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49集剧情介绍

  记忆苏醒暗夜罗难辨真假 闯暗河刀咧香被困地牢

  银雪告诉战枫自己当初为玉自寒疗伤一部分是为了烈如歌,一部分也是为了自己,因为如歌从小就被玉自寒照顾,烈如歌除了自己不该欠任何人的情,这也算是为烈如歌还情。战枫告诉银雪等自己练就了暗河心法第九重,或许就能救银雪了,银雪却苦笑说一切都晚了。

  银雪为烈如歌施法,烈如歌觉得有些胸闷,银雪让烈如歌服下带有自己血的茶水,烈如歌让银雪说服自己喝下,银雪说这些可以让烈如歌忘记记忆,同时也喜欢在烈如歌体内留下自己的血液,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还活着。烈如歌非但不喝却将茶水倒了,反问银雪倘若自己不喝呢,这一切被站在门外的暗夜罗看到,暗夜罗仿若见到了暗夜冥,冲进房质问如歌究竟是暗夜如歌还是暗夜冥,烈如歌大声说自己是烈如歌,暗夜罗大怒,掐着烈如歌的脖子警告她如果再戏耍自己,不仅是战枫和玉自寒的命在自己手里,山下雷惊鸿和刀咧香的命也都在自己手里,烈如歌向银雪要来血茶再次喝下,看着烈如歌服下血茶之后渐渐眼睛变得迷离,昏倒过去,暗夜罗露出惊讶之色。

  雷惊鸿、碧儿、刀咧香和钟离无泪首先带队用炸药炸毁了树林,却不料里面暗藏的暗河宫弟子也被当场炸死。

  战枫在地牢中修炼暗河心法,脑海中却不时想着烈如歌和自己的过往,战枫血气上涌,即将走火入魔。却突然想到烈明镜的死,烈明镜在死前让战枫离开暗夜罗,战枫逐渐稳定下来。这一切被银雪看在眼中,银雪告诉战枫自己已经喂烈如歌喝下自己的血,她会短暂的陷入迷惘,并让战枫尽快忘记过去。

  暗夜罗守着烈如歌醒来,烈如歌睁开眼之后看到暗夜罗问暗夜罗私闯地宫的事情,暗夜罗顺着烈如歌的话说当年的事情,烈如歌问起师妹暗夜绝,暗夜罗解释说暗夜绝跟着一起逃来这里,受了重伤,在闭关修炼。烈如歌让暗夜罗先出去,自己要休息一下,待暗夜罗刚出去烈如歌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暗夜罗问薰衣自小和烈如歌在一起,能不能分出真假,薰衣认为自己从未见过暗夜冥无法分出,暗夜罗看着桌子上暗夜冥的圈套,喝着手里的酒,不由喃喃念叨死去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记忆,都是骗人的。

  雷惊鸿四人冲破迷雾森林直闯暗河宫大殿,却并未发现一人,刀咧香在水牢发现了战枫的衣服碎布,正欲叫雷惊鸿三人来查看,却不料被突然落下的石门被关在水牢。

  暗河宫的宫人来报告暗夜罗暗河宫只困住四人,暗夜罗则认为只困住的四人是三大世家的门主或者堂主,宫殿毁掉也算值得。

  烈如歌正在看暗夜罗摆放的牌位,并告诉暗夜罗以前他曾经说过要把他们的牌位摆放地宫,没想到真的做到,暗夜罗大惊,问烈如歌怎么知道这些事的,烈如歌告诉暗夜罗这是暗夜罗小时候说过的话,自己不会忘记的。暗夜罗说自己以前说地宫里必须摆放宫主和宫主夫人的牌位,自己是宫主而暗夜冥则是宫主夫人,烈如歌命令暗夜罗不许胡说,并说自己一手养大了暗夜罗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并提起了战飞天这个名字,这让暗夜罗几乎崩溃,将烈如歌弄昏迷过去,他不希望“暗夜冥”想起战飞天。

