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5集剧情介绍

  伽罗杨坚终定情 曼陀设计害李澄

  回房后,伽罗还在一直回忆刚才与杨坚的聊天,这是她从父亲走后第一次感觉有人和自己一起分担所有的事情,这让她感到很是温暖,而一旁的小冬也认为杨坚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因为他不仅愿意给伽罗上伤药,还愿意顶着惧内的名头为伽罗正名。这番话让伽罗更加坚信能与杨坚携手走过一生,并彻底放下与宇文邕的一切,将他的那件披风锁在了柜子的底层。

  第二日,杨坚前来拜访宇文邕,事实上他的来到是希望宇文邕能够进宫劝诫皇帝放下芥蒂,若不如此朝堂必定大乱。宇文邕听闻即刻进宫,而此时的宇文毓正喝的酩酊大醉。可宇文邕并未直接劝说宇文毓,反而同他一起喝起酒来,期间他告诉宇文毓,若是自己,只要可以娶到伽罗,那么无论她是否生过孩子,是否嫁给过其他人,他都不在乎,所以宇文毓已经很幸运了。听闻这一席话,宇文毓才终于醒悟,并准备前去向般若道歉。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般若竟除去华服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悔过,并递出休书放在自己面前,宇文毓见状赶紧将那纸修书撕掉,并告诉般若自己不会再执念这事。般若听闻很是感动,并以自己的生命起誓会与宇文毓长相厮守。接着,宇文毓请求般若不要再执着于皇位,等孩子一出世自己便禅位于他,让他做几天的皇帝,让般若实现独孤天天下的梦想,而后再禅位于宇文护,远离这京城的纷争,过他们自己的安稳日子,般若听闻点头应允。

  这边,太师府在皇宫内的眼线告诉宇文护与哥舒,般若向宇文毓承诺自入宫起她便只爱他一人,并准备将这次自己差点小产的事情推到宇文护的头上,让大臣更加同情宇文毓,让宇文护更加愧疚般若。这番话让宇文护的心中百味杂陈,他不愿意相信般若一直在利用自己的情意。一旁的哥舒见状告诉宇文护,为了大业,他们必须让般若不再干预朝政,让她病上一段时间,宇文护听闻应允。

  另一边,杨坚还在担心般若是否真心愿意不再执着皇位一事,可伽罗却认为阿姐肯定是放下了一切,杨坚这才放下心来。接着,伽罗为杨坚不计前嫌找宇文邕帮忙一事表示感谢,而杨坚则告诉伽罗自己之前对宇文邕的敌意都源于嫉妒,这让伽罗很是高兴,并问起杨坚是否真心喜欢自己,看着眼前娇羞的伽罗,杨坚动情一吻,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经爱上伽罗,无法分开了,他承诺伽罗会一辈子对她好,永不相弃,而伽罗也终于改口称他为阿坚。远处的小冬与郑荣看到主子们情投意合的模样也终于放心来。

  陇西公府处,曼陀与李昞相处的越发和谐起来,而此时管家偷偷的将一个箱子运进府内,管家称这是世子爷托人带回府的。而那箱子里都是些祭拜的用品,事实上,这是李昞为了祭拜自己的母亲置办的,为了避免再生事端,这才偷偷将这些东西运回郡公府。听闻这席话,李昞有些感动,并准备将李澄召回来主持先夫人的祭祀,一旁的曼陀只能装作大度的应允。

  回房后,曼陀却因这件事情而大怒,她决不能让李澄霸占自己孩子的位子,而此时王氏正在回乡奔丧期间,曼陀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接下来,曼陀命秋词将冯氏死后便一直在柴房工作的顾妈妈找了过来,事实上,顾妈妈曾经是一名稳婆,曼陀此举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早产,生在大年初一的吉时,以打压李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顾妈妈一直在为曼陀按摩,帮助曼陀在大年初一生子。

  不久后,李澄便回到了郡公府,如今的他与几个月前已经大为不同,看到李澄消瘦的模样,李昞很是心疼,而看到李澄为了给自己做狼皮衣服而受伤则更为感动。接着,李澄告诉李昞,因为母亲这次的冥寿会大办,所舅舅已经在来陇西的路上,并说起这是出自王氏的好意。李昞听闻有些狐疑,但并未多想。接下来,李昞则借自己不方便出入内院,又想与曼陀道歉的理由让父亲陪同自己去拜见曼陀的想法,李昞看到李澄这般懂事的模样欣然应允。

