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节目预告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27集剧情介绍

  时樾用自己交换南乔安全 常剑雄向南乔坦白当年往事

  郝杰来到宠物店,欧阳琦质问他自己是不是也是他们设计的一环,郝杰抱歉不能说出真相,他深情地吻了欧阳琦,称只能告诉她这个吻是真心的,欧阳琦接着回吻了他,声称将吻还回去了,从此二人各不相欠转身离开,不给郝杰解释的机会。

  南乔清空了数据库里与时樾相关的所有数据,她甚至要删除公司所有人一起研发的科研成果,温笛带着老秦等人安慰她永远都是即刻飞行说一不二的老大。

  时樾在拳击馆捶打沙袋发泄着内心的压抑,安宁默默站在一边,想起了当年时樾教她打拳击的场景,那段回忆温馨甜蜜。安宁说当年她最喜欢看时樾把对手踩在脚下慢慢欣赏的样子,时樾称那是她的乐趣,不是自己的,安宁说过不能相信别人的真心,她做到了,但自己没做到。安宁让时樾不用担心常剑雄再来欺负他,时樾告诉她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报复来解决,也不是所有的人分开了就会彻底忘记。安宁知道时樾心存不满,询问他想如何,时樾称他会给安宁想要的,请她放过南乔,安宁说一切取决于他怎么做,时樾躲避了她主动送上的吻,安宁称不会给他太多时间。

  南乔给常剑雄包扎伤口,常剑雄告诉她自己曾和时樾是最铁的哥们,却做了最坏的事,他坦白当年那些给南乔激动和灵感的论文都是时樾写的,而自己根本不懂无人机,之所以那样做就是因为太想讨好南乔了,其实南乔和时樾早在七年前就有了交集,失落的南乔却认为即使他们七年前认识也不能避免今天的结局。

  常剑雄带着南乔坐在当年蓝天利刃特训营路边长椅上给她讲述往事:当年时俊青是个破坏力极强的人,从不按规矩办事,还总爱和自己较劲,但最后赢的总是自己,因为每到关键的时候时樾总是默默帮着他,即使在他被赶出学校的最后一秒,也没有供出自己。那次时樾被蓝天利刃开除,常剑雄看着他走出校门的那一刻,心如刀割,他曾试图找教官想坦白一切,但教官暗示他时俊青已承认了所有事情,这件事到此为止,他不想看到常剑雄再出任何差错,教官开导他如果心疼兄弟,就替他干出一番事业。后来常剑雄才知道,当时时樾发了疯地冲出学校,是因为父亲被放高利贷的打成重伤,正在医院抢救。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以为他偷论文是为了卖钱替父亲还债,连自己都觉得帮他还了债。万没想到七年后时俊青会出现在南乔生活中,常剑雄称自己一直想找合适机会给南乔好好道个歉,但一直没有勇气开口,

  南乔让常剑雄把自己送回南家,南宏笛告诉女儿上次她落在家里的飞机放到她哥哥房间了。那熟悉的物品,让南乔不由又想起了与时樾的种种过往,她仔细回忆了时樾加入即刻飞行追求自己的所有细节,发现时樾所谓虚情假意的结果却是扶持着自己前进,她不相信时樾和自己共同拥有的梦想也是假的。

  另一边的常剑雄也认为虽然时樾伪装得很好,但他还是相信时樾是为了保护南乔才说了那些难听的话。

  次日,安宁将时樾引见给微智的邱总,让他代表飞翼与微智谈判,安宁言语间极力推崇时樾,毫不掩饰对他的欣赏,还试图当着众人挽时樾的手臂,却被他巧妙躲开。

南方有乔木第28集剧情介绍

  即刻飞行员工大闹飞翼 时樾为护南乔苦作戏

  即刻飞行的老秦、小安和小蔡擅做主张到飞翼公司找时樾讨说法,正好微智邱总正与飞翼在谈判,三人直接冲到会议室,破口大骂飞翼是强盗。南乔到公司后得知此事,责怪他们胡闹,立即赶过去处理。

