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35集剧情介绍

  师兄弟再相聚商议夺回山庄 莹衣被暗河宫逼迫跳河自尽

  玉自寒听说姬惊雷来到惊喜万分,看到姬惊雷眼睛受伤很是心痛,姬惊雷告诉玉自寒霹雳门并未害过烈如歌,玉自寒点头说自己知道,姬惊雷大惊,玉自寒告诉姬惊雷有个人也想见他。

  烈如歌为银雪疗伤完毕,坐在那里想着心事,银雪担忧地问如歌想什么呢,烈如歌说这几日的事情让她想到了风细细,银雪端起茶碗喝茶却并未饮下,告诉如歌茶凉了,想喝品花楼的最好的茶,如歌笑看银雪端起茶盘为他热茶。如歌来到门外恰好碰到有琴泓来到这里告诉她姬惊雷回来了,黄综已经在外等候让烈如歌去见姬惊雷,烈如歌大喜,将茶盘交给有琴泓叮嘱他帮银雪热茶,自己则飞快地往门外跑去。

  有琴泓打开门一看银雪因寒咒发作已经痛的跪倒在地,满脸的寒霜,有琴泓吓得丢了茶盘去扶银雪,银雪告诉有琴泓现在自己寒咒已入心肺,药石无医,自己时日无多,即使有烈火功也拖不了很久。银雪让有琴泓去门外守着,自己要用暗河内功控制寒咒,这样就可以恢复七成功力,半年之内将不会发作,有琴泓却不同意银雪如此做,因为他知道届时一旦寒毒发作银雪将受到寒咒和暗河宫的反噬,到时候才真正是无人能救,银雪将有琴泓赶出门外,坚持用此功,有琴泓无奈只好守在外面。

  烈如歌见到了姬惊雷,姬惊雷告诉烈如歌薰衣的事情,岂料烈如歌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烈如歌唯独隐瞒了薰衣杀害自己的那件事。姬惊雷自责自己居然爱上妖女,玉自寒安慰姬惊雷那是薰衣一出生就决定了生母是谁,这件事姬惊雷不需要自责。姬惊雷告诉烈如歌钟离无泪已经拿回青龙堂的大权,此时只要烈如歌站出来青龙堂必定响应。烈如歌却说此时不是自己出来的最佳时间,既然大家都认为自己死了,那么自己就不能如此轻易的站出来,烈如歌希望姬惊雷能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她让姬惊雷先回烈火山庄找到钟离无泪,并且拥戴裔浪坐上庄主之位,凭着裔浪对庄主之位的渴望一定不会拒绝,姬惊雷打算次日就起身赶往烈火山庄。

  玉自寒送烈如歌出来问烈如歌为什么不说出薰衣的事情,烈如歌说银雪曾告诉自己在那种情形之下,如果薰衣真的要杀自己,任何人都救不了她,再说也不希望姬惊雷因此而更加难过,玉自寒说自己以前在烈火山庄的时候每次看到烈如歌离开竹院他都想亲自送她,现如今终于可以送送她了。

  如歌回来后兴致勃勃地告诉银雪姬惊雷和雷惊鸿都没有死,银雪说怪不得如歌会那么高兴,那些人都没有死自己也可以放心了。银雪告诉烈如歌自己就要回缥缈了,烈如歌略带伤感地说自己是庄主不能跟银雪离开,并告诉银雪自己已经安排姬惊雷回去,一起联合让裔浪接任庄主之位。银雪微笑看着烈如歌说着自己的计划,烈如歌心里却无法在平静,她又刻意找到有琴泓确认银雪是否离去的事情,有琴泓虽然没听到银雪向自己提起,可是他知道师傅一定有事要做,这件事不希望如歌知道,因此只得说银雪是缥缈派的掌门人,一定是要回去的,如歌失望伤心的离去,本以为银雪又是在欺骗自己,可这次居然是真的。

  姬惊雷回到烈火山庄,一路跌跌撞撞地走进来,因为眼睛瞎了摔了还几次,这些都被裔浪看在眼里,裔浪慌忙跟姬惊雷说自己多次派人去找寻他,最终也没找到他,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姬惊雷让裔浪不要继续说了,意志消沉地让碧儿扶自己回松院,凌堂主看着姬惊雷离去的背影感叹老庄主这几个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太可惜了。

