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3集剧情介绍

  杨坚夜探太师府 伽罗出招助杨忠

  慕容氏最近攻打的邓州与平洲都是杨家的势力在把守,再加上杨忠最近在周围巡视,所以一定会出兵相助,如此一来,杨忠很可能会血溅沙场,而杨家的兵力也会因此顺势惨重。为了不让这件事发生,杨坚与郑荣乔装打扮,夜探太师府,想找宇文护通敌的信件,并最终在印有般若名字的牌匾下找到了这些信件,却不料在离开时被哥舒发现,逃跑过程中为了帮助郑荣,杨坚被哥舒的剑刺伤,幸亏在独孤家木器坊的朱敬宗的帮助下才得以顺利逃脱。可不料,哥舒的剑上有毒,杨坚最终晕倒了过去。

  第二日,杨坚终于醒来,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伽罗已经看完那些信件,事实上这些信件不足以支撑宇文护通敌的罪证,可是她却因此得知了宇文护与边疆有比朝廷更快的暗线往来。所以她已经飞鸽传书给杨忠让他小心提防,并让自己的三哥从延州出兵增援,并告诉杨坚,只要杨忠撑过七日,慕容氏必会退兵。看到伽罗自信满满的模样,杨坚很是不解,事实上伽罗与向来和慕容氏可汗交好的陆贞通过信件,并让她从中周旋,愿意以宇文护出的同等价格让慕容氏假意打不过从而退兵,如此一来,慕容氏便可以赚到双倍的赏金,何乐而不为。听完伽罗的这些安排,杨坚心中隐隐赞叹起来,而伽罗的这些果决都得益于军中长大的缘故。

  接下来,伽罗便准备将解毒药喂给杨坚,不料杨坚却因为羞愧而拒绝了伽罗的好意,并一口吞下了那药,不料这药竟如此苦,让杨坚一时面目狰狞,伽罗见状忍不住轻笑起来,并拿出糖果塞到杨坚口中,这让杨坚更加不好意思,而伽罗见状也拿起一颗糖果吃下想缓解杨坚的羞赧,可伽罗不知道自己的率性而为让杨坚悸动的厉害,为了掩盖这样的情绪,杨坚赶紧让郑荣把自己的私印交给了伽罗,伽罗听闻很是惊讶,要知道这私印可以动用杨家的私库,宝贵之极,而这让伽罗心中感动不已。

  这边,哥舒一直没能找到昨夜的男子,而宇文护此时收到皇宫关于边疆战事的急召,哥舒听闻后告诉宇文护,朝中早就得知情报的人表情一定会有所不同,可不料朝中众人并无不对。接下来,宇文毓封杨坚为前敌元帅迎敌,对杨坚毫无防备的太师欣然应允。下朝后,思虑良多是宇文护突然惊觉,哥舒在城内搜人一事应当路人皆知,可是宇文毓却丝毫没有过问这件事,这就说明他一早就知晓,而杨坚今早的告假则说明昨晚的闯入太师府的奸细很可能就是他。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宇文护便带着哥舒前来杨府。为了遮掩自己受伤的事实,杨坚与伽罗佯装为花娘一事打闹争吵的模样,让宇文护放下了防备。接下来,宇文护便将矛头指向今日也未上朝的候莫陈崇身上。确定宇文护走后,伽罗便帮杨坚处理刚刚又裂开的伤口,而这样的举动让杨坚心中很是欣喜,两人间的关系也更加缓和起来,而杨坚也借着宇文护一事让伽罗留在了杨府居住。

  兰湖关处,杨忠在独孤家的增援,和慕容氏的故意战败下顺利收服了兰湖关卡。而得知这一切都是伽罗的安排后,杨忠心里更加欣慰,对伽罗更加欣赏起来。不久后,京中便传来杨忠北疆大捷的消息。宇文毓大喜并加封杨坚为隋国公,杨坚为大兴郡公掌管西郊大营,为了安稳宇文护,他还特地加封宇文护为晋国公,其世子宇文训为崇业郡公。回到太师府后,宇文护大怒,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筹谋为杨家做了嫁衣,而这件事也更让自己明白那杨坚绝不可能是草包而已

  这边,伽罗却在贵妇人的聚会上遭到嘲讽,说她所托非人,嫁给了一个惧内的花花公子。伽罗虽然心中不满可是却没有说什么,此时杨坚却意外来访,告诉众人自己与伽罗之前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闺房之趣而已,并嘲讽那位夫人的迂腐为伽罗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伽罗虽然嘴上说着不满,可是心里却因为杨坚的举动而高兴不已。接下来,两人便到郊外放风筝,此时的杨坚才知道伽罗之前在面对欺辱时呆滞的模样,是因为那名妇人是太师府手下的人,而她是为了让最近出尽风头的杨家低调些才会忍气吞声。杨坚这才了然,并从心里感激伽罗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另一边的陇西公府内,曼陀在大夫的诊断后得知自己的孩子八成是男孩,可是曼陀去并未因此而高兴。而这都是因为杨坚送来的贺礼,她只要想到这礼品很可能是伽罗操办就心中恼怒,可秋词却告诉曼陀,杨坚与伽罗不合是京中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这礼品定是杨坚亲自筹办。曼陀听闻终于高兴起来,并准备回礼给杨坚,而礼品中掺杂一束曼陀花表示心意,想要继续将杨坚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日,李昞为曼陀去后院采摘柿子,却不料在路中竟脚滑了一下险些摔倒,可是一旁的王氏却佯装这路只是失修而已,这让李昞心中更加怀疑,在安稳好曼陀后,李昞却听到王氏正在教训下人,似乎在隐瞒这什么。接下来,李昞便秘密的向下人查探这事,这才得知曼陀自怀孕后便经常遭人陷害,而这很有可能是李澄手下之人为之。李昞当然不会相信下人们的一面之词,于是又派手下再次查询这事。

