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43集剧情介绍

  曼陀孤零零地离开了京城,她头也不回,让伽罗伤透了心,杨坚看出妻子的心思,只能多加安慰,希望宽解伽罗的忧思,伽罗莞尔一笑,夫妻俩之间早已没有任何芥蒂,以后便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这晚,丽华早早睡下,杨坚贴心地与伽罗商议去随州的事宜,伽罗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遇到难题的时候,能有一个人共同承担风雨,这种感觉真好。杨坚宠溺地注视着伽罗,他早已视妻子为掌上明珠。两人谈及般若和宇文毓,伽罗的神色渐渐变得黯然,这些天来,她恍恍惚惚,如同做梦一般,但又清醒地认识到,阿姐的确永远离开了。伽罗还很担心,生怕宇文护会对宇文邕动手,杨坚准备趁着离京前再查查宇文护的动静,及时提醒宇文邕多加防范。

  第二天,杨坚收到消息,宇文护准备偷偷盗走般若的遗体。杨坚火急火燎赶到宫中,果然看见宇文护神情肃穆地立在殿中,杨坚怒不可遏,指责宇文护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宇文护则义愤填膺,他不过是想让般若早日入土为安,只要杨坚准许自己的行为,自己就可以保随州十年平安。杨坚略一迟疑,宇文护马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直言指出,杨坚眼睛里有着不小的野心。最终,杨坚默许了宇文护的所作所为,并且命令郑荣对伽罗保密。

  杨坚告诉伽罗,齐国的太上皇病逝了,宇文护正在召集兵力攻打齐国,在这个关口上,他没有精力对付宇文邕。听了这话,伽罗才放心地跟随杨坚离开京城,前往随州,两人行至途中,突遇宇文邕在半路等候,杨坚识趣地让伽罗下车,和宇文邕道别。现在,宇文邕更像是伽罗的大哥哥,他将心里话全数说给伽罗听,既然宇文护想要一个傀儡皇帝,自己干脆就放权,让宇文护称心如意。伽罗还是有些不放心,再三叮嘱,和宇文邕依依惜别。看着伽罗话别完毕,杨坚也大大方方下车,和宇文邕正式道别,两人虽是情敌,但此刻却推心置腹地谈话,宇文邕如实告诉杨坚,自己其实活不过三十岁,所以才没有带伽罗远走高飞。杨坚惊愕又沉默,没想到宇文邕身上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负担。

  告别宇文邕,杨坚和伽罗踏上漫漫长路,两人在车中深情拥吻,杨坚郑重其事地承诺,以后会让伽罗欢喜无忧一辈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时间如流水,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年之后,杨坚夫妇将随州治理得井井有条,他们开荒田,建水利,兴学堂,受到了老百姓们的好评,就连济慈军也训练有素,时刻维持城中秩序。更可喜可贺的是,伽罗已经生下一子,取名杨勇,而郑荣和冬曲也结为夫妇,非常恩爱。

  这天,陆贞前来拜访伽罗,故人相见分外亲切,伽罗连忙把丽华和杨勇都唤来,让陆贞看看孩子们,看着这暖融融的场面,陆贞决定留在随州住下,和伽罗作伴。陆贞告诉伽罗,自己早已离开齐国,齐国现在的女侍中名为陆令萱,此人心术不正,擅长抢夺政权,甚至假冒陆贞的名头,做一些狼狈为奸的事情,所以,陆贞不堪与其为伍,便云游天下。

  杨坚和陆贞见面交谈一番后,不禁感慨陆贞真是一个有才略的女人,寥寥数言就点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郑荣有些诧异,杨坚的心思不就是在三十岁前当上柱国吗?杨坚的眼里射出锐利的光芒,他想要的远不止这些,而是纵横天下。可是,当皇帝这条路太难了,杨坚也怕创业未到一半,就中道崩殂,现在,杨坚只想打稳随州的根基,稳扎稳打,才是关键。令杨坚疑惑的是,陆贞为何要点破自己的想法呢。她身为齐国人,为何要涉足大周的事情呢。

  这时,杨坚接到消息,泰州、临州、信州连降大雨,江河泛滥,他赶紧传令,马上筑堤防灾,决不能有洪涝。另一边,宇文邕也在担忧水情,宇文护却突然来到,他已经自作主张为宇文邕挑了皇后人选,乃是突厥可汗阿史那最疼爱的公主。宇文邕无法反抗,只能答应,他现在只关心随州的水灾是否严重,当得知杨坚夫妇治水得力,随州安然无恙,宇文邕才放下心来。然而,出色的杨坚引起了宇文护的注意,他决定让杨坚为迎亲大使,去突厥迎回阿史那公主。其实,这是宇文护的计谋,齐国也想争夺阿史那公主,所以,杨坚此去务必会引发血战,结果凶多吉少。