  碧儿告诉裔浪姬惊雷是被雷惊鸿劫持走的,之后对姬惊雷百般折磨,幸好姬惊雷逃了出来,等碧儿找到姬惊雷的时候姬惊雷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裔浪问碧儿姬惊雷眼睛是怎么伤的,碧儿告诉裔浪姬惊雷的眼睛是暗夜绝所伤,凌堂主建议为姬惊雷报仇,裔浪却说现在的暗河宫在百姓中间威望很高,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凌堂主建议让裔浪继任庄主之位,裔浪却故意推辞,凌堂主决定自己去找人促成这件事,让裔浪不要管这件事了。

  裔浪来到姬惊雷房间试探姬惊雷,他假意推荐姬惊雷做山庄的庄主,自己则甘愿辅助姬惊雷,闻言姬惊雷大怒认为裔浪是故意想看自己出丑,情绪非常激动,碧儿只好请裔浪先出去。碧儿送裔浪离开之时,裔浪问碧儿难道就不想姬惊雷做庄主吗?碧儿告诉裔浪即使姬惊雷做了庄主也要事事依赖裔浪,还不如裔浪自己直接做庄主,只求姬惊雷能安度此生,裔浪称赞碧儿识大体,也难怪老庄主会将她派遣到松院。

  裔浪来大牢看被铁链锁在那里浑身是血的战枫,他告诉战枫 自己就要做庄主了,并说烈明镜如果当初选择自己也不至于搭上性命,最后庄主之位还得落在自己身上,战枫骂裔浪不配。裔浪告诉战枫之所以留着他的命是为了做自己的护身符,并将莹衣带来见战枫,告诉战枫莹衣已经回到暗河宫了。莹衣哭着跑向战枫紧紧抱住他,战枫关心地问莹衣是否将烈如歌的事情告诉裔浪,莹衣告诉战枫自己什么也没说,战枫露出欣慰的笑容,之后莹衣被裔浪带走去见暗河宫的人。

  薰衣带人接到了莹衣,她告诉莹衣暗夜绝知道她也是被情所困的可怜人,就不必带回暗河宫受刀刮之刑,可以给她留个全尸,并命令跟随的人说莹衣中途溜走跌入河中淹死了,莹衣知道这已经是对自己最好的处决方式了,如果回到暗河宫一定是生不如死,受刮骨之痛,莹衣一步步走向河水深处,脑中不停地想着战枫和自己的过往,虽然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可是只要能那么近的陪着战枫也是幸福。

  烈火山庄,众人一致赞同裔浪做庄主,裔浪来厨房看钟离无泪,他告诉钟离无泪自己马上就要 做庄主了,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希望烈明镜的心血不白费,他现在就想找人说说话,可是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钟离无泪,钟离无泪告诉裔浪不是什么东西都想拿就拿的,裔浪转身离去说自己今天来错了。

  雷惊鸿和烈如歌在河边看到莹衣的尸体,雷惊鸿猜测可能战枫也遇到麻烦啦,欲拉着烈如歌离开。可烈如歌不愿意看着莹衣暴尸荒野,给围观的人一些钱财安葬了莹衣。

  看到莹衣尸体之后,烈如歌一直为战枫担忧,但是又认为战枫是暗夜罗的外甥,暗夜罗应该不会杀了他。银雪却认为战枫虽然是暗夜冥的孩子但是同时也是战飞天的孩子,暗夜罗有多爱暗夜冥就有多恨战枫,烈如歌不由得更加担心战枫。银雪劝如歌暂时放下战枫的事情,因为明天她将面对天下群雄。

  这边,玉自寒让黄综带着侍卫打着静渊王府的旗号到苗河镇与如歌会合,之后一起去烈火山庄。

  苗河镇,大家准备乔装改扮混进烈火山庄,凤凰担心雷惊鸿的安危,如果事情失败的话他会不会是最危险的那个,有琴泓告诉凤凰只要有银雪在任何人都不会有危险的。

烈火如歌第36集剧情介绍

  烈如歌重夺烈火山庄 如歌战枫心结难解

  各大门派的人相继来到烈火山庄,见证并恭贺新庄主裔浪继任庄主之位,刀无暇让人通知裔浪看到黄综正在赶来,岂料,裔浪并不在意,他认为自己稳操胜算,即使玉自寒亲自来到他也不放在眼里。