独孤天下第34集剧情介绍

  李澄被罚去候方城 圣上得知丧子真相

  陇西公府出了一件大事,李昞查出一直在暗地里陷害曼陀的人就是与李澄自小交好的的堂哥李明源,可是李澄却不肯相信,并一直向父亲为明源开脱,不料李昞却因为李澄不但不偏帮曼陀肚子里的亲生兄弟,反而帮着外人而对他很是失望,再加上李昞查出锦娘如今疯癫的原因是由于李澄的下药,于是李澄则不复当年的信任,李澄听闻十分慌乱,张口就要将曼陀之前对自己说的话讲出来,可是李昞却不相信,因为曼陀从未在自己面前说过李澄的半分不好,盛怒之下他将李澄赶去了候方城。

  不酒壶,三叔公前来与李澄告别,并告诉李澄李陷害他与李明源的人就是曼陀,而她这么做就是为了争夺世子之位,此时的李澄才知道向来柔弱的曼陀是这样歹毒之人。不久后,李澄便收拾好行装准备前往候方城,可是临走前除了三叔公竟无人来送别。对于自己现在的境况,李澄很是不甘心,他发誓定要在候方城做出一番事业,重返陇西。李澄离开后,曼陀才放下心来,而王氏更是对曼陀这次的四两拨千斤之计大为赞赏。

  朝堂上,一位大臣提议将宇文护之女新兴郡主册封为公主,并许配给给大行台苏绰之子苏威。这一提议让朝堂上顿时风起云涌,要知道苏威是先帝想要撮合宇文毓的九妹的,如此提议不仅让宇文护更加尊贵,还让宇文毓的颜面扫地。可是宇文护竟无视宇文毓的反对,直接在一众大臣面前拟制,这让宇文毓心中气恼,并准备与宇文护大打出手,幸亏宇文邕阻止才避免了这场纷争。

  下朝之后,宇文毓依旧沉溺在想要报复的火焰中,宇文邕只能一直在旁边安慰,不久后知情的般若匆匆赶来,在与宇文邕闲聊过后,便将所有人都支开,将一杯水泼向宇文毓的脸上,试图让他清醒过来。可是宇文毓却依旧狂躁,并失手将般若推倒,刹那间般若的衣裙布满鲜血,经过太医诊断后,般若才终于清醒过来,可是却将宇文毓支走。事实上,般若明白自己的身体十分虚弱,这一推恐怕再难如从前一般康健,为了避免太医在宇文毓面前慌乱,这才将他支走。

  与此同时,听闻般若出事后的宇文护带着圣药天山雪莲来看望般若,不料被不自量力的宇文毓拦住,宇文护大怒将他推到在地,并命人将圣药送进宫殿,接着宇文护告诉宇文毓自己与般若早有夫妻之实,般若先前流产的孩子是自己的,宇文毓却迟迟不敢相信,可宇文护竟说出了般若身上的私密印记,宇文毓此时才明了自己早就遭到背叛。确定般若无事后,宇文护便准备离开,临走前宇文护吩咐宫人对自己今日来访一事保密,并警告宇文毓不要再让般若受到一丝委屈,否则自己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不久后,伽罗奉召来到皇宫,却发现宇文毓一反常态,赐死了很多宫人。伽罗见状心中明白宇文毓很可能是知道了阿姐背叛他的事情,因为这些被处置的宫人都是上次般若生产时太医的家眷。可是令伽罗没料到的是,因为自己拒绝回答关于那次流产的事情,竟惹的宇文毓起了杀心,拿剑搁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时般若走进宫殿,制止了疯狂的宇文毓,并将自己会与宇文护春宵一夜的原因告诉他,此时的宇文毓已经全然没有刚才的愤怒,只剩下愧疚于后悔,可是这样的平静终归是暂时的,只要想到般若曾与别人在一起,宇文毓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疼,于是他一把将面前的般若推走,看到这样疯癫的宇文毓,般若只能含泪以阿爹的名义起誓,自己肚里的孩子是他的,而自己现在爱的也是他,为了让宇文毓消气,般若甚至愿意以自己的性命终结这一切,可是宇文毓哪里会真的杀害般若,情绪激动之下,宇文毓扔下手中的剑愤然离开。而般若看到宇文毓离开的背影后,般若忍不住啜泣起来,并劝告伽罗今后不要如同自己一般。

  安慰好阿姐后,伽罗便回到府内,而听闻圣上今天大发雷霆,又急着将伽罗召进宫一事后的杨坚一直在府内担惊受怕着,看到伽罗平安归来后,才放下心来,却不想伽罗的脖子上有一道剑伤,这让杨坚很是心疼并准备帮伽罗治疗,可是生性坚强的伽罗却拒绝了杨坚的好意。接下来,伽罗问起杨坚自己是否曾经做过许多让他难过的事情,因为今天宫殿内阿姐与圣上剑拔弩张的模样,让伽罗惊觉自己有时候也同般若一般要强,明明是心怀愧疚想要道歉,最后却都会因为要强而让整件事情又冒起了火药味。而杨坚却不以为然,并劝慰伽罗不要再自己面前逞强,伽罗听闻很是感动,并将阿姐今日会与圣上争吵的原因告诉了杨坚,但是却隐瞒了丽华的身份。事实上,伽罗一直在责怪自己,若不是因为自己入狱,接下来的惨状都不会发生,可是杨坚却认为这一切与伽罗无关,只是命运使然罢了。伽罗听闻总算放下心中的包袱,并希望自己与杨坚都可以不再做乱世中的浮萍,让命运随之摆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