  接着,李澄便随着父亲来拜见曼陀,并对曼陀拿出私房钱为母亲筹办水陆法会一事表示感谢,事实上,曼陀并未拿出钱财,这只是李澄为了让曼陀破费而想出的计谋,而曼陀虽然心有不满但还是只能接受,为了佯装大度,曼陀提出会办七天的水陆法会,并宴请陇西所有的贵客。看到和睦相处的两人,李昞很是欣慰,为了不让曼陀太过辛劳,李昞命李澄一同协助此事。可是曼陀又岂会白白让李澄占了自己的便宜,她已经心生一计。

  水陆法会上,有不少夫人在议论着曼陀顶着大肚子为前夫人筹办一事,并纷纷表示对曼陀的同情,李昞听闻很是气恼,而令他不满的是,李澄竟因为跪的太累所以去厢房歇息了。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在先夫人的灵牌前,一名女子癫狂的跑出来,并大放厥词说陇西郡公府一定会遭受到天谴,说完就自尽身亡了。这让参加冥寿的众人都惊慌失措起来,事实上这名女子是杨司马的妹妹。在那名女子身旁丫鬟的诉说下,众人才得知杨姑娘是被世子玷污了,才会自杀。李昞听闻大怒,而曼陀则在一旁为李澄开解,说完便佯装柔弱的昏倒了。

  接下来,李昞便着手查探此事,并最终得知是前几天已故锦娘的丫鬟在锦娘哥哥裴副将军的指示下,给世子下了蒙汗药,这才让李澄酿成大错,背上不孝的罪名。李昞听闻大怒,并将这些下人一并处死。此时,李昞才醒来,并匆匆来向父亲解释,可是李昞却认为若不是李澄对锦娘做的太绝,裴副将也不会来陷害他,若不是他娇生惯养,没跪一会就去厢房歇息,也不会被人下药。李澄心中只觉得这又是曼陀的诡计,可是李昞却认为曼陀一直在替李澄开脱,反而是李澄想借这次的冥寿去压迫曼陀,这让李昞对他失望透顶。

独孤天下第36集剧情介绍

  曼陀痛失爱女 李澄彻底流放

  曼陀已经得知李澄被李昞厌弃的事情,可是她还不能放下心来,事实上,冥寿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曼陀的计划,她找人在酒坊挑拨了裴副将几句,让裴副将对李澄起了祸心,而李澄的跪垫也是自己找人精心设计的,会让人跪不了许久便全身乏力,如此一来,不用自己动手便能将李澄与二公子都拉下水。至于那名自杀的女子也是伪装的,杨家收了曼陀的一千金才答应演这场戏,可是曼陀觉得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于是着手让秋词去解决掉杨家的知情人。而这次事件的影响力也如同曼陀所料,全陇西的人都知道了李澄在冥寿上不尊重亡母的事情,这必定会让他的世子头衔蒙羞,让李昞对他慢慢失望,从而让李澄彻底失掉父亲的心。此时,顾妈妈却突然进来准备给曼陀按摩,幸运的是顾妈妈似乎没有听到她与秋词的谈话。

  不久后,曼陀便与李昞共同进餐并聊起李澄在法会上发生的一切,期间曼陀一直为李澄开脱,这样贤惠大度的曼陀让李昞很是欣喜,并准备把李澄再遣去候方城。听闻这话,曼陀十分高兴,并筹谋着自己的孩子降生在大年初一一事,可令曼陀没想到的是,她的肚子突然阵痛,眼看就是要早产之像,即使曼陀不愿意也还是只能就此生产。

