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1集剧情介绍

  曼陀利用李澄害锦娘 伽罗杨坚宴会共舞剑

  郑荣劝说与伽罗争执过后的杨坚去道歉,在郑荣看来向来冷静睿智的杨坚只有在伽罗面前才显得尤为小孩子气,这恰巧说明他们之间的般配,可是杨坚却不愿意承认。第二天,般若在得知伽罗与杨坚相处的情景后,便将杨坚叫来嘱咐二人好好相处,除此之外,还在赏赐杨坚玉带时,故意提及般若已经怀孕许久的事情,而这件事无疑让杨坚备受打击。事实上,般若此举就是希望杨坚彻底放下曼陀,与伽罗琴瑟和鸣。

  这边,回府后的杨坚一直郁郁寡欢的坐在床边,而此时曼陀的回信已至,看到那字条上曼陀祝自己新婚幸福的话,杨坚心里更加难受,如今曼陀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生活的美满,自己或许真的应该放下。

  另一边的陇西公府,李澄已经将锦娘带到李昞面前,可是锦娘不仅哭的梨花带雨,还让自己的儿子在李昞面前求情,这样的举动更加让李澄相信锦娘就是挑拨他与曼陀之间的始作俑者。接着,李澄便支开锦娘与二公子,并告知李昞他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她陷害过曼陀,却在查证途中得知了二公子是锦娘表哥的儿子。李昞听闻大怒,为了验明真伪,两人在李澄的安排下滴血认亲,可令李澄恼怒的是,那杯中的两滴血没有相融,这就说明这孩子并非是自己亲生,看到这样的结果,锦娘大惊,哭喊着冤枉,可是还在气头上的李昞还怎么会相信锦娘,所以便不由分说的将锦娘母子赶出了郡公府并刺死了那个奸夫表哥。

  事实上,这滴血认亲的事情是李澄花了三百斤买通的大夫,可是李澄却不知道做手脚的大夫是曼陀的人。而此时,怒火攻心的李昞已经气晕在床,曼陀得知后便让管家罚这府内其他姨娘为李炳每日罚跪两个时辰,要知道如今天气严寒,这些姨娘必定会因此而生病,再加上府内大夫都围绕在李昞身边,如此一来除了自己便无人可以在李昞病床前照料,那么自己的地位就更加稳固。

  这天,心情郁结的伽罗进宫来与般若聊天,事实上,杨坚这些日子回府的次数越来越少,这让她很是难受。而般若明白,伽罗定是在杨坚面前提过和离之事,所以二人的相处才会如此别扭。为了让伽罗与杨坚多多相处,般若提议让他们俩在本季的宫廷宴会上表演双人剑舞,伽罗无奈只能应允。

  离开皇宫后,伽罗心中更加烦闷,她不知道如何与杨坚提及此事,可是小冬告诉伽罗,杨坚很重视杨府名声,定会答应她这个要求,伽罗听闻总算下定决心,并匆匆将杨坚叫回府,可不料杨坚却一口回绝了伽罗,这让伽罗负气而走。一旁的郑荣看到这情景,忍不住着急起来,事实上,杨坚的拒绝并不是因为讨厌伽罗,反而是因为不知道如何与伽罗独处。接着杨坚向郑荣问起宇文邕最近的动向,原来这段时间里,宇文邕一直在向伽罗送补品,可是都被伽罗转而送给了下人,并送出书简谢绝了宇文邕的好意,可这还是让杨坚心里很不舒服。

  负气出走的伽罗来到了济慈院,她的舞剑不过是平常之姿,若没了通音律善舞剑的杨坚相帮,定会在一众王公大臣面前失了颜色。一旁的小冬见状再次劝诫伽罗放下姿态去邀请杨坚,伽罗听闻应允并准备再次请求杨坚的帮助。此时宇文邕却前来济慈院,在得知这件事后,宇文邕主动提出教她舞剑,正处于困境的伽罗欣然应允。随后两人便在众人面前舞起剑,却不料杨坚突然来访,并将于两人的舞姿上的缺陷一一指出,宇文邕听闻只能丧气离开,他明白杨坚才是有资格站在伽罗身边的人,而自己最多只能作为兄长守护而已。

