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柜中美人电视剧

柜中美人第19集剧情介绍

  飞鸾苦求永道士封印体内魅果 莲藕人恋上李涵玉溪深受刺激

  花无特意欢让御膳房做了一些小菜去送给秋妃,半路上遇到了翠凰,翠凰兴致勃勃地上前打招呼,花无欢对她却十分冷淡,说话也很绝情,翠凰听了暗自生气。

  花无欢提了食盒到花萼楼,见秋妃正在弹琴,便问她是要先用膳还是继续弹琴,哪知秋妃却突然翻脸,称自己只会弹琴给先帝一人听,让他记住自己身为奴才的身份,花无欢闻言连忙应是。之后,秋妃问起花无欢下一步有何计划,花无欢称要以静待变,秋妃又咄咄逼人地责问了一番,将他打发了,

  花无欢回到内侍省后,苦苦思索,不明白秋妃为何对自己这般忽冷忽热,他觉得秋妃对自己说的话,与自己刚刚对翠凰说的如出一辙,暗自猜想,是不是翠凰救过秋妃,与她关系热络了,将自己冷待她的事告诉了秋妃,秋妃在替她出气,却哪里知道,那秋妃本就是翠凰所化。他愁肠百结的样子让身边伺候的太监小禄子很奇怪,他口无遮拦地问花无欢是不是喜欢上秋妃了,花无欢闻言心中咯噔了一下,连忙出言呵斥小禄子。

  这日,李涵又一次来到了紫兰殿, 轻风吓得大叫翠凰救场,可是翠凰却没有出现,轻风只好硬着头皮接待李涵。她还想像上次一样,用假装吃醋来阻拦李涵见飞鸾,可这次李涵却说什么都要进去,轻风一看拦不住,一颗心差点从嗓子眼儿跳出来。李涵走进内室,掀开帐幔后,却发现飞鸾无精打采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说话也有些呆呆傻傻的,李涵不禁皱紧了眉头。轻风还以为这飞鸾是翠凰所化,可转眼间,又发现翠凰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上前施礼对李涵说,飞鸾是染了风寒,所以精神欠佳,李涵闻言这才释然,叮嘱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轻风见翠凰和飞鸾同时出现,便以为是飞鸾回来了,见李涵对她终于不再那么痴迷,还以为魅果已经被封印了,于是便欣喜地上前抱住她,哪知却被飞鸾不耐烦地推开了。轻风觉得十分怪异,翠凰瞥了她一眼,向着飞鸾一挥手,飞鸾轰然倒在了床上,转眼间只剩下了一袭衣衫,原来,这飞鸾乃是翠凰用莲藕所化。

  有了这个替身,轻风终于可以不再提心吊胆,每日里也不再无聊,闲暇之余逗弄小莲藕也是一大乐事。一天早上,轻风醒来后,见躺在自己身边的变成了一堆干扁的藕段,不禁吓得失声大叫,翠凰赶来给莲藕泡了点水,她又恢复了生机,变回了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轻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的飞鸾,还正在永道士的洞府门前苦苦等待,她一连等了好多天,也不见永道士的影子,饿得两眼发花,差点昏过去。可又不敢去找吃的,生怕永道士回来错过了。就在飞鸾饿得快要坚持不住时,她发现了洞口的那株芳草,迷离中将其看做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大萝卜,便扑过去想要下嘴,幸亏永道士适时赶到阻止了她,这才避免芳草美人沦为美食的下场。

  飞鸾见到永道士,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衣衫,苦求他帮自己封印魅果,永道士听说了前后经过,直言魅果的效力不是那么好解除的,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可飞鸾不死心,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着他,寸步不离。永道士被逼得没有办法,便告诉她,自己门口的那棵树是棵灵树,只要在树下打坐冥想,就会得到想要的答案。飞鸾不知永道士是在敷衍她,闻言认认真真地打坐去了,永道士这才得以脱身,连忙一溜烟躲开了。

  轻风担心莲藕人闯祸,给她灌输了许多在宫中生存的必备法则,比如,看到李涵要恭谨有礼,看到不认识的人要微笑,小莲藕牢牢记在心中。这天,她在紫兰殿待得腻了,便想出去逛逛,一出门正好碰到了玉溪和全臻颖,小莲藕对玉溪笑了笑径直走开了,玉溪叫住了她,想向她一诉相思,哪知眼前的飞鸾却说自己不认识他,玉溪闻言大受打击。

