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31集剧情介绍

  雷惊鸿误杀刀无痕惹怒无刀城 玉自寒为爱和暗夜罗作交易

  银雪对着躺在旁边的如歌,用极其虚弱的声音念了一首凤求凰,而如歌却感觉到这首诗曾经有人为自己念过,并恳求她嫁给自己。如歌不由得皱紧眉头紧紧第盯着银雪的脸。银雪却开口说自己一身杀孽,早就该遭天谴,能够再次遇到如歌他已经心满意足。

  无刀城的人四处拦截追杀雷惊鸿和姬惊雷凤凰三人,刀咧香一路护送他们,无刀城的人见到是刀咧香不敢痛下杀手,岂料,刀无痕却突然出现拦截去路,姬惊雷不愿刀咧香和刀无痕发生冲突主动和刀无痕搏斗,雷惊鸿渐渐出于下风,刀无暇正欲取雷惊鸿性命却被神秘人躲在暗处用石子打中刀无痕膝盖,刀无暇吃痛身子往后趔趄,雷惊鸿迅速出手击倒刀无痕,刀无痕站立不稳倒地后脑勺恰好撞击到一块凸石上,立时毙命。薰衣从天而降用飞石杀死了其他无刀城的门人,拉着雷惊鸿逃命。

  刀咧香冲上前抱着刀无痕的尸身大哭,责怪雷惊鸿不该杀了哥哥,雷惊鸿甩开薰衣的手走到刀咧香面前,劝刀咧香跟随自己离开,并告诉刀咧香刀无暇他们并未将刀咧香视为亲妹妹,而是一枚棋子。刀咧香却认为无论如何刀无暇兄弟都是将自己养大的亲人,即使自己跟随雷惊鸿走到天涯海角都改变不了她是刀无霸女儿的事实,最终决定不跟雷惊鸿离开。

  薰衣劝雷惊鸿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刀无暇马上就赶到,现在必须马上逃命。雷惊鸿听出了薰衣的声音慌忙过来确认是不是自己的爱人薰衣,薰衣告诉姬惊雷自己的确就是薰衣,之后,便紧急拉着雷惊鸿和姬惊雷逃命。

  一行人来到一间破败的茅草屋,雷惊鸿问薰衣为什么救自己,薰衣告诉雷惊鸿自己是看在如歌面子上所以才来救如歌的好朋友,对这番解释雷惊鸿并不相信,雷惊鸿提出自己一连串的质疑,他分析薰衣能有机会救出自己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裔浪的人,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引出雷惊鸿之后暗中除掉他。薰衣无奈只好将实情告诉雷惊鸿,她才是雷惊鸿同父异母的妹妹,当初薰衣故意误导雷惊鸿错认了蝶衣,自己正是暗夜绝的亲生女儿,而暗夜绝也是想救雷惊鸿的人之一,她抚养雷惊鸿多年也不忍心看他死掉。闻听此言,坐在一旁的姬惊雷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他跌跌撞撞奔向蝶衣的方向,蝶衣却转身离开房间,但是终究放心不下瞎眼的姬惊雷,看着姬惊雷跌跌撞撞走出房间担心他摔倒赶紧扶着姬惊雷。

  薰衣告诉雷惊鸿现在烈火山庄当家人是裔浪,一旦姬惊雷出现的话裔浪一定会杀了他,薰衣希望姬惊雷能照顾好自己。姬惊雷根本顾不得这些,问薰衣是不是真的是暗河宫的人,薰衣坦诚自己是暗夜绝的女儿,但是对姬惊雷却是真情。姬惊雷将薰衣推倒在地,痛苦地赶薰衣离开,并说自己的眼睛就是暗夜绝挖掉的,薰衣对此也是大吃一惊伤心离去。

  刀无暇赶到的时候,看着刀咧香目光呆滞地抱着刀无痕的尸体坐在那里,刀无暇质问刀咧香刀无痕是怎么死的,刀咧香说是自己杀了刀无痕。刀无暇接过刀无痕的尸体一掌将刀咧香击开,不允许刀咧香再碰刀无痕。刀无暇责怪刀咧香不该为了雷惊鸿杀了刀无痕,刀无痕平日虽然对刀咧香苛刻,但是毕竟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刀咧香也自责不已,口中说着自己错了,伸手欲抚摸二哥的脸颊,却再次被刀无暇弹开,刀无暇下令见到霹雳门的人格杀勿论。各路人马均对霹雳门的人见者就杀,霹雳门死伤无数,雷惊鸿则不知所踪。