  在杨坚的指教下,伽罗的剑法明显比刚才要飘逸灵动许多,而这样的亲密接触让总是针锋相对的两人缓和了起来,并相约明日一起练剑。可是回府后,杨坚却突然不舒服起来,可为了不让伽罗担心,杨坚嘱咐郑荣对此事保密。事实上,杨坚并非生病,而是因为对伽罗的悸动之心才会出现身体的异样。

  第二天,杨坚如约而至,看到伽罗舞剑的姿态,杨坚心跳加速,脸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接下来,两人便在后院舞起剑来,而在远处观看的小冬与郑荣见到两人神仙眷侣的模样总算放下心来,因为舞剑伽罗与杨坚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日子就快临近宴会,可是伽罗却在为没有赴宴的衣服而感到烦闷,而嘴硬心软的杨坚此时送来了一件衣袍,这让伽罗心中欢喜,伽罗不知道的是宇文邕也专门为她做了一件衣袍。第二日便是宫廷宴会,后台处,本想送来衣袍的宇文邕在看到伽罗身上的华服后却突然仓皇了起来,并把自己那件衣裳藏了起来,慌忙跑了出去。却不料后台突然传出小冬的质问声,原来有一名嫉妒伽罗的女子,故意弄坏了伽罗的衣袍。门外的宇文邕听闻连忙跑来进来,送上自己的那件衣裳以解伽罗燃眉之急,而伽罗只能匆匆换装。

  此时,杨坚已经走上大殿,而伽罗的姗姗来迟再加上舞裙的更换都让杨坚心生怨气,甚至没听伽罗的解释,而本该灵动的舞剑却突然变得杀气重重,可幸运的是两人并未出丑,而是完美的完成了表演。

独孤天下第32集剧情介绍

  杨坚阿邕大打出手 伽罗杨坚感情升温

  一舞完毕,伽罗便气冲冲的离开大殿,将杨坚拒之门外,这让这段时间本相处融洽的两人又敌对起来。看到这样情景的宇文邕深知两人之间的矛盾多半是因为自己的那件舞裙。不久后,余怒未消的杨坚便回到杨府,并发誓再也不理睬与伽罗有关的事情。为了消解心中的怨气,杨坚来到酒馆喝酒,并意外得知今日是独孤信的水陆法会。

  这边,伽罗正在独自主持着阿爹的水陆法会,而宇文邕带着奇楠沉香来祭拜独孤信,事实上,这奇楠沉香的别名便是“伽罗”,这让参加了法会的众人都明了,宇文邕对伽罗依旧一往情深,这二人才该是天生一对。而匆匆赶来的杨坚恰好看到这一幕,台上的情景加上台下众人的议论纷纷让他心中很是烦闷,殊不知台上的伽罗却在一直拒绝宇文邕的好意。不久后,杨坚便带着厚礼来到台上,而这些礼品的价值远高于宇文邕的礼品,而宇文邕见到杨坚的到来后,便识趣的离开了。

  不久后,般若也如约而至,告诉了伽罗曼陀怀孕的事情,并嘱咐伽罗无论是为了她自己的名声还是为了帮独孤家重振门风,都要与杨坚和睦相处。伽罗听闻告诉般若,她想要和离是因为觉得愧疚于杨坚,若不是因为自己他还能继续等待二姐,而那次红香院的闹剧,也是为了让宇文护放下对杨坚的怀疑,让他认为杨坚就是如此胆小惧内之人。般若听闻很是心疼,并希望伽罗不要再与杨坚置气,而是好好相处。

  这边,杨坚在寺庙内向主持请教如何放下过去的情缘,主持告诉他应该珍惜眼前,而不是执着过去,杨坚听闻有所领悟。并在回府路上向伽罗解释了之前去红香院的误会,还向伽罗道歉。这样的示弱让伽罗也放下了心中的不满,并但心起杨坚最近虚弱的身体,但暂时还不打算回杨府居住,可是杨坚看到这般关心自的伽罗已然十分欢喜,两人之间的矛盾总算缓和。

