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41集剧情介绍

  杨坚和宇文邕在太师府中谈话,宇文邕告诉杨坚,当年若不是自己乱出主意,独孤信也不会自杀身亡,所以自己始终无法和伽罗在一起。两人难得地敞开胸襟坦白直言,杨坚愿意交宇文邕这个朋友,肝胆相照。

  另一边,伽罗和春诗在宫中已经是焦头烂额,伽罗无法联系杨坚,宇文护又不肯出手相助,无奈之下,伽罗只好找来几个宫女为般若接生。好在般若性子要强,在临盆之际,她将宫女召唤过来,鼓励大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只要顺利生下孩子,以后就会万事无忧。

  宫中的夜晚渐渐宁静,只有般若的惨叫声令人心中一紧,伽罗和宫女手忙脚乱,般若拼尽全身力气,伽罗才看见了孩子的脚,其实这就意味着般若是难产,凶险异常。经过一番生死挣扎,般若终于诞下了一名男婴,可她却忽然血崩,脸色惨白,命在旦夕。伽罗焦急地命人敲响景阳钟,同时火速告知宇文护,般若血崩病危。

  宇文护此刻正在为了白天的事情头疼,惊闻般若血崩,他再也不敢怠慢,赶紧带着太医来到宫中,宇文护眼中泛起泪花,紧紧地握着般若的手,让太医为她诊治。经过针灸,般若的血崩终于止住了,众人都以为虚惊一场,但太医却私下里向宇文护禀报,由于哥舒一直下毒,皇子最多只能活半个时辰,而般若也会受胎毒影响,命在旦夕!宇文护青筋暴露,一把揪住了太医的衣领,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回般若的性命。但是为时已晚,太医跪倒苦苦哀求,自己早就和哥舒说过事情的严重后果,但哥舒坚称这是宇文护之意,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宇文护面如死灰,他怎么也没想到,哥舒会如此阳奉阴违,事到如今,只能让般若尽量多活一些时日,绝对不能对她透露皇子即将夭折的事情。宇文护还将曼陀召进宫来,名义上为侍疾,实则是让姐妹们最后团聚一次。此时此刻,般若虚弱地躺在病榻上,她很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命不久矣,便将身后事托付给宇文毓和伽罗,而小皇子此时已经咽了气,为了不让般若伤心,宇文护捂住了春诗的嘴,不准她哭出声来。

  曼陀已经赶到宫中,同伽罗伏在般若的床边,般若气若游丝,却泪水涟涟,不舍地注视着两个妹妹,她用尽全身力气,嘱咐伽罗和杨坚好好过日子,要替自己照顾皇子,伽罗泪流满面,痛哭流涕。般若又把目光投向了曼陀。一直以来,自己都对曼陀非常严苛,并不是出自讨厌,而是害怕曼陀做出损人不利己的坏事,如今,自己即将离开人世,只希望曼陀安安分分地做陇西郡公夫人,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肯定会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般若脸色惨白,嘴唇无力地哆嗦,等到自己离世,就把财产平分给两个妹妹,希望她们以后守望相助。曼陀见到大姐的惨状,感受到她的良苦用心,不由得也落下泪,哭着承认错误,般若将妹妹们的手紧紧攥住,无论何时,独孤家的人都要齐心,不可内斗。

  在最后的弥留之际,般若准备见宇文护,她要利用这个男人的爱意和不舍,求他以后对宇文毓等人网开一面。于是,般若换上大红色盛装,悲悲戚戚地依偎在宇文护怀里,回忆着彼此初次相识的场景。宇文护红着眼睛,一度哽咽,许多年前,彼时的般若还是明眸皓齿的少女,跪在佛前虔诚许愿,愿嫁给世上英雄帝王,不负韶华,也就是那惊鸿一瞥,让般若在宇文护心中扎了根,从此再难相忘。般若的泪珠滑落,她声音颤抖,请求宇文护以后立自己的孩子为太子,善待独孤一家,让宇文毓也平安终老。宇文护心里万分酸楚,他只想再问一句,在般若心中,究竟是爱自己还是宇文毓。可是,般若再也没有力气回答,她无力地闭上双眼,香消玉殒,与世长辞。

