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25集剧情介绍

  雷惊鸿冒险赴约烈如歌 暗夜罗逼迫战枫杀如歌

  烈如歌知道刀咧香清楚断雷庄的真相,她只是在隐瞒而已,并未参与其中。提及小风的死,烈如歌至今心里都很伤痛,刀咧香告诉烈如歌有些人自己生来就没有选择,想清清白白的已经是不可能,自己就是这种人,她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人,即使那些人作恶多端,因此她不能告诉烈如歌真相,刀咧香临走前告诉烈如歌对于她说的自己装病的事情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烈如歌来到银雪房内,将桌子上花瓶里插着的一个梨树枝带走,看到院子中的梨树尚有一颗上面长出一个小芽,并没有完全枯死,不由得心里重拾信心,她认为只要没有完全枯死就还有希望。

  有琴泓和银雪躲在一处民宅内休养,有琴泓外出为银雪找吃的,回来时候发现床榻已空,还以为银雪已经走了,正在落泪伤心,银雪却突然从外面回来,看到有琴泓满头白发银雪明白了他这是为自己才这样的,拍拍有琴泓肩膀算是感激和安慰,有琴泓看到银雪醒来大喜,要去街坊处讨要吃的来给银雪做好饭,银雪却提出让有琴泓买酒来,有琴泓此时身无分文,但是他仍旧告诉银雪酒一定有。

  慕容堂主来见烈如歌,烈如歌认为自从烈明镜死后慕容堂主从未踏足梅院,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慕容堂主告诉烈如歌,现在已经发现暗河宫在江湖中行走,以前暗河宫和烈火山庄一战大败,暗河宫就成了武林公敌,被江湖唾弃追杀,而现在江湖大乱,三大世家的内斗都被各派人士看在眼内,就希望三败具伤他们就可以有机可乘,这其中就包含暗河宫在内。烈如歌感叹烈明镜用了那么久的时间让江湖恢复平静,如今烈明镜一走,暗河宫又出现了。烈如歌怀疑烈明镜的死跟暗河宫有关系,慕容堂主表示自己也正有此怀疑,所以才来找烈如歌的。烈如歌反问慕容堂主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诉战枫,慕容堂主表示从烈明镜一死,让他不敢再相信战枫,烈如歌问慕容堂主就不担心今天这些话为自己引来麻烦,慕容堂主说在没有证据之前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他也绝对不会让烈明镜死的不明不白。

  烈如歌问慕容堂主断雷庄一案父亲是否怀疑过战枫,慕容堂主告诉烈如歌烈明镜什么都知道,他只是一直再给战枫机会,他对战枫的爱绝对不比烈如歌少,烈如歌也坦言自己在等一个机会,等着雷惊鸿辩白的机会。

  有琴泓为银雪准备了酒菜,殷勤地侍奉银雪,银雪为有琴泓把脉得知有琴泓此时已经功力尽失,忍不住责怪有琴泓,自己现在只有三成功力,而有琴泓又浑身功力尽失,如果此时暗夜罗来袭,两人则必死无疑,有琴泓劝银雪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

  蝶衣在门口等着战枫为烈如歌送药来,战枫打听如歌的消息,蝶衣谎称如歌现在好多了,晚上已经不那么咳嗽了,只是精神还是不太好,今天慕容堂主来看小姐,说了两句话就让回了。之后,蝶衣称赞幸亏庄内有战枫操持,外面有姬惊雷操持,所以小姐才能好的快。战枫让蝶衣照顾好如歌,不必操心庄内的事情。

  蝶衣端回药丸,满腹牢骚的认为每天战枫来两趟,自己还得费神去应付,钟离无泪为避免蝶衣每天端着药丸去倒干脆拿去浇自己培育的药材了。蝶衣将庄内传言最近战枫要和成亲了,烈如歌对此也很无奈,心情不好放下了筷子,期盼着玉自寒赶紧扫平倭寇。

