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9集剧情介绍

  曼陀在宫中受到了般若的责骂,她哭哭啼啼地回到独孤府,一气之下竟然把气都撒在了王氏头上,王氏气得要走,曼陀自知理亏,赶紧跪下挽留,王氏这才回心转意,教导曼陀不可以再和杨坚有来往,并且要给李昞写信诉说相思之苦,才能稳住现在的地位。然后,王氏还想办法替曼陀在般若面前求情,希望求得般若原谅。

  另一边,杨坚已经找到了夏歌,得知当年错嫁之事都是曼陀一手安排的,他心中气愤,但还抱有一丝侥幸,希望曼陀当年是逼不得已。郑荣见主子仍无法狠心,便拿出私自截下来的一封书信,正是曼陀写给李昞的家书,只见曼陀在信中柔情款款,甜言蜜语,杨坚再也不能容忍,便打算和曼陀见面交涉。

  曼陀打扮得花枝招展,袅袅婷婷来见杨坚,又做出一副狐媚的模样,杨坚心中一片寒冷,但脸上却不动声色,故意告诉曼陀,自己对她并没有忘情。曼陀一时得意,顺势靠进杨坚怀中,辱骂李昞为老匹夫,言语不堪入耳。杨坚冷冷一笑,掏出了曼陀的家书,质问她为何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曼陀见到自己所写的书信,不禁大惊失色,她慌不择言,谎称这信是王氏执笔,自己并不知情。杨坚气冲冲地揪着曼陀的衣袖,将她拎到独孤信的灵位前,若曼陀问心无愧,便当着父亲的在天之灵发毒誓!曼陀自然无法开这个口,她犹犹豫豫的态度让杨坚瞬间明白了一切,枉费自己情深义重,可却被曼陀耍得团团转。曼陀见诡计被拆穿,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杨坚,泪水涟涟,可杨坚已经不为所动。不巧的是,这一幕正好被回家的伽罗撞见,伽罗不明就里,索性再次赌气离开,万幸的是,杨坚及时追了上去,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和伽罗重归于好,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这辈子只爱伽罗一个人。

  伽罗平安归来,杨坚赶紧带着她进宫见般若,伽罗娇滴滴地依偎在大姐身边,满脸甜笑,她相信杨坚对自己的情意,般若看着这对小夫妻不再吵闹,便也放下心来,嘱咐他们早些圆房生子。杨坚听在耳里,把这话放在心上,回到府中便开始张罗着重新布置新房,准备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伽罗娇羞地低下头,和郎君打情骂俏,两人你侬我侬,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一起,可伽罗实在孝顺,父亲的丧期还未过,她还不愿和杨坚马上圆房。

  宇文邕听说伽罗和杨坚冰释前嫌,也感到很欣慰,他前来告诉伽罗,为了避开京城里的闲言碎语,给伽罗一个清静无忧的生活环境,自己准备去蒲州上任,远离一切,从此以后,自己便只是伽罗的大哥。说罢,宇文邕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在临走前,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再去看望小丽华。不料,宇文邕探望丽华的一幕被秋词看见了,秋词赶忙将此事禀告曼陀,曼陀胡乱猜测,认为这一定是宇文邕和伽罗的私生女。

  曼陀心生一计,她故意将此事告知杨坚,并且带着杨坚来到独孤府的高处,远远地看着别院里的女娃,杨坚气得冲到宇文邕府上,责问他丽华的身世,宇文邕不能直说出来,只好告诉杨坚,丽华身上的确流着宇文家族的血,也的确唤自己为阿爹。这么一来,杨坚对曼陀的话更是深信不疑,独自回府借酒消愁。

