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45集剧情介绍

  曼陀和伽罗依偎在马车中,杨坚率队护卫一路逃跑,不料追兵很快就到了,双方展开昏天暗地的厮杀,不幸的是,敌兵抓住了曼陀和伽罗,以她们的性命威胁杨坚放下武器。迫不得已之下,杨坚只好咬牙扔掉了手里的刀,凭借精湛的功夫抓到了敌方一名护队作为人质,可是敌兵仍不妥协,坚持一人换一人,让杨坚在曼陀和伽罗之间做出抉择。生死关头,杨坚还是选择了昏迷的伽罗,然后,他趁着敌兵分神,成功救出了曼陀,但杨坚刚刚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伤透了曼陀的心,曼陀狠狠扇了杨坚一个耳光,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远千里涉险救人,可杨坚竟然让自己去送死,伽罗的命是命,难道自己的命就如此不值钱吗。曼陀生气伤心,杨坚多说无益,只能好好照顾伽罗。

  当伽罗缓缓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之后,杨坚带她在广通铺落脚,暂保安全。伽罗发觉二姐不在身边,不禁有些担心,杨坚没有说出曼陀生气的真正原因,只是草草敷衍过去,好在伽罗并未起疑心,也没有多问。夫妻俩好不容易虎口脱险,不由得非常珍惜当下时光,杨坚还弹起了琵琶,逗伽罗一笑,两人山盟海誓,甜蜜恩爱。然而,当住在隔壁的曼陀听见这琵琶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手臂受了伤,可杨坚还有功夫寻欢作乐,爱上这样的男人,自己真是太蠢了。

  秋词看着曼陀如此伤心,很是不解,当初未嫁时,曼陀也没有对杨坚一见倾心,而且,曼陀如今贵为国公夫人,杨坚不过是小小县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曼陀满脸黯然,刚嫁到陇西那几年,自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是靠着杨坚许下的承诺,才一直撑了下去,这场梦不知不觉已经做了二十年,如今也该醒醒了。曼陀当即决定尽快返回陇西安州,她走得非常决绝。

  曼陀走后,伽罗和杨坚商议,该如何回京复命,夫妻俩定下一个好计谋,由杨坚找机会接近公主,以大周独一无二的皇后之位相引诱,还拿出宇文邕风姿勃发的画像,让公主自己主张嫁到大周。然后,伽罗又扮成瓷器商人,向可汗进言,齐国当今的陆侍中并非陆贞本人,而是陆令萱冒名顶替,此人如此阴险狡诈,怎能放心把公主嫁到齐国呢。就这样,杨坚夫妇成功说服可汗,将突厥公主迎娶到大周。  宇文邕见杨坚不辱使命,自然非常欢喜,也一同嘉奖迎亲副使李澄,杨李两家风光无限。宇文邕和公主、杨坚夫妇等人一同来到李昞府中,伽罗惦记着曼陀,便特意去相见,可李昞却称曼陀私自躲到了山上,不愿见人,还把曼陀去突厥救人的功劳都归到了自己头上,伽罗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告辞离开。  晚上,李昞设宴款待宇文邕等人,席间,他卑躬屈膝地向宇文邕讨封赏,希望能够让李澄重新当世子。宇文邕很是为难,可李昞情真意切,这么多年来,曼陀一直没有生育子嗣,导致府中没有世子,实在难承家业,而且,曼陀也有此意,希望还李澄世子之位。说着,李昞拿出一封奏折,称是曼陀亲笔所写,字字句句恳求圣上,让李澄重当世子。宇文邕眉头紧皱,征求伽罗意见,伽罗知道这是李家家事,自己不便掺和,只能求宇文邕圣断。最终,宇文邕批准了李昞的请求。  然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原来,曼陀根本没有躲到山上,是李昞将她软禁起来,阻止她捣乱。李昞早已看清了曼陀狠辣的真面目,他现在只恨自己当初瞎了眼,才娶了曼陀回府。李昞还得意洋洋地向曼陀宣告,李澄现在又是府中的世子了,而且杨坚伽罗还送上重金,恭贺李澄重回世子之位。曼陀心如死灰,歇斯底里,咬牙切齿发誓要报复一切。  另一边,伽罗疑心重重,依照曼陀的性子,怎么会写出那样的奏折呢。伽罗隐约觉得曼陀可能出事了,但杨坚却认为这是李家家事,不应插手,最终,杨坚夫妇还是跟随宇文邕等人离开,没有寻找营救曼陀。而王氏趁着李昞带着众人去恭送宇文邕,成功救出了曼陀。

