到梁国国书,知道他们是在逼他在梁国与阿柴族之间做个抉择。元湛来看望殷贵妃,殷贵妃知道现在殷家已经在朝中站稳了脚跟,但是元安现在想要动的士族却是殷家所系,如此便是在自断根基,元湛却表示此事对家国有益。殷贵妃嘱咐元湛如今他的对手只有元凌,元湛闻言却急切道,殷家能有今天皆因在他手中清清白白做事,而他与四哥联手外人才无法滋事。

  元漓来找卿尘,神秘兮兮地告诉卿尘冥魇是女儿身,卿尘听了哭笑不得,元漓才看出卿尘早就知道了,他担心冥魇在太常寺会出事,和卿尘合计送冥魇离开皇宫,而他其实早就想好怎么送冥魇出宫了。元凌带着卿尘回了离镜天,元凌看着离镜天的美景,计划着将来在这里修建家园的美好,卿尘正听得开心,却忽然晕了过去,原来是桃殀暗中施法,她借住灵石让元凌进入卿尘的记忆,探寻上一世发生的事情。与此同时,元漓亦感到不适,知道有人在催动灵石,冥魇关切地问他怎么了,他却冷漠地推开了冥魇,元漓自己不小心打碎了玉佩,却怪在冥魇身上,责难她打碎了自己母妃唯一的遗物,其实他是想借机赶冥魇出宫。

  离镜天内,桃殀正施法让元凌重塑记忆,元凌醒来后卿尘却依然昏迷,元凌正搂着卿尘,却看见生命之花从她胸中溢出,无声无息地又凋零了一瓣,他才惊觉卿尘已经时日无多,他心疼地将卿尘拥入怀中,看了上一时空的事情,他终于明白卿尘是为他入湛王府,入凤府,不惜性命为他铲除一切障碍,可他现在却只能看着她灰飞烟灭。卿尘在元凌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中辗转醒来,她并未起疑,也不知道元凌早已知道了一切,只是用那双明亮的眸子深情地凝望着元凌,可元凌却不知道这双清亮的眸子还可以闪烁多久。

  夜空之上,双星汇聚,发出耀眼的光芒,莫大人夜观星象,忧心这一死局如何才能解开。元凌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了桃殀,也知道了元漓就是玲珑使的化身,正说话间卿尘寻了过来,桃殀心有感概,将卿尘托付给了元凌。

  元漓哭闹着来找自己父皇,以冥魇藐视皇子为由,求父皇将她赶出宫去。冥魇随即接到出宫的圣旨,她着急地向莫大人解释自己并没有打碎玉佩,莫大人前去向卿尘寻办法,卿尘将元漓的忧虑告知了莫大人,莫大人这才知道元漓其实是想保护冥魇。

  灵州,难民流离失所,元湛见了,先是开仓济粮,随后惩治士族,殷相随即赶到灵州,劝告元湛小心行事,不要与举朝的官员作对,元湛却铁了心要惩治贪官,坚信只有如此才能得江山。而皇城之内,元安信步来到莲妃宫前,却见她闭门不出,认为怕是自己将皇位交予元凌都不足以令她回心转意,他决定听取朝中官员对储君一事的看法。而此刻莲池宫内,莲妃只是紧紧抱着先皇的牌位,一心一意只想借九转玲珑阵带回先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