独孤天下第40集剧情介绍

  杨坚心中很是苦闷,借酒消愁之际,便也向伽罗询问,不知她心里是否还有宇文邕的位置。伽罗微微一笑,年少时光的爱恋早已成为过去,如今,自己只会认真爱杨坚一人。听到这话,杨坚感动地将伽罗拥入怀中,他决定忘记所有过去,放下前尘往事,无论伽罗有什么过去,都欣然接受。然后,杨坚约曼陀见面,嘱咐她不要将小丽华的秘密说出去,曼陀还以为杨坚对自己回心转意,笑嘻嘻地挽住杨坚的手,又开始诉说衷肠。不仅如此,曼陀还恶狠狠地给杨坚出主意,不如把伽罗锁在府中一辈子,自己可以为杨坚生育子女,再把李昞弄死,到时候,两人就可以双宿双飞了。杨坚青筋暴露,他再次认清了曼陀的丑恶嘴脸,她虽然貌美如花,但是心思却这般狠毒,和伽罗相比真是云泥之别!杨坚决绝地甩开曼陀,表明自己对伽罗的心意和立场,曼陀气得直跺脚,但是无可奈何。

  杨坚已经决定好好照顾丽华,便来到宇文邕府中,表示自己以后会让丽华成为杨家长女。宇文邕万万没想到,杨坚情深至此,可以忍受伽罗有私生女,他不禁感慨,自己和杨坚相比,真的远远不及,无处可比。

  般若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心烦气躁,脾气也不好,伽罗进宫陪伴,两姐妹说着体己话,笑着讨论丽华,正在一片祥和时,却忽然惊闻朝会上出了大事,宇文毓颁旨调杨忠回京,让宇文邕出任蒲州,不料触怒了宇文护,导致宇文护当场抗旨不遵,宇文毓一气之下,便拿砚台砸伤了宇文护,双方一触即发,宇文护称圣上疯癫,已经不堪为君,率领属军撞开宫门,准备逼宫,杨坚和宇文邕极力护着圣上,无奈势单力薄,无力回天。般若和伽罗听闻此事,赶紧匆匆前往现场。

  此时此刻,宫中已经遍布士兵,宇文护和哥舒坚称宇文毓患病,需要诊治,要强行送走他。宇文邕出谋划策,如果此时被宇文护送走,以后他必定会假称宇文毓暴毙而亡,等到那时,宇文护就能顺理成章坐上皇位。宇文毓情急之下,干脆用长剑抵着脖子,大声向众臣宣告,自己身体康健并无疾病,宁愿自刎也不接受这奇耻大辱,而宇文护歹毒逼宫,一定会被天下人所不耻,继而群起攻之。

  宇文护笑眯眯地听着宇文毓的豪言壮语,他并不吃这一套,还是执意逼死宇文毓。关键时刻,般若大着肚子赶到现场,她苦苦哀求宇文护,甚至不惜跪倒在地上。宇文护赶紧搀扶般若,不料般若掏出一把匕首,抵在宇文护的脖颈上,逼迫他释放宇文毓。宇文护不为所动,事到如今,他不会再被般若耍得团团转,也绝不相信般若能狠下心来,杀掉自己。般若被宇文护震慑住了,匕首掉在地上,宇文护大步流星地走向宇文毓,眼中闪烁着寒冷的光芒,伽罗站在高处射箭,却只划伤了宇文护,没有阻止他的脚步,般若见情况紧急,便以自己的性命要挟宇文护,赶紧退兵,否则自己必定追随宇文毓而去。

  一直以来,般若都是宇文护的软肋,见到心爱之人以性命要挟,宇文护再次心慈手软,他将宇文毓、般若、伽罗锁在宫中,将杨坚和宇文邕带回太师府,希望二人帮忙劝告宇文毓,只要肯禅让皇位,自己就会放宇文毓一条生路。哥舒忍不住抱怨,如果今日能心狠,宇文护早就成了皇帝。宇文护何尝不遗憾,但般若是自己爱到骨子里的女人,自己怎能看着她赴死呢。宇文护咬牙切齿地发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容忍般若。

  然而就在这时,般若即将生产,宫中被锁没有太医和产婆,伽罗派人向宇文护求情,可宇文护还在气头上,加上哥舒添油加醋,宇文护便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置之不理,他打算将般若冷落两天,挫一挫她的傲气,没想到却酿成了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