  这日,杨坚在军营操练军队,并故意借校尉射箭技术不精一事将几名校尉赶出了军队,事实上,这些人都是哥舒的眼线。而宇文护得知此事后,却隐隐有些担心,可哥舒却认为杨坚并非睿智之人,他这次的举动不过是为了在军队中立威,以证自己并非胆小惧内,而那些眼线不过是被恰巧点中,不足为惧,况且他的军队里还有不少自己的人。可是宇文护却不敢放下警惕,他并不相信独孤信会将自己最爱的小女儿托付给一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于是嘱咐哥舒不要掉以轻心。

  这日,杨坚带兵在树林里狩猎,并故意提携了一名叫杜呈谄媚的小人,而这人正是宇文护的眼线。接下来的狩猎过程中,一直白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却不料杨坚与恰巧来此的宇文邕同时射中了这只白狐,听闻宇文邕准备将这白狐拿给伽罗做围脖后,杨坚心中很是烦闷,于是与宇文邕扭打起来,而向来虚弱的宇文邕哪里是杨坚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白狐被杨坚带走,走之前,杨坚还警告宇文邕不准再惦记自己的娘子。

  接下来,杨坚便来到独孤府,并将那白狐送给伽罗,可伽罗却不如他预料中高兴,反而为杨坚将宇文邕打成重伤一事气愤不已,并匆匆赶到辅成王府看望宇文邕。而这时的杨坚也总算在郑荣的提醒下醒悟,宇文邕向来身体虚弱,自己刚才的鲁莽恐怕真的会要了他的性命,想到这杨坚便收敛起来脾气,拿着圣药熊胆回心丸赶往了辅成王府给宇文邕救治,并向宇文邕为刚才的事情道歉。除此之外还告诉旁边的伽罗,自己这次的动手都是因为他不愿意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惦念,况且那支白狐也是自己先射中的,随后便离开了。

  而伽罗听闻后也悔恨了起来,在确定宇文邕无事后便准备离开,可不料宇文邕却拉住了伽罗的手,伽罗无奈只能再次告诉宇文邕,她已经为人妇,他们之间只有兄妹之情而已,随后便离开了,宇文邕听闻难受至极。不久后,伽罗便回到独孤府并向杨坚为自己先前的鲁莽道歉,除此之外还告诉杨坚她与宇文邕已经过去,再不会有什么瓜葛,并承诺不会再提及和离一事。听即此,杨坚的阴霾一扫而光,并催促着伽罗同自己一同回杨府,看到这般孩子气的杨坚,伽罗便拉着杨坚一同回府了。

  不久后的一天,身中媚药的宇文邕躺在床上,而床边一名红女子正在宽衣解带准备投怀送抱,事实上,这都是帝后的计谋,为的就是让宇文邕彻底与伽罗了断,安稳杨家,可不料从小便体弱多病的宇文邕对药物生性敏感,因而并未中招,而这名女子叫李娥姿,梁国李氏之后,因为父亲战败这才归顺于大周。可是为了成全帝后的苦心,让伽罗不再被自己连累,宇文邕便让李娥姿在自己的房内睡了一夜,并主动请封李氏为侧妃。不久后,般若便将伽罗叫来皇宫,并对进宫谢恩的娥姿大加赏赐。伽罗看到后隐隐有些难过,她明白宇文邕的举动是为了彻底与自己断了联系,可是他这般的委屈自己让伽罗的心中很是愧疚。

  这边,杨坚还在家中等待着伽罗的归来,看到伽罗郁结的模样,杨坚气不打一处来,并准备将背弃承诺的宇文邕打一顿,可是伽罗却阻止了杨坚,因为她明白宇文邕都是在帮助自己。为了帮伽罗疏解心中的烦闷,杨坚便与伽罗一同喝酒解闷。

  接下来的日子里,杨坚一直在骠骑大将军府养鸟奏乐,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这样杜呈更加坚信了他的不务正业,并放心离开。此时杨坚才放松警惕,并拿出邓州密报查看,原来北疆的少数民族慕容氏正在攻城,兰湖关已经失陷,这让杨坚着急起来。并猜测向来中立的慕容氏定是在宇文护的挑拨下出兵的,而这样的猜测显然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