  钟离无泪来到地牢救下战枫,战枫得知如歌即将回庄,焦急地让钟离无泪带着烈如歌离开,岂料,钟离无泪不但不劝烈如歌离开,反而告诉战枫此番定可确保烈如歌安全,即使真的出了意外还有青龙堂上百人跟随烈如歌而去,这番话让战枫震惊无比。

  裔浪来到大厅之上即将继位,暗河宫派人送来贺礼,裔浪不顾凌堂主阻拦收下了贺礼,并称赞暗河宫现在行的都是仁义之举,烈火山庄却是烂到骨头里,此事让凌堂主非常不满。此时,黄综带人来到山庄门外,赶走了等候在外的暗河宫的人,并告诉暗河宫的人烈火山庄和暗河宫势不两立。

  黄综带人来到大厅,质问裔浪为什么这里会武林人士齐聚在此,裔浪明确告诉黄综今天是自己的继位之日,并且想用庄主之位压制黄综,岂料,黄综却当众揭穿裔浪谋权篡位,庄主之位名不正言不顺,并亮出了烈火令,这让裔浪震惊不已。此时,烈如歌从人群中走出,一身红衣犹如一团熊熊烈火,当众指出裔浪三宗大罪,一罪,谋杀老庄主,二罪,陷害烈如歌,三罪,陷害霹雳门。裔浪欲不承认这些罪状,让烈如歌拿出证据,突然听到战枫在人群后说自己作证。刀无暇见状,知道事情不利于裔浪,欲摆脱干系告辞离去,岂料,烈如歌拦住刀无暇去路,希望所有人都见证接下来的事情。刀无暇带有威胁意味的语气跟烈如歌说有些事情最好还是关起门来说,毕竟有失颜面,烈如歌却说即便自毁名声,但是为了公平正义也必须当众说清楚,还霹雳门一个清白。刀无暇认为霹雳门已经所剩寥寥无几,没有必要还什么清白,雷惊鸿从人群中站出来大声说即使霹雳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也要还清白,刀无暇看到这个杀害弟弟的凶手立即两眼充血,欲杀了雷惊鸿,烈如歌站出来阻止刀无暇出手,说这里是烈火山庄按照江湖规矩刀无暇就不能在这里动手,刀无暇咬牙切齿地说就让雷惊鸿多活一天,他就不信雷惊鸿能一直躲在烈火山庄。

  裔浪眼见证据确凿无可辩驳,于是当众承认自己杀了烈明镜,但是却并不认罪,因为烈明镜是卑鄙小人,接着,裔浪将江湖传闻烈明镜杀死战飞天的事情当众说出来,裔浪认为自己杀的只是一个杀了兄弟的小人,烈如歌大声斥责裔浪如果再诬陷父亲就毁了裔浪,可裔浪并未因此住口,而是继续说烈明镜仗着武功高强镇压所有人不得议论此事,颠倒黑白。而暗夜罗为了替姐姐报仇被烈明镜陷害,暗河宫才是正,而烈明镜才是邪,此番话一说众人立刻两派纷纷议论烈明镜和暗河宫的正邪之分,一时之间台下乱做一团。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说裔浪说错了,银雪带着白色斗笠纱帽出现在大厅中央,他当众说自己就是见证人,战飞天并非死于烈明镜之手,为了拯救上千条人命选择自杀,暗夜冥丧夫之痛选择自杀追随战飞天,而自己就是当初助烈火山庄抵挡暗河宫的缥缈派的人。并当众出示了缥缈派的令牌,刀无暇知道裔浪已经必输无疑首先站出来说无人敢怀疑缥缈派的证词,众人也是纷纷点头承认。烈如歌当众宣布烈明镜是裔浪杀死的跟霹雳门无关,并请众人离开烈火山庄,她要处理一下家务事,众人纷纷告辞而去。裔浪惊慌地叫住刀无暇,恳求他能救自己一命,刀无暇却说这是烈火山庄的家事,自己无能为力。