  暗河宫,暗夜罗责怪暗夜绝放走雷惊鸿,暗夜绝跪下恳求暗夜罗处决自己,但是不要为难薰衣。暗夜罗说暗夜绝对雷恨天动了情,暗夜绝不承认自己爱上雷恨天,暗夜罗觉得暗夜绝到霹雳门的时候雷惊鸿才三岁,对这个二娘很依恋,所以天长日久生出亲情,最后暗夜绝迫不得已将自己亲生女儿送到烈火山庄,暗夜罗能准确说出暗夜绝的心事,他用薰衣的命要挟暗夜绝杀掉雷惊鸿,暗河宫的人是不能对外人有任何情感的。

  凤凰看到雷惊鸿垂头丧气的样子,责怪雷惊鸿没有志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跟了他,可无论凤凰怎么用激将法雷惊鸿还是不为所动,不管凤凰说什么雷惊鸿无能的话雷惊鸿都认可,这更让凤凰气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碧儿突然来到这里,当她看到瞎眼的姬惊雷自责懊恼不已,跪下向姬惊雷请罪,姬惊雷慌忙扶起碧儿,此时他认为只要碧儿还好好的比什么都强。碧儿告诉姬惊雷目前青龙堂还在钟离无泪手中,也就是通过他自己才能找到姬惊雷的下落现在碧儿和钟离无泪一人在外部署,一人在内掌控,已经牢牢掌握整个青龙堂。雷惊鸿此时方知烈明镜明着将青龙堂交给裔浪,实际却交给了碧儿,这就说明早就对战枫起了异心。碧儿告诉姬惊雷烈如歌目前并未见到尸体,雷惊鸿大喜,认为没有尸体就还有希望。姬惊雷担心玉自寒出事了,因为凭玉自寒对烈如歌的情义不会无动于衷,碧儿对玉自寒的消息也是一无所知。

  玉自寒此时被关在暗河宫地牢内,暗夜罗前来看玉自寒,问他考虑的怎么样了,玉自寒也不抬头看暗夜罗也不答话,暗夜罗忍不住称赞玉自寒定力非常好,不愧是静渊王,就凭这份定力就不是敬阳王和景献王可以比的,暗夜罗希望玉自寒能答应坐上九五至尊的位置,届时可以和暗夜罗平分天下,暗夜罗负责江湖,玉自寒负责做好他的皇帝,玉自寒不为所动。暗夜罗坐在床榻上问玉自寒,难道一点恨就没有吗?从母亲怀孕开始就被人下毒导致他出生就是哑巴,双腿又被景献王弄残,可是作为他父皇的皇帝都知道这一切,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做。玉自寒淡定地让暗夜罗不必跟自己说那么多,暗夜罗接着说玉自寒双腿残疾,眼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跌下来,可是自己只能往前爬,无法接住她,玉自寒听到此处心痛难当,想着如歌可能已经香消玉殒,玉自寒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来,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吐出来。

  暗夜罗告诉玉自寒烈如歌的尸体还未找到,证明还有活着的希望,如果她再次遇到危险他又该怎么办,只要玉自寒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他就可以让玉自寒不仅能听到人说话,所有的遗憾都可以弥补,玉自寒两样放出希望的光芒,暗夜罗告诉玉自寒肯帮自己就立即放他出去找烈如歌,并且保证不再伤害她。

  烈如歌正在院中为银雪熬药,邻居大婶来问如歌是不是还没来及准备年货,马上过年了。并将自己女儿的一套红色衣服给烈如歌穿,就当过年添些喜气。烈如歌道谢之后回屋穿上红色衣裙,银雪帮烈如歌系好衣裙的带子称赞只有如歌才能将红色穿的那么漂亮,正欲亲吻如歌却被如歌拦住,银雪突然痛苦不堪已,如歌以为银雪旧病复发急的哭出声来,口中还念叨银雪不要死。银雪突然笑了让如歌亲亲自己就不会死了,如歌哭的更伤心了,银雪慌忙道歉说自己不该跟她开玩笑,如歌擦着眼泪命令银雪以后再也不许开这种玩笑。

烈火如歌第32集剧情介绍

  银雪寒咒发作如歌记忆恢复 为如歌银雪重开品花楼

  如歌坐在院外桌边仍然伤心落泪,银雪问烈如歌是否为自己落泪,如歌问银雪是不是骗了自己,他们之间不止是朋友关系,过去是不是自己非常喜欢银雪,虽然她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但是每次见到银雪她都会伤心,银雪都用一声嗯承认了烈如歌的种种猜测。

