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29集剧情介绍

  杨坚伽罗同房而居 哥舒刺杀般若失败

  经过大夫诊断后,李昞才得知曼陀已有身孕,而这令已经是不惑之年的李昞欢欣不已,并对躺在床上柔弱不已的曼陀呵护备至,而秋词见状趁机告知李昞,在他不在府内的这段时间里,府中的姬妾因为丞相涉嫌兵变一事百般欺负曼陀,李昞听闻怒火攻心并对管家等一众人等兴师问罪,除此之外还将所有姬妾与孩子都迁去了别院。曼陀听闻后不胜欣喜,并继续在李昞面前继续佯装柔弱,请求李昞今晚留下过夜陪着自己,李昞欣然应允,而曼陀之所以这样做都是料到那些姬妾定会在离开时哭闹,而李昞向来怜香惜玉,所以只有将李昞困在自己的房中,不让他们不能见面,这些姬妾才可以真正被驱赶到别院。

  不久后,府内的一众姨和孩子便在王氏和秋词的安排下哭闹着顺利离开府邸。秋词对此感到很开心,而王氏告诉秋词,李昞如今之所以会对曼陀百依百顺并不仅仅因为孩子,而更多的是因为圣上已经拿回虎符,而四大驻国也决定追随圣上。

  杨府内,伽罗与杨忠父子共同进食,而今晚这桌菜都是伽罗亲手所做,这令杨忠很是高兴。可接下来的事却让伽罗与杨坚很是苦恼,原来杨忠希望他们二人同房。于是伽罗便以家中习俗作为借口,拒绝和杨坚同房。可是杨忠却不依不饶,将自己有内外两间卧室的大房间让了出来,让他们夫妻二人居住,拒绝不得的杨坚与伽罗只能顺从。

  不久后,两人便进那间大房内,分小房而睡。而这时的郑荣向杨坚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在他看来这桩婚事委屈的是伽罗,她在短短的时间内便经历了丧父的苦难,不仅如此成亲时还与替身拜堂,并独守空房了这么长时间。更可悲的是自己的夫君不仅不喜欢自己,还惦念着自己的二姐,换做是谁恐怕都受不了。杨坚听闻有些动容,可是嘴上仍旧不依不饶,并将郑荣赶出了房间。屋外,郑荣有意与小冬搭讪,却不料小冬却一副冷漠的样子。

  屋内,杨坚还在回忆几年前与伽罗相处的种种,事实上他并不讨厌伽罗,反而觉得她天真可爱,而如今的伽罗显然与那时候不同了,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而这都令他不太习惯,思索片刻后,杨坚便主动向伽罗为自己这几天的冷淡态度道歉,而伽罗也欣然接受并告诉杨坚,等到杨忠离京自己便会回到独孤府居住,一年半载后便会提出和离。杨坚听到这话后却有些不是滋味,并担心如此会影响伽罗的闺誉,企料伽罗用宇文邕不会介意的话来搪塞杨坚,而这番话却让杨坚气上心头,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怒火从何而来。可是他在表面上依旧不能服软,于是嘲讽独孤府主动求婚的莽撞,如今又想匆匆和离的荒唐,而这话让本就委屈不已的伽罗更加难受,可是坚强如她又怎会服软,于是匆匆摆出一副不耐烦的姿态将杨坚赶出了房间。

  不久后,苦闷的杨坚还是迟迟无法入睡,而此时却传来伽罗的梦话。于是杨坚偷偷溜进内屋看望伽罗,却发现伽罗一直在梦里念着独孤信的名字,还误抓了自己的手。令杨坚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对这样的举动丝毫不反感,反而觉得此刻的伽罗甚是可爱,于是就这般在床边守了伽罗一夜。而这一幕被小冬看见,并因此而高兴了很久。

  第二天,小冬进门准备为伽罗梳洗,而杨坚还倚在伽罗的床边,此时杨坚惊醒并要求小冬对这件事保密,而精灵古怪的小冬欣然应允,并借此索要了一笔钱财充当封口费。随后杨坚便慌乱的离开了。

