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47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的一番话让曼陀无地自容,他还对曼陀下达了逐客令,不会帮助她过继任何子嗣,曼陀羞愧难当,哭着离开了太师府,情绪激动晕倒在半路,王氏和秋词连忙找医生前来诊治,这才发现曼陀已经有了近三个月身孕,是在去突厥之前就怀上的。曼陀醒来,得知自己有喜,不禁精神焕发,她毅然决定,就算这胎仍是女孩,也会找男婴冒名代替,一定要把唐国公世子之位攥在手里。

  曼陀心思毒辣,她冷笑着来到李昞床边,告知他即将有孩子的喜讯,并且阴森森地透露,李澄其实是被自己设计所杀。可怜李昞有苦难言,颤抖着双手却无力反驳,更无法替李澄报仇,只能眼睁睁看着曼陀得逞。宇文邕正式把阿赟交给公主抚养,但是,他却不肯和公主多共处一刻,令公主大失所望。曼陀不怀好意地来拜见公主,她故意表现得温柔顺从,给公主留下贤良淑德的假象。

  另一边,宇文护唤杨坚入太师府,称有要事相商,原来,宇文护是找了著名的术士赵昭,悄悄为杨坚看面相。然而,赵昭的母亲曾在随州受过杨氏夫妇的恩惠,为了报恩,赵昭便在宇文护面前说了假话,他明明看出杨坚的面相可为天下之主,却偏偏告诉宇文护,杨坚最多只能成为柱国,让宇文护对杨坚放下戒心,从而放心拉拢,还企图和杨家成为亲家。随后,赵昭找机会将真正的想法告知杨坚,当杨坚得知自己宏途无量时,他的野心又蠢蠢欲动起来,久久不能平息。

  杨坚回府后心神不宁,杨忠此时已经卧病在床,命不久矣,他看出儿子心里有事,以为儿子为了宇文护所提的亲事忧心,便提出建议,等自己逝世后,儿子和儿媳可守孝三年,就能为这门亲事多争取三年时间。杨坚见老父亲生命垂危,却依然为家人考虑,不由得感动涕零。杨忠继续嘱咐儿子,不要沾染朝中政务,带着伽罗和子女回到老家,平安终老。杨坚思虑再三,终于提出心中疑惑,难道杨家世代只能为臣子吗?杨忠知道儿子胸腔里燃烧的火焰,他默然准许了儿子的想法,人生在世几十年,如果想做一番事业,就放手拼搏。

  曼陀时常进宫陪伴公主,时间一长,公主难免对曼陀抱怨,宇文邕对待自己恭敬如宾,但却缺乏夫妻恩爱,最近更是只有初一十五才来坐坐。公主愁眉不展,曼陀正好趁机使坏,在公主耳边说宇文邕和伽罗有私情,公主本来心存怀疑,但是忽然接到密报,称宇文邕正在和伽罗说私房话,公主大吃一惊,萌发醋意。  其实,宇文邕是召唤杨坚和伽罗一同进宫,三人商议诛杀宇文护的大事,伽罗还带着小丽华,宇文邕一直视丽华为掌上明珠,十分喜爱,不禁让她唤自己为阿爹。不料,公主此时已来到门外,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更是听信了曼陀的谗言,以为丽华是宇文邕和伽罗的私生女,她对伽罗心生怨恨,准备以后找麻烦。曼陀心中洋洋得意,自以为奸计得逞,可宇文邕早有察觉,派人在曼陀离开的路上围堵,将她扭送到公主面前。