  如歌希望银雪给自己讲讲以前的事情,银雪告诉烈如歌以前她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侠女,他们认识的时候她刚出江湖,还没有闯出自己的名号,但是喜欢行侠仗义拔刀相助,那时候很多江湖名门正派要杀了银雪这个魔头,那些人打不过银雪,正在银雪欲杀了他们的时候她出现了,初出茅庐就想保护那些人,最后打输了哭着闹着不服输,银雪逗她侠女还哭鼻子,如果她肯亲自己一口就放了那些人,而她真的亲了银雪,银雪旅行诺言放了那些人,可到头来那些人却又打伤了她,如歌听完这些故事心里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也很开心,并且不责怪那些伤了自己的人,毕竟银雪伤他们在先。

  军营,玄簧坐在大帐内假扮玉自寒,此时有人送来一个大箱子,待人离去之后玄簧打开箱子一看竟然是静渊王玉自寒。玉自寒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让玄簧查找烈如歌的下落,对自己被谁关押一事一句也不愿意说。

  烈如歌和银雪在贴对联,银雪故意乱指挥如歌贴对联,一会高一会低的,如歌发觉银雪故意骗自己的有些恼了,银雪却一把将如歌搂住怀里说如歌还是那么信任自己,如歌也环抱住了银雪笑言银雪就会骗自己。俩人正在甜蜜期间,如歌却看到有琴泓站在门口,如歌问银雪那个人好像认识自己,银雪假装不认识有琴泓询问他来做什么,有琴泓心领神会立刻回答自己是路过来讨碗水喝。

  烈如歌进去拿水的时候银雪告诉有琴泓自己封了烈如歌的记忆,但是随着银雪功力的丧失很快烈如歌就能恢复记忆,有琴泓建议直接带着如歌去缥缈派,银雪认为如歌烈如歌清醒过来之后一定会责怪自己的,所以自己不能带走她,有琴泓喝完如歌递来的水假装离去却一直躲在暗处陪着二人。

  隔壁大婶为烈如歌他们送来蔬菜,如歌给她钱的时候钱袋上的图案被大婶认出,她说那是大街上烈火山庄的图案,银雪谎称这是烈如歌随便绣的。烈如歌听到烈火山庄二字时,脑子闪现出烈火山庄的情形,银雪慌忙岔开话题,问大婶新婚夫妇应该准备什么,如歌回头问银雪他们是新婚吗?银雪微微一笑点头。银雪告诉大婶他们只是成亲还未拜堂,因为高堂都不在了,大婶承诺帮二人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可以拜堂,银雪和烈如歌非常感谢大婶的帮助,双双将大婶送出门。

  刚进屋,银雪突然病发,浑身冰冷至极,冒着丝丝寒气。有琴泓此时冲进房间恳求烈如歌用烈火功救银雪,否则银雪马上就会死了,烈如歌非常焦急慌乱,可是她却不知道什么是烈火功,有琴泓求烈如歌一定要想起来,只要烈火功能救银雪。烈如歌看着桌子上的钱袋上烈火图案,想起了一些和银雪在品花楼初次见面,这些见面和银雪所说的不一样,她越来越着急慌乱,竟然哭了起来,银雪推开有琴泓让如歌不要再去想那些事,只要不离开自己就行,如歌抱着银雪的头答应他不去想了。

  烈如歌知道银雪想跟自己结婚,她担心银雪等不到明天了,于是找来大婶帮忙今天就完婚。大厅很快被布置完毕,银雪为如歌蒙上红纱,问如歌就不担心他一直不让她恢复记忆会有什么事吗?烈如歌摇摇头,丝毫不担心。

  烈如歌和银雪拜堂成亲,银雪体力越来越不支,红纱下的如歌却回忆起了所有的事情,银雪也察觉烈如歌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问烈如歌就不想扑到自己怀里哭一场吗?烈如歌悠悠的责怪银雪一直欺骗自己,老先生也是他假扮的,在军营外救了自己和玉自寒的人也是他,如歌认为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不该出现在这里,银雪不该骗自己。银雪抚摸着烈如歌的脸颊告诉她自己没骗她,瞬间晕倒。烈如歌为有琴泓为什么银雪为什么会晕倒。有琴泓将一切都告诉了烈如歌,为了烈如歌银雪每日都承受着蚀骨之痛,并告诉烈如歌只要她的烈火内功才能救银雪。

