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27集剧情介绍

  烈如歌为雷惊鸿证清白舌战裔浪 刀咧香助烈如歌雷惊鸿逃命

  烈如歌颔首一笑告诉众人,裔浪看气氛过于严肃所以演一出戏给大家看,裔浪却正义凛然认为苗河镇几十条人命不是儿戏。烈如歌叫出慕容堂主问平日伺候自己的是谁,慕容堂主当众说出是蝶衣和薰衣,烈如歌欲叫出薰衣询问却被裔浪阻止,裔浪认为薰衣是烈如歌的心腹肯定不会据实而说,烈如歌质问裔浪这就是说明出面指正自己的人不是心腹,既然不是心腹为什么自己会将私密的话说给她听?裔浪一时无语,烈如歌请出了黄综出面,在场的人都知道黄综是玉自寒的贴身护卫,有官阶在身的金牌女捕头。黄综当众证明自己昨天晚上跟随烈如歌去见雷惊鸿调查麒麟火雷的事情,不可能同时跟裔浪交手。众人更是哗声唏嘘声一片,烈如歌正色再次追问裔浪是否确定昨夜交手之人是雷惊鸿,裔浪不得不承认自己眼拙认错人了。

  烈如歌将诬陷自己的丫鬟赶出烈火山庄,她认为这个丫鬟留在烈火山庄的话,即使是自己也无法保证她能活着。之后,烈如歌拿出麒麟火雷为大家演示麒麟火雷的使用方法,她认为凭着烈明镜的武功是不可能有人能近身引爆火雷的,也就不可能是雷惊鸿所为。刀无暇此时站出来说即使不是雷惊鸿所为,但是霹雳门的众多门人皆有可能。烈如歌则认为有可能是霹雳门制造火器的秘方泄露,目前山庄就有一个专门制作火器的舵主,通过重金收买完全可以制造出来。

  慕容堂主站出来告诉烈如歌,霹雳门的火器都是秘方,最后一道工序一定是门主亲自完成,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泄露,所以才阻碍了霹雳门的发展不能大量生产,否则霹雳门早就称霸武林了,因此雷惊鸿身为霹雳门的少主难辞其咎,裔浪见扳回一局赶紧命人将雷惊鸿关押地牢,战枫却突然出面将雷惊鸿带回枫院,由自己亲自看管。

  雷惊鸿被掉在枫院的树上,刀咧香见雷惊鸿受伤严重,想放了雷惊鸿。此时,薰衣来见刀咧香通知她去见烈如歌。烈如歌告诉刀咧香雷惊鸿是因为信任自己才冒险而来,因此自己今天会救他离开,并亲自护送他,但是需要刀咧香帮助自己准备马车。刀咧香却担心烈如歌以后该怎么办,表面上雷惊鸿是杀死烈明镜的凶手,如此以来烈如歌就会被山庄的人误会,从此如何面对山庄。烈如歌告诉刀咧香自己会去找玉自寒,将来查明真相,不能在坐以待毙了,否则最终会害死周围所有的人,刀咧香答应立刻去准备马车,并感谢如歌救雷惊鸿一命。

  薰衣帮如歌准备出行的物品,叮嘱烈如歌出门在外多加小心,烈如歌希望薰衣跟自己一起离开,去找姬惊雷,告诉姬惊雷这里的危险,二人再也不要回烈火山庄就此隐居,薰衣却认为姬惊雷早晚会回来,她要等着他,并让如歌不要总惦记自己这个丫鬟,如歌却说薰衣不是丫鬟,薰衣是她的姐妹,薰衣非常感动,让如歌为了自己为了蝶衣好好活着。

  战枫将雷惊鸿放下来,质问雷惊鸿为什么冒死前来,雷惊鸿认为君子当讲义气,战枫告诉雷惊鸿他如果不来烈如歌顶多装装病,继续做大小姐,可雷惊鸿出现了她就一定会救他的,如果救了雷惊鸿就代表和自己为敌,雷惊鸿却斥责战枫是因为他做了那些事,逼得烈如歌不得不与他为敌。战枫问雷惊鸿想喝酒吗?雷惊鸿认为死前大醉一场也死而无憾,战枫将一坛酒扔给雷惊鸿后进屋让丫鬟拿来一坛酒,关上房门独自饮酒,此时却听到了敲门声,烈如歌轻声询问战枫自己能否进来,战枫告诉如歌门没锁。