独孤天下第46集剧情介绍

  王氏将曼陀救了出来,只见曼陀发疯般地在墙上写着仇恨之人的名字,杨坚、伽罗、李澄、李昞历历在目,曼陀咬牙切齿地发誓,一定不会再念及旧情,此番定要一雪前耻,报仇雪恨!于是,曼陀在王氏的安排下,赶在宇文邕等人之前抵达京城,她孤身去见宇文护,煽动宇文护帮助自己杀了李澄和李昞,自己会以李家八成钱财相送,还会助宇文护除掉杨坚夫妇,以除宇文护的心头大患。宇文护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蛇蝎女人,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杀伽罗的,因为自己曾答应般若,要善待伽罗一生一世。曼陀见宇文护犹豫,便继续死缠烂打,甚至不惜将自己奉上。宇文护对曼陀并无兴趣,但他见这个女人野心勃勃,便决定先助她一臂之力,看她能折腾出个什么名堂来。

  很快,宇文邕等人即将抵达京城,宇文护早已做好准备,故意在城外布置“齐国刺客”,实则暗杀李澄,造成李澄被刺客所杀的假象。另一边,李昞已经发觉曼陀逃跑,他怒不可遏,正在暴怒之际,又忽闻李澄惨死的噩耗,不禁雪上加霜,悲从中来,一头栽倒,不省人事。经此祸事,李昞中风一病不起,无法自理生活,更不能言语,曼陀从京城归来,冷笑着来探望夫君,她恶狠狠地踹了李昞几脚,又用力扇他耳光,李昞无力回天,只能忍受折磨凌辱,曼陀仰天长笑,她早已做好打算,带着重病的李昞再奔赴京城,让李昞亲眼目睹李澄尸身入土,并且要借宇文护的势力,给自己过户子嗣,以便把整个李家牢牢掌握在手中。

  另一边,宫中歌舞升平,伽罗想起逝去的大姐、李澄等人,不由得黯然神伤,杨坚见妻子落寞,便私自带着她回府休息,宇文护借此机会找茬,逼迫宇文邕削去杨坚的大将军之职,宇文邕无可奈何,只好答应。此时此刻,杨氏夫妇回到府邸,在和陆贞谈话,经过陆贞查证,齐国并未派刺客暗杀李澄,可见其中另有蹊跷。而且,陆贞也决定离开大周,去吐鲁番终老,在临走前,她把齐国的机密地图交给杨坚,希望来日齐周两国交战之时,杨坚能网开一面,尽量宽恕无辜百姓。杨坚非常感动敬佩,马上应允。

  突厥公主在房间里和侍女窃窃私语,讨论伽罗的不是,这话被宇文邕听见了,他心中不悦,但表面还是对公主笑脸相迎,温柔体贴。第二天,公主特意拿了参汤,想去书房探望宇文邕,不料在门口遇见李娥姿,李娥姿便向公主介绍宇文邕的脾性,加上宇文邕忙于政务,公主只好离开。这件事传到宇文邕耳中,他以不尊敬皇后为由,剥夺了李娥姿的才人尊号,还把李娥姿所生的长皇子阿赟交给皇后抚养。宇文邕此举就是想给后宫众人立下规矩和威严,而且,他已经打定主意,该给皇后的尊荣,一分都不会少,但却不会和她举案齐眉,夫妻恩爱。

  伽罗带着丽华去送陆贞,不料偶遇微服出宫的宇文邕,宇文邕提出心中所想,打算让阿赟和丽华结为娃娃亲,他开心地抱着小丽华,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另一边,曼陀已经向宇文护送上李家八成的财产,还暗示宇文护和自己结为夫妻,共同完成“独孤天下”的预言,然而,宇文护早就看穿了曼陀的蛇蝎心性,他讽刺曼陀为了权势,不惜杀夫杀子,甚至自荐枕席,如此歹毒,难怪一直不被般若和杨坚所待见。曼陀被宇文护讽刺得惊惧羞愧,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