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人生若如初相见电视剧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33集剧情介绍

  易家故人露出真容 芝山谈判异常艰难

  易连恺要高佩德帮自己抢在易连慎之前找到梁星北。高佩德答应在方家店制造山体滑坡,拖延易连恺离开符远的时间。

  秦桑到医院去看潘箭迟,她当着张麟趾的面假意问潘箭迟受谁支使杀害范知衡,在她的暗示下,潘箭迟拿起旁边的手术剪胁持秦桑,将张麟趾等人赶了出去。但因为潘箭迟的腿有伤,秦桑想让他逃跑的计划落空。潘箭迟苦劝秦桑不要卷到这场风波中,他告诉秦桑,易连恺不打死自己而只是打伤自己的腿,易连慎又派许多人在医院盯着自己,目的就是为了用自己引出梁星北和天盟会的人。

  易连慎赶到医院,同时,天盟会的人已经走上街头游行,他们口中唱的《马赛曲》让易连慎心中一惊。易连慎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听过易绶城唱过,那时易绶城被关在易家的一个小屋里。易连慎好奇地与易绶城对话,知道了《马赛曲》的由来,并且跟易绶城学会了这首歌。此后,易连慎在家里唱这首歌被易继培听到,易继培大发雷霆,并下令不允许江左的军人再唱这首歌。想到这,易连慎立刻派麟趾带人将街头唱歌的人全部抓起来,特别要注意40-50岁的男人。

  果然,梁星北也在唱歌的队伍中,符军镇压游行的队伍,梁星北趁乱离开。没想到,易连恺却尾随而来,举枪追问他为什么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梁星北拒不回答,此时两个符军的人赶到,带走了梁星北,梁星北离开之后只说易连恺如果不离开江左,他的问题就会有答案。

  押走梁星北的符军曾经是易绶城的老部下,他们在听到《马赛曲》后认出了易绶城,并出手营救。两个部下发誓要继续跟随易绶城。

  易连慎要秦桑离开医院,并承诺秦桑独闯医院的事情自己不会告诉易连恺,且他将于次日就送他们夫妇去欧洲,让他们远离战争。秦桑走后,易连慎再问梁星北的身份,潘箭迟依然闭口不答。易连慎有意哼唱起《马赛曲》,潘箭迟立刻跟着唱起来,两人唱得一字不差。易连慎告诉潘箭迟,自己唱的《马赛曲》是六叔所教,这首歌曲传到中国至少有十几个不同的翻译版本,而他们二人唱的是同一个版本,所以梁星北的身份不言自明,梁星北的目的可能也不像潘箭迟所想像的那么单纯。易连慎的一席话将潘箭迟说得哑口无言。

  易连慎想到易绶城如果没有死,那么宋副官之死的谜团也就轻易被解开,自己是错怪了三弟。但张熙坤却坚持要他将易连恺夫妇放逐。由于方家店的山体滑坡,火车无法通行,所以易连慎要尽快送走易连恺夫妇的计划被延后。而因为在游行的队伍中并没有抓到易绶城等身份可疑的人物,易连慎更加心中没底,他增派兵力,要确保即将从芝山回来的父兄可以平安到家。

  芝山之上,易继培很快收到易连慎的电报,得知梁星北即易绶城的消息。易继培与慕容宸、李重年的谈判非常艰难,在慕容宸的提议下,三方同意各裁军一成;随后,李重年又提议分县自治,将权力进一步分化。

  秦厚生得知女儿女婿要去欧洲,急忙来到易家,警告秦桑不要再护着潘箭迟,要体谅易连恺的心情。

  燕云对易连恺没有杀掉潘箭迟耿耿于怀,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口不择言侮辱秦桑被易连恺制止。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34集剧情介绍

  秦厚生被误杀身亡 旧事重提疑点颇多

  芝山上,判断形势越来越紧张。最终的谈判结果是,易继培提出要收编李重年的军队为符军,而符军则受辖于未来的江左联盟政府。慕容沣和傅荣才都不明白为什么慕容宸和李重年同时改变主意,同意联省。原来,易继培安排慕容宸和李重年同时听一首由闵红玉演奏的《马塞曲》。两人听到这首曲子都为之动容,因为这让他们想起了易绶城,以及自己败在他手下的过往。