独孤天下第48集剧情介绍

  宇文邕派人把曼陀扭送到皇后面前,还让人用白绫勒住了曼陀的脖子,曼陀狼狈地苦苦挣扎,呼唤公主救命,公主仗着自己是可汗的掌上明珠,便也胆子大了起来,跟宇文邕叫嚣,命令他赶紧放了曼陀。宇文邕早就知道公主刚刚去“抓奸”,便义正辞严地澄清了一切,并且揭穿了曼陀的真面目,公主这才哑口无言。宇文邕继而警告公主,以后千万不要窥探自己的行踪,更不要听信贱人挑唆,动不动就说回草原的话,否则决不轻饶!公主没想到宇文邕会如此雷霆震怒,战战兢兢地离开,宇文邕恶狠狠地盯着曼陀,他本想杀掉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但念及曼陀有身孕,又流着独孤家的血,看在伽罗的面子上,宇文邕即使再恼怒,也没有痛下杀手,只是派人将曼陀送回陇西安州,再不得入京。杨忠病入膏肓,与世长辞,宇文邕前来吊唁,刚和杨坚夫妇寒暄几句,宇文护就翩然而至,吊唁过后,宇文护提及让杨坚担任重任,但杨坚执意推脱,只想回家乡守孝,杨坚的态度十分坚决,宇文邕便准许他回乡,还封杨坚的儿子杨广和杨勇为博平侯和雁门伯。杨坚此次回乡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他是把六个州的官印和调兵勘合一起交给了宇文邕,这么一来,宇文邕就掌握了极大的主动权,让宇文护处于下风。哥舒和宇文护察觉不安,决定暗中对杨坚动手,先下手为强。杨坚交出权力,他对伽罗相称,自己是为了保护儿女平安,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田舍翁。但是,郑荣却看得出来,杨坚这番话纯属托词,他不过是想等宇文护和宇文邕鹬蚌相争之后,再行渔翁得利之举。看来,杨坚自从听了术士的预言,就一门心思想着把野心变为现实。而此时此刻,宇文护准备在新丰驿站对杨坚下毒手,他打算直取杨坚性命,但不能伤及伽罗,因为伽罗是般若心爱的妹妹。杨坚此时正和伽罗说着悄悄话,他装作无心提起皇位一事,伽罗本来还和夫君打趣,但看见杨坚脸色严肃,伽罗心中不免打起了鼓,难道杨坚真想将宇文家族取而代之?伽罗反对夫君有这个念头,皇位更替的代价太大了,意味着将有无数百姓付出生命。可是,杨坚却不这么看,若是贤能之人当皇帝,天下必定长治久安。伽罗还是不情愿,杨坚只好暂时作罢,不再提此事。没想到,就在夫妻俩夜话之时,宇文护已经率人赶到,杨坚赶紧命人护送伽罗和孩子离开,孤身一人面对来势汹汹的宇文护。纵使杨坚武功再高,也孤掌难鸣,很快,他就被哥舒打伤倒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丽华竟然独自闯了回来,哭喊着拼命护住杨坚,惊惧之中,丽华的眼睛变成了晶莹的蓝色,宇文护惊愕地呆立在原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和般若的孩子竟然还活着!宇文护痛苦地质问伽罗,为何要一直把自己蒙在鼓里?伽罗眼中热泪盈眶,因为般若到死都恨着宇文护,这段情缘不提也罢!看着丽华倔强的眼神,宇文护终于妥协了,他放走了杨坚一家,黯然离开。杨坚虽然逃过一死,但是身受重伤,性命垂危,伽罗看着医生忙前忙后,她焦急地奔赴到当地的药师庙,许下重愿,如果杨坚能捡回一条命,伽罗愿意此生不进药石!而另一边,宇文护只身返回新丰,他别无他求,只想再看丽华一眼。只见丽华拿着一根细细的树枝,执着地守候在门前,宇文护听闻杨坚夫妇对丽华很好,便也放下心来,他温柔地蹲在丽华身边,嘱咐孩子要孝敬杨氏夫妇,好好生活,说罢,宇文护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离开,小丽华忽然从背后一把抱住宇文护,声音颤抖地说“我知道你是谁”,宇文护的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父女俩的眼睛都变成了蓝色,那一刻时间仿佛都凝固,相视无语,唯有泪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