  安宁请邱总到其它会议室商谈,留下老秦等人和时樾理论。南乔赶到后告诉他们是自己和常剑雄当年亏欠了时樾,现在不管时樾对即刻飞行做过什么,她都能理解,时樾愤怒地说当年是常剑雄偷了他的论文才有了即刻飞行,他们每个人都是踩着他的肩膀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他指责南乔带众人来捣乱是否嫌自己报复地不够,南乔拉住时樾手臂轻声说因为这个人是他,所以自己不相信。时樾抬眼看到隔壁安宁监视的目光,他立即甩开南乔的手,嘲笑她竟真的对自己动了情,其实海岛蜜月、入股即刻飞行,以及和南乔的那一晚,都是他报复常剑雄的战利品,包括他加入即刻飞行后所有的产品和计划都是对即刻飞行的碾杀,他冷冷地提醒南乔好自为之。南乔等人离开后,精明的安宁嘲笑时樾不做演员太可惜了,称他在自己面前是个商业精英,在南乔那里是个复仇者,现在又扮演着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时樾说自己本来就是个玩弄感情的人。

  回到公司,老秦等人自责早知事情真相是这样就不该去飞翼瞎胡闹,他们没想到是当年是常剑雄拿了时樾的论文,更没想到时樾从没对南乔动过真感情。温笛提醒大家这个时候不能自乱阵脚,公司的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时樾的问题,给南乔时间让她来处理。南乔称不会因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公司运作,她鼓励大家这个时候应该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安宁来到清醒梦镜找到时樾时,他正在借酒销愁,时樾一语双关地称自己只能饮伪君子酒,而安宁适合喝梦的灰烬,安宁说自己从不做梦,只知道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她称既然时樾的梦已尽,就不介意他回来。

  次日,时樾和郝杰从醉酒中醒来,郝杰接到电台电话,邀请时樾做一期访谈节目,不只请了飞翼,还有即刻飞行,而且南乔告诉节目组,只要时樾去她就去。时樾一听南乔要去立即来了精神,迅速穿戴整齐去向安宁汇报。

  即刻飞行会议上,大家一致反对南乔在这个时候上节目,担心这是个陷井,而且南乔本来不擅长这种场合,更况且还有时樾,怕她应付不了。南乔却心意已决,准备勇敢面对,温笛鼓励她想好了就去做。

  时樾求见安宁,安宁指使秘书以后飞翼的公事她不再出面过问,时樾的事情无论大小都要给她汇报,她等着时樾不是以飞翼公司CEO而是以时樾的身份来见自己。她认为对付一个叛逆的人,放任自流才是最好的办法。秘书出去通知时樾安宁没有时间见他,时樾请他把资料转交给安宁。他自信安宁会同意他上电视节目,因为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把南乔踩到脚下的机会。

  郑昊偷偷在时樾车上抹了泥巴,被时樾和郝杰在后视镜中看到,时樾告诉郝杰必须把这个骗局做真,要让南乔身边的所有人都憎恨他。他非常清楚安宁不管公司的事,甚至不插手与微智的合作,等的就是自己低三下四的去哄她,而不是他以飞翼公司CEO的身份去见她。

  电视台节目现场,郝杰送给欧阳琦一部新手机,温笛指责他们在背后捅了南乔一刀,现在别想再骗欧阳琦,郝杰百口莫辩,只能讪讪接过欧阳琦还回来的手机。

  节目直播前,主持人到后台与时樾和南乔沟通现场问题,直言观众对时樾从即刻飞行股东一夜之间变成竞争对手飞翼公司CEO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南乔大度地说时总有理想有资源,也许离开即刻飞行才是最好的发展。她并不嫉妒时樾有了资金雄厚的新东家,反而认为即刻飞行从白手起家脚踏实地走到今天,才是他们该走的路。