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23集剧情介绍

  姬惊雷受伤被战枫禁足 玉自寒为烈如歌回山庄

  蝶衣在青龙堂未找到钟离无泪,一路来到山庄外看到钟离无泪正在吹奏一曲悲伤的曲子,蝶衣认为钟离无泪即使已经不是堂主了,但是青龙堂的人多年受钟离无泪的照顾,所以钟离无泪留下来就一定能帮到烈如歌,钟离无泪答应跟蝶衣暂时到梅苑安身。

  姬惊雷回到松院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碧儿将姬惊雷扶进房间,查看伤势得知姬惊雷伤情严重,碧儿安排封闭院门不能让任何人得知姬惊雷重伤的事,并亲自为姬惊雷疗伤。碧儿觉得很奇怪,以前裔浪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却能将姬惊雷重伤如此,如果让人知道姬惊雷受伤肯定会让裔浪寻到间隙故意找茬削权。

  薰衣来到松院,得知碧儿为姬惊雷疗伤,对碧儿产生了怀疑,问及碧儿以前的事情,姬惊雷劝薰衣不要怀疑碧儿,碧儿是老庄主送给自己的丫鬟。薰衣非常担心现在庄内的情况,如歌现在昏睡不醒,一旦醒了得知庄内变了天不知道会怎样呢,她也不甘心烈火山庄从此就归了战枫。

  姬惊雷被战枫禁足,姬惊雷非常恼火,裔浪却认为战枫优柔寡断,如此下去一定会为战枫制造一个接一个的麻烦,裔浪告诉战枫如果他下不去手自己可以代劳,战枫怒目圆睁对着裔浪一字一句的说,松院和梅院的人一个都不能伤,他既要庄主之位,也要这两个院子的人。

  如歌醒来之后得知钟离无泪目前在自己的梅院烧火做饭,想去看望钟离无泪却迎面碰到来这里看望自己的战枫,对于战枫的关心如歌显得是那么客气和拒绝,战枫失望伤心而去。这一切被钟离无泪看在眼里,烈如歌知道钟离无泪精通医理,让钟离无泪帮自己开一个药方,可以让自己的病好的慢点,目前自己的处境处于劣势,只能通过装病来探听周围的一切,寻找时机。

  黄综来向玉自寒汇报烈火山庄的情况,烈如歌目前久病不起不问庄内事情,庄内一切事宜都是战枫一人主持,战枫行事果敢雷利,现在烈火山庄比烈明镜在的时候还要兴盛。

  裔浪当众宣告烈明镜的死是由霹雳门的雷惊鸿所为,因为雷惊鸿曾经在山庄出现,且爆炸的火器是霹雳门的武器,因此要抓回雷惊鸿询问,慕容堂主反对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和霹雳门结怨,战枫让众人先去把霹雳门逐出的几个堂主抓回来拷问,然后在下结论,众人皆服。

  战枫来梅院看烈如歌,碰到薰衣正好拿衣服给烈如歌送去竹院,战枫要过薰衣手里的披风一路来到竹院,看到一袭白衣的如歌坐在塌边咳嗽不止的样子,似乎又清瘦了许多,战枫心疼地为她披上衣服。战枫告诉烈如歌烈明镜的死可能是雷惊鸿所为,烈如歌肯定地说不是雷惊鸿所为,战枫告诉烈如歌知道她和雷惊鸿的交情匪浅,因此让她回避这件事。烈如歌抬头望向战枫,悠悠的反问战枫真的认为是霹雳门所为吗?眼内尽是怀疑,战枫盯着如歌问如歌是否怀疑自己,如歌用一阵剧烈的咳嗽掩盖了所有的话,她端起桌上的凉茶欲饮,却被战枫拦住,战枫说凉茶伤身。烈如歌告诉战枫自己不可能怀疑战枫杀了父亲的,她问战枫如果查明真相之后如何处置霹雳门,战枫要彻底清除霹雳门。烈如歌抬头望向战枫,目光里所包含的内容是忧伤,是怀疑,估计没人能读懂,烈如歌让战枫牢记自己的话,自己是不会放过杀害烈明镜的凶手,不管这个人跟自己有任何的交情,烈如歌继续倒了一杯凉茶一饮而尽,她清楚地知道战枫是向诬陷霹雳门,将事情栽赃陷害给雷惊鸿,因此烈如歌无力地让战枫没事的话就离开吧,她此时已经不想跟战枫说太多的话,战枫离开之前叮嘱烈如歌按时吃药。