  这边的皇宫内,哥舒安排的宫女已经带着宁神香进入了般若的寝殿,可是还来不及更换香料,便被春诗叫去查看另一个靠近般若的香炉。这次是正是这名宫女的机会,事实上装香料的托盘底部有着一把匕首,这样近的距离她定能将般若杀害。却不料在她刚准备动手时,伽罗却走了进来,宫女无奈只能将匕首藏入袖中。伽罗此次前来是为了给般若四位会武功的宫女来保证她的安全。

  不久后,宇文护便得知了刺杀失败的消息,并得知般若现在身边有四位会武功的侍女。这样的消息让宇文护有些放下心来,并准备推迟刺杀般若的事情。可哥舒却认为,这件事不能搁置,他也不该心软。仔细思索下,宇文护还是妥协并让哥舒继续安排刺杀伽罗一事,并表示自己今后不会参与这件事。

  另一边,杨府内,心烦意乱的杨坚在射箭时百发不中,为了不让自己再因为伽罗而烦忧,于是他赶紧修书一封给曼陀解释这婚事,却不料被杨忠撞了个正着,并因此指责杨坚。此时回到杨府的伽罗出面解围,并谎称这封信是自己写给二姐的,杨忠这才放下心来,并让郑荣前去送信,然后便离开了。在小冬看来,伽罗的解围恐怕好包含着她对杨坚的情意。

  几天后,曼陀便收到了杨坚的信,并得知他与伽罗会在不久后和离,这令曼陀很是欣喜。可是秋词却高兴不起来,在她看来曼陀不该脚踩两条船,应该与李昞好好生活,可是曼陀却认为处处留情的李昞不值得自己托付终身。接着,曼陀便剪下一缕头发准备回信给杨坚,并在心中佯装委屈的祝福他的婚事。除此之外,曼陀还将李澄单独约见出来,说起伽罗与杨坚成婚的事情,并以这件事向李澄道歉,请求他的原谅。这番话令李澄彻底放下了对曼陀的戒备,而曼陀则趁机放下身段,告诉李昞,最近有人利用她的怀孕来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而自己绝非要争世子之位,心思单纯的李澄相信了曼陀的话,并怀疑这流言是养有二公子的锦娘挑起的,而目的便是让他们两败俱伤,使自己的孩子上位。对于曼陀这次拉拢世子,借他收拾小妾的举动,王氏很是满意……

独孤天下第30集剧情介绍

  阿护回宫英雄救美 杨坚伽罗再生矛盾

  这日,杨忠收拾好了行装并准备回到蒲阪,临行前他嘱咐杨坚一定要照顾好伽罗,并希望他们今后一定要和睦相处,随后杨忠便离开了。而伽罗则告诉杨坚,在阿姐生产前,他们还必须维持假夫妻的现状,杨坚欣然应允。

  这边,宇文护在儿子这边了解到,哥舒会在皇后前去御花园时动手刺杀。这令宇文护听闻顿时紧张了起来,并快马加鞭硬闯宫门,想要阻止这一切。千钧一发之际,宇文护赶到,并借口将般若拉倒一边私谈,而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哥舒见状气急然后转身离去。接着,宇文护嘱咐般若一定要时刻小心,此时的般若才看到台阶上的古怪,并明白是宇文护救了自己。不仅如此,宇文护还拿他们逝去的孩子发誓,表明自己绝没有逼死丞相,临走前宇文护将身上的披风解下给般若披上,并希望她今后不要再与自己作对,般若听闻很是感触。而回到太师府后,明白太师无法下定决心刺杀般若的哥舒建议宇文护使计离间宇文邕,以此打压皇帝的气焰,宇文护应允。

  另一边的陇西公府内,曼陀在与李昞用餐时佯装肚子痛,甚至因此昏倒,李昞大惊,问了秋词后才知道,曼陀这段时日肚子一阵阵的抽疼。接着,李昞便察觉到了这房间的古怪之处,原来曼陀的房间内竟有对孕妇伤害极大的麝香,这令李昞愤怒不已,并准备将曼陀接到自己的房间居住。

  经过查探后,李昞怀疑此事与李澄有关,可是李澄却不承认并认为自己一定是被人陷害。此时,曼陀拖着虚弱的身子走了进来,为李澄辩解,并告诉李昞自己房内的麝香只熏了一天,自己绝不会因此而胎像不稳,再者说麝香多用于避孕,对于滑胎的功效甚低,所以这更加说明了没有人要伤害自己,更不可能是李澄所为。如此一来,李澄才终于洗清冤屈,并对曼陀表示了感激。此时,一旁的王氏有用提及虽说麝香没有起作用,可是曼陀的胎像最近确实不稳。