  易继培告诉他们,易绶城并没有在当年易家的那场大火中丧生,而是重整旗鼓,成立天盟会,借着“理想”理念拢络人心,但他的目的是吞并整个江左。易继培告诉二人,易绶城才是大家共同的敌人。正是这样,慕容宸和李重年才放弃争夺,而同意与易继培提出的联省。虽然慕容宸和李重年同意联省计划,但易继培不敢掉以轻心,他要易连怡尽快与自己回符远。

  与易继培猜测相差无几,易绶城正在预谋在符远放“三把火”,用来收民心和人心。他要天盟会的手下千方百计阻止易继培回符远,并发出命令让潘箭迟伺机从医院逃跑。

  由于方家店山体滑坡,加上害怕天盟会从中作梗,易连慎带兵亲自去接父亲和哥哥回家。

  秦厚生叫易连恺喝茶,借茶比喻夫妻的相处之道,希望易连恺与秦桑互相理解相互包容。一席话说得易连恺若有所思。秦厚生与女儿告别,他把自己的老怀表送给秦桑,叮嘱她到欧洲后与易连恺好好过日子。秦厚生与女儿女婿话别,被楼上的燕云看在眼里。

  秦厚生坐上了易家的车,没想到在半路上,天盟会的人将这辆车误当作接易继培的座驾,举枪袭击,秦厚生当场身亡。

  易绶城手下杀错了人,无法阻止易继培回家,他明白兄弟见面的日子不远了。

  易连慎到方家店接到父亲与哥哥时,接到秦厚生遇刺的消息。易家父子明白,秦厚生这是为了易继培挡过一劫。他们将秦厚生埋葬,匆匆离开方家店。回到易家,易继培向易连恺和秦桑隐瞒了秦厚生的死讯。

  易继培带着易连慎到了当年软禁易绶城的小屋,告诉他,当年易绶城想要发动兵变,范知衡提前发现他的企图并做好了准备,易继培都有机会将他囚禁起来。小屋起火后,易继培发现屋内有被烧焦的尸体,所以他怎么也想不通,易绶城当年是怎么逃出去的。

  因为宋副官曾是易绶城的旧部,所以他在芝山以易连慎的名义刺杀易连恺的真实目的也就水落石出。易连慎向父亲提出留下易连恺,兄弟三个人合力帮助父亲稳定江左的局势,其实易继培本来也有此心,然而秦厚生的死让他断了这个念头。

  淮秀帮易继培裁剪江左首任联省主任的衣服,却发现易继培无论从身形还是心态都老了很多。她劝易继培留易连恺在身边,但易继培却说,易连恺在老宅发现母亲的遗骨,自己虽然并不清楚当年投河自尽的云霁雪为什么遗骨会在老宅内,但他既不敢查找真相,也不敢再留易连恺在身边。

  易连怡和慕容汘来到小屋。易连怡回想当年云霁雪去世、易绶城被烧死、自己坠马三件事时间非常近,在他看来,绝对不是巧合。即使知道自己当年坠马是六叔一手安排,但他却找不到任何线索当佐证。他决心要查出这个毁了自己半生的真相。

  易连怡将自己的疑惑告诉父亲,没想到易继培却告诉他,即使找出了过去,他也并不能做什么。易连怡失望地离开,易继培一阵晕眩,手抖得厉害。

  易连恺去找闵红玉,问她去芝山见到易继培时的情形。闵红玉只告诉他,易继培并不想重提此事。易连恺回到家,要在临去欧洲前与父亲谈谈,但易继培却以自己无睱做理由推托。易连恺也不坚持,转身离开。

  乾平总是没有父亲的消息传回来,让秦桑心神不宁,却不敢往坏处想。

  易继培很快完成了联省动员,发电报催促李重年队伍易帜。李重年当然不甘心就此被收编,他答应让傅荣才去符远向易继培提出易帜的条件。

  潘箭迟并没有逃跑,他出院后,易继培见他。潘箭迟以为易继培要问自己梁星北的事情,没想到易继培却提出要和他掰手腕。潘箭迟步步设防,每句话都要想很久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