独孤天下第44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的命令很快传到杨府,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个突厥公主,可不是那么好迎娶的,齐国的迎亲使派了五千人马,一个个都铩羽而归,难度可想而知。杨坚看问题的角度倒是很独特,他倒觉得,宇文护刻意让自己当迎亲使,是想委婉地告诉伽罗,宇文邕也快有皇后了。可任凭杨坚怎样说笑,伽罗都一脸严肃,她再明白不过,杨坚此去突厥危险重重,需要多加注意,伽罗决定给杨坚准备一些财帛,并且再写信给曼陀和陇西郡公,突厥距离陇西不远,一旦杨坚有危险,陇西也方便派兵援助。自从杨坚走后,伽罗就魂不守舍,多亏有陆贞相伴,耐心开导,伽罗的心情才得以纾解。但伽罗也很不明白,陆贞为何要教给自己一些治国知识呢?陆贞的神色凝重起来,她以独孤信自裁为例子,语重心长地教导伽罗,想要和宇文护对抗,手里就必须有兵权,否则就是以卵击石,在乱世之中,只有善良是不够的。伽罗这才恍然大悟,决心好好向陆贞学习,加倍努力。另一边,曼陀正在山中寺庙上香,其实,她早就知道杨坚在前往突厥的途中,一定会路过陇西,但是,曼陀对杨坚的恨意并没有消减,才刻意上山避而不见,这些年来,杨坚和伽罗儿女绕膝,恩爱和美,而曼陀却再无子嗣,难免眼红嫉妒,加上之前的恩恩怨怨,令她始终无法忘怀。而李昞对待杨坚的态度倒是很和善,还拜托杨坚带上李澄一起去迎亲,希望李澄能帮忙把未来的皇后迎娶回来,凭着这份功劳获得一官半职。李昞还告诉杨坚,曼陀凭借般若留下的钱财,这些年做了许多生意,添了私兵,威风凛凛,令人退避三舍。杨坚暗暗感慨,真是物是人非,令人唏嘘。伽罗收到军情报告,阿史那可汗收了齐国的重金厚礼,突然对大周翻脸了,拦下了大周的迎亲使团,杨坚帮助李澄突围了,但自己却被突厥人交给了齐国使团,至今生死不明。伽罗虽然担心,但仍镇定地稳住大局,让官员们各司其职,把随州的事务交给陆贞,自己则准备去营救杨坚。陆贞见伽罗如此相信自己,便把自己的信物交给伽罗,希望能派上用场。李澄此刻刚刚回到父亲身边,他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希望父亲赶紧派兵营救杨坚等人。可是,李昞得知突厥人决意悔婚,还联合齐人围捕大周迎亲团,便起了怯意,不准备发兵救杨坚,只是飞鸽传书给杨忠。李澄感到很对不住杨坚,但李昞执意如此,李澄也毫无办法。正在父子俩相持不下时,曼陀悠悠地走进来,冷着一张脸宣布决定,自己准备去营救杨坚。李昞冷冷一笑,在这府中,也就曼陀最牵挂杨坚了。可曼陀大义凛然地表示,自己此举与旧情无关,是为了拯救李家上下,如今李澄虎口脱险,而正使杨坚却深陷漩涡,一旦杨坚死去,宇文邕必定迎娶伽罗为皇后,到时候枕边风一吹,伽罗必定不会给李昞好果子吃。曼陀对李昞冷嘲热讽,她现在已经不把李昞放在眼里,整个府中都已经唯曼陀马首是瞻,李昞被她气得晕倒吐血。就这样,曼陀带着秋词和兵马,踏上了营救杨坚的路途,其实,曼陀对杨坚还是顾念旧情,才愿意舍身相救。而此时此刻,杨坚正在被严刑拷打,苦不堪言。曼陀现在不比以前,她心思毒辣,略施小计就抓到了突厥王子,以此为要挟,终于见到了杨坚。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杨坚竟然是郑荣假扮的,而真正的杨坚早已脱身,曼陀以大局为重,赶紧先把郑荣救了出去。另一边,伽罗化妆成一名商人,也在打听杨坚的下落,但却一无所获,她并不知道,杨坚假扮成卖艺的女子,正在想办法混出城去。幸运的是,伽罗和杨坚意外在街头重逢,他们虽然认出了彼此,但却被士兵追赶,伽罗跑得气喘吁吁,她这才告诉杨坚,自己其实又有喜了,有了三个月身孕。杨坚大喜过望,抱着伽罗一路逃跑,把她安置好后,自己则和敌人血战起来。千钧一发之际,曼陀及时赶到,于敌兵手下救出了伽罗,还难得地带着伽罗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和杨坚汇合,然而,杨坚一心只关心伽罗,对曼陀视而不见。马车上,伽罗依偎在曼陀怀中,感到非常亲切,她多么希望二姐能忘掉所有不愉快,像小时候那样姐妹情深。曼陀轻轻地拍着伽罗的肩膀,无论她多么讨厌伽罗,也不能看着亲妹妹去送死。伽罗一路颠簸受惊,失血过多导致渐渐昏迷,曼陀陪她坐在车中,等待救兵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