  于是众人便让大夫重新把脉,并得知胎像不稳是平时饮用了寒凉食物所致,为了查清真相,李昞命秋词将曼陀近段时间的膳食都端了上来。检查后大夫发现,问题出现在蔬菜膏身上,它其中含有性寒凉,用于催产的马齿苋汁,这才会使胎像不稳。听即此,曼陀便出言装作大度,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自己的身上,可是李昞依旧余怒未消,并让厨房众人罚跪一时辰。。可事情依旧没有结束,在李昞看来那麝香虽没有起到作用,可是用他之人一定居心叵测,想一箭双雕既伤害曼陀又伤害李澄,而他一定要将这事情查的水落石出。而曼陀见状则提议让深受其害的李澄去彻查此事,李昞允诺。

  接下来的日子,李昞便一直在着手彻查此事,并得知麝香一事是锦娘所为,而麝香就埋在她院子内的树下,正当李澄准备前去捉拿锦娘时,王氏却出现阻止了李澄。她告诉李澄就算在她的院子里收到了麝香,她也可能会说是其他人陷害自己,如此一来向来心软的李昞一定会放过她。所以为了让锦娘无法翻身,他必须从二公子处下手。

  独孤府内,伽罗前来看望丽华,而宇文邕也随之而来,再支开其余之人后,宇文邕向伽罗解释自己并非凉薄之人,会一辈子守护她。可是伽罗不愿意违背父亲的临终岁托,于是委婉的拒绝了宇文邕的情意。

  入夜后,久等伽罗不归的杨坚一人在家里喝闷酒。而没过多久后,伽罗便在宇文邕的护送下回到杨府,临行前他还将自己的披肩递给伽罗,而这一切被杨坚收入眼底,他的心中没理由的恼火起来,并对伽罗不检点的行为指责起来,告诫伽罗之后不要再与宇文邕如此接近。可是伽罗哪里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她也用曼陀的的事情来让杨坚不要再管束自己。而郑荣看到自家少爷憋屈的模样,忍不住嘲讽起来。而杨坚却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在吃醋,并将话题转移到来工作上。事实上,他的府衙内有不少宇文护的眼线,让他难以施展拳脚。为了避开这些眼线,杨坚决定前往妓院红香院谈事。

  接下来的几日,杨坚都在红香院谈事,每次都酩酊大醉的回来,而伽罗也并未询问缘由。这日,伽罗来到好友的府宅参加生日宴席,却不料在宴席中间,有不少的女子都因为杨坚这段时间的沉迷花街柳巷而嘲笑与她,想让她难堪,可是伽罗却出乎意料的冷静,装作毫不在乎。而事实上,伽罗的心中并非毫不在意,反而十分愤怒。与此同时,杨坚在谈完正事后依旧迟迟不肯回家,反而出人意料的叫了几个花娘来陪伴自己。郑荣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少爷并非沉溺美色之人,只是因为想气气伽罗才会日日晚归。

  不久后,回到杨府的伽罗还在因为白天的事情而郁郁寡欢,思索之下,她来到了红香院,却看到杨坚与花娘抱在一起,这让伽罗顿生恼怒,并拔剑将花娘手中的琵琶砍断,除此之外还指责杨坚不守孝道,因为现在还在阿爹的守丧期内,而他不仅不素服守孝反而夜夜笙歌,这是对阿爹的大不敬,而自己对他很是失望,说完这些伽罗转身离去。

  看到伽罗离去的背影,杨坚心中很是悔恨,并遣走一众花娘穿着素服来到独孤府向伽罗道歉。可是伽罗却不接受杨坚的道歉,并告诉他自己在阿姐生下孩子后便会与他和离,从此婚丧嫁娶各不相关。企料杨坚却因此愤怒起来,在他看来伽罗之所以毫不在乎与自己的婚事,都是因为心中惦念着宇文邕,一想到这他就心气不顺。伽罗听闻气急准备反驳,却不料郑荣突然在院子里大叫起来,伽罗和般若赶紧跑出来询问,事实上,这都是郑荣故意为之,他就是在故意打断两人差点燃起来的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