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33集剧情介绍

  战枫被裔浪抓回烈火山庄 玉自寒拥有健康身体寻如歌

  银雪感谢这些年有花大娘一直操持,花大娘告诉银雪只要他在一日花大娘就在一日,现在品花楼打算重新开张,她也会将后院封死安排银雪和如歌暂时住在那里,并要求银雪再弹奏一曲。银雪的琴声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花大娘走出来告诉众人品花楼正月十五重新开张,刚才悠扬的琴声正是有琴泓先生弹奏,众人对有琴泓满头白发颇有疑问,有琴泓告诉众人自己是因为钻研琴艺导致满头白发,众人皆赞叹难怪有琴泓的琴艺出神入化。

  有琴泓突然在人群后果脯摊前看到了莹衣,随后追赶上莹衣,将她带到烈如歌面前。烈如歌问莹衣自己给的足够银两生存,为什么要回洛阳。莹衣告诉烈如歌战枫在烈如歌死后就离开暗河宫了,离开之后一路来到洛阳,莹衣也不知道为什么战枫会来这里,但是到了这里之后战枫就赌博酗酒,当初烈如歌给自己的钱全部都让战枫赌输了,当初莹衣离开烈火山庄之后其实一直没有走远,而是暗处跟着战枫,直到现在。烈如歌让莹衣带着自己去找战枫。

  战枫手里拿着酒坛从赌坊出来,莹衣慌忙上前去扶战枫,可是战枫却口口声声让莹衣滚,大骂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人,嘲讽自己今天居然又看到烈如歌了。如歌看到摔倒在地的战枫,再也不是那个威风凛凛战无不胜的战枫了,想起儿时两人的嬉闹,烈如歌无论如何不肯叫战枫师兄,从小到达都是叫着战枫的名字。

  战枫恍惚间看到烈如歌,口中念着如歌的名字,希望她能把自己带走,不要留下自己独自在世间,可因终日酗酒浑身无力没走两步又倒地不起,莹衣和如歌将战枫带到品花楼。

  烈如歌坐在地上等着战枫醒来,银雪端着汤亲自喂给如歌喝,如歌也很自然的享受着,战枫此时醒来发现烈如歌就站在那里,面上露出惊喜之色,问如歌还活着。烈如歌告诉战枫自己可以趁着他喝醉的时候杀死他,但是她还是想听战枫解释。烈如歌质问战枫是不是他杀了父亲,战枫问如歌如果是自己杀了烈明镜如歌会不会杀了自己,烈如歌坚定地说会,这个会字刺痛了战枫的心,战枫此时只求一死,希望烈如歌能杀死自己之后将尸体埋到烈火山庄的荷塘,烈如歌拔剑欲杀了战枫,却被银雪阻止,银雪让有琴泓拉走战枫,并告诉战枫如歌烈明镜活着一定不愿意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战枫只好跟随有琴泓和莹衣离去。

  银雪在拉着烈如歌的时候,手被烈如歌的剑刺伤,烈如歌为银雪包扎伤口,可是银雪手上的伤总也包不好,血总是从白布中渗出来,如歌自责自己伤口都包不好,银雪安慰如歌现在用的是白色布方法错了,如用红色布就看不出来了,烈如歌觉得这种说法怪怪的。如歌边重新包扎伤口边告诉银雪自己明天会跟随有琴泓去一趟王府,找玉自寒商议。

  莹衣告诉有琴泓自己会带着战枫离开洛阳,再也不回来了。之后带着战枫回到住所,让战枫在门外等着自己,她进去收拾完东西两人就离开。莹衣刚进屋,裔浪就带着烈火山庄的人来到这里将战枫带回烈火山庄。

  房间内,凤凰和碧儿闲聊,问碧儿是不是在青龙堂地位很高,武功也很高,碧儿都坦然承认。凤凰问她的武功有没有姬惊雷高,为什么就甘愿跟着姬惊雷,碧儿有些害羞地说因为姬惊雷是少爷,并反问凤凰为什么总是问东问西的,凤凰说自己如果是碧儿,心里又有姬惊雷武功又比姬惊雷高那就绑上姬惊雷跟自己隐居去,闻听此言碧儿忍不住笑了,反问凤凰对雷惊鸿是不是也这样想的,凤凰告诉碧儿自己一开始只是想赌一把跟着雷惊鸿,没准就能人前显贵,后来就觉得雷惊鸿越品越值得,说完此言凤凰有点害羞地低下头,却猛然发现姬惊雷和雷惊鸿在外偷听二人讲话,凤凰将门突然打开,雷惊鸿和姬惊雷顿时尴尬无比。

  街头巷尾都在传言,东海前线大捷,倭寇全军覆灭,玉自寒大获全胜,雷惊鸿一行得知这个消息打算地日奔赴洛阳去找玉自寒。

  东海前线,玉自寒和玄簧来到海边,慢慢的尝试想要站起来,他脱掉鞋袜伸脚挨着沙滩,感受脚落地的感觉,玉自寒慢慢站起来感受着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这种突然的变化让身后的玄簧张大了嘴巴,也让玉自寒兴奋激动不已,他越走越快,快步地向着海边走去,让脚感受海水的清凉和冲击,这是他梦想的感觉,玉自寒慢慢地走向海边,他脑中想着暗夜罗的话,暗夜罗告诉玉自寒人没有得到就不会有奢求,只有得到才有奢求,他让玉自寒先得到健全的身体,之后再让他失去,到时他就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奢求了。

