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47集剧情介绍

  暗河宫大败暗夜绝身死 玉自寒怀死志成功谋划

  雷惊鸿大叫刀咧香小心的同时飞身至刀咧香身后,迅速出手杀死了欲袭击刀咧香的人,刀咧香责怪雷惊鸿向来都看重霹雳门为什么此时来帮自己,雷惊鸿着急地说明知无刀城有难自己怎能不来,刀咧香阻止雷惊鸿继续解释,让雷惊鸿帮助自己杀了所有暗河宫的人,雷惊鸿知道刀咧香已经原谅自己了,忍不住大喜杀的更起劲了,两人背对背作战暗河宫。

  暗夜绝带着人攻打烈火山庄,烈火山庄慕容堂主带人佯败退回山庄,暗夜绝带着人冲入烈火山庄,却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人用弓箭射杀无数,连流火宫灯针也被慕容堂主带人破解,正当慕容堂主和暗夜绝单打独斗落败之时,碧儿突然冲出来让慕容堂主将暗夜绝交给自己对付,暗夜绝被碧儿连刺数剑,并且剑剑都是为了姬惊雷少爷,暗夜绝终不敌碧儿身受重伤,当姬惊雷与暗夜绝终极对决之时,暗夜绝告诉姬惊雷自己是薰衣的母亲,薰衣当初背叛烈如歌都是为了姬惊雷,如果姬惊雷杀了自己那将和薰衣再无缘分,姬惊雷虽然痛苦不堪,但是依然要杀了暗夜绝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碧儿为了不让姬惊雷难做暗示将他扶回松院,并命令在场的人从未有人看到姬惊雷,因为姬惊雷眼睛不方便从未踏出松院,慕容堂主心领神会,看着姬惊雷坚持不肯离去随即将他打晕命人抬回松院,并一剑击向暗夜绝,暗夜绝临死之前眼中出现了暗夜罗微笑的身影,暗夜绝微笑着离开人世。

  无刀城也是大获全胜,刀咧香得知玉自寒的侍卫在烈火山庄,赶紧带人赶往烈火山庄,雷惊鸿担心刀咧香安危随即追赶而去。

  玉自寒再次向烈如歌辞行,仍旧是不告诉她去向哪里,只是让烈如歌相信自己,并告诉烈如歌当暗河宫消失之后自己将会隐居江湖,并问烈如歌是喜欢竹屋还是木屋。当玉自寒再次将玉扳指送给烈如歌时候,烈如歌却拒绝了玉自寒,烈如歌告诉玉自寒自己已经和银雪定下终身,不能再收玉自寒的礼物,玉自寒却告诉烈如歌她永远都是自己的小师妹,并问烈如歌利用他们做人质有没有责怪自己。烈如歌微笑回答当时大家商量好的所以更加不可能责怪玉自寒。原来他们在品花楼见面时候,就已经商量好第一次的刺杀必须失败,届时就拿烈如歌和银雪作为人质逼玉自寒就范,玉自寒也就趁此机会假装投靠暗夜罗,彻底消灭暗河宫,玉自寒摆脱烈如歌好好保管自己的玉扳指,随后来找暗夜罗。

  暗河宫被派出的人回来禀报暗夜罗,派去烈火山庄的人已经全军覆灭,暗夜绝也已经凶多吉少。暗夜罗此时明白自己是被玉自寒算计了,质问玉自寒为什么算计自己,玉自寒刚回答完是为了江湖道义,就被暗夜罗打倒在地。暗夜罗告诉玉自寒自己不会杀死他的,他要让玉自寒向自己一样失去一切,并同时命令弹劾敬阳王的人立刻停止弹劾。

  烈如歌不停摆弄着手里的玉扳指,感觉到玉自寒已经出事了,于是着出外寻找,却被人拦住,并告知暗夜罗命令烈如歌不得跨出屋门一步。

  玄簧带着人抓住了名单上所有勾结暗河宫的人,将这个天大的功劳送给敬阳王,敬阳王想当面向玉自寒道谢,却被玄簧告知玉自寒在山庄静养,敬阳王以为玉自寒是爱美人不爱皇权,让玄簧代为道谢。玄簧离开之时却想到了玉自寒临行之前的交代,玉自寒曾告诉玄簧自己此去性命难保,不能让皇帝为此担心,只是让玄簧告知自己在静养,过一段时间之后再传出因病去世的消息即可。

  另一方面,黄综将玉自寒的事情告诉姬惊雷等众人,并告诉众人他被困在暗河宫,另外将玉自寒提供的内部建筑图给大家,只是对于暗河宫之外的迷雾森林至今无法破解。刀咧香认为应该去迷雾森林之外打探一下,不能纸上谈兵,并自愿报答烈火山庄相助之恩。碧儿将暗夜绝之死告诉雷惊鸿,她认为暗夜绝曾经养育雷惊鸿,如果雷惊鸿想要带走也不会阻拦,雷惊鸿看到暗夜绝的尸体很是伤心,但是认为她杀了父亲没有资格回到霹雳门。

