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7集剧情介绍

  曼陀不明白,王氏为何要让李昞去巡视北疆诸城呢?王氏一脸得意洋洋,现在曼陀刚坐完月子,还不适合侍寝,与其让李昞和其他女人双宿双飞,还不如打发他去干点正事,而曼陀也可以趁此机会回到京城探亲。于是,李昞顺理成章地出发去北疆,而曼陀也打点行李准备回京城,在临走前,李昞拉着曼陀的手道别,而曼陀却一脸嫌弃,不情不愿。当李昞离开,王氏严肃地嘱咐曼陀,千万不要多说李昞一丝恶言,以免失去夫君的宠爱。曼陀很是不屑,她宁愿指望以后的儿子,也不愿指望李昞。另一边,伽罗在济慈院里探望百姓,大家都对杨坚交口称赞,赞扬杨坚为了贫困百姓出钱出力。伽罗心中感动,回到府中和杨坚商量政事,杨坚盯着伽罗秀美的侧脸,不禁呆呆地出了神,不知何时,伽罗在他心里越来越重要,杨坚也开始惦记,等到伽罗的守孝期过了,彼此就可以圆房了。就在小夫妻俩你侬我侬之际,冬曲忽然来报,曼陀此刻已回到京城,杨坚听闻此言,便带着伽罗匆匆赶回独孤府。独孤府中,曼陀跪在父亲的灵位前,泪流满面。听到杨坚和伽罗的脚步,曼陀才缓缓起身,她全然不顾伽罗在旁边,就自然地挽起了杨坚的手,梨花带雨,哭得楚楚动人。杨坚见曼陀这副模样,不禁有些尴尬,赶紧将手抽出,伽罗看在眼里,心中不悦,但还是对二姐嘘寒问暖。曼陀装出一副清苦心酸的样子,哭倒在独孤信灵位前,伽罗感到自己非常没趣,借着准备吃食的名义,独自走出房间,留下杨坚和曼陀独处。其实,伽罗此举是在试探杨坚,如果他知道避嫌,自然会跟随自己一起出来,但事实证明,杨坚还是想和曼陀说说话,叙叙旧。杨坚和曼陀一前一后走在花园里,看着曼陀消瘦的脸庞,杨坚感到非常心痛,他又看见曼陀头上戴着自己所送的钗子,更是触景生情。曼陀泪眼朦胧,使出了欲擒故纵一招,她将定情钗子扔进湖中,祝福杨坚和伽罗恩爱,随后便袅袅婷婷离开。杨坚看着湖水中的钗子,望着曼陀窈窕的背影,他心神不定,痛苦难耐。这晚,伽罗没有回杨府,而是陪曼陀住在独孤府,然而,冬曲和曼陀却起了争执。冬曲向来看曼陀不顺眼,在招待方面难免冷言冷语,曼陀怒上心来,狠狠地扇了冬曲几巴掌。冬曲哪里是肯服软的人,很快和曼陀撕扯起来,伽罗及时赶来制止争端,谁料,曼陀又将矛头对准伽罗,指责伽罗招待不周,还嚷嚷着要向般若告状,这副嘴脸实在可恶。冬曲为了报复曼陀,找机会偷走了曼陀要晋见般若的奏折,却被秋词无意中看见了,当曼陀得知此事后,故意将计就计,可怜巴巴地跪在宫门外等着晋见。然而,由于没有奏折,守门士兵不可能放行,曼陀明知奏折被偷,却还是长跪不起,直到杨坚下朝出门,曼陀才娇弱地晕倒在杨坚怀里。杨坚焦急地把曼陀带回府中,和伽罗一同照料,等到曼陀醒来,她故意借秋词的口,说出了自己不幸丧女的事情,杨坚听闻曼陀遭遇悲惨,心中顿生怜悯之情,为了不让曼陀再遭受不公待遇,杨坚坚决要查出偷奏折的人。可是,伽罗为了袒护冬曲,独自一人将偷奏折的事情承担下来,曼陀正好借此机会,声泪俱下地指责小妹对自己怀恨在心。伽罗无端被冤枉,自然分辨几句,并且警告曼陀不要扰乱别人的生活。杨坚见伽罗态度强硬,赶紧拉着伽罗出门,气冲冲地埋怨伽罗为人冷酷无情。伽罗一肚子气,冲动之下再次提起和离之事,夫妻俩闹得不欢而散。这晚,杨坚独自借酒消愁,郑荣直白地劝告杨坚,不能三心二意,只能选择伽罗。其实,杨坚很相信自己对伽罗的感情,只是他对曼陀始终怀有歉意,无法看着她痛苦,才闹成这个样子。宇文毓和般若已经得知曼陀省亲,准备召开家宴,般若仍然很担心,怕曼陀对杨坚动歪心思,如果真是这样,她一定不会饶了曼陀。