  李昞听闻后大急,赶紧在屋外等候,直至天黑,曼陀也并未生下孩子,而李昞则一直在外等候,一旁的顾妈妈见状让李昞先回去休息,李昞听闻便离开了产房,接下来顾妈妈在管家身边说了些什么,管家便带着一众人离开了这里。此时屋外空无一人,而更令曼陀没想到的是,她生下的是一位千金。接下来,顾妈妈便从丫鬟手中接下孩子,并将这孩子高举过头顶后摔在了地上。曼陀大惊,这时候曼陀才得知,顾妈妈是冯姨娘的奶娘,她从帮曼陀转胎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让她一尸两命,却不料曼陀命大竟生下了孩子。而此时稳婆手中的孩子正在口鼻流血,秋词想要寻求大夫,却可发现屋外空无一人。此时的顾妈妈才得意的说出,是自己支走了李昞,而管家也是顾妈妈故意说曼陀讨厌他们才会离开的。曼陀听闻顿时疯癫起来,并拿起匕首将顾妈妈一刀杀死,除此之外还杀害了其他丫鬟,只留下秋词与抱孩子的稳婆。

  接着,曼陀告诉顾妈妈她会许她的儿子一世荣华,可是条件是她必须死,并拼劲最后一口气告诉郡公杀人的是世子舅舅梁家的人,稳婆听闻含泪应允。而已经身心俱疲的曼陀没有力气再杀害稳婆了,于是让秋词下手,捅过一刀后,秋词便跑到屋外呼救,并在众人惊觉后撞墙装作晕倒。

  接下来,管家和李昞一众人等跑到了曼陀屋内,却看到横尸遍地的惨状,而曼陀更是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躺着,李昞大惊,而那刚出世的孩子也俨然没了气息。此时,留有最后一口气的稳婆告诉李昞自己在昏迷前听到杀人的是世子舅舅家的人,因为曼陀血崩看起来命不久矣,所以才留有一命,说完便吐血身亡。

  不久后,王氏归来,在得知郡公府发生的事情后,她建议李昞在朝廷知道这件事之前就将世子处置了,虽然此事与他并无直接关系,可是为了给帝后交代,他必须做出决断。可是李昞却无法下手,王氏接着告诉李昞,只要将李澄流放去南疆南宁州,并承诺今后夫人的孩子会成为世子,那么这件事就算是有交代了,李昞只能应允。

  接下来,王氏便来看望虚弱的曼陀,而曼陀再得知世子即将流放之后才总算放下心来,可是她的心中还是很难过,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断了气却无能为力,她狠李昞那晚的离开。王氏见状很是心疼,只能在一旁宽慰。

  这边,伽罗正在梳洗打扮准备迎接从西山大营归来的杨坚,不料杨坚竟然提前归来,还装作猫叫吸引伽罗的注意力,而这一幕被进来的小冬撞见,让杨坚很是不好意思。事实上,杨坚的提前归来是为了给伽罗送野味,而后就要再赶回将军府处理军务,看到杨坚对自己的真心,伽罗很是感动。这日,伽罗便进宫看望般若,事实上这次伽罗是为宇文护的事情而来,这次杨坚前往西山大营将大批人马换成了自己的人,可是宇文护却没有阻止,这令她感到奇怪。可是般若认为这是因为自己已经派春诗去往太师府表达感谢才会如此,所以便没有多想。此时春诗拿着陇西传来的信件给般若看,这时般若才得知了曼陀的孩子被梁家人杀害一事,可是为了不让伽罗担心,她暂时隐瞒了这件事。

  接着,伽罗同下朝的杨坚准备一同回府,而杨坚竟在途中出言调侃他们今后的孩子,这让伽罗很是害羞,事实上因为还在父亲的守丧期内,所以他们二人并未圆房。接着,杨坚承诺伽罗,出来她之外自己不会再娶去他人,若违此誓晚年必会死于亲子之手,伽罗听闻很是感动竟留下了眼泪。另一边,宇文毓为曼陀在陇西遭受的一切很是生气,在般若的建议下,宇文毓下旨将李澄贬为庶人,罚李昞俸禄,并升曼陀为成阳郡主。可是为了不让这事影响伽罗与般若的感情,般若让宇文毓千万保密。

  几日后,圣旨便抵达陇西,传旨完毕后,太监单独将曼陀拉到一边说起皇后的教诲,让曼陀回京探亲。而李昞此时则很是庆幸,在他看来若不是当机立断的将李澄流放,那么陇西公府必遭受大难。接着,曼陀准备送走太监,可王氏却拦了下来,并拿出一只玉镯子交给他,希望他可以在郡公面前暗示,皇上正在为北疆突厥人的进犯感到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