  当暗夜罗再次看到苏醒的“暗夜冥”时,她已经变成了烈如歌,暗夜罗大怒,责问烈如歌为什么要回来。烈如歌告诉暗夜罗已经十天了,让暗夜罗带着自己去见玉自寒。

  当烈如歌再次看到玉自寒的时候,玉自寒不仅躺在那里不能动弹,浑身是血,而且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玉自寒将手指放在烈如歌嘴唇上“读”唇语,用手指在烈如歌手上写字“回答”烈如歌的话,这样的师兄妹让暗夜罗对如此的同门之谊唏嘘不已,烈如歌认为想起自己母亲曾和暗夜罗是同门都觉得恶心,这让暗夜罗大怒,警告烈如歌小心自己的言行,她的言行就可以毁了玉自寒,之后强行拉走了烈如歌。

  暗夜罗找银雪希望他能让烈如歌彻底消失,让暗夜冥回来。银雪却说烈如歌的心里非常强大,除非她自己同意,否则没有人可以让她彻底离开。暗夜罗告诉银雪自己有办法让烈如歌自愿离开。

  暗夜罗来找烈如歌劝她离开,只要她答应离开就放了所有人,包括山下被困的雷惊鸿四人,此生绝不纠缠,烈如歌同意了暗夜罗的要求。

  山下暗河宫被困的雷惊鸿四人已经体力不支,由于缺乏氧气逐渐呼吸困难,雷惊鸿向刀咧香道歉,说自己明白的太晚,否则自己绝对不会杀了刀无暇,刀咧香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银雪来找烈如歌问她是否真的愿意牺牲自己救所有的人,烈如歌点头,银雪说烈如歌真的很像“她”,并告诉烈如歌今夜之后她就会长眠不醒,是否有话跟自己说。烈如歌问银雪自己走后他是否心里有自己的影子,银雪点头说会。

烈火如歌第50集剧情介绍

  暗夜罗狂性大发逼婚暗夜冥 银雪力战暗夜罗化雪再去

  银雪让烈如歌喝下血茶,烈如歌不再犹豫接过血茶一饮而尽,烈如歌喝茶之后晕倒在银雪肩膀,银雪命令薰衣今夜灯火长明。之后温柔地扶烈如歌躺下,对着昏迷的烈如歌说或许今夜是最后一次守护她了。

  银雪来见焦急万分的暗夜罗,叮嘱暗夜罗务必不要吓到烈如歌,暗夜罗进房坐在“暗夜冥”旁边,等着暗夜冥醒来,“暗夜冥”醒来温柔地看着暗夜罗,暗夜罗悉心照顾“暗夜冥”,一切都是犹如预期一般的好,可是“暗夜冥”却突然再次想到战飞天,这让暗夜罗几乎崩溃,暗夜罗再次来恳求银雪让暗夜冥忘记战飞天,银雪告诉暗夜罗暗夜冥是不可能忘记深爱的战飞天,除非暗夜罗在暗夜冥想起战飞天之前和暗夜冥结婚,只有这样才能让暗夜冥不再去找战飞天。

  暗夜罗求“暗夜冥”嫁给自己,暗夜冥却认为天下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这样会让人笑话,因此拒绝了暗夜罗的要求。暗夜罗用薰衣的命逼迫暗夜冥嫁给自己,暗夜冥不希望多增添人命不得不同意了暗夜罗的要求。

  薰衣将馒头酒菜送给战枫,并告知他们宫主即将成亲的消息。“暗夜冥”看着薰衣回来关心地问她去哪里了,薰衣只是说去看故人,并求“暗夜冥”放了牢房里的人,“暗夜冥”微笑答应,并说自己一定会请宫主放人的。牢房里的人抬出了玉自寒,并放走了战枫让他代表武林人士参加宫主的大婚。

  暗夜罗来见打扮成新娘的“暗夜冥”,暗夜冥温柔地看着暗夜罗,却突然间觉得胸闷难耐,暗夜罗慌忙叫人请银雪前来。银雪让暗夜罗带着所有人离开房间,方圆十丈不能有人的呼吸,暗夜罗为了暗夜冥的性命顾不得多想带着人离开,唯独留下薰衣门外守候。