独孤天下第38集剧情介绍

  般若身怀有孕不方便出席家宴,一切便由宇文毓代劳。可是在家宴上,伽罗和杨坚又因为一点小事闹得不愉快,曼陀则假惺惺地做出大度宽厚的样子,还自罚喝酒,让杨坚看在眼里,难受在心中。不过说到底,杨坚还是在乎伽罗的,他主动示弱服软,邀请伽罗同进晚餐,伽罗本来满心欢喜,可曼陀从中作梗,装病乞求杨坚怜爱,当杨坚贴心地喂曼陀喝药时,正巧被伽罗看见,于是,伽罗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杨坚这才发觉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妥,赶紧急匆匆前去寻找,却遍寻无果。

  伽罗在冬曲的陪伴下坐上马车,漫无目的地游走,离开了京城,此时此刻,她只想躲得远远的,远离伤心地,眼不见心不烦。另一边,宇文邕和杨坚都在紧锣密鼓地四处追寻,而曼陀则不紧不慢,不以为然,秋词实在看不下去了,劝曼陀还是和杨坚保持距离,以免招来闲言碎语,可曼陀只把这忠言当做耳边风,她就是要把杨坚夫妻搅和得不得安宁,方才罢休!曼陀故意找茬来到杨府,表面上关心伽罗,实际却是对杨坚嘘寒问暖,还不断提起往日情意。正在杨坚和曼陀纠缠不清时,般若的懿旨来临,宣杨坚马上进宫,不得有误。

  宫中,般若对着杨坚大发脾气,责怪他为了曼陀弄丢了伽罗,杨坚自知理亏,不敢分辩,只能乖乖地低头听训。般若急火攻心,一不小心动了胎气,太医们前来诊治,杨坚这才得以脱身,春诗提醒杨坚,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伽罗,而且曼陀绝非善类,只会以眼泪骗取同情,况且她当初也并不打算嫁给杨坚。听了这番话,杨坚难以相信,半信半疑地离开了,宇文护和哥舒站在暗处看着杨坚,不禁颇为感慨。哥舒告诉宇文护,般若如今月份已大,不容易小产,所以给她下了胎死腹中的毒,但不会过度影响母体。宇文护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纵容了哥舒的所作所为,并吩咐哥舒帮忙寻找伽罗。

  曼陀欢欢喜喜地来宫中见大姐,愚蠢的她还指望得到般若的帮助和袒护,谁知般若早已大发雷霆,先是责罚了王氏,又将曼陀骂得狗血淋头,狠狠羞辱一番赶出宫去。曼陀受了气,忍不住嚎啕大哭,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另一边,伽罗已经到达洛州散心,却意外遇见了陆贞和高湛,原来,高湛病重垂危,陆贞才陪他出来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陆贞以自身经历教导伽罗,如果真心爱一个人,就要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伽罗茅塞顿开,准备回京。

  夜色已晚,杨坚还在寻找伽罗,正巧路过李澄所在的驿站,杨坚听信谣言,误以为李澄害死了曼陀的女儿,便拔刀相向。于是,李澄便将曼陀的所作所为悉数讲给杨坚,让他看清楚曼陀的真面目。杨坚本来坚决不信,但想起春诗的话,前因后果一连接,便也起了疑心,为了查清真相,杨坚连夜回京,命人找到曼陀乳母的家人以及夏歌,誓要问个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