  如歌为银雪疗伤,银雪逐渐醒来。烈如歌告诉银雪自从他死后,自己一直都在想着他,只要自己醒着就用尽各种办法让自己不去想他,就算有琴泓不说她也知道银雪为了自己而死,幸好银雪没死,没有因为自己而死。银雪说有了烈如歌这些话他就足够了,如歌告诉银雪自己不会让银雪再死的,她会用烈火功为银雪续命的。银雪告诉如歌自己不会死,他会带着如歌回洛阳,以前总想着让如歌远离江湖,可是现在他要陪着如歌一起入世,帮烈如歌了结所有恩怨,烈如歌感动不已,她承诺银雪将来大仇得报之后跟随银雪隐居,银雪并未响应如歌的这句话,只是让如歌赶紧休息,次日赶路。

  银雪和如歌有琴泓在一家酒肆内商议下一步行动,有琴泓打探消息说霹雳门几十个分舵目前只剩下6个,雷惊鸿下落不明,烈火山庄是裔浪做主,战枫不知所踪。接下来品花楼花大娘会接应他们,烈如歌非常惊讶,她认为品花楼已经关张了,有琴泓告诉烈如歌品花楼是否关张完全在于银雪。只是他们需要装扮成送酒的人进入品花楼。

  暗河宫,刀无暇将私收的暗税送到暗河宫,暗夜罗认为江南富庶,这些玉器不比自己在皇宫看到的差,刀无暇惊问暗夜罗居然去过皇宫,可是看到暗夜罗投射来冷冽的目光,刀无暇慌忙垂下头认错不该打听这些事。暗夜罗让刀无暇将是收暗税的事情栽赃到霹雳门身上,暗河宫重出江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百姓造福,让他们不用再被霹雳门征收暗税了,并让人广做好事,暗河宫现在要的是人心。

  银雪一行装扮成普通百姓,拉着酒坛路过朝歌镇路边茶摊,上面都挂着暗河宫的旗子,暗河宫到处设免费茶摊,百姓门皆认为烈火山庄治理下的江湖广收暗税,而暗河宫则是为民造福。并劝如歌一行不要去烈火山庄,霹雳门和烈火山庄交恶,那里乱的很。银雪三人沿途果真遭到伪装成烈火山庄的打劫之人,有琴泓用银两买通道路,这让烈如歌非常伤心,感叹如果父亲知道这件事一定会非常气愤,银雪让如歌先沉住气。

  烈火山庄,慕容堂主向裔浪告辞卸任,裔浪见留不住他只好放行,凌堂主安稳裔浪还有自己在支撑着他,裔浪让凌堂主推荐人接任慕容堂主和青龙堂主之位,凌堂主表示明日给裔浪消息。凌堂主希望裔浪能接任庄主之位,裔浪却假装大义说要找回他们,这个庄主之位不该是自己的,凌堂主气愤地骂裔浪是愚忠

  钟离无泪为慕容堂主送行,问他的去向,慕容堂主说自己孤身一人,家人尽数被暗河宫害死,如今无牵无挂四海为家。慕容堂主问钟离无泪是不是也该离开了,钟离无泪却说放不下,慕容堂主认为他还是年轻,很多东西依旧放不下,并说自己是最后一次走一次烈火山庄的老路了,钟离无泪看着慕容堂主远去的方向久久凝望。

  洛阳大街上,银雪和如歌坐在车尾,银雪说如歌当时和自己初遇时候愚蠢至极,正是因为愚蠢所以才能让他们相遇的缘分。如歌问银雪在乡下说自己是女魔头,银雪告诉如歌那些是自己随便乱说的,都是人们爱听的故事而已。银雪伸手抓住烈如歌的手问她是被自己哪句话骗到的,如歌也伸手握住银雪的手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银雪的手还是那么的冷受得住吗,到了品花楼就会暖和了。

  战枫坐在街角喝的大醉,满脸的胡须多日未剃,满目沧桑。此时,却抬眼看到一辆马车的车尾坐着烈如歌和银雪,战枫叫着师妹,欲追赶而去,却已浑身无力被路人绊倒在地,莹衣此时突然出现欲扶起战枫,劝战枫跟自己回去,战枫并不领情让莹衣滚。

  花大娘在品花楼等候有琴泓一行,花大娘看到银雪激动不已,眼眶含泪,让众人赶紧把酒抬进去,并赶紧将品花楼牌子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