  敬阳王和景献王在皇帝面前故意透露出玉自寒离开军营回烈火山庄的事情,景献王欲诬陷玉自寒是为了烈如歌连夜回去的,而敬阳王则为玉自寒说话,他认为玉自寒千里奔丧实乃孝道,尊敬师傅,并非儿女私情,皇帝本就疼爱玉自寒,加上玉自寒此番抗击倭寇连连传回捷报,自然有心维护,听到敬阳王如此说便顺势饶了玉自寒擅离军营之罪。

  玉自寒在军中和倭寇僵持不下,倭寇吃了败仗不敢轻举妄动,而玉自寒由于找不到倭寇藏匿的地点,也不能主动出击,此时,有人来报说烈如歌已经痊愈,并且关于烈明镜杀死战飞天的事情江湖传言四起,玉自寒认为这一切绝非偶然,他现在只能尽快找到倭寇的藏身地点将倭寇一网打尽,这样才能抽身回去帮烈如歌。

  战枫来见暗夜罗,汇报现在有三十个门牌支持自己,十九个门牌支持霹雳门,而是几个门派尚在观望,暗夜罗称赞战枫做的好,不愧是暗夜罗的外甥。暗夜罗摸着战枫耳朵上的蓝宝石耳钉,告诉战枫那是他母亲的东西,战枫出生的时候自己亲手为战枫放进去的。暗夜罗告诉战枫他的母亲是暗河宫的二宫主,名叫暗夜冥,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人,小时候暗夜罗就爱好打斗,武功高强,十多岁时候就用五招打败了武当长老,他看到暗夜冥独自坐在河畔美丽无比,撒娇地让暗夜冥嫁给自己,暗夜冥告诉暗夜罗将来罗儿一定会非常强大,而自己

  喜欢罗儿,也不想跟他分开,暗夜罗以为这就是暗夜冥答应了自己的求婚,拿了暗夜冥的发簪作为定亲信物,实则暗夜冥却将暗夜罗视为自己的弟弟,出于对弟弟的宠爱,暗夜冥并未将发簪要回。

  暗夜罗认为暗夜冥本来可以无忧无虑生活在暗河宫,却嫁到了烈火山庄,最终导致丧命。暗夜罗越说越生气,命令战枫杀了烈如歌,只有这样他才能正大光明进入烈火山庄祭拜暗夜冥。战枫跪下恳求暗夜罗放过烈如歌,暗夜罗却露出不屑的面孔,拂袖而去。

  看到薰衣魂不守舍的样子,如歌知道薰衣是担心姬惊雷,她安慰薰衣姬惊雷此时也一定最牵挂的人就是她。此时,姬惊雷准备独自去进雷惊鸿,他认为自己只是去劝雷惊鸿来见如歌不会有危险的,碧儿交给姬惊雷一把匕首,告诉他如果遇到问题就求救,自己一定会去救他的,姬惊雷却认为自己不会让一个弱女子救护的,碧儿告诉姬惊雷自己并不是弱女子,能被自己保护不丢人。

  姬惊雷来见雷惊鸿,他告诉雷惊鸿目前如歌正在查明烈明镜真实的死因,雷惊鸿认为如果真的去了战枫不会放过自己的。姬惊雷告诉雷惊鸿自己会继续在这里假装跟雷惊鸿缠作战迷惑外人,让雷惊鸿带着亲信悄悄去苗河镇见烈如歌,因为只有了解火器的雷惊鸿才能自己说明自己的冤情,届时烈如歌会为他洗清冤情。

  凤凰不同意雷惊鸿独自冒险,她认为烈如歌只是一个傀儡庄主,如果雷惊鸿去了就是凶多吉少,雷惊鸿告诉凤凰他明知烈如歌是傀儡,但是他还得回去见她,因为烈如歌死了父亲却还是选择相信自己,他无法辜负这种信任,必须自证清白,他也不能让手下的人跟着受连累被灭门,凤凰看到如此的雷惊鸿露出微笑,不再劝他。

  入夜,雷惊鸿在路边饭摊打尖休息,从店老板那里知道了如今暗夜罗消灭了许多私收暗税的人,老百姓都称赞暗河宫是武林正派,许多人都争相投奔,而昔日的正派烈明镜则被人说成是杀死兄弟独霸山庄的大恶人,雷惊鸿闻言带着人赶紧离开了。与此同时,有琴泓也在此处就餐,听到了这些传闻。