  战枫抓到了被逐出霹雳门的人当众审问,烈如歌也亲自到现场审问,那些人清楚明白此时真正霹雳门的当家人是战枫,也从战枫话里的意思听出真正的意图,于是都纷纷招供的确是将制造好的火器交给雷恨天和雷惊鸿,目的就是为了称霸武林对付烈火山庄,一时之间烈如歌无话可说,战枫命人捉拿雷惊鸿。

  薰衣在凉亭陪着烈如歌看书,劝烈如歌休息一下,烈如歌却说自己看了一天书了,却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她知道雷惊鸿是冤枉的,担心雷惊鸿这个霹雳门唯一的少主被杀之后,霹雳门将落入暗河宫之手,薰衣问烈如歌难道就从不怀疑雷惊鸿,烈如歌肯定地说雷惊鸿绝对不会,薰衣微笑地告诉如歌只要她相信自己也相信。此时蝶衣突然来报说玉自寒回来了,烈如歌飞奔至竹院,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玉自寒如歌放下所有的防备,一下子扑倒在玉自寒身侧,脑袋趴在玉自寒膝盖上,玉自寒伸手抚摸烈如歌的秀发,给她力量和安慰。

烈火如歌第24集剧情介绍

  雷惊鸿被诬陷杀烈明镜 战枫亲自为如歌熬药

  烈如歌趴在玉自寒膝上泪流不止,玉自寒温柔地问如歌可是受了什么委屈,烈如歌告诉玉自寒自己是最大的委屈就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玉自寒自责地认为是自己无能,玉自寒劝如歌烈明镜生前最疼爱的就是烈如歌,如果他看到如歌现在病恹恹的样子一定会心疼的,烈如歌说父亲已经不在了,再也看不到自己生病了。玉自寒心痛地说自己还在,知道烈如歌生病的消息,他连夜赶回烈火山庄,而烈明镜的死亡对自己而言伤感并不比烈如歌少,烈如歌只好告诉玉自寒实情,自己一直都在装病,目的是为了查出烈明镜的真实原因,并且将之前莹衣告诉自己的实情一一告诉了玉自寒,玉自寒大惊,问如歌是不是怀疑战枫杀了师傅。烈如歌坦言自己的确怀疑战枫,但是没有证据,玉自寒认为如果真是战枫的话烈如歌留在这里非常危险,而短时间内也不能查清什么,还不如跟着自己离开,到时候打败倭寇再陪如歌查明真相,如歌却坚持留下,她觉得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一定要查明真相,玉自寒早就料到烈如歌会如此回答,也知道无法勉强,只好安排黄综留下照顾如歌,毕竟黄综有官品在身,关键时刻能保如歌一命。之后,玉自寒要去拜祭烈明镜,并告诉如歌自己需要马上赶回前线,不能久留。如歌带着玉自寒去祭拜烈明镜。

  玉自寒回山庄的事情传遍了山庄,战枫和姬惊雷都一同赶到灵堂前见玉自寒,玉自寒告诉姬惊雷因为不放心烈如歌和祭拜师傅才回来的,还需要立刻赶回军营,并叮嘱姬惊雷在这期间保护好烈如歌,姬惊雷向玉自寒保证一定保护好烈如歌。

  刀咧香质问战枫是不是想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向雷惊鸿,战枫告诉刀咧香最终要看证据,刀咧香根本不理这一套,她告诉战枫自己对断雷庄的事情一清二楚,不管战枫他们做什么但是不允许伤害别人,战枫压低声音问刀咧香所说的别人可是雷惊鸿,并进一步威胁刀咧香,断雷庄一案她知情不说也是罪人,更何况那个案子刀无暇才是主谋,刀咧香一下子无力反驳。

  姬惊雷和烈如歌为玉自寒送行,烈如歌笑言以前从未发现这两位师兄如此好,姬惊雷坦言竹院是禁地,而且玉自寒口不能言,因此从小他就怕玉自寒,玉自寒告诉姬惊雷等自己回来时候邀请他到竹院喝茶,姬惊雷伤感地说那是师傅最喜欢去的地方。

