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43集剧情介绍

  元安降旨两国联姻结秦晋之好 手心手背大魏江山后继为谁

  凌王面对父皇的逼问其实已经没有了选择可言,卿尘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她暗中施展巫术打算自保。元安直言皇宫内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卿尘有灵力护身也插翅难逃,况且隐瞒身份乃是欺君之罪,能留她命到今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今到这份上,父子情分也就不算什么了,元凌质问元安若自己不娶朵霞公主将会有什么后果,元安直言定会处死卿尘,凌王则再也没有继承这江山的机会。

  凌王最终选择妥协,来个将计就计。元安即可下旨令二人完婚并准允了元凌出兵梁国的请求。关于江山社稷的继承,元安一时也犯了难,究竟是选威震四方的凌王还是善于治国的湛王?他心里并没有谱,随后便唤了凤相,殷相,卫大人来宫中商议此事。

  尘埃落定后,弓箭手纷纷撤回。卿尘出宫后来到了凌王府,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庆幸的是他们提前和朵霞商量好了对策,否则今日这样的决断定然九死一生了。元凌当时十分担心,他甚至都想让玄甲军调转攻击目标,可这元安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也有养育之恩。卿尘听罢很是意外,元凌竟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抱着元凌想要安慰他时忽然又看到了预感的幻想。卿尘询问元凌是否打算出兵梁国,她看到了元澈受重伤的场景。

  凤相与卫相、殷相在殿外等候召见,立储一事迫在眉睫。三人谁也不敢明言支持谁,只说圣上心里肯定已经有了决断,大家都拥戴皇上的决定。殷相连夜赶往湛王府商议对策,他打算联合朝堂内外所有殷家势力推举元湛,元湛却对这件事情并不上心,反而问起了国库银两储备一事。眼看明日朝堂上就要争论立储一事,作为殷家代表人的元湛却并不上心,这让殷相很是郁闷,他认为元凌即将出征梁国,眼下正是夺位的最佳时机。元湛解释道眼下大战在即,库银关乎军力保障,他警告殷相自己不会干涉他们的行动,但底线是不能影响国之根本。四哥元凌是大魏战神,天下无双,若他都败给梁国,我们就算拿了这江山也坐不久。元湛自认心怀天下,只求问心无愧。

  殷相回去后就得知何大人已经招供,元凌非元安亲生一事可以坐实了。殷相将此事汇报给了殷贵妃,殷贵妃认为此事暂时不要公开,且看推举结果,一旦湛儿落败就拿出证据让元凌失去继承大统的资格,方可扳回胜局。

  凤相则来到了凌王府中报信,他自述若湛王得胜将来凤家自然不保,投奔凌王便合乎情理。元凌就当初揭发卿尘巫女一事责问凤相,得知其背后有黑衣人指使,凤相始终没有透露出莲妃的真实身份。凤相本打算联系门生为凌王助力,但凌王表示他深知父皇的性格,越是风头劲出越不讨喜,所以要求凤相的人全部举荐湛王。

  皇上在朝堂上宣布了朵霞和元凌的婚事,从此大魏便和阿柴族结为盟友,三日之后完婚。另外,根据太常寺莫大人的生辰八字推算,殷采倩赐婚给十一皇子元澈。

  朵霞接到赐婚的消息后并不开心,她望着佩剑泪流满面。如今阿柴族大王逝世一事已经封锁了消息,秘不发丧,可终究服丧期未过自己便要办婚事。她发誓一定要将梁军击退,终其一生守护阿柴族,木颏沙提出只要击退梁贼后公主愿意离开凌王回阿柴族,他定然会服从元凌的调令。此时卿尘代表魏国来送婚礼用的东西,她提醒朵霞多加小心,萧续已经集结死士打算在婚礼当天刺杀公主。卿尘还告诉朵霞,湛王和凌王其实已经有了准备,到时候若能生擒萧续,此战胜算大增。朵霞值此深感卿尘之胸襟谋略,终于明白自己落败的原因,但她赢得了一个生死之交,一个好姐妹。二人相拥互勉。