  梨院,如歌独自坐在门口台阶上,看着梨树上那个含苞待放的花苞,回身仿佛看到银雪出现在窗边……

烈火如歌第26集剧情介绍

  烈如歌苗河镇见雷惊鸿 蝶衣护主被裔浪所杀

  如歌仿佛看到银雪站在窗口看着满院凋谢的梨花,定睛一看却已是人去屋空,如歌不禁默默对银雪念叨,一定是银雪此时在天上看不得梨花凋谢,所以才让这里花期重现的。此时,黄综突然来到告诉烈如歌雷惊鸿已经到了,如歌觉得非常欣喜,今天正是重阳节,去年的重阳节就是和雷惊鸿及银雪一起度过的,而雷惊鸿恰好在此时过来,可以说是巧合,也可以说是天意。黄综问烈如歌是否想好了离去的理由,如歌告诉黄综离去的理由早就想好了。

  烈如歌谎称想吃苗河镇的馄饨,苗河镇是离烈火山庄最近都地方,以前如歌经常和烈明镜一起吃馄饨,因此战枫找不到理由阻止她去,只好加派人手保护烈如歌亲自前往苗河镇吃馄饨。

  烈如歌在苗河镇留宿等候雷惊鸿,裔浪的人将烈如歌留宿的消息报告裔浪,裔浪让人通知各大门派的人赶往苗河镇,他怀疑雷惊鸿今晚会在苗河镇出现,并安排让人立刻在苗河镇放火器,即使烈如歌在那里他也毫不担心,或许如果能就此除去烈如歌也是他内心所想吧。之后,裔浪找来丫鬟假借战枫之名通知梅院的蝶衣庄主突感身体不适,已经在苗河镇住下了,让她到枫院拿了药送去苗河镇,临行前,钟离无泪叮嘱蝶衣早去早回,自己准备了好菜等她回来,蝶衣欣然点头。薰衣看着这一对小情侣幸福甜蜜的样子,也感觉欣慰,露出微笑。岂料,蝶衣在去往枫院的时候被人用暗器打晕在地。

  烈如歌等到雷惊鸿之后,随同雷惊鸿去苗河镇外的树林看麒麟火雷,这种火雷就是炸死烈明镜的罪魁祸首,雷惊鸿告诉烈如歌这个火雷威力极大,但是有个巨大的缺陷就是需要人拉着引线才懂引爆,而烈明镜的练功房被炸用了6枚这样的火雷,这就意味着需要6个人同时拉着引线才能引爆,而那么多人是不可能不被发现的,也正是不了解这个火雷特性的人才选择了这种火雷,由于这种火雷有缺陷所以霹雳门制作的非常少,更何况烈明镜的练功房一定是加固的,火雷就算威力巨大也是不可能在外围爆炸将里面的人炸成粉末,烈如歌说父亲练功房里四周全部都是钢板,这就只能说明手雷是在练功房内被炸的,在里面引爆炸药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掩盖烈明镜真正的死因,烈如歌告诉雷惊鸿自己一定还他清白,雷惊鸿将一枚麒麟火雷示范给如歌看,另一枚交个烈如歌带回作为证据。

  蝶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客房的椅子上,裔浪走进来质问蝶衣烈如歌去苗河镇的真正意图,并拿出麒麟火雷放在蝶衣身上作为要挟,蝶衣无论如何不肯出卖如歌。

  苗河镇郊外,雷惊鸿刚要为烈如歌示范,没等点燃火雷就听到了两处剧大的火器爆炸声,一处来自苗河镇,另一处来自烈火山庄的客房。如歌和雷惊鸿慌忙赶往苗河镇,发现那里到处都是被火器炸过的痕迹,老百姓哭喊声一片,死伤无数,黄综带人来找烈如歌,看到这一幕雷惊鸿远远的向烈如歌抱拳告辞而去,黄综则带烈如歌返回烈火山庄。