  烈如歌开门进来,穿着那件白色的狐毛领披风,自从烈明镜死后,烈如歌似乎没有再穿过红色衣服,烈如歌告诉战枫自己是闻着酒香来的,自己今天想喝酒,并拿过战枫的酒碗为自己和他各倒了一碗。烈如歌想着以前的事情,告诉战枫以前他和姬惊雷斗酒的事情,那次战枫赢了,实际是烈如歌作弊,为了讨战枫欢心,她偷偷在他喝的酒里兑了水,战枫一直到现在还以为是自己赢了。烈如歌继续说道,以前她就喜欢战枫,喜欢的甚至没了自己,战枫从小就不能容许自己失败,一次小小的失败都能让他不开心好久,所以烈如歌才会帮他作弊,就是希望他能开心,因为在她心里战枫是个英雄。可现在突然她发现自己错了,战枫不是英雄,英雄不会踩着别人的身子过去,现在的战枫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只要有人阻碍着自己就会除掉,对八岁的小风如此,对蝶衣如此,对雷惊鸿如此,甚至对自己也毫不例外。战枫听烈如歌讲到这里,面上表情痛苦异常,烈如歌继续问战枫是不是很想做庄主,战枫说如歌不该做庄主。

  如歌继续问战枫为什么干脆不杀了自己,这样就不用把只带回来还得费心监视自己,如歌告诉战枫自己不想做庄主,但是庄主也绝对不能是战枫和裔浪,她继续问战枫为什么选择陷害霹雳门的雷惊鸿,战枫不发一语,烈如歌继续自己的推测,说战枫是为了灭掉霹雳门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这样就可以让霹雳门后继无人。战枫面上表情越来越痛苦,他低声而痛苦的说如歌不该知道这些,不该知道这些污秽的事情,战枫刚要站起来却一下子又跌倒了,原来烈如歌在刚才战枫的酒里下了毒,烈如歌从战枫怀中取走腰牌,战枫抓住如歌的胳膊请求如歌不要走,外面很危险。如果真的要走,也等自己死了以后再走,如歌告诉战枫自己给他下的毒不会要了他的命。

  刀咧香送走了烈如歌和雷惊鸿,雷惊鸿想要带走刀咧香,刀咧香却认为自己现在不能走,她要留下来,这次不为了无刀城,这次为了雷惊鸿,她不能让他们再陷入危险,刀咧香承诺雷惊鸿等到下次看到他一定跟着他离开。雷惊鸿问起蝶衣的情况,刀咧香告诉雷惊鸿蝶衣已经死了,雷惊鸿伤心不已,他告诉刀咧香和烈如歌蝶衣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当初没告诉她这件事是因为蝶衣的生母是暗夜绝,如歌惊讶不已。

  刀无暇带着人拦住一辆马车,他本以为里面坐着的是烈如歌和雷惊鸿,岂料下车的是刀咧香,刀咧香谎称和战枫不和想要回无刀城住一段时间,刀无暇怀疑车内有别人让刀咧香跟着自己回山庄跟战枫解释清楚,并要求跟刀咧香同乘一辆马车,刀咧香只得同意,刀无暇掀开车帘一看,车内空无一人。

  刀无暇和刀咧香回到烈火山庄发现战枫昏睡不醒,裔浪查了酒碗之后告诉战枫他喝的酒被下毒了,问是何人所为,战枫表示不知道是谁下毒,刀无暇颇为惊讶,有人能在战枫的酒碗中下毒而他居然毫不知情。刀无暇告诉刀咧香自己在门外等她,便告辞退出房间。

  刀咧香单独和战枫在一起,心生疑惑,她不明白为什么战枫不揭穿此事,刀咧香向战枫解释刚才自己下山了,因为战枫让如歌住进了枫院,所以她生气离去,结果在山下碰到了刀无暇。战枫告诉刀咧香此事瞒不住刀无暇,如果此时刀咧香出去的话,刀无暇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刀无暇在院内等候刀咧香,丫鬟出来告诉刀无暇战枫不肯放刀咧香出来,今天二人发生点小矛盾,战枫刚才哄了刀咧香,两人已经休息了, 刀无暇问丫鬟之前二人是否住在一起,丫鬟坦言有时也住在一起。刀无暇笑言,战枫也不过是寻常男人。