  轻风得知后大急,连忙关照小莲藕,飞鸾真正喜欢的人是玉溪,不可以对他这么冷淡。她气小莲藕闯了祸,不肯给她泡水,让她自己去池塘边上泡水,小莲藕只好依言独自去了。她正趴在池塘边上玩儿得兴起,被李涵走进来看到了,他赶紧扶起了小莲藕,得知是轻风让她在这里泡水,又听她口无遮拦地复述了轻风之前威胁她,让她远离自己,否则便将她大卸大块的话,李涵觉得很震惊,为了不让“飞鸾”再受欺负,便将她带回了太和殿。小莲藕见李涵对自己柔情款款,也禁不住喜欢上了他,对他十分热情,李涵便将她留宿在了太和殿。

  轻风从外面闲逛回来不见了小莲藕,正在到处寻找,福荃赶来宣旨,称要罚她禁足,并说李涵已将飞鸾留在了太和殿侍寝,轻风担心穿帮,不顾一切地闯到了太和殿。正在批阅奏折的李涵见她风风火火冒失唐突的样子十分异常,,便让人将已经睡下的“飞鸾”送回了紫兰殿,并带轻风到一座楼台上吹风,想让她冷静一下。轻风得知李涵并不是要罚她,这才放下心来,不禁暗暗欢喜。

  第二天,小莲藕还在生轻风的气,轻风又警告了她一通,让她远离李涵,不要给真正的飞鸾找麻烦,并吓唬了她一番,小莲藕气呼呼地跑了出去。有事进宫的全臻颖见到了趴在栏杆上发呆的小莲藕,便故作亲近地上前搭讪,小莲藕根本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的心思,更不知道全臻颖的险恶用心,便毫不隐瞒地告诉她,轻风逼着她喜欢玉溪,可自己不想离开皇宫。全臻颖闻言大喜,便劝导了她一番,让她好好把握住李涵,不要选择身为将军,未来也许会有生命之忧的李玉溪,还教了她一套魅惑李涵的小把戏。

  单纯小莲藕哪里知道全臻颖的歹毒,还对她千恩万谢,将她引为知己。第二天,小莲藕依照全臻颖所教的方法,将李涵带到了飞鸾常与玉溪私会的河边,与他一起采摘莲藕,为李涵做了莲藕荷叶饭,并当众献舞,对李涵大加献媚。玉溪看到了这一幕,心中酸痛难抑,再加上全臻颖在一旁不着痕迹地挑拨,玉溪气愤地转身离开了。

柜中美人第20集剧情介绍

  为压制魅果飞鸾冒死闯毒雾林 推莲藕入水轻风获罪身陷囹圄

  实心眼的飞鸾在那棵所谓的灵树下老老实实打坐,可是她根本就没办法凝心静神,还差点走火入魔,永道士于心不忍,便实话实说,告诉她不必在此浪费时间。飞鸾央求他替自己封印魅果,永道士被缠得没办法,便说出了实情,原来,想要封印魅果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要损耗永道士五百年的道行,他自然不肯,飞鸾闻言十分失望。芳草美人见她对玉溪之情比自己当年对那只黄鼬还要坚定,便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到圣城下的毒雾林去试试压制魅果。

  毒雾林就是人的心魔,只要踏入其中,就必须直面心中的恐惧,想要战胜这种恐惧,安全出林,则需有足够坚定的信念。飞鸾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心中的恐惧,在林中艰难跋涉,

  李涵将宫里筹办七夕的事务交给了轻风,轻风很是高兴,但她从来没有过过七夕节,不知道该怎么布置,只道过节热热闹闹就好,于是让人拿出彩带灯笼等物来装饰,花无欢见到后心中暗暗好笑,告诉她说,七夕节要的不是热闹,而是浪漫的氛围,宫里主要的节目是放河灯,轻风闻言这才知道自己做了傻事,连忙让人撤去了灯笼,花无欢则将小禄子留下来帮着筹备,自己独自出宫采买物品去了。翠凰一见,连忙声称自己也要去买东西,跟在花无欢身后出了宫。

  翠凰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深爱上了花无欢,见大街上的女子都在买饰品打扮自己,便也想买一件饰品来取悦花无欢。她在街边小摊上看上了一直造型精美别致的发钗,正在兴致勃勃地试戴,忽然发现花无欢从对面的铺子里走出来,忽然没来由地觉得心虚,连忙摘下发钗匆匆离开了。花无欢见翠凰喜欢那发钗,就悄悄将它买了下来,打算送给她,可是等见了面,他拿出了发钗,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硬生生把话又咽了回去。

  翠凰看出了花无欢有话对自己说,便又幻化作秋妃的模样,打算从花无欢嘴里套出实情。这时,花无欢亲自来给秋妃送过七夕节的胭脂水粉,“秋妃”看到了他怀中露出了包发钗的锦缎一角,便一把抢了过来,见里面正是自己看上的发钗,翠凰暗自高兴,不由分说拿出来要花无欢替自己戴上。花无欢不便拒绝,只好依言而行,可是他看着镜子里戴着发钗的秋妃,脑子里却不由自主想起了翠凰的样子。