  钟离无泪听到爆炸声担心蝶衣安危赶紧去找,却被裔浪派的人围住,幸亏薰衣阻挡住拦截的人,钟离无泪才得冲出重围去找蝶衣。战枫斥责裔浪私自派人去苗河镇,大声责骂裔浪不该杀了蝶衣。裔浪告诉战枫烈如歌一直都在骗战枫,今天就是去见雷惊鸿的,至于蝶衣的死也是雷惊鸿所为,雷惊鸿本来查到战枫在客房所以引爆了火雷,岂料战枫并未在客房,而蝶衣恰好来到这里被无辜炸死。这套说辞是裔浪早就编排好的,希望战枫能牢记心中。此时,钟离无泪来到此处,打听蝶衣的消息,他极度不愿意相信蝶衣在客房,他试图让战枫告诉自己蝶衣不在客房,现在枫院。战枫一语不发,裔浪见状担心露出马脚,他告诉钟离无泪蝶衣已经被炸死在客房了,裔浪说自己同那人交过手,炸死蝶衣的正是雷惊鸿。

  钟离无泪肯定地说绝对不可能是雷惊鸿,雷惊鸿绝对不会在此时出现在这里,钟离无泪指着裔浪问是不是他杀了蝶衣,质问战枫为什么要杀了蝶衣,蝶衣只是来拿药,只是一个小丫鬟,为什么要杀了她,战枫始终一语不发,钟离无泪揪住裔浪的衣领质问他,战枫一把拉过钟离无泪,告诉他如果这件事换做自己此时就去为蝶衣收拾骨灰,钟离无泪闻言慌忙赶往客房。

  此时,天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钟离无泪赶到客房时根本没找到任何蝶衣的骨骸。烈如歌回到烈火山庄,听闻客房爆炸,烈如歌慌忙跑到客房,看到钟离无泪跪地痛哭,他告诉烈如歌蝶衣不见了,雨下的太大,蝶衣的骨灰被冲走了,已经没了蝶衣的骨灰了,烈如歌悲愤交加冲去大厅找战枫和裔浪,此时慕容堂主和凌堂主也都齐聚大厅,烈如歌顾不得浑身衣服湿透,冲到战枫面前打了他一记耳光,责问他为什么杀死蝶衣,战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凌堂主告诉烈如歌是雷惊鸿杀死了蝶衣,烈如歌大声反驳不是雷惊鸿所为,裔浪趁势追问烈如歌为什么那么肯定不是雷惊鸿,难不成两人见过面,凌堂主也质问烈如歌为什么浑身湿透,刚才去哪里了,烈如歌告诉众人明天她要见烈火山庄的各大堂主香主,包括战枫和裔浪齐聚议事大厅,她要在明天让真相大白天下。

  回到房间,薰衣问如歌次日一定要为雷惊鸿证明吗?如歌告诉薰衣自己今天没能说出见过雷惊鸿是担心雷惊鸿尚未跑远,待明日他走远了,自己就会让真相大白,薰衣担心如歌说出真相会失去人心,烈如歌对此并不在意。

  次日,薰衣告诉如歌裔浪派人通知了其他各大派的掌门人来此,就是为了逼着烈如歌不能当着别的门派人将自己家内部的事情公之于众,而此时的烈如歌什么都顾不得,一定要说出真相,此时的她也是无畏无惧目光坚定无比。大会上,裔浪将苗河镇的伤亡和烈火山庄的爆炸都归咎在雷惊鸿身上,对于烈如歌的质问,裔浪也拿出了所谓的铁证,他命人带出了雷惊鸿。原来,昨天晚上雷惊鸿离开之后就被刀无暇带人抓获。

  众人纷纷指责雷惊鸿罪孽深重,烈如歌看到满身是伤的雷惊鸿面上一惊,她站出来当众宣告众人雷惊鸿是被冤枉的,而昨天晚上自己和雷惊鸿在一起。裔浪叫出了一个平日在梅院伺候的一个丫鬟,在裔浪的引导和恐吓之下,她当众告诉众人烈如歌昨天一夜未眠就在房间发呆,烈如歌不睡觉的原因是在思念雷惊鸿,烈如歌常常说喜欢雷惊鸿,只要雷惊鸿心中有自己,让她做什么她都原愿意。闻听此言,众人哗然,烈如歌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