  雷惊鸿在瀑布下神情落寞地想着暗夜绝的死亡,姬惊雷来看望雷惊鸿,他讲了很多薰衣小时候谈起父母的感觉,雷惊鸿突然想起薰衣是自己的亲妹妹尚在暗河宫,并因此想到了暗夜绝从小对自己的抚养,虽然暗夜绝有多次机会可以杀了自己,可是终究放了他,可是暗夜绝却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前雷惊鸿还总是责怪刀咧香分不清是非黑白,直到看到暗夜绝的尸体雷惊鸿才明白自己错怪了刀咧香,雷惊鸿忽然回头却看到了刀咧香就站在身后,姬惊雷感觉出有人慌忙问是谁,刀咧香慌忙逃开了,碧儿却出现在此,她告诉姬惊雷是自己在这里偷听二人说话。

  暗河宫,宫女来禀报暗夜罗暗河宫经营的所有店铺全都被敬阳王查封,江湖的各门派都在响应烈火山庄,暗河宫的人到处被人追杀。暗夜罗听闻此消息也惊叹暗河宫垮 的太快,他来到满身是伤躺在地上的玉自寒面前,看着玉自寒暗夜罗不由称赞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的确够厉害,玉自寒认为是烈明镜在天之灵保佑自己,暗夜罗大笑,认为烈明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保护别人,于是命人将玉自寒带入地宫。

  暗夜罗来到水牢看战枫和银雪,银雪看到一脸落寞莫的暗夜罗就知道玉自寒已经成功了,暗夜罗知道暗河宫之所以有今天这一切也得归功银雪,于是来到银雪面前,夸赞银雪真是什么也不怕,银雪面带微笑淡定地说如果怕就不会来暗河宫了,这些带有挑衅的话激怒了暗夜罗,暗夜罗突然出手打晕银雪命人将银雪和战枫押往地宫。

  暗夜罗一路带着蒙上双眼的烈如歌来到地宫,他告诉烈如歌这里是安葬已故宫主的地宫,除了暗夜冥和暗夜罗从未活着的人来到此处,即使来安葬好每月打扫的宫人都要自裁在这里。

烈火如歌第48集剧情介绍

  三大世家攻暗河宫被困迷雾 银雪真爱另有其人如歌伤心

  暗夜罗告诉烈如歌玉自寒曾经出卖他们,对此,烈如歌根本就不相信,反而揭穿暗夜罗现在一定是大败,所以才会仓促逃跑到地宫的,要不然谁也不会到这个晦气的地方,暗夜罗被揭穿大怒,掐着烈如歌的脖子告诉她不要仗着她是暗夜冥的女儿,就以为自己不会杀了她。烈如歌看着暗夜罗毫无惧色,反而更加挑衅暗夜罗说自己母亲做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留暗夜罗到今日,暗夜罗更加气愤命薰衣将烈如歌关押起来。

  刀咧香和姬惊雷一众人来到暗河宫外,看着面前的迷雾森林,刀咧香命令抓捕的暗河宫活口带着自己进入迷雾森林,岂料,刚跨进森林就被暗箭袭击,暗河宫的两个活口被当场射杀,众人慌忙挡住暗箭且战且退,慕容堂主告诉众人自己有破解的方法,让雷惊鸿用火器炸毁树木之后就可以自行破解阵法。

  暗河宫,暗夜罗问薰衣是否暗夜绝的死而伤心,并告诉她自己会看在暗夜绝的面子上善待她,此时突然有人来报,说烈火山庄的人在山下的树林之外,暗夜罗让人砍了战枫并将头扔出去,杀杀那些人的锐气。银雪看着有人来给战枫解绑就料定暗夜罗要杀了战枫,于是让人带着自己去见暗夜罗。薰衣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烈如歌。

  银雪在暗夜罗面前故意用暗夜冥刺激暗夜罗,暗夜罗大怒,他认为暗夜冥的死跟自己没有关系,他突然出手将银雪打的口吐鲜血,银雪告诉暗夜罗他就是再强势可是最终还得求自己,因为暗夜冥的魂魄还在,此时如歌突然赶到,大叫着银雪的名字欲冲过来,暗夜罗却使用法术将烈如歌隔在一边,任凭烈如歌如何也冲不破气墙。