  花无欢一直在为漳王夺位的事暗中绸缪,为了使漳王能够师出有名,他决定寻找传国玉玺的下落,帮漳王赢取民心。巧合的是,此时的轻风在翠凰被激起炫耀之心,对她展示花无欢所送的发钗时,也想起了那个曾经被自己抛井里的玉玺,决定将之找到进献给李涵。

  七夕节这天,轻风安排了拔河比赛,李涵让轻风和飞鸾各领一队宫女比赛,两人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想赢得比赛,得到李涵的奖赏。哪知就在拔河过程中,小莲藕的手臂受力太过,出现了干枯缺水的征兆,翠凰在旁边见了,连忙暗暗施法打在了小莲藕手上,小莲藕吃痛放手,轻风这边一时不防,在己方大力的作用下,摔倒在了地上,众人见了纷纷大笑。李涵走上前怜爱地将轻风扶了起来,轻风趁机提出,晚宴后让李涵抱自己回紫兰殿,李涵笑着答应了。

  之后,李涵说到做到,果然将轻风抱了回去,轻风又装模作样地撒了一通娇,声称要送李涵礼物,并话里有话地提起了传国玉玺。李涵哪里想到轻风会知道玉玺的下落,以为她在信口开河,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暗中偷听的翠凰却在轻风的话中确定了玉玺就在她手中。

  李涵和轻风卿卿我我,小莲藕却形单影只独自郁闷,全臻颖又趁机蛊惑她,以历朝多少情如姐妹的妃子都为了争宠而斗得你死我活的实例来诱导她,激起了小莲藕的杀心。她暗暗写了一封短笺给轻风,约她到城外河边相会。

  李涵走后,轻风一个人在院子里散步,永道士突然出现,以让她还报自己恩情与自己同过七夕为名,带着她飞上了天,欣赏天上的美景。看了牛郎织女相会的鹊桥仙境,轻风兴奋不已。之后,永道士拿出一束鲜花来送给轻风做礼物,哪知那花却是芳草美人所化,每年永道士都是陪她过的七夕,今年早早就不见了人影,因此芳草美人才化作他早就藏好的那束鲜花,暗暗打探儿子陪谁过七夕。轻风从芳草美人口中得知飞鸾去了毒雾林,不禁担心不已。

  第二天,轻风发现了小莲藕留下的字条,见上面署名是飞鸾,便以为是她回来了,高高兴兴去河边赴约。见面之后,轻风很快就发现了眼前的人不是真正的飞鸾,便不客气地教训了她一番,威胁她以后不准冒充飞鸾,否则就让翠凰来修理她。小莲藕不服气地让她将玉玺交出来,并说自己正是奉了翠凰之命来寻找玉玺,轻风闻言大惊。两个人一言不合吵闹了起来,最后动了手,就在她们打得不可开交时,全臻颖带着李涵赶了过来。

  李涵见轻风和飞鸾在河边打得激烈,一颗心都快跳了出来,连忙呵斥两人停手。小莲藕闻言稍一愣怔,一个不注意被轻风推入了河中,很快就被湍急的河流冲向了下游。李涵见状大惊,连忙命福荃派人去下游搭救飞鸾,并狠狠责骂了轻风一番。轻风也被吓到了,不知该怎么解释,便将实话说了出来,称落水的不是飞鸾,只是莲藕所化。李涵正在盛怒之中,根本听不进去轻风的话,也不肯相信,全臻颖闻言却暗暗记在了心中。

  玉溪带着神策军在沿河一带仔细搜寻,一连三日都没有任何消息,他神情憔悴地回来向李涵复命,李涵怒不可遏地去质问轻风,轻风为了不让李涵误认为自己是个心思歹毒之人,无奈之下便将小莲藕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李涵以为轻风是在信口开河,盛怒之下便命人将她押到牢中去,玉溪却觉得轻风所言有几分可信,便劝阻了李涵,提议招全臻颖前来询问究竟,李涵便依了他。

  全臻颖到来之后,先是确定了莲藕人的可能性,但接着又提出,寻常人无法用莲藕幻化成人,除非轻风和飞鸾是身怀邪术的妖物。轻风开始还以为全臻颖是在帮自己说话,现在才知道,她是给自己下了个套,现在的她已经被堵进了死胡同,要么承认自己是妖,要么承认自己杀了人,哪个选择都不会有好下场,轻风不禁气急。李涵不相信莲藕化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不听轻风继续辩解,命人将她押进大牢,三日后处斩,全臻颖闻言暗自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