  次日,凌堂主责怪烈如歌带着嫌疑犯逃跑了,扔下了整座山庄,慕容堂主则认为烈如歌一定是有她的苦衷。裔浪则一口咬定烈如歌带走了雷惊鸿,就是杀死老帮主的帮凶,战枫怒目圆睁盯着裔浪,他明确告诉裔浪自己以后如果再说这样的话就是与自己为敌,凌堂主和慕容堂主也责怪裔浪诬陷烈如歌,战枫传令下去,雷惊鸿挟持了烈如歌,凡是得到消息的立即传回烈火山庄。

  烈如歌一行走至半途,听到街道上纷纷传着前线传来捷报的消息,一个孩童手中拿着烈火令从如歌面前走过,追问孩童方知是一个白发翁身上掉下来的,烈如歌回头看着白发翁正匆匆而行,慌忙追赶。原来此人正是有琴泓,有琴泓告诉烈如歌自己是奉师祖命一直等着她,而师祖和自己也一直暗中跟着烈如歌,烈如歌随有琴泓去见银雪。

  烈如歌再次见到了满脸褶皱,白发苍苍的银雪,有琴泓在给烈如歌端茶时候,烈如歌抓住他的手腕探知有琴泓已经丧失所有功力,有琴泓告诉烈如歌当初师祖为了灭那些宫灯,身受重伤,险些丧命。自己就用几十年的功力救了师祖一命,一头白发也是为了师祖。烈如歌忍不住自责,认为都是为了自己才让二人身受如此苦难。有琴泓让烈如歌不必自责,他们的所为也是为了当地的百姓,他转告银雪的意思,希望能带烈如歌去缥缈派,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暗河宫唯一到不了的地方。

烈火如歌第28集剧情介绍

  银雪护送烈如歌寻玉自寒 雷惊鸿成功返回霹雳门

  烈如歌回绝了有琴泓的好意,有琴泓担心暗夜罗亲自出马想要烈如歌的命,简直易如反掌。烈如歌坚定地告诉有琴泓自己不会去缥缈派的,有琴泓告诉如歌其实师祖早就想到了如歌不会跟着去的,银雪开口告诉烈如歌如果去找玉自寒还有一个办法,烈如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向接下来大张旗鼓地对外宣称自己去找玉自寒,这样的话一些想杀自己的人就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了自己,银雪也认为越是大张旗鼓越是安全。银雪继续道,现在肯定也有人已经盯上玉自寒了,他建议能联系上玉自寒,约定一个可以见面的地点。

  烈如歌担心信物会被人伪造,打算派黄综亲自去,银雪却认为目前有琴泓已经武功尽失,黄综如果离去的话就无法抵御追兵,有琴泓自请去送信,黄综留下照顾众人。如歌也表示自己一定会保护好有琴泓的师祖。

  入夜,烈如歌静静地坐在院子当中,银雪拄着拐杖走过来,关心如歌为什么不早点休息。如歌想请师祖讲一些关于银雪的事情,银雪反问烈如歌是否牵挂银雪,烈如歌说自己有负与银雪,银雪告诉烈如歌如果只是恩情的话忘记就好。烈如歌陷入沉思,她悠悠的说银雪对于自己的事情一清二楚,而自己对于银雪却一无所知。

  银雪告诉烈如歌,银雪以前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曾经银雪是缥缈派最有资质的一个徒弟,愈发目空一切,之后,入主暗河宫道,严格论起来的话暗夜罗还是银雪的后辈,再之后银雪遭受了天谴,他的此生挚爱因她而死,银雪却说如今银雪已死,所有恩怨都不必再执着。

  次日,有琴泓问银雪为什么不肯和如歌相认,银雪告诉有琴泓他用几十年的内力才为自己续命数月,何必相认之后再让如歌看到自己死一次,徒增如歌伤心而已,有琴泓不再相问。

  钟离无泪来到烈明镜的练功房,跪在一片废墟之内发誓,他要用生命守护烈明镜最在意的山庄和烈如歌。钟离无泪召回自己以前的心腹下属,询问众人是否愿意拥戴自己做堂主,大家都纷纷表示愿意拥戴钟离无泪。钟离无泪当场命令众人在外的一路保护烈如歌,对内传回关于烈如歌的消息一律压下不许报给战枫和裔浪。