  银雪告诉暗夜罗自己可以封存烈如歌三年,也曾在她重伤之后,将百年前的爱人记忆封存在烈如歌体内,企图让她成为自己百年之后的爱人,所以也可以将暗夜冥的魂魄寄存在一个人体内,她将拥有暗夜冥的记忆和一切,暗夜罗为了能让暗夜冥复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所以这个赌他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愿意赌上一把,而这一切都被隔在一边的烈如歌听到,这些让烈如歌伤心不已,她不愿意相信银雪爱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百年前的爱人。

  暗夜罗撤开那道气墙放来烈如歌,烈如歌双眼含泪看着银雪问他是不是真正爱的不是自己,银雪只好说着抱歉,他甚至不敢去看烈如歌那对含泪的双眸,烈如歌听到抱歉似乎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她从心底呐喊着自己也可以选择死去,暗夜罗告诉烈如歌那个人是她的母亲,她不能有别的选择,烈如歌伤心欲绝哭着跑了。

  银雪回到牢房里神情落寞地坐在那里,战枫看着如此的银雪不由暗暗再想银雪究竟说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没有被杀。此时,有宫人带着衣服来找银雪,让银雪更换之后去见烈如歌。烈如歌双手抱膝坐在房间内,反复想着银雪的话,银雪此时被薰衣带来见烈如歌,烈如歌看着银雪再次问他那些话是为了迷惑暗夜罗是吗,她多希望听到银雪说出那句话,银雪却再次说了抱歉,他告诉烈如歌自己不想再死一次,只想活着好好陪着“她”,并告诉烈如歌在草房内跟她说的都是真话,“她”才是自己此生最爱,所以他会让烈如歌成为暗夜冥,从而自己离开暗河宫,找一个人,让那个人拥有“她”的记忆,从此有“她”陪伴自己一生。

  烈如歌虽然很难过,可是最终仍然答应了银雪的要求,同意将自己变成暗夜冥,但是却要银雪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保护战枫和玉自寒,并祝银雪和“她”幸福。烈如歌再次感谢银雪为自己吃的苦,她来到银雪身后捧着银雪的脸,告诉银雪虽然他婚约许的是“她”,可是自己许的却是银雪,并主动亲吻了银雪的脸颊。

  烈如歌来找暗夜罗,答应了让暗夜冥回来,只是条件就是放了战枫和玉自寒,同时还要见到玉自寒,暗夜罗答应了烈如歌的一切要求,但是必须十天之后见玉自寒,十天之内必须让银雪证明有能力,可以让烈如歌有暗夜冥的记忆。

  银雪首先让烈如歌洗浴,并不肯离开,烈如歌让银雪将“她”的事情给自己听,银雪再次讲起了“她”初涉江湖的事情,烈如歌说每次看到银雪提起“她“都很伤心,当讲到”她“当初如何爱上他时,烈如歌却又不让银雪说了,银雪笑问如歌是不是吃醋了,烈如歌一言不发走向浴池,反复拨弄着里面的水。

  暗夜罗来见玉自寒,告诉他烈如歌来见他,玉自寒求暗夜罗不要带她来见自己,暗夜罗推开玉自寒的手告诉他过了今天他就再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见不到他心爱的人了,玉自寒悲切地叫着暗夜罗不要带她来见自己。

  暗夜罗来到烈如歌的床前,不停地用手摸着她的脸,烈如歌惊醒过来,推开暗夜罗,并告诉她自己是烈如歌不是暗夜冥。暗夜罗抓住烈如歌的头发说自己很怕,怕的彻夜难免,可是烈如歌凭什么就可以睡的如此踏实。暗夜罗忽而责怪暗夜冥让自己沉浸在痛苦中,时而又趴在烈如歌腿上诉说自己的害怕,怕暗夜冥再也无法回来。此时,银雪闯进来将暗夜罗赶走,并告诉他如果他想让暗夜冥回来就不要夜夜来吓她,暗夜罗伤心地离去。

  银雪告诉烈如歌如果下次在碰到暗夜罗闯进来,就假装灵魂出窍,暗夜罗很担心暗夜冥不能回来,因此就不会胡来。银雪看着受过惊吓的烈如歌,突然忍不住伸出手帮她理了一下头发,烈如卡着如此柔情的银雪忍不住问他是否将自己看成“她”,银雪收回手,轻轻嗯了一声,并告诉如歌“她”很怕黑,后来跟自己在一起之后反倒省了蜡烛钱,烈如歌闻及此更是心烦意乱,说“她“跟银雪在一起自然不用害怕,并推说乏了赶走银雪。

  银雪亦是心情烦乱,让薰衣准备了酒来到地牢看战枫,申请落寞,一边喝酒,一边诉说自己刚修炼暗河心法心里很惊喜,认为名门正派也不及此,可是后来才明白修炼这个大多都是被逼的,就像战枫一样,也很多是为了续命,可是黄泉路上谁又记得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