  银雪担心地握着烈如歌的手,他认为自己的血茶不会有问题,或许暗夜罗给她服下了什么东西。烈如歌反握住银雪对此手告诉她自己一切都是装的,她早就化开了银雪的血茶,一切都是自己装的。现在如果银雪担心自己会死,就必须说出暗夜罗的弱点是哪里。银雪了解烈如歌的执拗,只好告诉她暗夜罗的弱点是眉心,当年暗夜冥就是刺中他眉心才让银雪打败了暗夜罗。烈如歌告诉银雪自己经过这件事之后会退隐江湖,并且不在意银雪是否把自己当做“她”,银雪自然明白烈如歌的意思,亲手为烈如歌蒙上盖头。

  婚礼上,战枫、玉自寒和银雪都各自代表江湖人士、朝廷来参加婚礼,暗夜罗告诉银雪他虽然内力被封住,但是却可以弹奏一曲为婚礼助兴,银雪为暗夜罗弹奏一曲的时候,战枫拿着刀站起来对暗夜罗说,忘记仇恨不难,但是必须暗夜罗死。暗夜罗却说本来承诺今天之后放了战枫他们,可是他们却自寻死路,暗夜罗自然也不肯放了战枫,两人混战在一起。战枫真要一刀刺向暗夜罗的时候,烈如歌却飞身而起挡在暗夜罗身后,战枫一刀劈向烈如歌,顿时烈如歌倒地不起,暗夜罗悲伤地抱着烈如歌,问银雪如何才能救她,看到银雪对自己摇头,暗夜罗大怒,狂喊着将战枫击倒在地,烈如歌恰在此时用暗夜冥的簪子刺中暗夜罗没心,暗夜罗明白这一切都是他们装出来的,而他暗夜冥其实就是烈如歌,暗夜罗正欲对烈如歌不利,银雪却挡在身前,接住了暗夜罗一掌。

  暗夜罗和银雪是高手对决,一声呐喊震倒了在场所有人,银雪最终一掌击向暗夜罗眉心,暗夜罗立时倒地毙命,而银雪也用尽了所有内力,口吐鲜血不止。烈如歌疯狂奔向银雪,告诉银雪不要死,因为死了就见不到“她”了,银雪告诉烈如歌“她”就是烈如歌,自己许的婚约,写的婚书都是为了烈如歌,之后银雪再次在烈如歌怀中化成片片飞雪飞舞空中,只留下一袭白衣于烈如歌手中,烈如歌大叫着银雪的名字,求银雪不要死,她的哭喊叫醒了昏倒的战枫,战枫不忍看烈如歌如此悲伤下山去查看情况,恰好碰到了姬惊雷一行,让黄综带人去迎接玉自寒和烈如歌,同时赶去营救刀咧香雷惊鸿四人。

  烈火山庄,烈如歌手捧银雪的白衣,看着银雪写的婚书,想着银雪为自己写婚书之时,曾经说过当暗河宫覆灭之时,就是娶烈如歌之日。此时,有琴泓来到烈如歌面前问烈如歌师傅可曾留下什么话,烈如歌说银雪曾答应要娶自己,可是却骗了自己。有琴泓告诉烈如歌银雪从未骗她,从认识银雪开始,他就一直再等烈如歌,等着她长大,等着娶她。之后,有琴泓向烈如歌辞行,并说再无相见之日,烈如歌问有琴泓如何能找到缥缈派,有琴泓告诉烈如歌应该放下了,缥缈派隐居世外,非有缘人绝对不能见,上次自己能找到银雪也是因为银雪暗中指引,并告诉烈如歌此番银雪是真的去了,烈如歌伤心落泪。

  烈火山庄众人希望战枫能留下继任庄主之位,战枫告诉众人烈明镜是自己的父亲,众人皆是大惊失色,战枫来到烈明镜牌位前跪下,他此时最想陪伴的或许就是亲生父亲烈明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