  众人离去,随着一声沉重的关门之声,裔浪跪倒在烈如歌脚下恳请烈如歌原谅自己,烈如歌大声责骂裔浪杀父之仇是不可能饶茹他的。裔浪欲夺门而出逃跑却被烈如歌用长鞭缠绕摔倒在地,战枫突然一跃而起狠狠地砸在裔浪腿弯之间,裔浪的腿立时残废,战枫所有的悔恨和怨恨在这一刻爆发,甚至想一掌劈死裔浪,但是那就太便宜他了,烈如歌看着愤怒的战枫命人将裔浪关起来。

  裔浪害怕自己会生不如死,在钟离无泪关押他进牢房的时候,裔浪告诉钟离无泪蝶衣是被自己杀死的,并用言语刺激钟离无泪,希望钟离无泪能杀了自己。岂料,钟离无泪早已看穿了裔浪的用心,虽然悲伤气愤,但是仍克制自己将拳头使劲砸向墙壁,硬生生地告诉裔浪他的计谋不会得逞,他的命留着让烈如歌处置。

  钟离无泪回到房间仿佛看到蝶衣欢快地走进来,蝶衣坐在桌边请钟离无泪帮助烈如歌打探消息,钟离无泪点头同意,伸手欲抓住蝶衣却是一场空,钟离无泪悲伤之余带着蝶衣的灵位想要离去。

  凌堂主来找烈如歌请罪,自责自己有眼无珠,烈如歌大方地原谅了凌堂主,此时钟离无泪前来辞行,烈如歌知道钟离无泪是为了蝶衣才离开的,正不知如何劝慰他时慕容堂主哈哈大笑走进来,对烈如歌加称赞,夸奖她不愧是烈明镜的女儿。并转头问钟离无泪此时离开是否放心,烈火山庄目前正是需要人的时候,慕容堂主和钟离无泪约定三年之内稳定山庄发扬广大,三年之后一定亲自送钟离无泪离开。钟离无泪被慕容堂主一席话说的恍然大悟,转身向烈如歌行礼,烈如歌向众人承诺三年之内一定恢复从前的光景。

  银雪、烈如歌和姬惊雷等人均到梅院喝酒聊天,欢声笑语不断,战枫此时走进来默默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烈如歌生气地让人赶走战枫,并清楚地说不希望战枫踏进自己院子里,之后,生气地离开。银雪跟随烈如歌进房间,劝烈如歌原谅战枫,希望烈如歌给战枫时间和机会说明真相,再决定如何处理。烈如歌很纳闷为什么银雪会替战枫说话,银雪说这是替烈明镜说出他心里话而已。烈如歌更是奇怪,问银雪是否跟烈明镜非常熟悉,究竟是怎么认识烈明镜的。银雪又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说自己和烈明镜是旧识,若按照辈分的话如歌应该叫自己一声叔父,烈如歌看着嬉皮笑脸的银雪上来就给他一拳,银雪吃痛,面上露出痛苦之色。烈如歌关心地问银雪自己只不过是轻轻打了他一下子,怎么就痛成这样,银雪抓住烈如歌的手说要帮自己揉揉就好了,烈如歌这才看出来银雪是戏耍自己,急忙跑了,边跑边笑着叫有琴泓说他师傅快没命了。烈如歌刚跨出房间的门,银雪就露出痛苦之色。

  刀无暇将烈火山庄的事情禀告暗夜罗,并希望能救出裔浪,却遭到暗夜罗的反对。刀无暇告辞离去,刚走到门口就碰到等候在那里的暗夜绝,暗夜绝请求刀无暇能放雷惊鸿一命,刀无暇认为自己杀弟之仇不可不报,暗夜绝却说他们都是踩在别人尸骨上的人,如果论报仇的话岂不是每天都要遭人追杀,并告诉刀无暇自己从不求人,这件事刀无暇可以斟酌斟酌,刀无暇听出暗夜绝话外之意,如果自己执意杀了雷惊鸿,那么暗夜绝必然为雷惊鸿报仇杀了自己。

  雷惊鸿向姬惊雷告辞欲悄悄离开山庄,不料,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等在那里的烈如歌,烈如歌责怪雷惊鸿不辞而别,雷惊鸿慌忙解释只是担心烈如歌会不让自己离开,烈如歌却说自己没有理由阻止他离开,但是却安排黄综一路护送雷惊鸿去江南霹雳门,雷惊鸿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