  元澈开心地将赐婚的消息告知了采倩,从此她就要成为自己的澈王妃了,二人都十分开心,元澈告诉采倩要用天都最好的布料为采倩做嫁衣。

醉玲珑第44集剧情介绍

  大婚当日刺杀失败大魏伐梁有理有据 暗巫插手元溟助力萧续出逃

  皇上派孙公公来让元凌选婚礼用的服饰,元凌却丝毫没有兴趣,被催促后甩手将宝剑扔了出去,吓得众奴婢下跪求饶。采倩和元澈正好路过,赶忙上前关心四哥。根据元澈的情报,梁军已经蠢蠢欲动,大战一触即发,目前摆在面前的有两座城池,元凌打算声东击西,分别用大魏的军队和阿柴族牵制梁军,来个瓮中捉鳖。

  元澈询问何时动身,元凌却说这次行动他会选择别人当副将。正是因为卿尘的预感,所以元凌打算让元澈留守天都,以免遭到不测。可元澈和采倩都不同意,坚决要求参战,无奈之下元澈只好说自己回去后会认真考虑。

  元湛方面已经安排好了人手,确保萧续无法逃出天都城,这也是他给卿尘和大魏的交代。此时忽然察觉府中有一侍女在偷听,元湛便唤其名字后将她打发走了。属下不明白为何湛王为何不拆穿那奸细,元湛则认为如今湛王府是那女子唯一的栖息之地,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则必有可怜之处,只要她不做危害自己的事情,仅仅帮母妃偷听个情报也无所谓了。

  群臣举荐的奏章悉数收了上来,元安看了一部分就发现几乎全是推荐湛王的,可见湛王势力覆盖极光。这番情况令元安很是生气,直接将余下的工作交给了女官卿尘。卿尘奇怪地发现,那些凌王的亲信竟然也举荐了湛王,看来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莫非是元凌主动出手了。

  入夜卿尘在庭院中遇到了元湛,此时元湛拿出了冰蓝晶,卿尘见到不禁眼前一亮。元湛只说是自己偶然所得,并未道出实情,卿尘也就欣然收下了灵石。卿尘告诉湛王这冰蓝晶清透伶俐,可读人心所思所想。湛王听后很是好奇,他将手放到石头上后便闭上了双眼。幻境中,元湛持长笛奏曲,婉转动听,卿尘则清新脱俗之样,微微一笑。醒来后二人相视一笑,如高山流水知音相遇般默契。

  元湛按照计划将萧续围困,没想到武聘婷率领人型毒煞强力反击,萧续趁乱逃走。朵霞在洞房中遭遇了黑衣死士的突袭,朵霞招架了一番后元凌持剑杀入轻松擒敌。木颏沙得知朵霞被梁国行刺后,生气地跑出去要找萧续算账。元安得知消息后看透了其中的奥妙,这正是凌王的高明之处,如此一来魏国对梁军开战更是顺理成章。

  萧续险些被木颏沙追上,此时元溟忽然现身拉拢木颏沙。他怒斥元凌欺骗众人,以和亲之名蒙骗朵霞,实则是为了能让玄甲军以抗击梁国之名占领阿柴族城池。元溟举例说正是因为朵霞败给过元凌,元凌又有战神的称号,所以朵霞公主才倾心于他。只要木颏沙杀了元凌,威名必然能令朵霞折服,到时候轻松抱得美人归。木颏沙被说中了心事,决定和元溟联手,但他要庐陵王和元溟保证不得伤害朵霞公主一分,

  元灏在府上聚集了元澈、元凌、元漓一起饮酒,众人谈着感情忽然都伤感了起来。元灏想起了鸾飞的生死相依,元澈想起了卿尘的爱慕而不得,二人不禁黯然伤神。元凌的伤感则来源于不确定的未来,他竟然和这些皇子不是亲兄弟,将来夺位开战时又将如何面对局面。想到此元凌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宴席,他在院子中遇到了卿尘,卿尘问起了元湛受到群臣举荐的尴尬局面,她质问这一切是不是元凌在操纵,元凌并无隐瞒。卿尘认为以自己对湛王的了解他根本就夺嫡之心,如此重情义的人更不会做出伤害手足之事。元凌听罢很是气恼,卿尘竟然在为自己的对手辩解,二人闹得不欢而散。

  元凌刚走到假山处忽然腹痛难忍,口吐鲜血,随之卿尘的玉环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