  宇文护彻底绝望了,他痛苦地仰天长啸,抱着般若的遗体,跌跌撞撞地往外走,由于伤心欲绝,宇文护很快体力不支,他瘫软在地上,喃喃地对般若说道,我们回不去家了。

  当一切整顿下来,宇文毓在朝堂上宣布,自己准备把大权和虎符都交给宇文护。下朝之后,宇文邕夸赞宇文毓此举做得好,趁着宇文护心有愧意,向他示弱,也不枉费般若临终前的一片苦心。另一边,杨坚安慰伽罗,无论何时,自己都会陪在伽罗身边,不离不弃。这时,冬曲忽然来报,丽华忽然生病了。

独孤天下第42集剧情介绍

  得知丽华生病,伽罗忙不迭跑去照顾,杨坚很不放心,便一同陪伴。伽罗焦急万分地摸着丽华滚烫的身子,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杨坚细心,用烈酒为孩子擦拭,很快退了烧。经过此事,伽罗对杨坚又多了几分爱意,杨坚打算以后把丽华接回杨府,自己会待她如同亲生女儿,等到丽华长大出嫁,再为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伽罗知道夫君一片好意,但丽华的身份太特殊,现在的局势又这么微妙,必须三思而后行。杨坚微含醋意,让宇文家族的孩子改姓杨的确是一件大事,还是让伽罗和宇文邕好好商量再定夺。伽罗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此事为何扯到了宇文邕,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明白杨坚的意思。

  于是,伽罗哭笑不得地把杨坚拽出来解释一番,丽华是宇文护和般若的孩子,只因自己和宇文邕常常探望,孩子才会胡乱唤作爹娘。杨坚恍然大悟,也解开了心结。冬曲很疑惑,是谁在杨坚耳边乱嚼舌根,说丽华是伽罗的私生女呢。杨坚想到此事,便气不打一处来,他带着伽罗去找曼陀,质问她为何要血口喷人。曼陀冷着一张脸,她恨恨地瞪着伽罗,道出了心中的恨意。从小到大,自己因为庶出的身份被人看不起,永远低于般若和伽罗,现在,自己的美满婚姻又被伽罗抢走了,怎能不恨。而且,般若所给予自己的一切,不过是怜悯和施舍罢了。

  听了曼陀的话,伽罗只觉得寒心,般若在临死前还为家人打算,可曼陀竟如此狼心狗都。杨坚也看不下去了,他郑重表明立场,当初曼陀嫁到陇西,是嫌弃杨家官职低,钱又少,只怪自己当时没有看出曼陀的真面目,还傻傻地动心,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彼此再不相干。说罢,杨坚带着伽罗离开,不料此时收到了宇文毓发来的信号,得知宫中有大事,两人急忙赶过去。

  宫中,宇文毓凄惨地看着众人,他口吐鲜血,坦言自己错服了两种相克的药,导致中了剧毒,无药可解,为了不让皇位落入宇文护手中,宇文毓决定传位给宇文邕,并且封宇文邕的母亲为皇太后。宇文邕本来不想接受,但宇文毓苦苦相求,不惜长跪不起,最终,他只能领命,登上高高在上的皇位。然后,宇文毓还准备命杨坚为随州刺史,去东疆上任,十年之内不能更改任命,此举也是为了保护杨坚,给他留一条后路。杨坚只好保证会好好辅佐新帝,共同对付宇文护。

  宇文毓主意已定,便在文武百官面前颁布遗诏,宇文护还陷在对般若的思念中,他没有阻拦宇文毓的行为。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宇文毓轻声告诉宇文护,自己不怕死,因为马上就可以见到般若了,只要能和般若生同枕,死同眠,一切就值得,而宇文护穷极一生,却终究一无所获。宇文护听了这番话,被狠狠激怒了,不由得揪住了宇文毓的衣领,宇文毓挑衅地笑着,很快暴毙而亡,新帝登基,宇文邕成了帝王。

  曼陀准备返回陇西,临走前,她来到空荡荡的独孤府门外,心中感慨万分。伽罗好心相送,追着曼陀的软轿,无论曼陀是否喜欢自己,都希望她善自珍重,因为自己就这么一个姐姐了。曼陀在软轿里泪流满面,但她终究还是狠着心,没有回话。而伽罗也即将跟随杨坚奔赴随州,姐妹俩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