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39集剧情介绍

  殷家献计促采倩梁国和亲 顺水推舟元安逼元凌出兵

  冥魇拖着行李忧心忡忡,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莫长老回来后告诉冥魇,就连卿尘出手也留不住她了,事已至此无力回天,临走前冥魇叮嘱莫长老好好保重身体,她还拿出了一个香囊托长老交给元漓,此香囊是由灵力萃取可助元漓一臂之力。躲在一旁偷听的元漓很是舍不得冥魇,听到此话后暗自伤心,冥魇走后他偷偷跟在其身后良久,却不敢现身,越想越难过,竟也落泪当场。

  元漓晚上哭的更是凶了,此时正好卿尘来找他议事,此刻他终于明白了相爱却要分离的苦楚。卿尘安慰元漓,只要努力一切都有机会的,他顾不上听卿尘的说教,趴在卿尘肩膀上又大哭了起来。

  元湛去了灵州后,查办了颇多官员,其中还有不少是凤家门生。既然如此凤相自然坐不住了,他又去找莲妃帮忙,莲妃警告他莫忘当年之事,害死先皇可以说是凤相一手促成,以元安的性格恐怕凤相难以功成身退颐养天年。凤相顿悟,恳请莲妃给他指条明路,莲妃告诉他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拥立新君,眼下最合适的莫过于凌王了。此时二人的对话已被黑暗中的溟王听到。

  驿站内,朵霞得到大皇兄的消息后确认是木颏沙暗中给梁国通风报信,她并没有直接揭穿木颏沙,只是让其跪在院子中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木颏沙不肯说出实情,只好一直跪着。

  元澈负责接待了梁国王爷萧续,萧续的态度十分傲慢。殷贵妃此时正侍奉皇上下棋,她刺探到皇上似乎有意要对梁国用兵,为了维持稳定局面帮助湛王,殷贵妃提出派采倩去梁国和亲的建议。

  采倩自打和元澈在一起后几乎形影不离,元澈以簪子为信物希望采倩答应自己的求婚,采倩笑称现在无法答应,她要去找四哥多多了解下元澈。二人到了凌王府后,元凌开玩笑称眼下朵霞不想娶,卿尘又成了女官,唯有采倩是凌王妃人选了,采倩听罢赶忙说之前的参加选妃不算数。元凌笑着让采倩赶紧准备当澈王妃。

  元湛在灵州的动作很是大,官员贪污的银子悉数被追回,罢免的士族官员更是颇多,如此一来凤相很是着急,他劝说皇上让元湛收手。元安降旨召回了元湛,并让他负责和梁国对接一事,元湛此时得知了这主意竟然是殷贵妃提出来了。

  孙公公很快将圣旨带到了殷家,凌王得知消息后便去见了元湛,他质问元湛此事是否和殷家有关?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元凌怒斥殷家为了利益 竟然牺牲采倩的幸福。湛王并没有过多解释此事,在他看来就算解释也无法改变和亲的事实。

  皇上约元凌下棋聊天,期间谈到了采倩和亲一事,元安认为联合强大的梁国灭掉阿柴族倒是一个可行的方法,元凌冷静分析时局希望能扭转局面,但元安坚持自己的观点还希望元凌能亲手斩杀朵霞公主,如此一来阿柴族一员大将就失去了威胁,那老族长时日不多,到时候必然是群龙无首,局面对我大魏很是有利。元凌再次反对,这下元安发飙了他指出闹到今天这种局面都是因为凌王不愿意和阿柴族联姻。

 

醉玲珑第40集剧情介绍

  湛王巧舌如簧说服梁国退亲 元凌主动担责替卿尘受过

  父子的这番对话碰巧被卿尘听到,凤卿尘认为皇上此番前后不一的表现很是奇怪,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要把凌王逼到绝地,这样元凌只能亲率玄甲军迎战梁国,否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是凌王不想看到的,若不和阿柴族联姻,恐怕朵霞与采倩性命堪忧。

  元凌见到卿尘后明确表示,若自己和朵霞公主联姻那必然是辜负了其一往情深,如此一来卿尘又会对自己不理不睬。卿尘则坚定表示,国家危难时刻她不会太过计较个人的得失。眼下太子东宫变冷宫,殷家势力又有抬头的趋势,唯有元凌称帝才能挽回局面。她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圣巫女联手大魏战神凌王定能赢了这棋局。