  烈如歌和银雪一行来到平安镇烧饼铺,街坊王嫂关心地问烈如歌的相公去哪里了,烈如歌只好谎称银雪有事未来,王嫂慌忙为他们准备饭菜去了。无刀城的人报给刀无暇烈如歌一行大张旗鼓来到平安镇,刀无暇认为烈如歌会一直躲下去,没想到她敢来平安镇,如果要动手杀了烈如歌的话也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地盘动手。刀无痕带着人来到烧饼铺,他告诉烈如歌战枫下令追杀雷惊鸿,而烈火山庄的庄主烈如歌却维护着雷惊鸿,这让他们左右为难,希望烈如歌赶紧离开这里。于是留下人跟随烈如歌,命令他们看着烈如歌一行离开为止。

  坐在烧饼铺内银雪吃不下东西,脑海中回忆着自己和烈如歌在烧饼铺内的种种过往,那些记忆对他来说终身难忘。

  暗夜罗来找枫院找战枫,因为战枫对他避而不见,所以暗夜罗只好亲自来这里找战枫,战枫向暗夜罗请罪,由于自己不小心放走了雷惊鸿,暗夜罗却认为无关紧要。暗夜罗看着满院的枫叶,感叹这里已物是人非,但是如今自己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暗夜罗看着站在一旁的裔浪问他是否认识自己,裔浪恭敬地尊称暗夜罗暗河宫的宫主,暗夜罗告诉裔浪去杀了烈如歌,只要完成任务裔浪就是烈火山庄的副庄主,战枫跪下恳求暗夜罗不要杀了烈如歌,自己会带烈如歌回来永远不许她再出去,暗夜罗告诉战枫已经没有机会了,烈如歌现在前往霹雳门方向,过了那里就再也杀不了了,他不希望战枫再坏了自己的事情。

  烈如歌一行遭遇黑衣蒙面人的追杀,青龙堂弟子也黑纱遮面赶到,告诉烈如歌他们必定护卫烈如歌周全,烈如歌很是欣慰。

  烈如歌送雷惊鸿来到海边,本来和凤凰商量好到此处接应,可是等了许久不见人影。凤凰去求霹雳门其他舵主去救雷惊鸿,他们不但答应迎回雷惊鸿,而且还要接回跟随雷惊鸿的三个分舵兄弟,肃清帮内的事情,抢回大权。凤凰为了避免雷惊鸿担心,提前一步赶到约定地点告诉雷惊鸿这个好消息。

  烈火山庄,战枫等人等不到烈如歌的消息,都纷纷责怪裔浪办事不利,本来青龙堂的人遍布江湖消息灵通,如今却如同聋子瞎子一般,裔浪只好用自己刚接手来推卸责任。战枫命慕容堂主和凌堂主带人都去打听消息。

  舵主门到霹雳门一致恳请二夫人下令救回雷惊鸿,二夫人不但不同意救回雷惊鸿反而挑拨众人雷惊鸿将来一定报复众人,老舵主门认为当日逼走雷惊鸿的确是自己做错了,现在不能看着少主遇难,霹雳门只能姓雷,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老门主,众人纷纷指责二夫人只不过是老门主带回来的婢女,如果不是老门主她什么都不是,二夫人大发雷霆,关起门来要灭了这些背叛自己的人,并坦言自己不是婢女而是暗河宫的二宫主暗夜绝,众人大惊,纷纷要杀了妖女。暗夜绝武功高强,杀了霹雳门众多门人和弟子之后逃离霹雳门,临走前她告诉众人今天他们逼走的是唯一能救他们性命的人。

  雷惊鸿坐在轿子里让人抬着,一个红衣女子披着硕大的披风在前面带路,突然一群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袭来,战枫突然出现杀死黑衣人,抓住红衣少女的手腕带她离开。雷惊鸿却突然带着霹雳门的人从后面追赶而来,雷惊鸿告诉战枫留下红衣女子就放了他,战枫坚决不肯再撒开她的手,回头一看红衣女子居然是黄综,战枫方知中了烈如歌的计,雷惊鸿命霹雳门的人放战枫离开。

  战枫赶到烧饼铺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屋空大门紧闭,王嫂告诉战枫如歌早已离开了,战枫焦急地自问如歌你到底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