  黄综看到大帐内的玉自寒可以行动自如,激动地哭了起来,本来听到坊间传闻说玉自寒因为打了胜仗,老天爷刻意赏赐给玉自寒的,此时见到玉自寒真的站在这里黄综终于忍不住喜极而涕。黄综将如歌给玉自寒的信递给他,这是有琴泓送到王府的,信中烈如歌让玉自寒到洛阳相会。玉自寒让黄综去皇宫找人做一串风铃送给如歌,黄综答应在玉自寒回到洛阳之前一定做好风铃,玉自寒让玄簧带着自己去见倭寇首领,走出大帐外面齐刷刷地站着两排将士齐声恭喜王爷,玉自寒自队列中穿过信中充满自信,他认为只要自己双腿完好,倭寇不足为患。

  玉自寒见倭寇首领问他除了暗河宫私通以外,还有什么人私通,并承诺可以让倭寇首领的尸体回归故土,倭寇首领默认了还有皇族私通。玉自寒命令大张旗鼓地回到洛阳,让沿途百姓都看看这些倭寇败将。

  景献王对玉自寒不仅领了战功,还双腿痊愈非常气愤,他觉得玉自寒痊愈的话,那么自己就没有机会做太子了。刘尚书劝景献王去找暗河宫帮忙,景献王却认为暗河宫年年给自己进贡,如今却让自己低头去求他做不到,景献王命令刘尚书想办法杀了倭寇俘虏。

  玉自寒次日即将到达洛阳,黄综将已经做好的风铃送来给玉自寒,却看到玉自寒满腹心事的样子,玉自寒认为自己是近乡情更怯,黄综明白玉自寒是生离死别之后,第一次即将要见到烈如歌了有些紧张而已。

  入夜,玉自寒和黄综玄簧快马加鞭先一步来到品花楼见烈如歌,品花楼此时已再现往日辉煌,花大娘带着玉自寒来到烈如歌门口,玉自寒站在门口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推开房门,烈如歌迎面跑来抱住玉自寒,在玉自寒耳畔说听到传闻的时候都不敢相信玉自寒能站起来,并告诉玉自寒从小她就希望玉自寒能站起来,如真的站起来武功一定不输于战枫,玉自寒故意逗烈如歌,问如歌是否一直在意自己身有残疾,烈如歌推开玉自寒慌忙解释自己从来不曾介意。玉自寒笑这个师妹总是那么容易上当,他岂会不知如歌从不介意自己,玉自寒告诉烈如歌自己一直等着这一天,他一直想堂堂正正抱着如歌,不希望如歌总是蹲在自己面前,玉自寒接着说自己已经将完婚的事情禀告皇上,他想照顾如歌一生,如歌满怀歉意的告诉玉自寒自己和银雪…..玉自寒紧张地看着如歌。

烈火如歌第34集剧情介绍

  玉自寒向如歌求婚被拒绝 银雪助玉自寒扳倒景献王

  玉自寒阻止了如歌没有说出口的话,他告诉如歌自己和她一起长大,心内也一直视如歌为小师妹,烈明镜临终前将如歌托付给自己,所以他不能让师傅放心不下才答应这件事的,现如今听烈如歌如此说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歌信以为真,但是担心已经呈报的奏折怎么办,玉自寒安慰如歌不必担心,那些事自己都可以处理,他担心自己留的时间长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想法,之后假借王府公文较多着急回去处理,就告辞出来了。

  回到王府,玉自寒心内烦闷,看着给如歌做好的风铃将它系在房屋之中,玉自寒让赤璋给自己拿酒来,看着风铃,独自饮酒,仿佛如同如歌陪伴自己身侧。直到次日清晨仍未醒来,玄簧担心地进来查看玉自寒情况,本以为玉自寒又会如同往年一般一病不起,没想到他就如同正常人宿醉一样,身体完全没有病发的样子。玉自寒让玄簧放出病重的风声。

  景献王来看皇帝得知皇帝病重,不知道能否安全过冬,听太医说玉自寒病重还要赶看望,景献王心内大喜,认为这是老天在帮自己。

  黄综来品花楼找银雪讨要一封书信,并告诉如歌不用担心玉自寒身体,他身体无大碍,现在传出的身患重病实则都是玉自寒的计划。银雪自然非常愿意帮助玉自寒完成计划,爽快地答应了黄综,烈如歌看着黄综拿着信离开问银雪写了什么,银雪笑言如歌的这位玉师兄刚刚腿好就已经开始算计人了,如歌才不相信玉自寒会算计人呢,银雪告诉如歌最近几天京城将有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敬阳王来找玉自寒,本想告诉他当年害他双腿残疾之人是景献王安排的人,岂料玉自寒早已知道这件事,玉自寒要送给敬阳王一份礼物,敬阳王大为吃惊,玉自寒让玄簧拉出了倭寇首领,并告诉敬阳王这是景献王勾结倭寇的证人,玉自寒告诉敬阳王他希望将来能做太子的人是敬阳王,这个倭寇首领就是送给敬阳王的礼物,过两天也会有一封信送到敬阳王府,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唯一的条件就是希望敬阳王能给百姓一个承平盛世。