  元湛跑去质问母妃为何要将亲侄女送去梁国,殷贵妃却觉得只要为了殷家的基业牺牲一一切都可以,包括她自己,包括殷相随时可以为了元湛献出自己的生命。元湛根本不需要这些,他想看到的是兄弟和睦,殷贵妃坚持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总有一天元湛会明白她所说。

  给殷贵妃看病的何大人忽然连夜出逃,没想到还是被殷相给抓了回来,他警告何大人不要乱说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看来这其中定是有什么阴谋,莲妃也感应到了此事但并不打算插手,事态越来越有利于自己的儿子元凌产生夺位的想法,毕竟眼下虽然太子被废可仍然居于宫中,可见元安并没有完全放弃大皇子。

  殷府中采倩得知要去和亲的消息后气愤不已,殷相劝说采倩表示就算她成了一具尸体那也得送到梁国。形势逼迫下采倩决定铤而走险,想以刺杀萧续来结束这局面。采倩一身夜行衣打扮,刚到驿站便被元澈拦下,元澈告诉采倩她今晚险些闯下大祸,且不说她那功夫定然会被擒,消息一旦传出两国开战那更是民不聊生。二人正说着凌王府的人奉命邀请他们前往。

  府中凌王和卿尘早已经等待二人多时,元凌告诉元澈和采倩,希望他们二人不要再轻举妄动,关于和亲一事卿尘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湛王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既然他们这样打包票说没事,采倩和元澈悬着的心也就暂时放下了。

  凌王又去府上找到了元漓, 直呼其为玲珑使。元漓眼看瞒不住也只好作罢,凌王让元漓找出能够延缓卿尘生命之花凋落的办法。元漓道出必须得到圣巫女之血才行,眼下这件事只能自己去办了。

  卿尘近来越来越觉额那日在离镜天疗伤的事情有些蹊跷,却又说不清缘由,他打算去找元漓问个清楚,看看是否可能有人也闯入了玲珑阵之内,元漓表示这绝无可能,眼下他正要修复这日趋坍塌的玲珑阵,需要借圣巫女之血一用,卿尘虽假意逃走却还是答应了元漓。

  凤卿尘随后找到莫长老,她料定皇上定然会问和亲之事,到时候就说采倩和萧续八字不合。湛王来到驿站与萧续会面,他告诉萧续那送往梁国和亲的郡主实际上身患恶疾,命不久矣,如果死在梁国,大魏必然发兵责难。真正希望和平结盟的是他湛王,想这阿柴族和梁国都有公主,为何非要与那阿柴族和亲?萧续听罢恍然大悟,他表示到时候一定会拒绝这桩亲事,与湛王联手结盟。

  太子府如今十分清静,这与当初的门庭若市形成了鲜明对比。元凌和元澈带着美酒来看大哥元灏,此时孙公公传来圣旨,圣上册封元灏为灏王,众人都十分开心。

  木颏沙最终还是承认了走漏情报一事,朵霞为此十分难过,自己身处异国他乡,如今连木颏沙都不靠谱了。湛王来寻朵霞希望她能以大局为重,主动向皇上抗议要求驱逐敌国萧续。

  元凌与元漓一同去了离镜天见桃殀长老,元漓以圣巫女之血和元凌之血练成了一对相连的玉环。如此让卿尘佩戴身上便可抵挡两次花瓣坠落,但元凌会因此承受数倍的痛苦。所以还是需要尽快找到九转灵石才是上策。

  冥魇正在院子里发呆,她心里一直在想元漓。元漓远远喊了她一声,冥魇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知道元漓走近后她才发现不是做梦,看到元漓后冥魇几乎要高兴的跳起来,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立马板着脸质问元漓来这里干嘛。元漓的解释支支吾吾,她料定元漓有事隐瞒自己和卿尘,便要急着去告状,元漓情急之下将冥魇揽入怀中,二人的初吻就这么交付了。

  回到凌王府后,凌王让元漓想清楚自己究竟能不能给冥魇幸福,若不能就不要耽误人家。他苦笑称一旦灵石集齐自己定然要返回玲珑阵之中,感情之事就没有下文了。无论如何,这个时空里一定要有个圆满的结局,否则就算卿尘返回,你们二人还是会死于非命。摆在元凌面前的唯有夺江山这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