  姬惊雷看出玉自寒想跟烈如歌单独说话,识趣地退到一边给二人单独说话的机会,玉自寒告诉烈如歌等到他击退倭寇回来就跟如歌成婚,因为烈明镜曾经将烈如歌托付给自己,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争取一下,烈如歌刚要说话就被玉自寒阻止了,玉自寒握住烈如歌的手希望她能趁着自己上战场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姬惊雷和烈如歌回到梅院的时候战枫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烈如歌咳嗽不止,战枫让烈如歌风寒未愈之际不要四处乱走,并自称是来这里找姬惊雷的。

  战枫追上姬惊雷跟他商量让他去带队抓雷惊鸿,雷惊鸿不肯离开,他告诉战枫自己绝对不会离开山庄的,因为他明白战枫命令自己离开就是要孤立烈如歌,姬惊雷劝战枫让出庄主之位还给烈如歌,兄弟几人辅佐烈如歌,战枫却认为烈如歌的性格一定会被别人欺负的,姬惊雷却说烈如歌从未被外人欺负过,相反,他所有的委屈都是来自庄内,来自战枫。

  战枫此时已经不管姬惊雷是否同意离开,他此番认为绑也会绑着姬惊雷去的,姬惊雷得知这个消息在自己庄内大叫就是不去。烈如歌突然出现劝姬惊雷带队出发,她希望姬惊雷借这个名义联系雷惊鸿见自己一面,只有雷惊鸿自己能出来推翻现在的结论,而派任何人去都会引起战枫的猜疑,只有姬惊雷借住报仇的名义才能找到雷惊鸿,姬惊雷却担心雷惊鸿不肯相信自己是烈如歌安排去的人,烈如歌暂时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让雷惊鸿相信。蝶衣得知烈如歌的困扰,就在一张白纸上画上一个太阳模样的东西交给烈如歌,并告诉如歌只要雷惊鸿看到这个就能跟着来见烈如歌,而至于为什么会来,蝶衣表示自己不能说。

  碧儿要求跟着姬惊雷一起出发,并亮明了自己是青龙堂三堂主的身份,这是烈明镜早已安排好的事情,也是绝密,所以即便是战枫也不知道这件事,碧儿告诉姬惊雷自己可以有办法从裔浪手里夺回青龙堂,并且带着自己出去一定会有用,姬惊雷同意带着碧儿一起出发,并问为什么庄主安排碧儿到自己身边做个婢女,碧儿告诉姬惊雷庄主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战枫看到蝶衣在为如歌熬药,让暂时停止吃这些药,并说安排其他郎中给烈如歌看病。郎中诊断烈如歌的病无大碍,只是伤心过度郁结于心所致。蝶衣看着战枫送走郎中,问烈如歌这个病得装到什么时候,烈如歌告诉蝶衣装到看见雷惊鸿为止。

  战枫亲手为烈如歌熬药,不允许任何人插手,为了担心药苦还刻意准备了烈如歌喜欢的冬青梅,蝶衣忍不住怀疑战枫在药碗中下毒,薰衣倒并不担心,都知道药是战枫亲手熬制,如果烈如歌死了就肯定是战枫所为,战枫没那么傻。蝶衣仍旧不相信又是试毒又是要倒掉的,如歌却笑看两个丫头的争执。

  烈火山庄都知道战枫每日为烈如歌熬制汤药,破解了不睦传闻。裔浪来找战枫挖苦他手段高明,战枫厉声质问裔浪烈如歌久病不愈是不是他动的手脚,并目露凶光盯着裔浪明确地告诉他,一旦让自己得知是他动的手脚断然不会饶了他,裔浪用烈明镜的死来提醒战枫不要儿女情长,战枫却认为如歌是无辜的。

  有琴泓为救银雪,将自己毕生内力输送给银雪,自己却青丝变白发。烈如歌突然想到银雪,就来到梨院,这里以前父亲是不允许人进入的,每日打扫就只为那个仙人,这里以前是四季常开的梨树,如今也随着烈明镜的死去这里已经梨花落尽,变得破败不堪。烈如歌在梨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却正是刀咧香,刀咧香说起自己在品花楼买银雪的情况,也就是那天遇到了雷惊鸿。烈如歌问起断雷庄的真相,她告诉刀咧香自己曾经发誓一定要查出真相,还断雷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