  刘尚书回报景献王,那些押解进京的俘虏已经被自己安排人装扮成百姓,用乱石砸死,无一幸免,景献王大喜,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玉自寒失望的脸。玉自寒等到这一个消息的时候,终于放下心来,看来自己的计划即将成功了。

  次日,景献王,敬阳王和玉自寒一起入宫见皇帝,景献王看到玉自寒自是挖苦一番,他就想看到一会玉自寒面圣的时候如何解释。敬阳王奏报皇帝倭国的俘虏押解回洛阳的时候,被人乱石打死,无一幸免。景献王认为倭国横行多年,遭遇民怨实属正常,岂料,敬阳王继续禀报他早就得到消息,于是提前安排人顶替了倭国首领。倭国横行多年每次征讨皆不见成效,因此怀疑朝中有倭寇的内应,现在倭国首领就关押府中,可以作为人证,皇帝安排玉自寒查明真相,如查有实据不用有任何顾虑。敬阳王继续禀报自己查到让玉自寒中寒咒之人,并拿出雪衣王临终前书信一封作为证据,皇帝慌忙让敬阳王把信呈报上来,皇帝看信得知是景献王用玉盏害了玉自寒,质问景献王如果当初不曾将玉盏赠与玉自寒是不是中毒的人就会是自己,景献王吓得赶紧跪下,声泪俱下为自己喊冤,说敬阳王一定是被霹雳门的人给骗了,那个玉盏肯定是霹雳门的人所为,皇帝将这件事一并交给玉自寒处理,而且不需要避嫌,闻听此言景献王瘫软在地。

  景献王刚从大殿出来就被黄综带人围住,玉自寒走过来问景献王夷山山脚下的杀手是不是也是他的人,景献王假装听不懂玉自寒说什么,玉自寒命人将景献王抓起来,景献王此时已经明白是敬阳王和玉自寒联手对付自己,玉自寒告诉景献王如果玉盏仅仅是害自己,皇帝可能还有所顾虑不去重罚景献王,可是现在皇帝以为景献王真正要害的人是皇帝,而玉自寒只不过是替皇帝中毒而已。景献王闻听此言更是吃惊,大叫着玉自寒才是真正歹毒之人。

  玉自寒抓起景献王之后命黄综彻查景献王府,黄综从景献王府搜出大量书信来往证据和珠宝来源,朝中大臣均在其中,包含敬阳王在内,玉自寒让黄综将账目全部送往敬阳王府,并交代黄综和玄簧接下来还会安排他们做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包含烈如歌。玉自寒让黄综送信给刀无暇,并告诉黄综和玄簧自己接下来会做一些他们感到惊讶的事情,但是他们只需要选择相信自己就行。

  黄综给玉自寒送信到刀无暇那里,离开时被刀咧香看到,刀咧香不明白为什么玉自寒的人会来这里。刀无暇将信送到暗夜罗那里,暗夜罗看完信随即烧掉,称赞玉自寒不愧是静渊王,刀无暇担心玉自寒此番回朝闹出大动静震惊朝野,届时不容易掌控。暗夜罗却说自己不喜欢掌控傻子,并告诉刀无暇玉自寒来信是跟自己谈条件的,不让暗夜罗插手朝中之事,刀无暇讽刺玉自寒是靠着暗夜罗才站起来的,现在居然还敢跟暗夜罗谈条件。暗夜罗却说玉自寒有资格跟自己谈条件,因为玉自寒手中有军权,现在只需要隔岸观虎斗即可,不插手朝中之事。

  刘尚书找刀无暇希望他能救景献王,因为当初和倭寇私通刀无暇和景献王是联盟的,刀无暇说刘尚书是栽赃诬陷,并让人割了舌头绑去静渊王府,这一切都被刀咧香看在眼中,她找机会从刘尚书那里确认了这个消息属实,刀无暇真的曾跟倭寇联合。

  玉自寒来大牢看景献王,景献王认为玉自寒太年轻看不清状况,敬阳王也是想要皇位的人,而玉自寒是斗不过敬阳王的,玉自寒告诉景献王自己不在乎皇位,景献王非常不理解既然如此为什么玉自寒要费尽心机针对自己,玉自寒告诉景献王首先他是为了风细细才这么做的,景献王责怪玉自寒不该为了一个风尘女子杀了自己,玉自寒告诉景献王自己的双腿也是被他所害,所以他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葬身火海,景献王求玉自寒放了自己,玉自寒却说自己送来皇帝赐来的一壶酒,明天就是景献王王下葬的日子。

  碧儿和姬惊雷、雷惊鸿和凤凰来到静渊王府,凤凰担心玉自寒误会是霹雳门害了如歌,担心玉自寒对雷惊鸿不利因此让碧儿和姬惊雷先进去说明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